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来到奇趣后备箱! 手机访问: > 历史文化 > 文化杂谈 > 白木通的前世今生---请中医粉指教网站地图

文化杂谈

白木通的前世今生---请中医粉指教

玉玲珑来自:美国 纽约州 纽约大学 时间:2019-03-25 05:39:30 坐标: 315876°

我们找到第68篇与白木通的前世今生---请中医粉指教有关的信息,分别包括:

以下是的一些我们精选的白木通的前世今生---请中医粉指教











白木通 也叫通草,有泻火行水,通血脉之功能,
能治 水肿 妇女经闭、乳汁不通 。

那么,
这个通草为什么是中药呢?
这个通草为什么能治病呢?

咱来看看文献记载

《神农本草经》里说: 主去恶虫,除脾胃寒热,通利九窍血脉关节,令人不忘。
《本草新编》里说: 利小便,不可多用,多用则泄人元气。
《日华子诸家本草》里说:治鼻塞,通小肠,下水,破积聚血块,排脓,治疮疖,止痛,催生下胞,女人血闭,月候不匀,天行时疾,头痛目眩,赢劣乳结,及下乳。
《本草经集注》里说:通草 茎有细孔,两头皆通,含一头吹之,则气出彼头者良。


用人话总结一下:
这个通草啊,它能治肿胀淤血,能通小便 鼻塞。能治妇女胎衣不下 闭经和乳汁不通。

为什么它能治疗这些病呢?
因为通草中间有眼啊!中间有个眼,两头都通气啊。
从一头吹气,另一头能出气的,才是最好的通草啊,才能有疗效。



所以呢,
你要是有肿胀淤血了,就可以用通草来通一通,
你要是感冒鼻子不通气了,就用通草通一通,
生孩子涨奶了,吃通草。
闭经 胎衣不下,没事,用通草啊。



但是,
有一条一定要注意:
《本草新编》里明确指出:这个通草有眼不能多用,你要是用多了,眼太多了,就把元气都泄掉啦。

最新白木通的前世今生---请中医粉指教可以看看这篇名叫白落梅经典语录大全今生所有缘分,都是前世修炼所得的文章,可能你会获得更多白木通的前世今生---请中医粉指教

我们找到第527篇与白落梅经典语录大全今生所有缘分,都是前世修炼所得有关的信息,分别包括:

以下是的一些我们精选的白落梅经典语录大全今生所有缘分,都是前世修炼所得

白落梅经典语录大全

 

人的一生总有注定错失的因缘,和你携手相伴的人,或许不是你要的那杯茶,但你还是要强忍着苦涩饮下。所以彼此厌倦,并不是谁的过错,只怪缘分弄人,造就这么多的痴男怨女,不得尽如人愿。

 

今生所有缘分,都是前世修炼所得。所以我们应当相信,今生所有与自己相识的人,前世都结过深刻的缘法。所有与你我擦肩的路人,前世可能是邻居,是茶友,甚至是知己或亲人。

 

旅程如风,我们就是风中的一粒渺小,许是微尘,许是水珠,许是花叶。可终有驿站,会收留漂泊的你我。也因为如此,我们看到爬满绿藤的院墙,就以为是家;看到苔藓斑驳的古井,就以为有水;看到一扇半开半掩的绿纱窗,就以为是将自己等候。

 

只有一个走过岁月的人,才会说,不要轻易许诺,不要轻易说爱,否则有一天,你终会为自己的曾经懊悔。真的如此么?同样有许多人,把所有的过往,都当作是一种磨砺,是人生最珍贵的篇章。其实,在纷扰的浮世,恩怨情愁都可以化开,荣辱幻灭转身被人遗忘。你在意的人事,你害怕的江湖,只是那么的寻常。

 

你是我种下的前因,而我又是谁的果报。世间风景万千,很多时候,我们无法分辨清,谁是你要的那杯茶,谁是你沧海桑田的家。有些人看上去很好,却不能和你一起承接风浪;有些人看似浪子,却是你真正的归者。而这一切,在你遇到人生的坎时,便自见分晓。

 

在爱恨迷离冷暖交织的红尘路上,每个人,沿着心中所期待的方向前行,都应该一往无悔。因为任何的彷徨与踌躇,都是对光阴的辜负,有早一日,青春被没收,我们连做梦的资格都没有。

 

爱是什么?爱是茫茫人海中不期然的相遇,是万家灯火里那一扇开启的幽窗,是茂密森林里的那一树菩提。修行的路,不是挥舞剑花那般行云流水,而是像一首平仄的绝句,意境优美,起落有致。

 

我是船,静静地漂浮在时间的河上。人海茫茫,也曾为了一段萍水相逢,迷失过最初的方向。隔岸灯火已阑珊,而我打捞着一轮水中的月亮,止不住内心无尽的荒凉。在时间的河上,已然忘记那些落花无言的过往。当年的承诺,是我对青春撒下的谎。走过千回百转的岁月,不要问我,是否饮尽了尘世的风霜。

 

抛掷了往事缤纷的戏台,将自己从梨园的梦境隔开。自此后,慵懒是我的姿态,优雅是我的情怀。说什么孽缘情债,唱什么相思成灾,戏里戏外,谁又将谁主宰。洗去了胭脂粉黛,卸下了浓妆艳彩,客往客来,谁又将谁倦怠。谁说戏子注定悲哀,看我将清凉的过往深埋,独倚在禅寂的长榻上,等一场梨花的寂寞,重来。

 

我是一个孤独的伶人,坐在秋天薄暮的黄昏,回忆过往似水的烟云。以为掩上韶光的重门,就可以寻到自己的真身。在这乱世的红尘,我总是用自己的泪痕,装扮着别人的酸辛。我是一个凉薄的伶人,命运在我的手心,雕琢了冷暖的烙印。就让我做一个荒寒的伶人,独自坐在消瘦的烟火里,漠漠地看一段老去的光阴。

 

一次次,你装扮着我,我装扮着你。究竟要上演多少次戏,才可以,结束那些离合悲欢的闹剧。人说戏子无情,总是不知疲倦地,戴着虚伪的面具。岂不知,我有多么的卑微,卑微到,早已丢弃自己。也想过,这一生,就让它匆匆过去。省略掉,那许多无名的风雨。当日子过到了无所谓,那些久远的事,再也不必说起。

 

我是青衣,我的命运,是别人手中摆弄的棋。所以,你我的相逢,只能在戏里。唱过了桃花扇,又唱玉簪记,仿佛时间,就是一场简单的轮回。总以为,褪下了戏子的妆颜,就可以,人淡如菊。却不料,反惹得相思如雨,一梦成疾。有一天,戏中的故事走到结尾,那时候,我连一份寻常的偎依,都给不起你。

 

这花团锦簇的装饰,掩饰不了一个戏子,内心的悲戚。你看我红颜粉黛,却不知,我眼中,仅留着最后一点感伤的傲气。我知道,无论我活得多么努力,到最后,都是为她人作了嫁衣。人生有太多的梦,都与心相违。如果可以,我只想嫁一个平淡的男子,无须海誓山盟的私语,只需知我心意,只需,一生为我画眉。

 

一支蘸了胭脂的画笔,任你在时光的镜中,也描摹不出流年的滋味。当别人为你,不能主宰的命运叹息,你无端流露的绚丽,却让人惊诧得措手不及。不要以为,这刹那间的芳菲,抵得过,光阴的交替。再华丽的青衣,在一场戏里,注定都是不合时宜。青春原本就是仓促的戏,戏里戏外,又酝酿了太多无法猜透的谜。

 

但爱恨终究如烟云,苦短人生,又何必背负太多。过往情事如同一场落花飞雨,灿烂拥有之后,倘若能做到洁净相忘,未尝不是一种通透。来往皆是客,聚散总随缘。一个人只要守着内心的安静,任世间风云变幻,终究掀不起滔天大浪。那些沉静在骨子里的美好情怀,千万年后,也不会有多少更改。

 

曾几何时,喜欢收藏那些古旧物品。会珍惜一本线装书,会迷恋一出经典戏曲,会爱上一块温润老玉。总怕自己会在不经意的时候,将它们弄丢,今生再无缘得见。怕自己被碌碌红尘牵绊,而遗忘了过往所有的美丽。却不知,时间这把锋利的刻刀,早已雕琢好一切,无论你是否喜欢,存在过的,永远都擦拭不去。

 

想来谁都愿意做一个闲散的人,日子纯净简单,生活并无别事。有大把时光,用来虚度,而不去担心流年似水,转瞬白头。只是这世上,有多少人可以清醒自持,敢于承担光阴所带来的消耗,敢于接受命运所带来的仓促变幻。

 

开间茶馆吧。在某个临水的地方,不招摇,不繁闹。有一些古旧,一些单薄,生意冷清,甚至被人遗忘,这些都不重要。只要还有那么,那么一个客人。在午后慵懒的阳光下,将一盏茶,喝到无味;将一首歌,听到无韵;将一本书,读到无字;将一个人,爱到无心。

 

人只有将寂寞坐断,才可以重拾喧闹;把悲伤过尽,才可以重见欢颜;把苦涩尝遍,就会自然回甘。信了这些,就可以更坦然地面对人生沟壑,走过四季风霜。言者随意,但生命毕竟是一个漫长的过程,每一寸时光,都要自己亲历,每一杯雨露,都要自己亲尝。

 

每个人心中都有一道暗伤,这个伤口不轻易对人显露,而自己也不敢轻易碰触。总希望掩藏在最深的角落,让岁月的青苔覆盖,不见阳光,不经雨露,以为这样,有一天伤口会随着时光淡去。也许真的如此,时间是世上最好的良药,它可以治愈你的伤口,让曾经刻骨的爱恋也变得模糊不清。

 

这世上总有许多执迷不悟的人,为了一溪云一帘梦一出戏,交换心性,倾注深情。而痴情本身就是一个寂寞的旅程,倘若无法承担其间的清冷与凉薄,莫如不要开始。有时候,做一个有情有义的人,会比一个寡淡漠然的人更疲累。

 

雨从檐角下落,风在窗外穿行。这样的日子,适合倚楼听戏,临池赏荷,眉间留三分浅笑,眼底藏七分冷傲。车水马龙的市井繁华,被理所当然地关在门外,细雨轻烟留在了心底。如此安宁,哪怕过到无人问津的地步,亦不觉孤独。

 

最是寂寥黄昏,掩去了日光的明媚。都说秋水无尘,秋云无心,这个季节的山河盛世,应该沉静无言。秋荷还在,只是落尽芳华。而我们无须执意去收拾残败的风景,因为时光仍旧骄傲地流淌。始终相信,万物的存在,都带着使命,无论起落,都有其自身的风骨。世事既有定数,我们更应当从容度日,与山水共清欢。

 

这是一条叫轮回的老巷,多少人,在这里寻找散落的过往。其实,故事早已改写了当初的模样,可流年,为什么还要这样叫人神伤。一定有些什么,被我不小心遗忘。否则,转角处的灯火,不会那样的荒凉。否则,昨天留下的,不会只是淡淡迷惘。如果支付了一生的时光,那么,是否就可以拥有,我想要的地久天长?

 

给我一段老时光,独坐在绿苔滋长的木窗下,泡一壶闲茶。不去管,那南飞燕子,何日才可以返家。不去问,那一叶小舟,又会放逐到哪里的天涯。不去想,那些走过的岁月,到底多少是真,多少是假。如果可以,我只想做一株遗世的梅花,守着寂寞的年华,在老去的渡口,和某个归人,一起静看日落烟霞。

 

这临水而筑的黛瓦白墙,从何时开始,成了我梦里回不去的原乡。曾经那样仓促地背上行囊,想用年华,换取一段如水的过往。走过红尘陌上,品过浮世清欢,才知道,人生不过戏梦一场。假如爱过的人,可以遗忘;犯下的错,值得原谅。就许我,用剩余的时光,重新和这里的一草一木一瓦一檐,诉说衷肠。

 

听说入秋了,曾经那么喜欢霜林染醉的天气。如今却不想,听到一点儿关于秋的消息。那是因为,我怕老去。我们都不是岁月的勇者,付不起失去光阴的代价。多想风雨无惧地走下去,在白发苍颜之时,还有一颗明净若秋水长天的心。那么现在就珍惜,尘世种种的爱,让每一天,都安宁如水,慈悲简静。

 

开间茶馆吧。在某个临水的地方,不招摇,不繁闹。有一些古旧,一些单薄,生意冷清,甚至被人遗忘,这些都不重要。只要还有那么,那么一个客人。在午后慵懒的阳光下,将一盏茶,喝到无味;将一首歌,听到无韵;将一本书,读到无字;将一个人,爱到无心。

 

怎样的一场落叶匆匆,让死亡也这般地灿烂从容。都说韶光如梦,看惯了秋月春风,人生故事本相同,可终究,无法割舍一段美丽的相逢。往事就像一场无言的秋红,流水光阴也不过是梅花三弄。纵算水尽山穷,叶落成空,那老去的年华依旧可以风姿万种。纵算岁月朦胧,天涯西东,依然可以觅寻当年遗落的影踪。

 

一个人,一本书,一杯茶,一帘梦。有时候,寂寞是这样叫人心动,也只有此刻,世事才会如此波澜不惊。凉风吹起书页,这烟雨,让尘封在书卷里的词章和故事,弥漫着潮湿的气息。独倚幽窗,看转角处的青石小巷,一柄久违的油纸伞,遮住了低过屋檐的光阴。

 

窗外的莲褪去洁白的荷衣,葬于疏淡的冷月下。仿佛早告诉我,每一场盛宴散去,都是红尘梦醒。

 

真正的平静,不是避开车马喧嚣,而是在心中修篱种菊。尽管如流往事,每一天都涛声依旧,只要我们消除执念,便可寂静安然。愿每个人,在纷呈世相中不会迷失荒径,可以端坐磐石上,醉倒落花前。

 

世事早已擦肩而过,我们又何必反复追忆,反复提起。是时候和昨天告别了,忘记一切,也原谅一切。是真的忘记,做到心平气和,在安稳的现世里,循规蹈矩的过日子。不再追求虚浮的奢华,不再喜好俏丽的颜色,不再渴望热烈的爱情。只愿在简约的四季里,穿粗布素衣,和某个平淡的人,一同老去,相约白头。

 

花不会因为你的疏离,来年不再盛开;人却会因为你的错过,转身为陌路。

 

将万千心事寄放天涯的年龄早已过去,那份年少时的冲动,也被岁月消磨得荡然无存。不再那么奢望一场盛世繁花的相遇,不再期待月圆的重逢。春秋置换,开始让自己做一株草木,理性又安静地看着人世变迁。懂得唯有遵从宿命,才可以离合不惊;唯有恪守理则,才可以枯荣随缘。

 

有时候,等一个人,等得太久了,会忘记他的模样,甚至名姓。有时候,等一朵莲开,等得太久,会让分明的四季,变得模糊不清。可是莲荷,在每年夏季终究要应约而来,但有些人,任你耗费一生的时光,也等不到。

 

人生云水一梦,而我们就是那个寻梦的人,在千年的河上漂流,看过流水落花的风景。有一天老无所依,就划着倦舟归来,回到水乡旧宅,喝几盏新茶,看一场老戏。时间,这样过去,甚好。

 

每个人心中都有一道暗伤,这个伤口不轻易对人显露,而自己也不敢轻易碰触。总希望掩藏在最深的角落,让岁月的青苔覆盖,不见阳光,不经雨露,以为这样,有一天伤口会随着时光淡去。也许真的如此,时间是世上最好的良药,它可以治愈你的伤口,让曾经刻骨的爱恋也变得模糊不清。

 

如水的岁月,如水的光阴,原本该柔软多情,而它却偏生是一把锋利的尖刀。削去我们的容颜,削去我们的青春,削去我们仅存的一点梦想,只留下残缺零碎的记忆。这散乱无章的记忆,还能拼凑出一个完整的故事吗?

 

人说,背上行囊,就是过客;放下包袱,就找到了故乡。其实每个人都明白,人生没有绝对的安稳,既然我们都是过客,就该携一颗从容淡泊的心,走过山重水复的流年,笑看风尘起落的人间。

 

也许每个人都有过这么一个过程,突然在某一段时间里,心底像被扫过了似的,那么的干净,干净到将过往的一切都忘记,将来要做什么亦不知道。所谓似水流年,其实就是毫无章法地过日子,如果做到井然有序,就未免太过伤神。

 

人到老时,回首经年,曾经一起听过鸟鸣,一起等过花开,一起看过月圆的人,也许早已离你远去。而那些执手相看的背影,恍若流水的诺言,也成了一桩桩残缺不全的往事罢了。

 

是岁月,留下的真实痕迹,是浮世,难寻的简约美丽。才会叫人如此,心动得不能自已。多少人,从最深的红尘,脱去华服锦衣,只为匆匆地,赶赴这一段石桥的际遇。只为在,老旧的木楼上,看一场消逝的雁南飞。纵算片刻的相聚,换来一世的别离。多年后,我依然可以,凭借清风的气息,回味昨天的你。

 

如果相逢总在山水外,莫如,在人生的渡口安然等待。看一段宿命,如何将你我的缘分,重新安排。

 

人的一生会遭遇无数次相逢,有些人,是你看过便忘了的风景。有些人,则在你的心里生根抽芽。那些无法诠释的感觉,都是没来由的缘分,缘深缘浅,早有分晓。之后任你我如何修行,也无法更改初时的模样。

 

这一生,总有那么一些人,是你过河必须投下的石子;是你煮茗需要的薪火;是你夜归照明的路灯。但这些人,终将成为过客,连同自己,有一天也要将生命交还给岁月。那时候,孤影萍踪,又将散落在哪里?

 

我若离去,后会无期。不知为何,每次想到这句话,心中会莫名的苍凉与酸楚。人的一生,要经历太多的生离死别,那些突如其来的离别,往往将人伤得措手不及。人生何处不相逢,但有些转身,真的就是一生,从此后会无期,永不相见。

 

人总是在企求圆满,觉得好茶需要配好壶,好花需要配好瓶,而佳人也自当配才子。却不知道,有时候缺憾是一种美丽,随兴更能怡情。太过精致,太过完美,反而要惊心度日。既是打算在人世生存,就不要奢求许多,不要问太多为什么。且当每一条路都是荒径,每一个人都是过客,每一片记忆都是曾经。

 

他们说,爱是一场修行。想必看过这句话的人,都会不由自主的心动。在漫长又短暂的人生旅程中,我们所能做的,就是一路修行,最终得到一种所谓的圆满。

 

回不去了,真的回不去了。爱上这句话,已是很多年前,每个经历过沧海桑田的人,都曾说过这句话,爱过这句话。爱得无奈,爱到心痛。多少情缘匆匆来去,到最后,我们都成了那个拾捡往事的人。看着行色匆匆的过客,然后感慨万千地说了同一句话,回不去了,回不去了。

 

看着你年华老去,我是这样的无能为力。命运还有多少参透不了的玄机,让我们,如此地不能把握自己。都说人生如戏,可为什么,总在开始的时候,导演别人的结局。又在已知的结局里,找不到昨天的痕迹。尝遍了梨园的千般滋味,流淌的日子也会枯萎。你看你还是戏里的青衣,在花下,用灵魂演绎着一场死亡美丽。

 

至今,我们都无法真正分辨出,落花与流水,到底是谁有情,谁无意。又或许并无情意之说,不过是红尘中的一场偶遇,一旦分别,两无痕迹。

 

有人说,相爱的人厮守在一起,连光阴都是美的。我想说这句话的人,一定是爱过,唯有爱过才可以深刻地体会到,那种拥有以及被拥有的甜蜜。仿佛山川草木都有了情感,每寸肌肤都可以在清风朗月下舒展。爱的时候,会发觉自己是最幸福的人,粗衣素布也秀丽,淡饭清茶也温馨。

 

曾几何时,喜欢收藏那些古旧物品。会珍惜一本线装书,会迷恋一出经典戏曲,会爱上一块温润老玉。总怕自己会在不经意的时候,将它们弄丢,今生再无缘得见。怕自己被碌碌红尘牵绊,而遗忘了过往所有的美丽。却不知,时间这把锋利的刻刀,早已雕琢好一切,无论你是否喜欢,存在过的,永远都擦拭不去。

 

生命对于某些人来说,原本是件忧伤的事,是场无可奈何的错误。就像一只美丽的蝴蝶,误落了尘网;一苇渡江的小舟,泊错了港湾;一株洁净的花木,开错了季节。

 

从一出戏的开始,到一出戏的落幕,戏里,谁都不是主角,谁又都是主角。因为台上的人,演绎的是台下人的寂寞悲喜,而台下的人,看到的是台上人的云散萍聚。尘缘尽时,真的没有什么值得再去悲痛。

 

既是说出如此珍重的话,就该有一场美丽的离别。在散场之前,彼此再牵一次手,彼此再对视一回,之后爱与不爱,见与不见,都不重要。我总以为,在人生诸多的交往中,任何一次深情的回首,都是让自己万劫不复。其实所谓的情深,不过是交付一切,忘记时光,忘记自己,不给自己留任何的退路。

 

那时候说过,一个人是诗,两个人是画。流光老去,便开始无法制止地贪恋万紫千红的春天,总希望未来的日子,可以季季逢春。

 

许多看似拥有的,其实未必真的拥有。那些看似离去的,其实未必真的离开。倘若因果真有定数,有朝一日,该忘记的都要忘记,该重逢的还会重逢。只不过岁月乱云飞渡,那时候或许已经换过另一种方式,另一份心境。而信步寻梦的人,在拥挤的尘路上相遇,也许陌生,也许熟悉;也许相依,也许背离。

 

在这喧闹的凡尘,我们都需要有适合自己的地方,用来安放灵魂。也许是一座安静宅院,也许是一本无字经书,也许是一条迷津小路。只要是自己心之所往,都是驿站,为了将来起程不再那么迷惘。

最新白落梅经典语录大全今生所有缘分,都是前世修炼所得可以看看这篇名叫白落梅经典美文语录大全的文章,可能你会获得更多白落梅经典语录大全今生所有缘分,都是前世修炼所得

  白落梅经典美文语录【1】

  人生飘忽不定,要学会随遇而安。 ——白落梅 《你若安好 便是晴天》

  从来,我们都是人间匆匆过客,凡尘来往,你去我留,不过如此。 ——白落梅 《你若安好 便是晴天》

  青梅煎好的茶水,还是当年的味道;而我们等待的人,不会再来…… ——白落梅 《你若安好 便是晴天》

  心如明镜,不惹尘埃。 身居红尘,淡然心性。 清醒从容,自在安宁。 心动,则万物动,心不动,则不伤,清净自在,喜乐平常。 ——白落梅

  所有的邂逅都扣住某段因果,许多人称之为孽缘情债。无论结局是喜是悲,我们都应该坦然地接受。顺水而行,在某个渡口,在纵横交错的路径,找寻属于自己的一只舟楫和桨橹。也许是过客,也许是归人,都不重要,过往的时间只在背后渐次荒芜。 ——白落梅

  那些誓与红尘同生共死的人,被世俗的烟火呛得泪眼迷蒙,被风刀霜剑伤得千疮百孔,也不禁要怨怪起,人生多戏谑,世事太无常。他们感叹现实太残酷,所有的功利、情爱以及繁华的一切,都只是镜花水月的幻觉。自诩为可以经得起流光的抛掷,可以将这杯掺入了世味的浓茶一饮而尽,然而,一次简短的离别,一点人情的凉薄,就弄得他们措手不及。仓皇之际,只有选择逃离,在某个莲花开合的角落,寻找慈悲。 ——白落梅 《世间所有相遇都是久别重逢》

  每一个人都有过青春年少,都有过一段灿若烟花的爱情,虽然短暂,却永生难忘。 ——白落梅 《在最深的红尘里重逢》

  有时候在想,人最多情,也最无情。爱的时候海誓山盟,许下天荒地老。厌的时候,恨不能立刻从生命中抽离,一刀两断,再无瓜葛。 ——白落梅 《你若安好 便是晴天》

  都说女孩要真正爱过才会长大,就像破茧而出的蝶,有一种蜕变的美丽。 ——白落梅 《你若安好 便是晴天》

  锐利的岁月可以将一个骨肉丰盈的人,削减到无比瘦脊。 ——白落梅 《你若安好便是晴天》

  花不会因为你的疏离,来年不再盛开;人却会因为你的错过,转身为陌路。 ——白落梅

  有时候,等一个人,等得太久,会忘记他的模样,甚至名姓。 有时候,等一朵莲开,等得太久,会让分明的四季,变得模糊不清。 可是莲荷在每年夏季终究要应约而来,但有些人,任你耗费一生的时光,也等不到。 ——白落梅

  人的一生有太多的机遇,无论你选择哪条路径行走,都会有擦肩的过客。红尘之内如此,菩提道场亦如此。在必然的聚散离合里,这些人,有一天都会离你而去。缘深缘浅,时光长短,也只在来往之间。 ——白落梅 《岁月静好 现世安稳》

  白落梅经典美文语录【2】

  几场梅雨,几卷荷风,江南已是烟水迷离。小院里湿润的青苔在雨中纯净生长。这个季节,许多人都在打听有关莲荷的消息,以及茉莉在黄昏浮动的神秘幽香。不知多少人会记得有个女子,曾经走过人间四月天,又与莲开的夏季有过相濡以沫的约定。 ——白落梅 《你若安好便是晴天-林徽因传》

  世事总会有了断,无论圆满或缺憾,都要且行且珍惜。 ——白落梅 《你是锦瑟,我为流年》

  邂逅一个人,只需片刻,爱上一个人,往往会是一生。萍水相逢随即转身不是过错,刻骨相爱天荒地老也并非完美。在注定的因缘际遇里,我们真的是别无他法。时常会想,做一个清澈明净的女子,做一个淡泊平和的女子,做一个慈悲善良的女子,安分守己地活着,不奢求多少爱,亦不会生出多少怨。无论荣华或清苦,无论快乐或悲伤,都要一视同仁。 ——白落梅 《你若安好 便是晴天》

  饮酒是自欺、自醉,品茶则是自醒、自解。世间之人,多半恋酒,认为一切烦恼之事,可以一碗喝下,却不知醉后愁闷更甚。而饮茶则可清神,几盏淡茶,似玉液琼浆,品后烦恼自消。 ——白落梅 《世间所有相遇都是久别重逢》

  批过了宿命,所以有了今生注定的果。走过红尘道场,愿看莲花次第开放。 ——白落梅 《世间所有相遇都是久别重逢》

  品茶,就是为了品一盏纯粹,一盏美好,一盏慈悲。我们就在茶的安静,茶的湿润里,从容不惊地老去。 ——白落梅

  人的一生总有注定错失的因缘,和你携手相伴的人或许不是你要的那杯茶,但你还是要强忍着苦涩饮下。所以彼此厌倦并不是谁的过错,只怪造化弄人,无端生出这么多的痴男怨女,不得尽如人愿。 ——白落梅 《你若安好便是晴天》

  世间所有相遇都是久别重逢。 ——白落梅

  回首往事知多少?往事就是这样,你想要记起的时候,发觉原来已经忘得差不多了。你想要忘记的时候,却一直在心头萦绕,让你心绪难安。往事太多,不是所有的过去都值得你去怀想。许多记忆的碎片在夜色里发出凌厉的光,会将我们仅存的一点完整也割伤。在模糊的印象里,我们又何须在意遗忘或是忆起? 2、饮酒是自欺、自醉,品茶则是自醒、自解。世间之人,多半恋酒,认为一切烦恼之事,可以一碗喝下,却不知醉后愁闷更甚。而饮茶则可清神,几盏淡茶,似玉液琼浆,品后烦恼自消。 3、以红尘为道场,以世味为菩提,生一炉缘分的火,煮一壶云水禅心,茶香萦绕的相遇,熏染了无数重逢。 白落梅 ——白落梅 《世间所有相遇都是久别重逢》

  每个人来到世上,都是匆匆过客,有些人与之邂逅,转身忘记;有些人与之擦肩,必然回首。所有相遇和回眸,都是缘分,当你爱上了某个背影,贪恋某个眼神,意味着你已心系一段情缘。 ——白落梅

  可千古人事相同,我们都逃不过韶光的流转,躲不过命定的情缘。走在人生花开的陌上,我们可以伤感,却不要沉沦;我们可以辜负,但不要错过。 ——白落梅

  白落梅经典美文语录【3】

  永远有人问,为什么美好的总在昨天。那是因为,我们不知不觉爱上一个词,叫怀念。 ——白落梅 《世间所有相遇都是久别重逢》

  有一个人走进你的视线里,成了令你心动的风景,而他却不知道这世界上有过一个你。又或许,你落入别人的风景里,却不知道这世界上曾经有过一个他。不知多年以后,有缘再次相遇,算是初见还是重逢? ——白落梅 《你若安好 便是晴天》

白木通的前世今生---请中医粉指教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