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奇趣后备箱! 手机访问:默斋主人谈翡翠,花60万买到这只玻璃种帝王绿手镯

文化杂谈

默斋主人谈翡翠,花60万买到这只玻璃种帝王绿手镯

天美来自:美国 俄勒冈州.Oregon 俄勒冈大学(University of Oregon) 时间:2019-03-28 22:37 坐标: 325802°

我们找到第3篇与默斋主人谈翡翠,花60万买到这只玻璃种帝王绿手镯有关的信息,分别包括:

以下是的一些我们精选的默斋主人谈翡翠,花60万买到这只玻璃种帝王绿手镯

证书惹的祸,花60万买到的这只玻璃种帝王绿手镯!

小长假才结束就有翠友微信发来一张冰种帝王绿的圆条手镯图

图片简直不要太美好吗?



兴奋地跟我说

我捡大漏了,

你猜这条手镯我才花了多少钱买的?

多少啊?60万!

并且声称,卖家开口60万的时候,

他还生怕对方反悔捡不着漏

基本没犹豫就答应了

整个成交过程不到4分钟

我仔细一看,

老大,这手镯如果是A货,那你就赚发了

不会有错,有鉴定证书鉴定是A货呢。

看来这位已经被“胜利”冲昏了脑袋,

坚信是自己花小钱捡到打漏了,

并把所谓的鉴定证书拍照发给我看:



我仔细一看,心想:坏事,上当了,

赶紧让他拿着手镯来找我。

这才终于看到传说中的冰种帝王绿手镯

↓↓







神马?这就是传说中的帝王绿翡翠手镯?

立马启程送去鉴定中心复检。

复检的结果不出所料,

朋友花60万买到了一支染色处理的石英岩手镯!!!



不仅手镯是假的

买时配的证书也是假的!

证书正面,上为假证书,下为真证书

图中画圈圈的地方为假证书假的地方:

编号1:真的证书上没有颜色这项,即使是有颜色这项也是写物品的天然颜色名称,例如绿色、无色、紫色等,而不是像假证书上面写的“天然色”;

编号2:检测人的签名是仿冒的,后面也没有那些英文备注;

编号3:证书查询网站的官方网址是:www.gtzy123.com,假证书上面写的网站网址是www.gtzyb123.com,多了一个b;

编号4:扫描二维码的图案真证书比假证书的图案大;

编号5:机构logo不一样;

编号6:cma的国家批文编号不一样;

编号7:“国家级资质认定”的字体颜色不一样;

编号8:假证书上中间部分写的是机构的办公地址,真证书上写的是服务电话和官方网站网址;

编号9:真证书上有官方公众号二维码,假证书则无。

假证书乍一看好像跟真证书一样,其实漏洞百出,如果我们不清楚真证书长什么样,在此推荐一个最初步的鉴定方式就是核对物品的重量跟证书上标示的物品重量是否一致,而且我们看到假证书的钢印虚软无力,也是分别真假的依据之一。



就这么短短几分钟时间

一只价格最多200块的石英岩手镯就这样翻了3000倍

暴涨成难得一见的满绿手镯

满绿手镯有多难得?



一块1240斤重的大原石,且不论成交价多少,按底标价的8倍来算,都要120万了。

来来来!我先不说,你找找色在哪?我估计你都找不到!



来!我揭晓答案,喏 就是这里了,色倒是挺辣的。不过全身上下也就这里有色了。



看来看去,也就是那个画圈圈的地方有点色。剩下的料子,要么做摆件,要么做些便宜的手镯,论堆卖的那种。



成品出来倒是不错的,有色的地方水头还可以。肉质还算细腻。不过也就是大五到小小六的价位。不过最后整块石头是涨是垮,还要等出了货才知道!

5亿标王取不出一只满绿手镯

所以说满绿翡翠手镯为什么贵?是有原因的!还记得那块轰动一时的5亿标王吗?



2014年,这块原石首次出现在缅甸公盘,高达5.28亿的底价足见货主的信心。但风险实在太高,以致于所有玉商都望而却步,心怀谨慎,没有投标。第一次的失利,似乎也为后续埋下了伏笔。

2016年,这块原石被切成了三部分,其中两块再次亮相公盘。和前次对比,已然切垮,因此身价大跌,可想而知,如果当年真有玉商以5亿买下,亏得该有多惨!



不过,两块原石仍旧以四千多万的开标价夺得标王。这是由于底价大幅度缩水,半明料风险降低,对于大胆的玉商来说,值得一赌。



2017年3月份,货主将买下的原石切开,一时间各种“切涨”“切垮”争议不断,但从图中来看,打光透绿,种水也很好,颜色有2~3公分深,非常浓艳,尤其这一片手镯料,不仅完整度很好,边缘的绿也很辣,相对于其开标价来说,不说切爆,至少也是涨了。



所谓的“切垮”,说的是它的原身,当年标价五亿,轰动了整个翡翠圈,赚足了众人的眼球和期待,至今却连个满绿手镯都没看到,如此之大的落差,不仅说明了赌石的风险之大,还有满绿手镯的珍贵难得!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家号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最新默斋主人谈翡翠,花60万买到这只玻璃种帝王绿手镯可以看看这篇名叫淡水老街:默斋主人:走进惠阳淡水老街的文章,可能你会获得更多默斋主人谈翡翠,花60万买到这只玻璃种帝王绿手镯

我们找到第58篇与淡水老街:默斋主人:走进惠阳淡水老街有关的信息,分别包括:

以下是的一些我们精选的淡水老街:默斋主人:走进惠阳淡水老街


今天下午闲来无事,去了一趟惠阳的淡水老街。一条古老街巷,可以说,是一座城市岁月变迁的见证,更是一座城市历史文化的根脉。

从具有八九十年代建筑风格的物业城穿过,进入更早年代的淡水老城,映入眼帘的一条条弯窄的街巷、一栋栋流溢着沧桑的旧屋房,不仅是如今的淡水城区发源地,还曾是东江流域最繁华的商贸集镇之一。

街区巷子里几乎全是老行当。

街区狭窄,幸好听朋友讲不要开车进入,徒步逛老街也蛮有风味。

老楼新楼混杂,将来作为历史街区保护和开发应该也是很难的。

树干上长满绿色,第一次见到。

"依河而生,因渔业而盛",早在远古时期,就有先民们在淡水河边渔猎耕织,繁衍生息。淡水居民和渔民共处往来,渔民们以海产品换取粮食、蔬菜及日用杂品,久而久之,淡水便成市集。

只是,岁月更迭,当一代代人从老城或宽敞或逼仄的街巷中走过,老城的房屋和街巷也一年比一年苍老、破旧,淡水老城的繁华在历史的洪流中渐渐隐退。

淡水老街有百余年历史了。

游人浮躁的脚,似乎永远都无法读懂老街的密语。木雕轮廓,只是在游人的脚印里沉淀、孕育的传说,需要归人将她牵出梦的辗转。

据当地人讲这里有惠阳最纯正的小吃,临离开的时候吃了一碗牛腩粉,味道还是不错的。

看似中原风格的山墙开了窗子,客家文化本来就是中原文化的传承,但也吸收了南方甚至西洋的建筑风格。

据史料记载,北宋元丰三年(1080),淡水拥有"水口巷"和"下鱼街"两大盐仓,"贡盐"由淡水河运至京都,形成以盐业、渔业为主导,农、商、手工业全面发展的局面。

明朝时,设淡水卫,并与大鹏所(今深圳市内)、东莞守御千户所一起扼守珠江口,以保卫大亚湾沿海区域,防止倭寇入侵岭南重镇广州。到了清乾隆初期,淡水才形成较大的集镇,并改名为"淡水圩",设立"司署"和盐大使,圩市设在上下淮(今淡水桥头市场一带)。

清咸丰初年,淡水形成猪行街、大鱼街、米街、灯笼街等商品交换专业街道。城四周筑有城墙,全长3150米,设东门、烧炮台门、猪行门、河坝下门、木莲桥门。

道光及咸丰年间,文化教育兴起,顶负盛名的就是崇雅书院的建立。清光绪十六年(1890),清朝"铁笔御史"邓承修告老还乡时创办了崇雅书院,迄今已有123年历史,成为当今崇雅中学的前身。一百多年来,崇雅培养人才数以万计,遍布世界各地。叶挺、邓演达、邓仲元、郑士良等惠州仁人志士也是从崇雅走出去的,故崇雅书院有 "东江革命摇篮"之誉。

许多年以前的一个秋天里,从一片随风飘落的树叶里,走出一位美丽的古装女子,没有人知道她从哪里来?也没有人知道她来这条老街干什么。如今她静静坐在那里,守望着这个下午。

曾经的店铺早已人去楼空,墙体斑驳、大门深锁,老宅高挂"出租"牌号。后来的老街,竟成了外乡人租住的聚居地。

清末的淡水镇已具备行政、贸易、防御、教育等功能,奠定了现在的老城区整体格局和风貌。

随着经济发展,淡水老城的繁华也在历史的洪流中渐渐隐退。新中国解放后,曾经繁华一时的猪行街、米街、灯笼街等商品交换专业街道已名存实亡,它们留给后人的除了一个个印证当年繁华的名字外,就是口口相传的记忆。在"文革"时期,淡水老城区诸如大鱼街、九头王街等都曾被改过名,十几年前,在当地居民的强烈呼声下,它们的名字又重新改过来。

你的歌声摇落了画卷,你的梦总是浮想翩翩。那老街尽头的一壶酒,拨弄了吹面不寒杨柳风那根弦。

新中国成立后,曾经繁华一时的猪行街、米街、灯笼街等商品交换专业街道已名存实亡,它们留给后人的除了一个个印证当年繁华的名字外,就是口口相传的记忆。

石质下水道井盖,很精致。

在上世纪80年代以前,这些街巷路面大部分仍是青石板,但后来铺设了水泥,老街的青石板传统风貌也由此改变。

看到有关资料,在2014年,作为惠州申报国家历史文化名城的重要组成部分,淡水老街经历了综合整治,正义街、大鱼街、米街等10条老街巷完成了青石板铺装,初步还原了传统风貌,而原有的残旧电表和线路也陆续改造完毕。

估计这里曾是大米交易的街区。

如今的淡水老城区虽历经朝代更换、历史演变,但其整体范围和区域并未有多大变化。原先坚固的城墙只剩下了一小段断垣、街巷铺设的麻石变成了水泥路面、原先风光的宅院变得落寞甚至墙体坍塌屋顶漏水……但街巷还是那条街巷,甚至它的长宽度以及两边房屋的数量,都少有变化。

有些老房真的需要修葺了。

淡水的传统习俗丰富多彩,有中秋节山歌会、"醮会"、"天后诞"和"朝拜会"等,特色饮食有油麻茶、墨斗丸、大酥丸、酿豆腐等,"淡水沙梨"是东江三大特产之一。

老街,其实不老,更像是一部珍藏着的厚重剧本。

走不出那熟悉的老街,猜不透曾经温暖的脸。那一年的歌词我已经记不全,只看见夕阳醉了两岸的袅袅炊烟。

作为惠州市申报国家历史文化名城的重要组成部分,2014年,淡水老城获评省级历史文化街区。而加快整治和保护淡水老城区历史文化资源,让淡水老城进入数十年来的"剧变期"也许是当地政府的使命吧。

当一代代人从老城或宽敞或逼仄的街巷中走过,老城的房屋和街巷也一年比一年苍老、破旧。

有点"特务接头"的味道,呵呵。

根据第三次全国文物普查,淡水老城范围内共有不可移动文物10处,分别是文昌庙、崇雅书院、壶园、邓仲元故居、淡水祖庙遗址、邓氏宗祠、魁星楼、广义会馆、两秀新居、珍合楼,其中市级文物保护单位5处;历史建筑104处,涵盖庙宇、民宅、宗祠、会馆、书院、茶楼等多种建筑类型。

你饱蘸时光的浓墨,勾勒出了沧桑过往……

想了解最原汁原味的淡水,就一定要到淡水老街走一趟,这里是淡水城区发源地。

《惠阳区淡水老城区历史文化街区保护规划》提出,对于淡水老城区内的10处文物保护单位,应按照文物保护法的要求严格保护,不允许随意改变原有风貌及环境,维修应在专家指导下进行,做到"修旧如故",并严格按审核手续进行。 对于104处历史建筑,则应按照《历史文化名城名镇名村保护条例》设置保护标志、建立历史建筑档案、对历史建筑进行外部修缮装饰等。

典型的客家门楼和对联。

我徜徉着你的脸庞,恋着你散发的岁月芬芳。

淡水老街,大鱼街有珍合云吞,牛磅路有糍粑,萝卜板,茶果卖,做的好吃,都是老师傅,不过行路匆匆,没有找到。

祖庙广场。

很精致的一座庙宇。

淡水祖庙主殿,又名"协天宫",始建于明朝神宗(朱翊钧,即万历,1573年-1620年)年间,距今已经400多年历史。根据记载,淡水从宋朝末年就居住着古老的詹、戴、李三大姓。祖庙其实是一个地名概念,它的核心建筑协天宫才是"淡水八景"的精华所在。

起初,这三大姓为争夺城中一块公认的风水宝地,纠纷不断。后来,县官判这三大姓人在该地共同修筑一座庙宇,祭拜民间流传的关帝,名为忠义庙,也就是现在的祖庙。忠义庙建成后,三大姓的人再也不为争这块地互相侵扰,淡水人丁也越来越兴旺。

供奉的是关公。

广场围墙。

褪色的店招牌,让人忘却了年华飞逝。

据说2014年那次石板路复原工作除了尽可能地将埋藏在地下的青石板、麻石"挖出来",还特意从外地购买了大量同类型的石料进行修补铺装。

休闲的女主人和警惕的?,构成了老街巷子里娴静的下午景象。

高屋建瓴,土黄色的三合土在夕阳的映照下,显得格外夺目和尊贵。

窗檐和小窗简直就是油画里的画面。

深宅大院。

一看就是大户人家。

还有南方特有的防盗门框。

石质帖子。

镶嵌在墙壁里,让这个墙角瞬间变得有文化了。

这些估计都是出租屋,里面有人住,在炎炎夏日,住在这里一定很清凉。

岁月留下的痕迹。

其实可以考虑在这些墙上做些涂鸦画,描述老街以往的繁华与民俗风情、正在和已经消失的传统行业。

别的地方还在人工造特色小镇,这里完整保留下来的原生态居民生活,只需要稍加改造和规划,就可以做出特色街区和旅游景点。

顺着小巷,走进历史深深的眼窝。

墙上那一抹绿,在昭示传统文化赋予现代文明的希望和生命。

街区里有点像农贸市场的感觉,在香港旺角这里也许是时尚品牌的市场。

当地煲汤的一些原料。

城楼有点山寨版了,不好看,还是修旧如旧的好。


最新淡水老街:默斋主人:走进惠阳淡水老街可以看看这篇名叫南京老街: 走进南京这一条条老街,倾听那些隐藏在岁月的故事的文章,可能你会获得更多淡水老街:默斋主人:走进惠阳淡水老街

我们找到第1篇与南京老街: 走进南京这一条条老街,倾听那些隐藏在岁月的故事有关的信息,分别包括:

以下是的一些我们精选的南京老街: 走进南京这一条条老街,倾听那些隐藏在岁月的故事

走过南京不少老街小巷,多是灰墙青瓦的斑驳沧桑。个中故事传说精彩纷呈,让人津津乐道。那些伴随着城市发展必经的没落岁月,却让这些老街更有味道。

绒庄街

从建邺路东端一路向西走下去,经鸽子桥向南有一条数百年历史的老街叫绒庄街,狭长的街巷两侧,多是历经沧桑的老房子,墙壁斑驳剥落。

这条看似破乱不堪的老街,却深藏着南京城的盛世光景。明清时候的绒庄街,是旧时绒缎、云锦集中地。著名的中兴源丝织厂原先也坐落于此,还有不少小作坊。明清时期的云锦是皇家御用贡品,专门用来制作皇家贵族的华贵衣饰。

就算机房鳞次栉比,绒庄街因此盛名,但它依旧属于南京城里的 " 贫民窟 ",住的大多是穷苦的织工。不绝于耳的轧轧机杼声也只能换来微薄的薪资,遥望 " 三山街 " 的锦缎繁华大商号,这里不过是穷苦工人的聚集地。

但就是这样一条穷街陋巷,不仅织出了鲜艳漂亮的绸缎,还唱出了一腔地地道道的南京地方剧种:白局。白局最早就是织坊的工人们自编自导自演的节目。

云锦的繁荣短暂,白局的发扬也渐渐逝去。现在走在绒庄街,已经听不到密密麻麻的机杼声,抑扬顿挫的声声传唱。一条街从北走到南,不要说幽幽深院、闲庭人家,甚至连旧时殷实人家常用的雕花门头都很难看到。

这条典型的老街已经被拆的差不多了,以前街边还有临时摆的摊子,卖水果的、茶叶的、鱼肉的、干货的。熙熙攘攘的人群中讨价还价声此起彼伏。但是这一切都消失在无形中。你只能看到埋头过路的行人和赤红色 " 拆 " 字以及一片废墟。

评事街

老城南最为出名的一条老街巷,莫过于评事街。评事街位于升州路中段北侧,南起升州路,北至笪桥,长约数百米。

从明朝开始,评事街就一直是南京城里的商业中心。过去评事街一带,是制革和皮货买卖较为集中的地方。直至解放前,评事街还有不少专营皮革和皮货的商店。

那时的评事街店铺相连,热闹非凡,许多商店饭店应运而生。经过岁月的反复淘洗,那些显赫一时的店铺都被风吹雨打去,地处中段 89 号的苏大昌酱盐店遗址还在。只是厚厚的铁皮门没有再被打开过,只剩寂静深院的一声叹息。

评事街因为以皮货为主,故名 " 皮市街 ",后来讹传为评事街。现在的评事街没了苏大昌的繁盛,皮质市场的辉煌。但依旧是老南京美食的聚集地。从早晨就开始排队的清真章云板鸭,一绝,不多买点都对不起排那么长的队。北头李记清真馆的牛肉锅贴让多少人慕名而来,欢兴而归。

上世纪 50 年代后,南京的商业中心渐渐北移,评事街的繁华渐渐退去,剩下的住户越来越少,但它在老南京人心里依旧保持着原本的模样,再多的高楼大厦也不会抹去它在老南京人生活长河中的痕迹。

堂子街

据说明初修筑南京明城墙时,为解决兵役人夫洗澡的问题,有人靠着城墙修了一溜子澡堂,时人称之为 " 堂子大街 "。因为澡堂是用白石和透水性较差的白色城砖砌成的,所以人们就又叫它为 " 玉石大街 "。后来,人们为了称呼的方便,干脆就叫它 " 堂子街 " 了。

现在的堂子街俨然是南京人心目中 " 旧货市场 " 的代名词。这个 " 旧货市场 " 距今可是有 300 多年的历史了,明末清初的时候,北京的官宦财主纷纷逃来南京,依靠变卖家中的财物维生。他们都是趁天黑之后拿到这里来估卖。

当时旧货商店比比皆是、鳞次栉比,修旧店穿插其间,很快发展成 " 旧货一条街 ",它不仅是南京废旧物资的集散地,而且常有外地客商来市场兜售和求购废旧物资。最盛时是 1955 年前后,曾经来这里淘过文玩的,肯定见识过当时堂子街的热闹非凡。

网上搜一搜南京旧货市场,肯定有堂子街这一选项。名副其实的二手自行车、二手电器、二手家具的集成地。也许你曾经丢掉的自行车,说不定第二天就会出现在堂子街这个神奇的地方。

成贤街

成贤街的名字来自于明朝,明朝在此建立了最高学府——国子,在当时世界上也是最高学府,当时通往国子的道路,由于是即将准入仕途的使用,故此路被称为 " 成贤街 "。

成贤街两旁绿树成荫,店铺林立,最著名的是东南大学了。成贤街与东南大学相得益彰,互相增辉。络绎不绝的年轻生命在这条街巷上谱写朝气蓬勃的乐章。

每年七八月间,两旁槐树开花,满路芬芳,散发着淡淡幽香的槐花落到过往行人身上,明媚的笑颜让初夏的空气好是清新。

到这条充满金陵 " 文气 " 的文化街巷,将东南大学(国立大学旧址)、谭延闿故居、杨廷宝故居、南京图书馆(国立图书馆旧址)一一走过。

高淳老街

高淳老街是 " 金陵第一古街 ",已经 900 多岁的老街造型既具皖南徽派风貌,又有鲜明的地方传统风格。俨然成为高淳的标志性文化。

高淳老街分布着成片的明清建筑群,这些古建筑傍水而列,粉墙青瓦、飞檐翘角,配上精美的砖木石雕和传统的书法牌匾,古朴典雅。老街两边分布了各色各样、大大小小的店铺。大多是袖珍型的前店后厂,卖的多是自产自制之物。

好吃到没朋友的鸭脚包,鸭脚脚心里裹着一颗鸭心,纯正的味道在悠闲的老街午后刚刚好。半个掌心大小的固城湖螃蟹,在油锅里炸一炸,蘸点椒盐,就是游逛老街的好物。各种糕点琳琅满目,片片入口即化,尤其是桂花糕的桂花香齿颊留芳,久久不散。

各种手工匠人的手工小玩意儿堆满街头,引得路人纷纷留步。摊主们神情专注着手上的活儿,制作精良的木桶、神色兼具的布鞋 ...... 时光静静流淌,他们的双手仿佛是神来之笔,总能勾勒出你意想不到的美物。

姚徐老街

姚徐老街不同于那些古老的街巷,这是一条重现当地原住村民生产生活的博物馆群。虽不见南都繁会的绝代风华,但举手投足间却依稀可见典雅古韵。

有老匾联艺术馆、漆艺花雕博览馆、古床馆、老年画艺术馆、珠算收藏馆、契约馆、老将军书法馆、小人书时光记忆馆、婚俗博物馆和老电影海报展览馆。老街不仅有的吃更有的看有的玩。

长乐街

南京人都知道长乐路,很少有人提及长乐街。这条闹市古街就依偎在秦淮河畔,听夜畔桨声。长乐街古名长乐巷、长乐坊,又称篾街。它南接糖坊廊,北接牛市,位于秦淮河北岸,隔河与钓鱼台相对。

长乐街没有糖坊廊和牛市的名气,没有任何文物保护的遗迹,只有斑驳的灰墙和老旧的门窗。谁会想到藏身在高楼之下的长乐街,也曾光鲜明丽过。据说,长乐街古有孔子庙,故古代又称它为 " 孔子巷 "。此外,旧时长乐街还曾有个江东书院,元吴草庐先生讲学之地。如今,这些遗迹已统统在历史的尘埃中湮灭。

这条沉蕴浓浓历史余香的古巷现在只剩狭小古旧的街道,几百米长的巷子,被马路硬生生隔断成两截,那头与糖坊廊相接,这头与牛市相望。

(编辑 李蔚蔚)

  • 默斋主人谈翡翠,花60万买到这只玻璃种帝王绿手镯:【猫主人称忘关窗的维修工人需承担主要责任】最新花3万买的猫从7

  • 一只玻璃杯,为何美到这种程度?

  • 默斋主人谈翡翠,花60万买到这只玻璃种帝王绿手镯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