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奇趣后备箱! 手机访问:一场致命医疗事故,家属踏上了漫长崎岖的官司之路

文化杂谈

一场致命医疗事故,家属踏上了漫长崎岖的官司之路

狮鼻子来自:美国 路易斯安那州.Louisiana 巴吞鲁日 时间:2019-03-28 23:38 坐标: 325921°

我们找到第3篇与一场致命医疗事故,家属踏上了漫长崎岖的官司之路有关的信息,分别包括:

以下是的一些我们精选的一场致命医疗事故,家属踏上了漫长崎岖的官司之路

医生擅自灌肠致老太肛肠穿孔身亡,家属索赔200万元。一场医疗官司风波由此展开。
2010年8月份广州天河区人民法院收到了一份民事起诉状:
原告:林伟坚 男 1964年5月17日出生
住址:广东省深圳市罗湖区凉果街2号院5栋19单元701
身份证号码:440301196405175637
原告:林伟文 男 1971年10月14日出生
地址:广东省高要市禄步镇中区居委会华兴里29号
身份证号码:44122119711014103X
原告:林伟洪 男 1962年10月14日出生
地址:广东省高要市禄步镇中区居委会华兴里29号
身份证号码:44282119621014101X
被告一:中山大学附属第六医院
地址:广东省广州市员村二横路26号
法定代表人:汪建平 联系电话:020-38254011

被告二:肇庆市第一人民医院
地址:肇庆市端州区城中路174号
法定代表人:赵志毅 联系电话:0758-2832139
被告三:中山大学附属第一医院
地址:地 址:广东省广州市中山二路58号
法定代表人:王深明 联系电话:020-87755766

案由:医疗损害债权赔偿
诉讼请求:
1、判令三被告连带赔偿医药费1498174.03元;误工费13155.24元;住宿费:12000元;伙食补助费:4900元;交通费:8506.02元;丧葬费:21180元;死亡赔偿金:236794.32元;精神损害抚慰金:100000元;尸体解剖费:7000元;共计1901709.61元。
2、判令被告二肇庆市第一人民医院向原告公开赔礼道歉。
3、判令诉讼费及诉讼过程中的鉴定和相关费用由被告方承担。
事实和理由:
2010年1月3日,原告母亲罗结带,因贫血和慢性肾功能不全等症状入住被告二肇庆市第一人民医院肾内科,入院2天后症状就有好转,1月8日准备出院,1月10日疑有便秘。1月11日肾内科医生在没有取得患者本人及家属同意,没有进行外科会诊的情况下,擅自给原告母亲从肛门处灌入了1500毫升的液体,灌肠结束后原告母亲即刻感到剧烈疼痛不堪忍受,很快就出现了休克,经抢救后送入ICU(重症监护室),当时医院的诊断是急性腹膜炎。从1月11日下午我母亲被送入重症监护室始,被告二一直不查清我母亲肠道穿孔的位置,欺骗家属对我母亲进行所谓的保守治疗,直致腹腔严重感染。1月20日我母亲从被告二转院至被告一中山大学附属第六医院,入院后两小时内被告一即通过CT确诊穿孔并查出穿孔的位置并于入院7小时后的21日上午实施了手术,遗憾的是,这次手术并未成功直致第二次转院时病情并未出现好转,2月20日我母亲再次转入被告三中山大学附属第一医院,经过抗感染治疗无果,最终于2010年4月11日在被告三处病逝。
原告母亲由一个生活完全自理的慢性病患者,最终死于三被告的诊疗行为。原告认为,三被告存在如下过错及因果关系。
一、被告二的诊疗是导致我母亲死亡的直接原因
(一)被告二未经患者及其家属的同意,实施灌肠,严重违反诊疗规范;
根据《侵权责任法》第五十五条的规定:“ 医务人员在诊疗活动中应当向患者说明病情和医疗措施。需要实施手术、特殊检查、特殊治疗的,医务人员应当及时向患者说明医疗风险、替代医疗方案等情况,并取得其书面同意;不宜向患者说明的,应当向患者的近亲属说明,并取得其书面同意。 医务人员未尽到前款义务,造成患者损害的,医疗机构应当承担赔偿责任。”而《医疗机构管理条例实施细则》第八十八条明确指出有一定危险性,可能产生不良后果的检查和治疗属于特殊检查、特殊治疗
灌肠是外科护理的一项诊疗活动,特别在对老年人实施时具有一定危险性,可能损伤肠道而产生不良的后果(见附件一、《基础护理学》第4版第237页),医务人员按规定要取得患者或其家属的书面同意,但是被告二未尽说明义务,既没有说明风险也没有取得患者同意直致造成了患者的严重损害,被告二依法应当承担赔偿责任
(二)被告二的肾内科医生及护士未经外科会诊或检查,不顾禁忌,粗暴操作造成原告母亲乙状结肠断裂、空肠穿孔,是致其死亡的直接原因。
实施灌肠有严格的要求和禁忌,妊娠、急腹症、严重心血管疾病等患者禁忌灌肠(见附件《基础护理学》第4版第237页),而原告母亲在灌肠时有腹痛症状,被告二的肾内科医生没有经过外科会诊也没有对患者有没有灌肠禁忌实施检查即行灌肠,无疑是犯忌的。
灌肠成人每次用量为500毫升至1000毫升(见附件《基础护理学》第4版第237页),而被告二却灌注了1500毫升(见附件:临时医嘱单47),其用量显然超过诊疗规范。
从患者病情的前后联系来看,患者在被告二处于2010年1月6日做了上消化道钡餐造影,显示胃肠道未见明显器质性病变(见附件:1月6日消化道钡餐造影X线检查报告单)。而后除有便秘和腹部隐痛外并无不可耐受的情况,而灌肠后就出现腹痛难忍,无法言语,1个多小时后下了病危通知书(见附件:病危通知书),4小时后出现休克被诊断为急性腹膜炎(见附件2010年1月11日17时15分“输注血液、血液制品知情同意书”),从被告一中山大学第六附属医院的手术记录中乙状结肠断裂和空肠穿孔的诊断中更加明确了正是这次粗暴灌肠导致了肠道的裂损(见附件:手术记录)。被告二的过错行为造成了原告的严重损害,依法应予赔偿。
(三)被告二隐瞒病情,延误诊治时机,在主观上故意造成原告母亲死亡。
1、被告二刻意隐瞒病情。
在患者灌肠出现病危时,被告二已知道患者因灌肠致胃肠道穿孔(见附件病危通知书、医保参保人员住院使用自费及部分自费诊疗项目同意书),且从事后放置的腹腔引流管可见到大量的液体而这些液体正是灌肠液经肠穿孔进入腹腔的,如此明显的事实被告二却刻意隐瞒,在出现休克继发急性弥漫性膜炎后直至转院都只是强调腹膜炎,并避谈穿孔来说服原告采取所谓保守治疗的方法,明显隐瞒事实掩盖灌穿肠的过错。
2、被告二不查穿孔位置,进一步掩盖事实。
通过对被告提供的检查报告单、收费明细及临时医嘱单对应查看,其为原告母亲所做的腹部检查在1月11日患者被灌肠后共计做了3次分别是11日、15日及19日,且都是做的X线检查,未做其它任何辅助检查,连B超都没做过1次,更别说CT了。而11日的X线检查报告单所述“右膈下可见半月状游离气体影”已可诊断为胃肠道破裂(见附件《外科学》第7版第402页)。11日的X线采用的是立卧位,已查到气腹,其它两次却都是采用卧位,不同体位的结果当然会不同。(见附件X线检查报告单)由上可见,被告二不是查不出,而是根本就不去查穿孔位置。目的仍然是为了掩盖灌穿肠这一严重过错。事实上,诊断胃肠穿孔特别是出现休克就是急性腹膜炎的手术指征,并不需要明确是哪个位置穿孔。急性腹膜炎的手术指征非常广泛,只要是出现加重休克、肠穿孔、甚至不明原因,或者非手术治疗6-8小时后(不超过12小时),症状不缓解者都应该手术。(见附件《外科学》第7版第416页)。
3、采取所谓保守治疗,没有任何诊疗依据。
原告在为母亲转院后咨询过相关专家的意见,专家均认为目前没有任何依据显示胃肠道穿孔并引起休克的病人可以通过非手术治疗达到痊愈,这缘于胃肠壁不会自我修复,也是学医人的常识,(见附件《外科学》第7版第416页)。对此在南方日报社记者对被告二的普外副主任医师黎小明的暗访中他也承认了(见附件,南方日报)。原告的母亲却因这一故意的侵害行为再没能走出医院。被告二采取的这一所谓保守治疗,从客观上来说延误了最佳的救治时机,如果当时按照疹疗规范,在纠正休克后及时采取手术修补肠道,事件就不会有这么严重。而从主观上来说,一个三级甲等医院却对一个常规疾病做出这样没有依据的诊疗方案,一定还是为了掩盖上述灌肠穿孔的事故,但是这种目的却是以牺牲一个生命为代价的。
4、劝阻原告不要转院,延误诊治机会。
1月11日原告曾考虑将母亲转入在广州的上级医院以期有更好的治疗效果,但是被告二ICU主管医生陈绍婷一开始就强调原告母亲不适合转院,可能会转院途中出现突然死亡,这种说法一直持续到20号原告坚持送母亲去广州治疗(见附件:自动出院或转院同意书),基于这种被被告二医生刻意强化的顾虑加上上述所谓专家的专业意见,原告没能及时将母亲转院以致造成更大的损失,可哪里想到,事后原告了解到,这位ICU主管医生原来是给其母亲灌肠的那位肾内科主管黄鹏程的妻子。这不得不让人认为,正是为了掩盖灌肠医生的过错,其妻利用ICU主管医生的身份再度隐瞒实情。
被告二的这一系列做法令人匪夷所思,如果说违规灌肠致患者肠道损伤是因过错所致,那么刻意隐瞒、不查穿孔位置、不做手术且其妻劝阻患者不要转院的这些做法就是为了掩盖违规灌肠而故意造成患者的死亡。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债权责任法》第五十八条规定:“患者有损害,因下列情形之一的,推定医疗机构有过错:(一)违反法律、行政法规、规章以及其他有关诊疗规范的规定;(二)隐匿或者拒绝提供与纠纷有关的病历资料;(三)伪造、篡改或者销毁病历资料。”;第五十四条规定:“患者在诊疗活动中受到损害,医疗机构及其医务人员有过错的,由医疗机构承担赔偿责任。” ;第五十五条的规定:“ 医务人员在诊疗活动中应当向患者说明病情和医疗措施”。鉴于被告二的行为违反法律、行政法规、规章以及其他有关诊疗规范的规定,存在明显的过错和未尽说明义务,已严重损害了原告母亲的生命权和健康权,应当依法承担赔偿责任。
二、被告一在术后未及时控制包括感染在内的症状,其行为与其应具备的二甲专科医院的当时诊疗水平不符合,致病人感染加重不得不再次转院,依法应当承担法律责任
1月20日在原告的要求下,原告就其母亲转入被告一中山大学附属第六医院,当晚即行CT检查确诊了肠道穿孔的位置,并于1月21日上午行开腹手术(见附件:手术记录),术后在被告一处住院共30天,原告母亲的肠瘘一直没能愈合,肠液外漏所致的腹腔感染日渐严重,最后原告不得不将其母亲转院至中山大学附属第一医院继续抗感染治疗。
根据《侵权责任法》第五十七条规定:“ 医务人员在诊疗活动中未尽到与当时的医疗水平相应的诊疗义务,造成患者损害的,医疗机构应当承担赔偿责任。”原告认为,被告一又名中山大学附属胃肠肛门医院,中山六院是一所以胃肠肛门为专科特色的综合医院,中山大学附属胃肠肛门医院是中山大学医科的发展战略重点之一,其特点是以西医为主、中西医结合、 防治结合,医疗教学科研一体化;其代表学科有食管胃肠外科、肝胆脾胰外科、结直肠外科、肛肠外科、消化内科、炎性肠病中心、肿瘤综合治疗科、消化内镜中心和临床营养中心等。胃肠肛门技术团队实力雄厚、人才众多、设备先进,能解决食管、胃、小肠、结直肠、肛门等外科领域的重大、复杂和疑难病例。胃、结直肠肿瘤、肛门直肠良性疾病的诊治处于全国领先水平。胃肠肛门学术团队共承担各类研究项目15项,各级科研成果斐然。(摘自中山大学第六人民医院介绍)而这样一家专业而且在胃肠方面负有盛名的医院,并没能修复患者的肠道损伤,同时未尽到与当时的医疗水平相应的诊疗义务致感染加重,应当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
三、被告三未尽到包括控制感染在内的与其当时医疗水平相应的诊疗义务,依法应当承担法律责任
2月20日,原告为控制母亲的病情,再次转院至被告三中山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处,一入院就进入ICU实施抗感染治疗。经过50天的ICU治疗,原告母亲在被告三处逝世。被告三中山一院是国家重点大学――中山大学附属医院中规模最大、综合实力最强的附属医院,也是国内规模最大、综合实力最强的医院之一(摘自中山大学附属第一医院介绍)。做为国内医学水平最高代表者之一的医院没能控制患者的感染未尽到与当时的医疗水平相应的诊疗义务致感染加重,应当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
综上所述,原告母亲的死亡是因三被告的疹疗行为所致。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债权责任法》第十二条规定:“二人以上分别实施侵权行为造成同一损害,能够确定责任大小的,各自承担相应的责任;难以确定责任大小的,平均承担赔偿责任。”

原告认为,被告二肇庆市第一人民医院在对原告母亲的诊疗过程中存在明显的过错和故意,对原告母亲的死亡负有直接的责任,被告一中山大学附属第六医院和被告三中山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因未尽到其医疗水平相应的诊疗义务也应承担连带赔偿责任,三被告共同赔偿原告的所有损失。
为维护原告的合法权益,根据《侵权责任法》、《民法通则》、《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民事诉讼法》的规定,特具状致贵院,请求依法审理,判决如诉讼请求

此致
广州市天河区人民法院
本诉状一式四份

附件及证据目录后附



附件一、《基础护理学》第4版第237页

附件二、临时医嘱单47

附件三、1月6日消化道钡餐造影X线检查报告单

附件四、病危通知书

附件五、2010年1月11日17时15分“输注血液、血液制品知情同意书”)

附件六、手术记录

附件七、病危通知书、医保参保人员住院使用自费及部分自费诊疗项目同意书

附件八、《外科学》第7版第402页

附件九、X线检查报告单

附件十、《外科学》第7版第416页

附件十一、南方日报、南方农村报

附件十二、自动出院或转院同意书

附件十三、手术记录

附件十四、午间说法报道的案件情况
附件十五、各项损失
2011年2月28日下午4点,一起涉及三家医院和一条人命的医疗纠纷,在广州天河区法院第五法庭正式开庭。
从去年8月份起诉到如今开庭,大半年时间已经过去了。然而,母亲因住院而离开人世的阴影却一直蒙在被告林伟坚(死者罗结带之子)心头,他坚持要为母亲的死讨一个公道
原告林伟坚在起诉状中提出,3家医院赔偿医药费、精神抚慰金等总计203万余元,并要求肇庆市第一人民医院向原告公开赔礼道歉。
法院管辖权之争
此案错综复杂,涉及3家医院:被告一为中山大学附属第六医院(位于广州天河区,以下简称中山六院);被告二为肇庆市第一人民医院(位于肇庆市,以下简称肇庆一院);被告三为中山大学附属第一医院(位于越秀区,以下简称中山一院)。
肇庆一院在答辩中首先对天河区人民法院的管辖权提出了质疑,认为原告在起诉中称肇庆一院的诊疗是导致其母亲死亡的直接原因,因此本案主要侵权行为发生地应在被告所在地肇庆市。另外,原告母亲在中山一院死亡,侵权行为和侵权结果都不在天河区,因此本案不属于广州天河区人民法院管辖。
法庭审判长当庭驳回了关于管辖地的质疑,而在此前,关于这个问题的纠缠已经僵持了2个多月。
肇庆一院早在提交答辩状期间就曾以相同的理由对此事提出异议,2010年9月2日天河区人民法院民事裁定书中已明确裁定,被告肇庆市第一人民医院的管辖权异议不成立,应予驳回。
此后,肇庆一院不服,向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上级人民法院经过审查认为“原审裁定正确,原审法院依法对本案有管辖权,驳回上诉,维持原裁定,本裁定为终审裁定”(2010年11月11日)。








肇庆一院仍然认为“原告滥用诉权,把法院设在天河区,是为了对自己有利”,而原告林伟坚则表示,在广州中院已经作出终审裁定后,肇庆一院仍旧纠缠这个问题,除了拖延时间之外,“主要还是想把案件拿回肇庆审判,仍然是一种土皇帝的想法,我的地盘我做主”。
在审判长驳回被告请求之后,肇庆一院又提出,3家医院是分3个地方、3个阶段进行治疗,不存在共同侵权行为,理应分开3地各自审判,中山一院也提出了同样的诉求。原告方辩护律师认为,病人的死亡跟3家医院紧密相连,从肇庆一院,转到中山六院,再转到中山一院,病人从入院前良好的精神状况到死亡,3家医院都负有连带责任,割裂开来只能增加取证的难度。
死亡事故责任在3家被告医院中,患者罗结带在肇庆一院的医疗费接近6万元,在中山六院的医疗费为47万元左右,在中山一院的医疗费为86万余元,再加上3家医院的外购药,医疗费用总计160多万元。
尽管在肇庆一院的花费最低,但原告认为其母亲罗结带的死跟肇庆一院的关系最大。肇庆一院在未经病人家属同意的情况下,给病人灌肠,导致病人休克。在明知病人被灌穿肠之后,故意隐瞒真相,放弃了手术治疗,而采取了保守治疗法,并劝阻病人转院治疗,从而延误了治疗,对罗结带的死负有不可退却的责任。 对此,肇庆一院在当庭答辩中并不承认院方存在任何过失和责任。辩护律师称,进行灌肠是根据患者临床病症实施的治疗,“灌肠、插尿管等措施作为常见的操作,不属于特殊检查、特殊治疗,是不需要患者家属签署书面同意书的”。
肇庆一院还辩称灌肠不可能导致肠穿孔,之后采取保守治疗,是因为考虑到患者存在肾功能、心功能不全,不利于手术等症状。期间,家属也申请了省内外的外科专家会诊,专家也认为应该采取保守治疗。
庭后,林伟坚对于肇庆一院拒不承认错误的行为表示很遗憾。他向记者反映,其母亲罗结带转到中山一院之后,肇庆一院曾于去年3月19日、3月23日和4月1日,分3次向罗医疗账号每次打入10万元。
“这不是心虚这是什么?”林伟坚愤愤地说。对于此事,肇庆一院在答辩状中声称,“被告出于人道主义,为患者向中山一院先行垫付医疗费30万元”。
5点半,审判长宣布休庭,由于时间有限,当天的开庭主要是双方各自的简要陈述。天河法院将择日开庭,而后进入关键的举证和辩论环节,将会继续追踪此案,以还原事件的真相。

[事件叙述]

引发两次病危的致命诊疗


出院诊断里,肠道穿孔的位置依然未确定。


老人入院时所住病房

肇庆市第一人民医院肾内科医师,在未做做肠道检查,没与外科医生会诊,没评估风险,就决定给病人“灌肠”,导致病人第一次病危;
该院普通外科副主任医师,明知“保守治疗病情会恶化,直至危及生命”,却隐瞒风险,建议家属保守治疗,结果病人第二次病危;
在前前后后50多天内,病人辗转两家医院抢救,多次险些丧命,家属为此已耗资百万元,关于是不是“医疗事故”的调查正在进行中
2010年1月3日,家住高要市禄步镇中区华兴里的69岁老人罗结带,住进肇庆市第一人民医院,医治慢性肾功能不全及中度贫血。让罗结带老人万万没想到的是,在随后10多天里,由于这家三甲医院多名医生的一系列诊疗行为,她几乎被推进死亡深渊。
惊魂六小时
肾病医师黄鹏程低估了清洁灌肠(将一定量的液体经肛门、直肠灌入结肠,以帮助患者排便、排气、清洁肠道)的风险。1月11日,他决定给内三区25床病人罗结带灌肠前,并没拿到病人肠道的影像学报告———“患者腹痛的病因是便秘”仅仅是黄鹏程的怀疑。
后经证实,病人医嘱所记录的、灌肠前的“院内会诊(外三区)”并没进行(《临时医嘱单》不实),便秘因此成为最终结论,“清洁灌肠”顺理成章进行。
2010年1月3日晚,家住高要市禄步镇中区华兴里的罗结带,由家人陪同,前往肇庆市第一人民医院,住院治疗慢性肾功能不全及中度贫血。住院期间,由亲戚夏月娥、刘晓琪等人照顾。
2010年1月10日,留院照顾老人的夏月娥电话通知刘晓琪:老人腹痛,主治医生黄鹏程认为老人便秘。黄告知,会与普外医生会诊“明天是否给老人灌肠,以通便导泻”。
1月11日10:00刘晓琪回忆,11日当天上午10点,她赶到内三区,灌肠用的药剂已经领到病房了。刘去到医生办公室,询问黄鹏程,灌肠前为何不征询家属的意见,黄告知,灌肠是为了通便,风险很小,没必要获得家属同意。
刘晓琪又问,灌肠前,黄鹏程是否与普外医生会诊,评估灌肠的风险,黄答复,因普外医生很忙,灌肠前没会诊老人的病情———但20多天后,病人家属拿到的《临时医嘱单》却记录,当日灌肠前,该院曾对老人进行了两次会诊,分别为“院内会诊(外三区)”、“院内会诊(内五区)”。
1月11日10:30清洁灌肠开始,15分钟后,750毫升生理盐水被灌入老人的肠道。但灌肠后15分钟,罗结带仍无便意。黄鹏程去到病房,告诉护士再灌750毫升。
1月11日11:30灌完1500毫升生理盐水后约15分钟,老人的脸色渐渐苍白,并小声呻吟。刘晓琪又到医生办公室,质问黄鹏程:“为什么到现在还不见普外医生会诊?”黄答复刘晓琪,已经通知普外医生会诊,但普外也很忙,没人手。
20多分钟后,一名普外医生赶到内三区。“他走进病房后,用手压了压老人的腹部,我见他频频摇头”,刘晓琪回忆,这名普外医生回到内三区的医生办公室,写了张B超单,又回到病房,用注射器从罗结带腹部抽出一管浑浊的、黏稠的液体。
刘晓琪说,她去医生办公室拿B超单,回到病房,见到老人已无法自主行动。
1月11日13:30做完B超,罗结带已不能说话。5名医生到内三区给老人会诊。黄鹏程告诉刘晓琪,通知老人的直系亲属到医院。黄鹏程告诉刘晓琪,老人的肠道出现一处黑点,可能是穿孔,但不确定具体位置。
1月11日16:22罗结带的住院病历记录显示当日16时22分,院内会诊确认老人病症为“急性腹膜炎”,病危,应立即送往重症监护室。
致命的保守治1月11日下午,罗结带被送至综合ICU病区。当晚,医院给老人做了腹腔置管引流。
翌日,罗结带的儿子林伟坚作为家属代表,前往综合ICU病区,询问ICU医生陈绍婷(后证实,此人为黄鹏程妻子),“老人是否应送往广州救治,是否需动手术”,陈绍婷答复,老人目前的状况不适宜长途奔波,应留院治疗,“是否需手术可咨询普外的副主任医师黎小明”。
“病人肠道穿孔,要尽快进行修复手术,仅保守治疗,急性腹膜炎不会痊愈,病情会恶化,危及病人生命”———黎小明,这位普外副主任医师知道“保守治疗是致命的”,但1月12日,他仍向病人家属建议“保守治疗”,还列举病例,说服家属“保守治疗几日后,病人可以康复”。黎小明还列举了“一位腹膜炎患者不同意动手术,后经保守治疗康复”的病例,说服林伟坚“保守治疗7日,老人的腹膜炎可以康复”。
听取了黎小明的“专业意见”,林伟坚同意让母亲“留院做保守治疗”。但“‘保守治疗的风险’,医院自始至终都没有告知家属。”
1月19日晚,肇庆市第一人民医院再次组织会诊后,却告知林伟坚,他母亲的病情已恶化,腹腔严重感染、多器官衰竭,“继续保守治疗,绝无生还可能;手术的话,也只有不到百分之二的生还可能”。
当日,黎小明又劝林伟坚,做手术“不到百分之二的生还可能”也只是理论上的,建议不要强行手术,准备老人的身后事。
但林氏几兄弟态度坚决,“哪怕只有百分之一的可能,我们也不会放弃”,几兄弟商量后,决定“立即动手术,但不让肇庆市第一人民医院做”。翌日,林伟文就代表病人直系家属,签了《自动出院或转院同意书》。
罗结带的出院诊断书里,记者注意到主要诊断为“急性腹膜炎(胃肠穿孔?)”,从1月11日到1月20日,肇庆市第一人民医院仍不能确定罗结带消化道穿孔的位置,黎小明证实,因该院从没给老人做CT,仅凭B超报告确认不了穿孔点。
1月21日凌晨,罗结带被送至中山大学附属第六医院。该院随即给老人做了CT,确认了肠穿孔的位置。当日上午7点,该院给罗结带做了“剖腹探查、乙状结肠断端封闭、空肠上端破孔修补、横结肠造口”手术,手术顺利完成。

记者暗

肾病医生黄鹏程
未会诊便“灌肠”
3月10日,南方日报记者暗访肇庆市第一人民医院,见到了肾病医师黄鹏程
黄鹏程认为“当日清洁灌肠前,病人罗结带的肠道可能已穿孔”———但既然病人肠道已穿孔,灌肠就是禁忌。
黄鹏程承认,当日,自己没与普外医生会诊,没有排除“肠道穿孔”、“急性腹膜炎”的可能,没有评估“清洁灌肠”的风险,就做出了“灌肠”的决定。
普外副主任医师黎小明:
知道保守治疗会记者:老人住院10天,你们都没能确定消化道穿孔位置,为什么?
黎小明:B超报告看不出。
记者:B超看不出,为什么不给老人做CT?
黎小明:医院有CT设备,但由于“病人要靠吸氧维持呼吸”等原因,院内多次会诊,经讨论,认为不便给病人做CT,可能会有风险。
记者:但中山大学附属第六医院给老人做了CT,确认了穿孔位置。既然你们怕风险不敢做CT,为何不告知家属,让他们选择做还是不做?为何不建议他们转院?病人曾多次提出转院,你们为何建议他们留院治疗?
黎小明:(沉默)
记者:作为普外医生,你是否知道“肠道穿孔后,除非做修复手术,仅凭保守治疗,穿孔是不可能痊愈的”?

黎小明:知道。

记者:既然知道“肠道穿孔,保守治疗,病人不可能痊愈,病情会恶化”,1月12日那天,你为何告诉病人家属“保守治疗几日后,病人会痊愈”?

黎小明:(沉默)

■病人家属

已申请医疗事故鉴定
经多次转院后,目前罗结带仍在中山大学附属第一医院重症监护室接受治疗。其主治医生告诉林伟坚,老人的生还可能已经升到50%。为了救治母亲,林氏兄弟已花费逾百万元。

林伟坚认为,肇庆市第一人民医院多名医生不当的诊疗行为,是导致其母亲罗结带病危的主要原因:

一、肾内科医师黄鹏程,没有给病人肠道做检查,没同普外医生会诊,就决定给罗结带做“清洁灌肠”,是导致患者1月11日病危的直接原因。

二、普外科副主任医师黎小明,明知“肠道穿孔,保守治疗无效”,却隐瞒保守治疗的风险,建议病人家属同意“保守治疗”。家属听取了他的意见,才导致患者病情一再恶化,生还可能降至百分之二。

林伟坚还怀疑,1月12日,综合ICU病区的医生陈绍婷建议他们留院治疗,是为了包庇她丈夫黄鹏程1月11日的失误。

目前,林伟文已向肇庆市卫生局投诉,申请“医疗事故鉴定”
■院方回复

给记者的入院诊断
与病人病历有出入
3月10日下午,记者就“病人罗结带住院期间,医生诊疗行为是否不当”等问题,采访了肇庆市第一人民医院的有关负责人。
医院医务科科长王卫国介绍,医院已于2月10日收到了肇庆市医学会的“提交医疗事故技术鉴定材料告知书”,此医案已依照常规法律程序进行调查,“医疗行为是否存在过错或不足”要待“医疗事故鉴定报告书”的最后结论。
医院党委副书记、纪委书记程玉坤表态,若“医疗事故鉴定报告书”的最后结论认定“医生诊疗行为存在过错或不足”,医院会依照法律法规追究医生的责任、赔偿病人的损失。
3月11日,肇庆市第一人民医院给记者传真了一份书面答复。这份书面答复里,除重申告知书所列观点外,还简单介绍了罗结带住院前后的情况。
记者注意到,书面答复里,罗结带的入院诊断为:“1.慢性肾功能不全(氯质血症期);2.中度贫血;3.急性腹膜炎”,但病人的住院病历记录,入院诊断并无“急性腹膜炎”一项,“急性腹膜炎”是1月11日灌肠后,多名医生会诊,于当日16时22分得出的结论。

终于迎来了医疗事故技术鉴定结果。广州市医学会称该案构成一级甲等医疗事故,医方负次要责任。


鉴定为一级甲等医疗事故,医院只负次要责任?

鉴定为一级甲等医疗事故,医院只负次要责任?本报过去一年持续报道肇庆阿婆罗结带灌肠后不治案有了新动态,阿婆家属因不服事件结果,再次向广东省医学会提请医疗事故鉴定并于昨日进行,新鉴定将于45个工作日内出结果。


阿婆的儿子林伟坚表示对鉴定结果不理解。信息时报记者 周平浪 摄


灌肠夺命
医院却负“次要责任”
2010年1月份,因贫血住院的肇庆老人罗结带在医院治疗期间经历“致命灌肠”,在ICU度过3个月后不治身亡,医疗花费高达160多万元(详见本报今年3月1日A8版)。家属在去年3月份正式起诉包括肇庆市第一人民医院(下称“肇庆一院”)在内的3家医院医疗损害侵权,要求索赔各种经济损失200万。

随后,受天河区法庭委托,广州市医学会做出医学鉴定,认定该医案构成一级甲等医疗事故,在诊疗过程中存在违规和医疗过失行为,延误诊断和治疗。但同时认为患者年老存在一定基础疾患,对疾病进展和救治措施的实施造成一定影响,所以肇庆一院负次要责任。

对于这份鉴定书,罗结带家属表示难以理解,“既然是最高等级的医疗事故,为何医院方只是承担次要责任?”罗结带儿子林伟坚表示,鉴定结果出来后,肇庆一院曾提出庭外和解,但罗家放弃了和解。“我们想让老人的死能有一个公道的说法,到底是谁的责任应该弄清楚,不然清明节都不知怎么向老人交代。”

家属不服鉴定结果

在市医学会的鉴定结果出来后,罗家再次向更高级的广东省医学会提请医疗事故技术鉴定请求,鉴定会于昨日下午举行。在会上陈述环节,罗家人认为,他们认可医方已构成一级甲等医疗事故的事实,但对医方的医疗行为仅承担次要责任表示强烈的不满。

对于市医学会的鉴定结果提到,“患者最终经抢救无效死亡与医方的违规及医疗过失行为有一定的因果关系”,家属认为,这一判定是对事实的严重歪曲,因患者的慢性肾功能不全不是死亡原因,死亡与医方的医疗行为包括在穿孔的情况下灌肠、隐瞒病情延误治疗等有直接关系。

林伟坚表示,市医学会鉴定书在分析意见罗列了医方多达4处的医疗过失,并阐明是医方灌肠引起的肠穿孔,是医方违规采用保守治疗以致患者无法救治,而结论却以“一定因果关系”判定这起一级甲等医疗事故中“医方仅承担次要责任”。这一结论与鉴定分析存在着明显的前后矛盾,既不符合《医疗事故鉴定暂行办法》中的规定也无法给出合理的解释。

医方拒绝采访
在鉴定会结束后,记者试图采访肇庆一院相关负责人及辩护律师,均遭婉拒,“我们希望鉴定结果出来后,再走相关法律程序。”据悉,本次省医学会共派出11人的鉴定专家组,昨日在听取了双方了陈述后,将于45个工作日内做出鉴定结果。
肇庆死者家属质疑医疗事故鉴定结论
广州市医学会被送“锦旗

死者亲友一行4人前往广州市医学会送“锦旗”。
[left] 医院没取得病人家属同意,给病人进行治疗,导致病人病危;此后又隐瞒治疗风险,再次导致病人病危
69岁的病人罗结带死亡后,家属认为医院应该担责,并将医院告上法庭。广州市医学会出具的医疗事故鉴定书则认定,事故属于“一级甲等医疗事故”,但医院“负次要责任”,与患者死亡有“一定因果关系”
因不满广州市医学会的鉴定结论,昨日上午10时30分,罗结带的儿子林伟坚等将印有“一级甲等医疗事故=负次要责任”、“顶级医疗事故有一定因果关系 非事故不存在一定因果关系”的两幅锦旗送到了广州医学会技术鉴定办公室
医学会两位工作人员称,“领导在开会”,拒绝接收锦旗。经过一番交涉,最后工作人员收下了林先生提交的对鉴定结果的异议书,并称会在“请示领导之后”电话回复林伟坚。

缘由
69岁母亲入院3个月病
2010年1月3日,林伟坚的69岁的母亲罗结带因慢性肾功能不全和贫血住进肇庆市第一人民医院治疗,期间罗结带两次病危,并于2010年4月11日病逝。
“我万万没有想到,生活完全可以自理的母亲就这样走了。”林伟坚认为,这一切都是肇庆市第一人民医院一连串的违规操作造成的。
记者了解到,罗结带的治疗费用高达150万。2010年8月,林伟坚一纸诉状将3家接诊医院告上法庭,要求三被告支付近200万元的相关费用,并要求肇庆市第一人民医院向原告公开赔礼道歉。

结论
顶级医疗事故医院负次要责任
2011年7月26日,案件的受理方广州天河区人民法院委托广州市医学会对该医疗事故进行技术鉴定。10月10日,广州医鉴【2011】110号结论显示,肇庆市第一人民医院在确认构成一级甲等医疗事故的情况下,需承担次要责任。
鉴定书指出,医方在对患者的诊疗过程中,存在违规及医疗过失行为,延误了肠梗阻的诊断和治疗;过失行为造成患者肠穿孔并错失最佳手术时机,延误了对患者的救治。患者最终经抢救无效,与医方的违规及医疗过失行为有一定的因果关系,本医案构成一级甲等医疗事故;鉴于患者年老,存在慢性肾功能不全(氮质血症期)和贫血等基础疾患,对疾病的进展和救治措施也造成一定的影响,医方负次要责任。
“既然认定了肇庆市第一人民医院构成一级甲等医疗事故,却得出医院与我母亲的死亡存在一定因果关系,而且仅负次要责任。这样的结论是荒谬的,不合情理的。”林伟坚认为,广州市医学会有偏袒院方的嫌疑。

医学会
稍后会向当事人书面解释
为了表达自己对该结论的不解和不满,昨日,林先生一行4人将两面“锦旗”送到广州市医学会。
他认为,“这样的案例一旦发生,对整个医患纠纷的处理是非常不利的,甚至是堵塞了患者的申诉渠道。”
昨日,广州市医学会医疗事故技术鉴定办公室一位身穿白色T恤上衣的女士在接受家属询问时称,鉴定是由专家按照《医疗事故处理条例》、《医疗事故技术鉴定暂行办法》相关条款做出的结论。如果家属对鉴定结果存在异议,可向省级医学会申请进行再次鉴定。
就“为什么一级甲等医疗事故却只需负次要责任”,该工作人员未作进一步解释。记者昨日下午致电广州市医学会,提出希望专家组成员能出面解释的要求,但工作人员称医学会稍后会向当事人提出一个书面的解释报告。
据了解,按照相关程序,林伟坚现在已经无法要求广州市医学会更正或再次鉴定,只能提交省级医学会鉴定或者走“司法鉴定”途径。

■专家说法
医学会难避免行业保护
昨日,南方日报记者就该鉴定结果咨询了著名法学人士、北京中医药大学教授卓小勤。
卓小勤分析称,根据《医疗事故鉴定暂行办法》第三十六条的规定,医疗事故中医疗过失行为责任程度分为完全责任、主要责任、次要责任、轻微责任和无责任,但是对事故责任认定的具体指标并没有法律规定,“完全凭专家的意见”。“次要责任”是指医疗事故损害后果主要由其他因素造成,医疗过失行为起次要作用。
卓小勤说,其他因素主要是看患者本身所患“疾病的参与度”。“就是说看病人是否具有本身不可治愈或容易导致误诊的疾病,如先天畸形等先天疾病,又或者是癌症等与死亡存在直接关系的疾病。”卓小勤进一步解释,一般的基础病变不会直接导致误诊和死亡,此时医疗事故责任不应由患者承担。
认定为一级甲等医疗事故后,医方承担次要责任合理吗?卓小勤告诉记者,一级甲等医疗事故虽然是顶级医疗事故,但事故等级与责任认定并无直接的必然联系,事故责任的认定还需要“具体问题具体分析”
就罗结带的案子,卓小勤也表达了自己的看法,他认为广州市医学会的鉴定结论有失公正。“罗结带是老年人,各组织器官微弱,临床医生需要根据病患的年龄用药,所以她的年龄不应成为疾病参与度的因素。鉴定书也说了医方的一系列过失诊疗行为及延误治疗最终致病人死亡。这样看来,病人本身的疾病不足以促进或造成其死亡。”
卓小勤同时介绍,现实中,医学会专家鉴定组“很难避免行业保护”,但是作为弱势的患者,除了向上级 部门提出重新鉴定之外,也可要求相关的鉴定专家出庭接受质询。

“一级甲等医疗事故”仅负“次要责任”?
■新闻追踪

曾经轰动一时的“广州市医学会被送‘锦旗’”事件,昨天有了新的进展。由于不服广州市医疗协会对“一级甲等医疗事故”仅负“次要责任”的鉴定,患者家属继续向省医学会提出鉴定申请。昨天下午,省医学会组织11名专家听取医患双方的陈述。

省医学会办公室主任刘筱燕告诉记者,专家组将对该案件进行独立鉴定,并在45个工作日内出具体的鉴定书。“在鉴定书出来前,谁也没有资格透露。”

事件回顾:一起医疗事故两年维权
2010年1月3日,69岁的罗结带因慢性肾功能不全及中度贫血等病症,在肇庆市第一人民医院肾内科治疗。
根据此前的调查,2010年1月11日,肾内科医生在没有与普外科医生会诊,也没有取得患者及家属同意的情况下,为罗结带灌肠,罗随后疼痛不已。老人被误诊为“急性腹膜炎”,被立即送往重症监室。
在明知有风险的情况下,该院仍建议实行“保守治疗”,罗结带的治疗时机被拖延了一个多星期,身体情况也越来越恶化。2010年1月21日,罗结带被送至中山大学附属第六医院,但情况并未好转;2月20日,罗结带转入中山大学附属第一医院,经过抗感染治疗无果,最终于2010年4月11日病逝。

2011年9月,广州市医学会对此案作出鉴定,确认事故属于“一级甲等医疗事故”,但是医院“负次要责任”,与患者死亡有“一定因果关系”。

“最高医疗事故等级,为何医院只负次要责任?”这个结论引起死者家属的质疑,2011年10月17日,林伟坚等将印有“一级甲等医疗事故=负次要责任”、“顶级医疗事故有一定因果关系非事故不存在一定因果关系”的两幅锦旗送到了广州市医学会技术鉴定办公室。

2012年2月,死者家属再次向广东省医学会提出鉴定申请。昨天,省医学会召开医疗事故鉴定会,11名专家现场听取事件双方的陈述。

焦点
1
是否告知病人家属 医院说法前后矛盾
在昨天的鉴定会上,医院在对患者罗结带实施灌肠前,是否告知病人家属,家属是否同意医院的做法,成为双方争论的焦点。

患者方代理人认为,2010年1月11日,肇庆市第一人民医院在没有给病人做肠道检查,没有评估风险,且没有征得患者和家属同意的情况下,就对患者实施超剂量的灌肠,导致患者胃肠道穿孔,严重违反诊疗规范。甚至,在医院的病程记录、会诊记录和出院小结上都找不到患者灌肠的记录。

实际上,早在去年8月,在广州市医学会的医疗鉴定会上,肇庆第一人民医院的医师黄鹏程曾承认,“并没有告知家属,因为灌肠是为了通便,风险很小,没必要获得家属同意”。

不过,昨天,肇庆第一人民医院却否认了这一说法,该院代理人表示,“对患者罗结带的诊断明确,治疗及时,已履行知情告知义务,整个诊疗过程未违反医疗卫生管理相关法律、法规,对患者实施灌肠治疗不可能造成其乙状结肠断裂、空肠穿孔的损害后果”。

焦点
2
空肠穿孔是否与灌肠有关?
据了解,罗结带是因为胃肠道穿孔,没有得到及时治疗,引发感染后不治而死亡。胃肠道穿孔是否与医院的灌肠手术有关?昨天,医患双方对此各执一词。

患者家属林伟坚表示:“医生和护士未经外科会诊,也没有对患者实施检查,就为患者注射了1500毫升的灌肠液,用量超过诊疗规范。”林伟坚说,正是医院的不合理操作,导致母亲腹痛难忍,最后导致病危。

但肇庆人民医院代表认为,患者是自发性空肠穿孔,医院的灌肠严格按照规范进行,并没有粗暴操作。而且根据人体身体结构,灌肠不会导致空肠穿孔,之所以对患者进行灌肠操作,是对患者通便处理的需要。

医方代表认为,患者从住院到死亡总共100多天,花费149万元。但是在肇庆市第一人民医院住院19天,医药费共计5.9万。患者救治主要是在中山六院和中山一院。死者的死亡原因与灌肠并无直接关系。

经过45个工作日终于得到广东省医学会医疗鉴定终于有结果了:(坚持市医学会鉴定意见相同)











肇庆巿第一人民医院超级医疗事故致病人死亡案,一审判赔75万元
经过长达三年医疗诉讼,广州市天河区人民法院一审判决被告肇庆巿第一人民医院赔偿原告75万元。家属不服判决,要求被告肇庆巿第一人民医院赔偿诊疗费等费用总额203万元,并上诉至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根据大量医学证据,广州市医学会、广东省医学对该医疗纠纷进行了医疗事故技术鉴定,一致认定肇庆市第一人民医院构成一级甲等医疗事故导致罗结带死亡。广州市天河区人民法院根据医学会鉴定结论,一审判决肇庆市第一人民医院赔偿原告75万元。
家属为枉死的母亲悲病欲绝,十分悲痛愤怒,家属強烈抗议、谴责广东省卫生厅为了遮掩丑闻,袒护下属医院医生,罔顾病人、家属权利,罔顾广大民众关注关切,行政不作为,非法阻止并拒不申请中华医学会进行医疗技术鉴定,对构成一级甲等医疗事故肇事医院、医生不作行政惩罚,给患者家属造成二次伤害!
家属强烈恳请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准许对该恶性医疗刑事凶杀案向中华医学会申请进行医疗技术鉴定,查明事故真相,并同时进司法责任鉴定!
家属殷切期望中华医学会鉴定结论能够提供专业、权威、公平公正和合法结论,查明该医疗事故案刑事真相,从而能够追究被告当事医生刑事、民事法律责任,将制造医疗凶杀案凶手绳之以法!净化医疗环境,造福全国人民。
广东省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将于2013年4月11日下午2时15分将进行对该案件进行开庭审理!

《“一级甲等医疗事故”医方仅负“次要责任”?》追踪
家属:不服一审判决 申请重做医疗鉴定

2012年4月,南方日报曾刊登《“一级甲等医疗事故”仅负“次要责任”?》,报道69岁老人罗结带因肇庆市第一人民医院医生误诊而不治身亡,由此引发医疗纠纷。到昨天(2013年4月11日),罗结带已死亡3周年,但此医疗纠纷并未结束,围绕着“一级甲等医疗事故”与“次要责任”等争议,此案在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审开庭。
2010年1月3日,69岁的罗结带因慢性肾功能不全及中度贫血等病症,在肇庆市第一人民医院住院治疗。“后来因为医生的违规操作和误诊,致使我母亲不治身亡。”当年4月,林伟坚就踏上了诉讼求偿的道路
去年12月,广州市天河区人民法院曾对此案作出一审判决。判决书中要求肇庆市第一人民医院承担原告各项损失40%的责任,加上精神损害抚慰金3万元,总共赔偿75万余元,但驳回了原告林伟坚等人的其他诉讼请求
但林伟坚认为,为了给母亲治疗,家人带患者辗转3家医院,花费150多万元医疗费,判定肇庆市第一人民医院承担的40%费用并不合理。同时,他还对广州市医学会与广东省医学会的鉴定结果提出异议,认为“一级甲等医疗事故”中,医院仅负“次要责任”并不合理,他希望在二审中,由中华医学会重新对本案进行鉴定。
昨天,在二审中,肇庆市第一人民医院对一审判决结果也表达了异议。院方认为罗结带在肇庆市第一人民医院仅花费了5万多元医疗费,绝大部分巨额医疗费是家属将患者转院后,在中山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和中山大学附属第六医院产生,不应由肇庆市第一人民医院承担。
此外,双方还就“空肠穿孔是否与灌肠有关”、“乙状结肠断裂是否在肇庆市第一人民医院就已发生”等焦点进行了辩论。林伟坚认为,母亲的死亡是由肇庆市第一人民医院医生违规超剂量灌肠,后又故意隐瞒病情,延误诊治时机所致。而肇庆市第一人民医院坚持认为死者的死亡原因与灌肠并无直接系。
当法官向双方询问是否愿意调解时,林伟坚一口拒绝,并向法庭提出希望能由中华医学会重新对本案进行鉴定的请求。目前,本案仍在进一步审理中。
















最新一场致命医疗事故,家属踏上了漫长崎岖的官司之路可以看看这篇名叫人生之路犹如一场马拉松比赛的文章,可能你会获得更多一场致命医疗事故,家属踏上了漫长崎岖的官司之路

人生之路犹如一场马拉松比赛,当你发现,在这场比赛中你输在了起跑线上,那么在接下来你就必须在中途做到与别人比驾齐驱,在终点赢得别人!

  • 一场致命医疗事故:小龙女陶虹迷人头像 努力让自己踏上一条幸福之路

  • 家属踏上了漫长崎岖的官司之路:南京高铁事故: 男子高铁站被挤压致死案立案 家属索赔 80 万

    我们找到第1篇与南京高铁事故: 男子高铁站被挤压致死案立案 家属索赔 80 万有关的信息,分别包括:

    以下是的一些我们精选的南京高铁事故: 男子高铁站被挤压致死案立案 家属索赔 80 万

    今年 3 月 26 日下午 3 点 50 分左右,南京南站发生一起列车挤压致死事故,该案受到社会广泛关注。事发后,死者家属将上海铁路局及南京站告上了法庭,要求赔偿 80 余万元。交汇点记者 18 日从南京铁路运输法院获悉,目前该案已正式立案。

    男子被挤压身亡,家属起诉索赔 80 万元

    3 月 26 日,由上海虹桥开往汉口的 D3026/7 次列车,在到达南京南站进入 21 号站台时,一年轻男子突然从对面 22 号站台跳下,并试图通过横越轨道的方式,抢在 D3026/7 次列车前翻上 21 号站台。不幸的是,男子在翻爬 21 号站台时,突然被夹在了 D3026/7 次列车 1 号车厢与站台之间,列车立即停车。

    事发后,车站工作人员第一时间拨打电话通知 120 急救中心、公安和消防部门到现场救援。遗憾的是,救援过程中,救护人员宣布男子死亡。

    悲剧发生后,死者妹妹在网上发表长篇微博,质疑哥哥的死亡原因,并要求还原整个事发过程。

    ......
  • 一场致命医疗事故,家属踏上了漫长崎岖的官司之路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