欢迎来到奇趣后备箱! 手机访问:挠老师脚心

挠老师脚心

赵简来自:广西壮族自治区 防城港市 东兴市  坐标: 108694° 时间:2019-11-12 18:48

挠老师脚心: 挠老师脚心:挠脚心文章_老师脚心文章,缺失:挠老师脚心

我们找到第1篇与挠老师脚心:挠脚心文章_老师脚心文章有关的信息,分别包括:

以下是的一些我们精选的挠老师脚心:挠脚心文章_老师脚心文章

挠老师脚心徐克和郑义知道自己的这个暑假将非常不好过,因为他们的数学成绩单会令他们的父母抓狂。学期即将结束,他们就的总要做点什么来改变自己的现状,如果不让自己的成绩单变漂亮点,暑假将会有非常恐怖的事等着他们。于是便开始在一起策划了一个迂回而残酷的计划,那就是去找老师“谈谈”,直到她答应更改他们的成绩单,让他们双双及格。
周五下午是数学老师邓耘值班,她将最后一个离开学校,周五通常人们都走的很早,值班老师走时校园就会没人,连平时一直在的看门大爷都会出去打麻将。对徐克和郑义来说正是天赐良机。他们决定在当天实行他们的计划。
周五下午。
当人们都离开学校,邓耘在校园各处检查了一下,便回到办公室,打算收拾东西走人。这时,徐克和郑义正躲在办公室外,降临老师回来了,便尾随着进了办公室。
刚入秋,天气仍不凉快,邓耘穿这淡绿色的短袖衫,一袭纱白的及膝裙,白色的丝袜,以及黑色的高跟鞋。她在这个学校执教一年了,是个刚从师范学校毕业的新老师,人张得十分漂亮,披肩长发,两鬓的头发扎在后面,十分动人,加上为人随和文静,深得师生喜爱。
“是你们两个啊,怎么还没回去?”邓耘见到两人的出现挺惊讶。
“哦,我们想谈谈这次考试。”
“你们都考的不怎么样。”
“邓耘,求您了,这是最后一次考试,我们怎么交差啊?”
“我很同情你们,可是,你们平时从来不在数学上画工夫啊!我希望在暑假和下学期,你们可以更加努力。”
邓耘转身开始收拾自己的资料,准备离开。徐克和郑义对望了一眼,又看了看外面空无一人的楼道。徐克点了点头。郑义从自己都包中抽出一条细长的尼龙绳,徐克则从口袋中抽出一块手帕。
见邓耘背对着他们收拾东西,徐克冲上前,一只手抱住邓耘的纤腰,另一只手将手帕强行塞入老师的口中。
邓耘只是个二十出头的 年轻女子,论力气是远比不上身后这个高中男生的。在他们两人的互相协助下,邓耘很快被放到在地上。两人将邓耘的手腕用尼龙绳邦紧了。徐克压着她,而郑义则再次去门口,确定没人后,拉上办公室的窗帘,将门反锁。
正值入秋,办公室的一个电风扇被拆了维修,于是两人合力将邓耘的手吊上了电风扇的挂钩。邓耘想吐出手帕,徐克上前用手捂住她的嘴。邓耘开始扭动乱踢,郑义见状,上前抱住邓耘的腿,并用尼龙绳将老师的踝部紧紧绑住。因为不放心,又在小腿上加了几圈。
“邓耘,如果你不叫,我可以拿开手帕。” 徐克在邓耘耳边说。邓耘双目圆睁,惊恐地点了点颤抖的头。徐克扯出手帕。
“你们要干什么?快放开我!!”
“只要您答应让我们都及格,便放开您。” 郑义说。
“不,我不能这么做!”
“是不能?还是不愿意?” 徐克说罢将食指在邓耘的腰间点了点。
“啊!”邓耘全身一振。
“老师,你很怕痒吧?”
邓耘沉默。
徐克见状,将两手分别伸入邓耘短袖衫的袖口,在她的腋窝上轻轻的滑动。
“住手!哈~~~哈哈,好痒!!~”
“老师真的很怕痒!!” 徐克笑道。
“你们~~~~~阿~~~~哈哈哈阿哈哈哈~~~~~~”原来邓耘说话间,徐克又开始在她的肋骨处有节奏的搔动。
“是否让我们及格?” 徐克边搔边问。
“哈哈哈~~~不~~阿!!哈哈哈~~~~~~~~不~~不行!!哈哈哈~~~~”邓耘好不容易讲完了。
“那好吧。” 郑义作无奈状。蹲下来开始挠邓耘敏感的膝盖窝和小腿,邓耘跳了几下,希望摆脱无助的身体上的二十根手指。
他们停下了几分钟,邓耘垂下头,喘着气。
郑义走到邓耘身后,而徐克走到了她面前。“怎么样?我们的成绩?”他问道。
“不……你们不能这样,这是犯法的,放我走,我保证不告诉别人。让我走!!”
“答非所问!”徐克作遗憾状。伸手开始挠邓耘的腋下,而郑义则从后解开邓耘下方的衣扣,用双手在邓耘滑嫩的肚子上搔了起来。
可怜从没收过此种折磨的邓耘,拼命的甩动自己的头,秀发也扬了起来,煞是好看。她已不顾自己的师道尊严。建交,狂笑。努力想维持自己的呼吸,又想就此昏厥,无奈却全在别人掌握中。
“哈哈哈哈哈~~~~~饶了我把~~~~~~求求你们~~哈哈~~~~~我是老师~~~~那是~~~哈哈哈~为你们好~~~~~哈哈哈哈~~阿~~救命~~~哈哈哈~~~~~~~~”
两人完全不理会老师的话,只顾着搔她的痒处。
差不多五分钟后,两人终于又停了下来,可手仍放在原处。“现在,我们的成绩怎么办?”邓耘已痒得哭了出来。“求你们了,我会痒死的,不要……”
“除非你改我们的成绩!!”
“决不!”邓耘哭着说。
郑义又开始搔邓耘的肚子,而徐克蹲下身子,将手伸入邓耘的白裙子,搔起了她的大腿内侧。这时邓耘疯狂的甩着头进入又一轮的狂笑中。她扭动、跳跃希望哪个可以躲开他施刑的魔手。可紧紧绑住她的尼龙绳,令她所作的一切成为徒劳。
几分钟后的痒刑后,邓耘的衣裙便统统被汗水浸透。徐克和郑义停了下来。他们般来了一张椅子,让邓耘跪在了椅子上。双脚伸出椅子边缘。邓耘此时已几乎无力反抗了。
两人将邓耘的脚踝和小腿紧紧地绑在了椅子上。于是邓耘便只能保持着这么个双手吊起,跪在椅子上的姿势了。
郑义慢慢解开邓耘左脚高跟鞋的扣带,将它扒了下来。露出邓耘美丽的脚。
“你们要干什么?”邓耘惊叫道。
邓耘脚掌柔美,脚心凹陷,所以袜子没贴到脚心,虽然在白色丝袜里裹着,但仍掩盖不住它的秀美。脚板白里透红,五颗脚趾象玉石镶嵌在光华粉嫩的脚掌上,前脚掌自然上翘,使得整个脚掌呈现一个优美的S形。令两个男生看得都痴了。而邓耘却羞得满脸通红。
不久,两人回过神来。“您愿意为我们改成绩吗?” 郑义问道。
“你们……混蛋……”邓耘似是头一次骂人,“放开我!”
“她可真顽固。” 徐克怪笑道,“还是她喜欢这样?”他跪下身又扒下邓耘的另一只鞋。
“不要!!”
两人准备在邓耘传着丝袜的脚上开工了。
当他们双手触及邓耘脚心的一刻,她像触电般弹了起来——她的双脚太怕痒、太敏感了。而她的却如获至宝,疯狂的在她的脚后跟、脚心、前脚掌、脚趾肚上搔弄。
“哈哈哈哈哈哈哈~~~~~~~救命~~!!!~~~~阿~~~~~哈哈哈~~~~不要~~~哈哈哈哈~~~不要~~~~哈哈~~~~~~~~我的~~哈哈~~~~我的脚最怕痒了~~~~求求你们~~~停手~哈哈哈~~~~哈哈哈哈~~~~~不要~~~~~~~哈~~哈哈~~~~不要再挠我的脚啦~~~~哈哈~~~我受不了了~~~~~哈哈哈~~哈哈哈哈~饶了~我~哈哈~~~饶了我吧~哈哈~哈~哈哈哈哈~~~不要~~~~哈~~~~哈哈~不~~~~~~~哈哈~我受不了了~~~~~~~哈哈哈~哈哈哈哈~饶了~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不久以后,邓耘的头便无力抬起,她垂着头,仍在笑,只是已经无声了。边笑边呜咽,脸颊上满是汗水和泪水。可两个残忍的并不打算让她休息一下,仍在她的脚上肆意的搔弄。邓耘便笑边哭,沉重急促的呼吸着,呻吟着,感觉过了几个世纪。
终于,停下了。可手仍在邓耘脚上。
“让我们及格!!!” 徐克干涩地说。
可是,邓耘已说不出话了,也动不了,只剩下急促沉重的呼吸。
“他妈的,没想到她这么倔!” 郑义骂道。
“没关系,”徐克道,“我们还有几个小时的时间玩。”他走到邓耘面前,抓着她的头发,令她抬起头。“您最好帮我们。”他威胁道,“否则……”
“你们最好马上住手,不然……”邓耘喘息。
没等她说完,徐克的双手已插入她的腋下,而郑义也开始对她的脚心行刑。
还有多久?
“啊~~~~~哈哈~~住手~~~~~”
已经快六点了。邓耘尚不曾从酷刑中清醒,仍在快速的喘气。
徐克和郑义的虽然看重成绩,确是十分不负责的类型,常常不在家,郑义的父母出差了,家中没有人,徐克家人亦是常出去玩,(中国家庭教育的常见现象之一,教育的悲哀……跑题了。)从而使徐郑二人长久在外不回家,家中没人关,只有出成绩时才会出家法。
“邓耘,我们有时间,晚饭陪你在这里吃。” 徐克笑道。
邓耘没说话,满眼怨怒。她的个性外柔内刚,实不愿败在这么两个顽童手中。而她似乎还没意识到,自己面对的已不是顽童的玩笑。
徐郑二人出去买晚饭,只留下邓耘在办公室喘息。
邓耘在办公室流着泪苦笑着自怨自艾,自己竟会被自己的吊在这里,无奈又有些屈辱,自己以后该怎么面对呢?心中苦闷酸楚,不禁又一个人呜咽了起来。
“没想到邓耘这么怕痒。” 徐克道。
“是啊,可是也没想到她这么随和,却这么犟。”
“嗯,那我们怎么办?本来只想吓吓她就完了。”
“不过,邓耘……她……挺漂亮的……”
“嗯,她的脚也很漂亮。”
“是啊,我还想多看看呢。”
“我觉得,挠她时感觉很好。”
“那……我们……”
“我觉得就算她不改成绩,也不亏。”
“我有办法,让她更痒。”郑义忽然说。
“噢,我也有。”
…………
不久,两个人回来了,带着盒饭,还有一大袋东西。
“邓耘,吃点东西吧。” 徐克准备为老师喂饭。
邓耘撇过头。
“会饿的。还有很久。”
“你们闹够没有,现在放了我,老师不告诉别人。”
“我们的成绩呢?邓耘,现在是我们求您。”
“这像吗?”邓耘怒道。
“您知道,如果您不帮我们,我们面对的比您还惨。”
“这只能怪你们自己。老师不改是为你们好。你们现在这么做,对得起自己的良心吗?知不知道自己在犯法?”
“就这一次。”
“我说不行就不行,你们打错算盘了,不要以为我怕痒就可以威胁我。”
“那我要试试。”现在,两个反而希望邓耘不同意。
他们绕到邓耘身后,将她的双脚从椅子上解开。
“你们放我了?这才对。”
“这不就前功尽弃了?邓耘,你好好想想。”徐克满脸笑。
两人分别抱住邓耘的一只脚,分别死死绑在两张椅背上,两人坐在椅子上,邓耘秀美的脚掌便分别正对这两人的脸了。
看着自己的脚即将遭到蹂躏,邓耘感到更加紧张,冷汗从额头上流了下来。
两人开始伸出手在她的穿着白丝袜脚心上来回游走。
“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不要……不要再……啊哈哈哈……不……哈哈哈哈……啊哈哈哈哈……别……别……哈哈哈……哈哈哈……”
“我听所穿着丝袜挠痒,会更加怕痒。” 郑义说。
“可是我想看看邓耘的光脚怕不怕痒。”徐克道。
“不要啊!!!”邓耘交往的喊叫。
徐克想脱下丝袜,可是刚才绑得太死,把丝袜也绑住了。不过这难不倒他,从大袋子中取出一把小剪刀,在邓耘面前晃了晃,在丝袜末端剪开了一个小口子,一撕,便将丝袜撕出一个大口子。随着徐克的动作,邓耘光滑粉嫩的玉足便从口子中一点一点的“蜕”了出来。
“邓耘的脚摸起来真光滑阿!” 徐克惊呼。
“你……变态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不要……啊哈哈哈……不……哈哈哈哈……啊哈哈哈哈……别……别……哈哈哈……哈哈哈…”不等邓耘讲完,脚心传来的痒波便使她痉挛的笑了起来。
“邓耘的光脚真的很怕痒呢!”
“噢,这只一样。”郑义也开始挠另一只脚。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不要……啊哈哈哈……不……哈哈哈哈……住……住手…啊哈哈哈哈……别……别……哈哈哈……哈哈哈………”
两个人对邓耘的笑声置若罔闻,如疯子般攻击着她脆弱的紧紧卷起的双脚。
“邓耘的脚背也怕痒!” 郑义像发现新大陆。当邓耘卷起脚的时候,他便搔脚背,舒开时便搔脚心。
“不要!!!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不要……啊哈哈哈……不……哈哈哈哈……”
而徐克则又从袋子中掏出一把牙,扳着邓耘的脚趾她的脚趾肚和趾缝。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不要……啊哈哈哈……不……哈哈哈哈……住……住手…啊哈哈哈哈……别……别……哈哈哈……哈哈哈………”邓耘的全身再次充满了汗水,泪水也顺着她的脸颊不断地流下来。“别……别……哈哈哈……哈哈哈………”她的大脑已被痒的痛苦所占据。只盼着这折磨可以停下。可是事与愿违。
此时郑义手中的脚上的丝袜以被汗水浸透。“邓耘的脚好香。”他感到一股血气涌了上来,开始用双手分别攻击邓耘的脚心和脚背,让这只脚前也不是,后也不是。完全笼罩在了痒的控制中。
而徐克手中的光脚亦冒出了汗水,徐克又掏出多余的绳子,将邓耘的大拇趾和小趾分别拴住,拉开,向后缚在椅子上。这样,邓耘的脚趾和趾缝就完全暴露在徐克的面前了。徐克双手执着牙,绕着邓耘一根根玉石般的脚趾轻轻地来去。不时也不忘了照顾一下她泛红的脚心。
邓耘觉得自己已经快崩溃了,师道和妥协开始在她头脑中打转,可是,开行是她根本无法表达自己的意思,只有机械的笑。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啊哈哈哈……啊……哈哈哈哈……住……啊哈哈哈哈……别……别……哈哈哈…我…哈哈哈………”
两人只顾搔的搔,的,享受着邓耘仙乐般的,却残酷的笑声,闻着她脚上传来的汗香,痴迷的运动着。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啊哈哈哈……啊……哈哈哈哈……住……啊哈哈哈哈……别…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别……哈哈哈…我…哈哈哈……………哈哈哈……我……啊哈哈哈……啊……同……哈哈哈……我……啊哈哈哈……啊……不……哈哈哈……我……啊哈哈哈……啊……”
大约多了二十分钟,邓耘笑得脱了力,笑声渐小。可两个完全沉浸在一股快感中,根本没有意识到老师以在崩溃的边缘。
“求……哈哈……哈哈哈……我……”
邓耘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了。
过了一会儿,徐郑二人发现邓耘的挣扎停止了。
“邓耘??”他们发现邓耘紧闭双目,垂着头一动不动。
“她……难道……难道……死了??” 郑义声音颤抖。
两人你推我就,颤颤惊惊上前,发现邓耘还有鼻息。
松了一口气会,两个人都没了主意,怎么会出现这么个结果……
两人又为邓耘穿好鞋子,将邓耘背下楼。
出了学校后,他们叫了一辆出租车。
司机望着昏昏沉沉的邓耘,眼中流露出疑惑。
“我们朋友喝醉了。” 徐克连忙说。
见邓耘的面色彤红,迷迷糊糊,司机便相信了这个谎言。
不久,车停在郑义家门口。
两人稍稍商量,决定一不做二不休。
郑义把被子平铺在床上。两人抬起邓耘躺在一端,然后合力卷起被子,卷成一卷之后邓耘就只有头和双脚露在外面了,接着郑义又去拿了几条很长的皮带,分别系在邓耘手、小腿和脚踝等位置的位置,又用粗毛线将她的大拇趾缚在了一起。最后又将这个整体绑在床上。
郑义又从房间中拿出一些器具,有圆珠笔、羽毛、牙、毛笔、大子及丝巾等。
一切准备就绪。
又过了好一会儿,邓耘终于渐渐恢复了知觉。
“啊?我在哪里?”
“不好意思,不知道您住哪儿,就先住我家吧。”
“什么!”邓耘想坐起来,才发现自己被牢牢的束缚住了。
“你们还,还想干什么?”邓耘已发现自己的窘态,双脚的袜子都不翼而飞。
“继续。”
“我答应你们,帮你们改啦!!!”
“谢谢了,老师,不过现在要惩罚一下你,因为你答应得太晚了。”
“不要啊!!!!!”邓耘当然知道他们要干什么。开始无望的挣扎。
“呀啊……不要……”邓耘突然一阵惊呼。
郑义用他的手指磨擦着邓耘光嫩的脚底板。
徐克那出圆珠笔。
“我们在老师的脚上签个名。”
拿起圆珠笔,在邓耘的左脚上一笔一划的写了起来。
两只脚被牢牢控制着,无法躲避,邓耘只能让脚趾不停的伸直和屈曲,好让脚底的肌肉能够拉紧和放松,希望将痕痒感觉稍稍得到消减;可残酷的不管她怎么求饶和扭动双脚,还是不停的描着他的大名,邓耘粉滑的脚趾为了躲避这地狱般的酷刑而前后摆动,而由于绑的很紧,只有前后摆动的余地,徐克见状,便扳住了她可怜的无助的脚趾,向后弯曲,使它不能动弹一分,
“求求你们,我啊,你,你们饶过我啦,我,不,不要,不要……啊啊啊啊啊啊!!哈哈……哈哈……太痒……了啊,笔拿开啊……我什么都……答应你……你们啊……哈哈啊……要干什……么啊哈哈啊……嘿嘿……你们杀了……我……杀了我啊……啊哈哈……受不了了啊哈哈啊……”
两人分别在邓耘左右双脚上又轻又慢签上了一个名。
“还有什么玩法?”
“我在电视上见过一种玩法。”
“知道九子棋吗?”
“知道!”徐克很有悟性。
“在脚上玩,应该很有意思。”
“对!”徐克把笔在手中扬了一下。
“求求你们,你们饶过我啦!!”
徐克在老师脚心轻抚,白嫩脚踝因使力而浮出细嫩的青筋,脚趾头也紧紧的向脚心握起来。
游戏开始了。
笔在邓耘足底的纹路间慢慢来回,邓耘的身子虽然动弹不得,仍在努力的跳动。感觉敏感的脚掌肌肤说不出的搔痒。“求求你,饶了我吧,”邓耘有些受不了了,颤抖着说,“求求你了啊,饶了我的脚吧,我真的受不了啊,啊嗷……我的脚好痒啊!”
随着两人的笔越来越快,邓耘只觉得一颗心就要从口里跳将出来,四肢百骸如要散开了一般,笑得花枝乱颤中,眼泪与冷汗却是大滴大滴的流下。
一画一画,一波一波的强烈感觉不断从脚心传至老师的大脑,只觉求生不能、求死不得。
“玩的太过瘾了!”
“可是我们把老师的脚心弄脏了。”
“我们来帮老师洗脚吧!”
郑义打来一盆热水,叫邓耘的脚打湿,将肥皂轻轻涂在她的脚上,又引来一阵笑声。双脚因打了香皂而更加光滑细腻。
涂均匀后,两人拿起牙和大子,开始为邓耘“洗”脚。
牙和子在水里已泡软了。
“啊啊啊啊……别…不行啊…哈哈哈……啊啊…千万不…不可以啊………”
两人已经用在邓耘滑嫩的脚心上仔细地了起来,姐姐犹如触电一样疯狂的扭动脚丫,但是一点都逃避不了妹妹的子攻击。非常强烈的刺激已经使她接近狂乱的边缘。
他们一手抓紧老师跳动卷缩的脚趾,把她的脚底拉直,另一只手的子便从她的脚趾直到脚跟,老师大口喘气,伴着低声惨叫。
子也无情的在了她的脚心上,老师已经脑海中一片空白了。
“啊啊啊啊………哈哈哈…不…嘻嘻。别。啊啊啊……受…受…受…受不了了……哈哈。嘻嘻嘻嘻……求你………别别…啊啊啊哈哈…别我脚心啊……”老师的脸上汗水和泪水混在一起。
“老师,是不是很舒服啊?” 郑义笑着问她。
“不…不要再搔了,我真的受不了了。”
“还没洗干净!”
子游过脚心、脚跟、趾缝、趾肚、趾头…一切敏感区域,两只脚被牢牢控制着,无法躲避,邓耘只能让脚趾不停的伸直和屈曲,好让脚底的肌肉能够拉紧和放松,将痕痒感觉稍稍得到消减。
“嗯……”邓耘激动的喘息着。
徐克将邓耘那美丽脚掌上的五根脚趾头往后拉,将纤柔的脚ㄚ扳直,使脚掌心浮出白嫩的筋肉,用牙,在她的脚掌快速刮动。
“啊…” 随着叫声,缩紧的脚掌向反方向翘起。
郑义在另一只脚掌同样划一下。
“呀啊……不要……”邓耘全身像被电流通过似的激烈颤抖,脚趾头用力的想蜷握住,但是被的手指扳开根本动不了。
两人了近二十分钟,邓耘全身脱力,完全没力气笑了,只剩低声呻吟。
他们洗去邓耘脚上的肥皂液。
邓耘脚心正对着这边,只见她脚底的那条筋绷得紧紧的,脚心的皮肤发热,依稀可以看到皮肤下面那几根纤细的静脉。
她那柔软的脚底板,肉嫩的前脚掌和脚跟已经被得彤红,细嫩的脚趾长长的、相互间整整齐齐的依附在一起,缚在一起的大拇趾已经泛紫。精心修剪过的脚趾甲,脚背上白清清的皮肉如透亮的璞玉一般,使她的整只脚显得玲珑剔透。
郑义先忍不住又开始非常轻柔地按摩她的左脚,解开大拇趾上的绳子。先从脚跟开始,慢慢的通过足弓到足尖。他用大拇指推拿足底,轻微地施加压力做圆形滚动。
然后慢慢地移向足弓,并且用揉捏她的大脚趾,轻轻地牵引,从脚趾跟部到趾尖的肉球。徐克也开始了活动。
邓耘全身开始缓慢颤抖,“不、不要!”
“不要?”
他把手掌移向脚外侧,慢慢向脚跟按摩。他的双手抱着她的脚跟,用手掌轻轻地挤压,从脚跟又一直到了足弓。接着,他的拇指按着邓耘的足底,不停地揉捏。就这样,他们悉心地分别按摩双脚的脚跟、足弓、足底以至每一个脚趾。用指甲尖在她的脚板心涌泉穴初画起了圈圈.
“不哈哈哈哈,我受不了了啊哈哈哈哈痒死了,痒死我了,我的嫩脚心痒啊哈哈哈哈,我的脚心啊哈哈浑身都痒啊嘻嘻嘻嘻,连心都痒曲哈哈哈哈哈……”四只手一起攻击着了那双已经被搔红了的嫩脚心,用指甲尖在脚心划过长长的一条细线“哈哈哈哈,不,哈哈哈哈,停手哈哈哈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求,哈哈我求你哈哈哈哈,脚心痒得实在受不了了哈哈哈哈,我求求你,放了我放了我吧哈哈哈,嘻嘻嘻嘻,饶,饶了我吧,哈哈饶了我的脚心吧…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摩擦动作将她逼至狂乱边缘,仅能任由自己的身体顺着敏感的赤足传来一波一波的强烈感觉而自发反应!随着一声惨叫,邓耘又昏了过去。
两人此时稍稍清醒,愣了一下,终于将邓耘从被子中释放出来,此时,被子已经被汗水浸透。
当邓耘醒来时,她却坐在了自己的办公室里。一切,仿佛是一场噩梦。自己穿着高跟鞋,而袜子已经不见了。
开学了,郑义、徐克惴惴不安的返回了学校。
邓耘工作调动…
在家中,徐克长叹一口气,看了看一只收藏着的邓耘那只白丝袜,不知心中是痛快,抑或是痛苦?可能只余一丝酸涩。

挠老师脚心: 只因有你的洒脱我开始无心落泪 完美伤感的男生非主流,缺失:挠老师脚心

挠老师脚心 挠老师脚心

挠老师脚心 挠老师脚心

挠老师脚心 挠老师脚心

挠老师脚心 挠老师脚心


挠老师脚心 挠老师脚心

挠老师脚心 挠老师脚心

挠老师脚心 挠老师脚心


挠老师脚心 挠老师脚心

挠老师脚心 挠老师脚心


挠老师脚心: 河源最好吃的四碗猪脚粉,有你心目中那碗吗?,缺失:挠老师脚心

我们找到第1篇与 河源最好吃的四碗猪脚粉,有你心目中那碗吗?有关的信息,分别包括:

以下是的一些我们精选的 河源最好吃的四碗猪脚粉,有你心目中那碗吗?

在河源,美好的一天

从清晨的一碗热气腾腾的米粉开始。

挠老师脚心挠老师脚心猪脚粉,

河源人特有的情怀

要带朋友吃猪脚粉的记住这四家啦,

别去错地方,

影响它在中华美食里的地位噢!

挠老师脚心猪脚粉,是以煮的刚刚好的猪脚为原料,辅以鲜香的骨头汤,伴着飘香的左口鱼、浓郁的胡椒,再配上本地知名的米粉,香味扑鼻,令人食指大动。配上一小碟青椒圈,那个味十分过瘾。

挠老师脚心下角全记猪脚粉

历史悠久传统老店

河源好吃四碗猪脚最的粉■

挠老师脚心喜爱吃猪脚粉的河源人几乎都认识这家老店!汤清粉滑且料足质高,是这里的最大特色。

挠老师脚心第一道程序是先把米粉在清汤里焯水,保持米粉的弹性。

挠老师脚心挠老师脚心

河源好吃四碗猪脚粉最的■

挠老师脚心挠老师脚心挠老师脚心已经煮好的猪脚再放入熬了近 5 小时的浓汤里入味,放入碗中与米粉一起浇上浓汤,三分钟快速上桌,让你品尝美味。

挠老师脚心

河源好吃四碗最的猪脚粉■

挠老师脚心一碗粉的浓郁饱满,就从第一口汤开始征服你!全记的猪脚粉好吃在于汤香味很浓,毕竟熬制5 小时的浓汤不是开玩笑的,一口米粉配上一块咸度适中的猪脚,满满的幸福感。值得特别说的是,这边还有卤猪脚,吃多了白焯猪脚想品尝不一样味道的你,可以点一份换换口味!而且在公园也有分店。

地址:广东省河源市源城区下角东北直街 98 号

价格:10 元 / 碗

营业时间:早上 6:00-11:00,下午 5:00- 凌晨 6:00

挠老师脚心磷记猪脚粉

三十年总店,十年分店

挠老师脚心磷记的兴源店也有 10 年了,这里的店面很大,采用实木色大圆桌,卫生环境较好。

挠老师脚心

河源好吃四碗的猪脚最粉■

挠老师脚心挠老师脚心这里猪脚粉的吃法稍有不同,将猪脚与汤粉分开,让猪脚煮得更入味些,配上清淡的粉,恰到好处。因为汤的胡椒粉较多,入口微辣,如果单吃猪脚的话显得味道相对偏重,可以点份白焯时蔬,荤素搭配更为健康。

挠老师脚心挠老师脚心这一道貌似简单,清爽无比的猪脚粉,吃起来却是让人怀念不已。磷记的猪脚粉好吃在于猪脚不腻爽口,经过长时间的熬炖,猪脚仍是那么有嚼劲,肉质、胶质都保持鲜美和爽滑,就连不爱肥肉的依姐,也能愉快地大嚼这满满的胶原蛋白。

地址:广东省河源市源城区兴源东路 6 号 2-13

价格:10 元 / 碗

营业时间:早上 6:00-11:30,晚上 9:00- 凌晨 2:30

河源好吃四碗的粉猪脚最■

挠老师脚心松发猪脚肉丸粉店

十二年老店

挠老师脚心这里的猪脚粉简直就是我的中学时代回忆,那些青葱的回忆足我爱这碗粉一辈子 ~

挠老师脚心看着阿姨夹起米粉放入清汤里焯水,避免米粉因入汤后味重。

挠老师脚心

河源好吃四碗粉最猪脚的■

挠老师脚心挠老师脚心猪脚包含了猪的四条猪肘 + 猪蹄,整只猪蹄又分为瘦肉、大骨、猪蹄、脆肉、二胴骨,大骨吃起来过瘾、猪蹄吃起来香脆,脆肉则是整个猪脚中嫩熟度最适中的部分,而中间的瘦肉则是女孩子的最爱。

挠老师脚心咬上一口满满的胶原蛋白,皮弹肉嫩,软烂和嚼劲,真的是鲜香诱人!松发的猪脚粉好吃在于辣椒圈够味。是不是不按套路出牌呢?这里的猪脚粉当然好吃啦,不过让我觉得更好吃的是辣椒圈啦 ~ 喜欢吃的人不妨来这里试试。

挠老师脚心

河源好吃猪脚四碗最的粉■

挠老师脚心地址:广东省河源市源城区文明路 140 号

价格:10 元 / 碗

营业时间:早上 6:00-11:30,晚上 6:00- 凌晨 2:00

挠老师脚心文惠猪脚粉

二十年老店

挠老师脚心简单的桌椅和环境,近乎全天营业,只有简短的下午几小时休息时间,不论是学生、上班族,或是嘴馋了来觅食的街坊,每一个都是文惠猪脚粉店贴心服务的对象。

挠老师脚心" 白 + 粉 + 绿 ",这里的猪脚粉有颜值 ~~~ 因为有青菜搭配啊!熬制 2-3 小时的汤底味道偏咸香,喜欢重口味的人儿可以来这里品尝。

河源好吃猪脚四碗粉最的■

挠老师脚心挠老师脚心挠老师脚心特定的米粉烹制地道的美食。文惠的猪脚粉好吃在于米粉清香爽滑、细而不断且久泡不烂,留有大米原有的清香,就算啃猪脚用时再久,也不怕粉被泡发,追求劲道口感的最佳选择啊。

挠老师脚心

河源好吃猪脚最的四碗粉■

挠老师脚心地址:广东省河源市源城区文明路青联商住楼 103 号

价格:10 元 / 碗

营业时间:早上 6:00-13:00,晚上 8:00- 凌晨 4:00

挠老师脚心在河源,每家都有不同的

猪脚粉的制作秘方

不同味道的吸引了众多粉迷

到底是谁家的味道能获得更多粉迷的青睐呢?

来源:河源日报微生活

挠老师脚心: 越疯越傻被甩的伤感男生带字头像 盼望身旁的路人中能有你的影子,缺失:挠老师脚心

越来越爱,越来越在意,越来越不舍,如果有一天你消失了,我一定会发了疯似的找,累了,就漫无目的的在大街上游走,盼望身旁的路人中能有你的影子,不要让我失去你

挠老师脚心挠老师脚心挠老师脚心挠老师脚心
挠老师脚心挠老师脚心挠老师脚心挠老师脚心


挠老师脚心挠老师脚心挠老师脚心挠老师脚心
挠老师脚心挠老师脚心挠老师脚心挠老师脚心


挠老师脚心挠老师脚心挠老师脚心挠老师脚心
挠老师脚心挠老师脚心挠老师脚心挠老师脚心


挠老师脚心挠老师脚心挠老师脚心挠老师脚心
挠老师脚心挠老师脚心挠老师脚心挠老师脚心


挠老师脚心挠老师脚心挠老师脚心挠老师脚心
挠老师脚心挠老师脚心挠老师脚心挠老师脚心


挠老师脚心挠老师脚心挠老师脚心挠老师脚心
挠老师脚心挠老师脚心挠老师脚心挠老师脚心

  • 挠老师脚心:心累的黑白伤感男生头像:没有你在,柔弱的我发掘出了顽强的潜力

  • 挠老师脚心:只是学不会主动心事太多太沉重 伤感男生QQ头像

  • 挠老师脚心:小黄人卡通头像 有你真开心

  • 挠老师脚心:十月清风 愿你安好 好心痛的伤感男生头像

  • 挠老师脚心:痛心的伤感男生带字头像

  • 挠老师脚心:伤感男生黑白头像 那是一种内心被掏空的感觉

  • 伤感男生带字头像伤感后的决定是心灰意冷

  • 2020最伤感男生头像 对你真心你当放屁

  • 没有你心就空了男生头像大全

  • 最新伤感男生qq个性头像 我爱你来自口腔也经过心脏

  • 凉心记忆守空城 黑白色伤感男生QQ头像

  • 心不会变的伤感男生qq头像

  • 心软是,自己的 伤感男生个性头像

  • 该忘记的就不要留在心中男生头像,徒增伤悲

  • 我非柠檬为何心酸 时尚男生头像大全

  • 注定命里不能有你带字伤感男生头像

  • 伤感男生帅气qq头像 吹动少年的心

  • 情侣头像一对有你在我身边我就安心

  • 阳光帅气的tfboys头像,小女生心目中的小男神啊

  • 我的心留着你,阳光帅气伤感男生头像

  • 伤感男生带字QQ头像 呼吸时心都会痛

  • 阳光伤感男生QQ头像 很多时候会心寒

  • 2020心里不再有你个性女生文字头像

  • 好心痛的伤感男生头像

  • 男生意境的简约qq头像 我的心里只有你阿

  • qq伤感男生头像开心只有自己能给

  • 我的心情只有你能懂,霸气欧美女头像

  • 忧心忡忡伤感男生图片头像 散了算了

  • 忧伤系列男生文字头像 如果没有你

  • 伤感男生黑白qq头像 心被掏空的感觉

  • 欧美范女生头像 手心里没有你的温度

  • 心亡则亡的伤感男生头像

  • 时尚男生头像-有一种心动,叫错觉

  • 人去心空的伤感男生头像

  • 伤感男生个性头像 没有你怎么会幸福

  • 伤感男生带字头像 心软是病

  • 没有你的城市男生伤感头像

  • 伤感男生文字头像 好心痛的封存记忆

  • 一颗受伤的心 伤感男孩带字头像

  • 坚强到你心疼 意境唯美的伤感男生头像

  • 有你我就安心,爱全因为你情侣头像

  • 有那么一个人在心中就好唯美情侣头像

  • 霸气情侣头像一对 爱主攻不习惯被动在我心中你是汹涌的暴风

  • 亲爱的 在我心中 你永远是最美 情侣头像

  • 有你我就很开心qq情侣头像

  • 心里每天都开出一朵花 时尚一男一女情侣头像

  • 我的心里只有你没有她,美美哒情侣头像

  • 挠老师脚心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