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奇趣后备箱! 手机访问:新华社的“这一脚,踹得好”对吗?

文化杂谈

新华社的“这一脚,踹得好”对吗?

杨铁心来自:安徽省 安庆市 枞阳县 时间:2019-03-23 10:36 坐标: 310835°

我们找到第1篇与新华社的“这一脚,踹得好”对吗?有关的信息,分别包括:

以下是的一些我们精选的新华社的“这一脚,踹得好”对吗?


今年4月20号上午,一辆由湖南衡阳驶往长沙的长途大巴在途经湖南湘潭昭山收费站后重新驶回高速。此时,大巴车上发生了惊险一幕。一名中年男子突然冲向驾驶室,与司机发生争执,朝其怒吼,情绪十分激动。并伸手抢夺方向盘!可以看出当时车辆摆动很大。这时,杀出一名乘客,飞起一脚猛踹男子,将其行为制止。看到视频后,不少网友为这位“飞踹哥”点赞。



这件事已经过去了半年多,想不到11月2日,新华社也来凑热闹,并为此发了一篇题为《这一脚,踹得好!》的通讯,高调点赞“飞踹哥”。国家权威媒体居然为“打人者”点赞,可谓极为罕见。不能不说与日前重庆万州公交车坠江事件背景有关。这起事故直接导致15个鲜活的生命瞬间消逝,教训极其惨痛。文章鼓励多"管闲事",就差没说乘客碰到这种情况,就可以放心大胆的干了!言外之意,该出手时就出手,以后谁在跟司机抢盘子,一脚直接上!

在这里需首先说明,笔者动笔写这篇文章,并没有为抢夺方向盘者的行为脱罪的意思。反而认为,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是行为犯,也就是说,该罪的成立不以实际发生后果为前提,只要行为人有相关行为就可以用该罪论处。就象被“飞踹哥”一脚踢飞的那位乘客,其行为就已涉嫌构成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但认为,新华社的文章到底说的对不对,还需要做具体分析。

抢夺方向盘,毫无疑问是一种“以危险方式危害公共安全”的行为。不法侵害行为针对的不仅是司机个人,而且包括所有公交车上的乘客,以及正在道路上的其他车辆,行人等,当遇到这样危害公共安全的行为时,固然,每个人都不要当看客,应对这种行为要坚决说不!但笔者认为,即便如此,“飞踹哥”的行为,还是值得商榷。

一个巴掌拍不响!先说说万州公交车坠江事件。此前网络上纷纷传出对事故原因的猜测和议论。先有爆料称公交车坠江是因女司机逆行导致,之后媒体的报道更是将驾车女司机推上了舆论的风口浪尖。随后重庆警方的通报和事故视频的曝光,1月2日,公交车坠江事故原因公布。此次事故原因系因乘客刘某错过下车站,要求司机冉某停车未果,发生激烈争执导致。虽然本起事件中是乘客对公交车的司机先“动手”,但也与公交车的不当操作有关,当时的情形,司机完全有可能在第一时间踩刹车让车停下,所以,应该是双方都涉嫌构成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

具体到“飞踹哥”事件,这辆长途大巴是由湖南衡阳驶往长沙的,但在途经湖南湘潭昭山收费站后重新驶回高速后,会与司机发生争执,不可能没有任何原因。无非两种情况:一、笔者之前坐长途,经常见到途经收费站有乘客要求便急,如果遇到这种情况,很多司机都会理解;二、收费站就是目的地。乘客忘记下车了,所以才会急。不管怎么说,乘客抢夺方向盘都涉嫌违法甚至犯罪,车上的其他乘客出手是应该的。但“出手”却有多种选择,可以“飞起一脚”,也可以劝说司机满足当事人要求,让车先停下避免危险驾驶。如果当事人的停车要求合理,如乘客“便急”到收费站司机不停车,你“飞起一脚”,能够制服抢夺方向盘的乘客自然好,但若制服不了,或者当事人车上有伙伴加入混战,为此酿成车祸。恐怕不仅仅是抢夺方向的乘客与公交车的司机,涉嫌构成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的了。那样的话,“飞踹哥”好心办坏事,可能也要面临牢狱之灾。倘若出现这种情形,新华社还会说“这一脚,踹得好”吗?何况,该事件的前因细节,没有做更多的披露;并不排除司机不作为,故意刁难那位乘客,且打人者就是司机的同伙。

抢夺方向盘涉嫌危害公共安全是重罪,如果乘客知道其后果会如此严重,相信没有人愿意为实施该行为而付出沉重代价。但类似事件却层出不穷,说明我们的普法工作做得远远不够。因此,笔者以为,在电视台或者车站打出“抢夺方向盘是重罪”的广告,比新华社的情绪化发泄,效果强多了!文/郑智银

最新新华社的“这一脚,踹得好”对吗?可以看看这篇名叫你现在过得好吗?的文章,可能你会获得更多新华社的“这一脚,踹得好”对吗?

  • 你现在过得好吗?如果你过得不好我也就安心了。

  • 鲍鹏山说庄子:鲍鹏山:以飞扬的文字追逐古人的飞扬

    ::::
  • 日本房价走势:房价还会涨吗?看看26年前的日本就知道

    ::::
  • 皇帝敬礼:向伟大领袖战斗过得地方敬礼

    ::::
  • 从老子说到儿子 ——为“悦评”补白

    我们找到第1940篇与从老子说到儿子 ——为“悦评”补白有关的信息,分别包括:

    以下是的一些我们精选的从老子说到儿子 ——为“悦评”补白

    发表于2018年5月23日《北方新报》第15版读书

    文/冯苓植

    进入耄耋之年,回忆往往多于前瞻。

    正如《当你老了》那首歌中所唱:“睡意昏沉,回忆青春”。也难怪!不仅“走不动了”,而且“手也抖了”。再无法延续笔墨生涯了。 似也只能一脑子浆糊,整日窝在沙发里,只靠一份《北方新报》消磨时光。

    只不该当看到了“悦评”时又乱了神儿……

    莫名其妙,竟又恍然又回到了将近五十年前。当时尚且年轻,却作下了一件颇为遗憾的事情。时代背景记不清了,只记得似在人民文学出版社,完成长篇小说《阿力玛斯之歌》初稿后,又应约到中国少年儿童出版社去写一部长篇。其时,少儿社与中国青年出版社就在一个大院儿里,只不过大门口挂着两块牌子。故而有幸在其中结识了许多位大作家,如正在续写《创业史》的柳青,正在续写《李自成》的姚雪垠。而同与一处写作的北京青年作家陶正与小田却对我说:你若早几天搬过来住该多好啊

  • 赋的读音:与时俱进仍需尊重传统 字词读音修改需谨慎

    我们找到第78篇与赋的读音:与时俱进仍需尊重传统 字词读音修改需谨慎有关的信息,分别包括:

    以下是的一些我们精选的赋的读音:与时俱进仍需尊重传统 字词读音修改需谨慎

    近日,公众号“普通话水平测试” 发表了一篇《注意!这些字词的拼音被改了》,一时间刷屏社交网络,文中列举了一大串读音改变的例子,说(shuì)服变成了说(shuō)服,一骑(jì)红尘变成了一骑(qí)红尘,“少小离家老大回,乡音无改鬓毛衰(shuāi)”,“远上寒山石径斜(xié),白云生处有人家”……一石激起千层浪,引起网友们的热议。有网友认为:改为通俗做法是好事,显示了与时俱进,顺应时代要求。但也有网友认为:许多读书时期的“规范读音”现如今竟悄悄变成了“错误读音”:经常读错的字音,现在已经成为了对的,这让人感到困惑和混乱。
    首先要说明的是,据《咬文嚼字》主编黄安靖透露,上述大部分案例都来自国家语委2016年发布的《普通话异读词审音表(修订稿)征求意见稿》,而这个意见稿至今尚未正式发布。今后正式发布的《审音表》应该不完全和《征求意见稿》一样“,也就是说,现在表示担忧还早了点。

    ......
  • 沐浴考_沐浴

    ::::
  • 太监大总管小德张在天津生活44年到底经历了什么?

    我们找到第6898篇与太监大总管小德张在天津生活44年到底经历了什么?有关的信息,分别包括:

    以下是的一些我们精选的太监大总管小德张在天津生活44年到底经历了什么?

    最后一任太监大总管小德张在天津生活44年到底经历了什么?

    小德张(1867~1957),天津静海县南吕官屯人,原名张云亭,字祥斋,清代后宫兰字辈太监,序名张兰德,慈禧太后赐名“恒泰”。清光绪十七年(1891年)入宫,被选入南府升平署学习京剧,庚子事变后被提为御膳房掌案,1909年升任长春宫四司八处大总管,权倾一时。

    1913年2月22日隆裕太后病逝,小德张见大势已去,便出宫去了天津。从这一年一直到1957年小德张去世,44年里,除了偶尔回静海老家,他再也没离开过天津,甚至没出英租界。那么,在这44年里,小德张到底都经历了什么?归纳起来,大致有几件事,一是盖房子,实现自己做建筑师的夙愿;二是自己配中药给朋友家人看病、施舍穷苦百姓;三是听书看戏;四是发呆。

    小德张在天津建了三幢宅院——第一幢已经拆除,第二幢是和平区第五幼儿园,第三幢如今是五大道最吸引眼球的地标——庆王府。

    ......
  • 那一年,数万忠骨埋长城

    ::::
  • 长沙接待办所存30年茅台酒,给谁喝呢?

    ::::
  • 卫士长李银桥在京辞世

    我们找到第1篇与卫士长李银桥在京辞世有关的信息,分别包括:

    以下是的一些我们精选的卫士长李银桥在京辞世

    他,11岁参军,大半生伴随着共和国创始人毛 泽 东南征北战,15年与毛 泽 东形影不离,堪称伟人身边的贴身侍卫。昨天早上7点15分,原毛 泽 东卫士长李银桥,在度过自己82岁生日后不久,于航空医学研究所附属医院不幸辞世。

    老人患脑血栓多年

    据李银桥的爱人韩桂馨介绍,李银桥患有脑血栓多年,去年,肺部感染,多次住院治疗,身体非常虚弱。本月5日,老人再次入住航空医学研究所附属医院,近日来,病情恶化。昨天上午7点15分,护士在探视病房时,发现李银桥老人已经没有了心跳。

    由于爱人韩桂馨年事已高,李银桥老人在住院期间,白天都是外甥在照顾,晚上则由子女看护,老人已无法自理,每天需要有人定时帮他翻身,擦背。

    家中挂着主席诗词

    昨天下午,记者来到李银桥老人的家中。客厅的墙上,挂着毛 主 席送给他的一副诗词,诗词左边是毛 主 席和李银桥的合影,右边是毛 主 席和李银桥全家的合影。老人的爱人和子女正在商量为老人料理后事。

    ......
  • 深陷囹圄:高铁书记身陷囹圄 上万乡亲替其伸冤

    我们找到第1篇与深陷囹圄:高铁书记身陷囹圄 上万乡亲替其伸冤有关的信息,分别包括:

    以下是的一些我们精选的深陷囹圄:高铁书记身陷囹圄 上万乡亲替其伸冤

    自韦钦强于2018年3月底被留置以来,距今已九月有余。但令人费解的是,此案至今尚没有定论。坊间传闻沸沸扬扬,传言此案有可能涉及现任市领导和刚落马的省领导操控,更令整个案情扑朔迷离,内中隐情堪称曲折离奇。

    曾有“园区县长”、“高铁书记”美称的韦钦强,是广东省首次试点公选县处级干部时,以河源市全市第一名的成绩获任龙川县副县长。

    在龙川工作期间的同事对其评价极高,称其为人勤奋,成绩斐然,曾被省领导和企业家戏称为“拼命三郞”。

    在分管教育时,他跑遍龙川县山旮旯的每一个中小学校,推行国学经典诵读,让朗朗书声不绝乡野。龙川中学更是创下了十年考上18名清华北大的奇迹,受到北京大学校长亲笔写信嘉奖。

    他在分管农业时,引进上市公司和农户合作,带领农户裁下了40多万亩油茶,让龙川成为国家级高山油茶种植示范基地。

    ......
  • 曝光美女:西安千亿国企80后美女董事长私照曝光

    ::::
  • 木子美:情人这个职业

    ::::
  • 胡岩焦墨山水作品

    ::::
  • 印度教派:惨败,印度政府是不是快要不成了?

    ::::
  • 新华社的“这一脚,踹得好”对吗?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