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来到奇趣后备箱! 手机访问: > 历史文化 > 文化杂谈 > 内乡县衙:章培余——内乡县衙的深远意义网站地图

文化杂谈

内乡县衙:章培余——内乡县衙的深远意义

苏普来自:宁夏回族自治区 中卫市 中宁县 时间:2019-06-05 10:38 坐标: 331199°

我们找到第4篇与内乡县衙:章培余——内乡县衙的深远意义有关的信息,分别包括:

以下是的一些我们精选的内乡县衙:章培余——内乡县衙的深远意义

章培余——内乡县衙的深远意义

内乡县衙署客观上成为今天内乡欣欣向荣的象征,内乡经济和财政的支柱。内乡县因章炳焘修建的县衙和其深厚的文化底蕴,不但名扬海内,并正在走向世界。

今天的事实证明,章炳焘当年大胆修建的内乡县衙,却给后人留下了一笔宝贵的财富。就像隋炀帝开凿京杭大运河,虽有劳民伤财之嫌,却为后世留下了至今还在发挥巨大作用的水利工程。

春秋代序,星转斗移。

如今的内乡县衙成了国家4A级旅游景点,正在为内乡县创造文化和经济财富。吃水不忘挖井人,人们油然想起了章氏后人,并希望他们也能走进这既能怀古又能造势的县衙文化中来。

《开封日报》记者赵月琴就发文:《内乡县衙的呼唤;期盼天津教授的归来》!希望章家后人能在参观审视后,以家传历史资料,帮助解开百年往事的成因,给正在发展旅游业的内乡县增添新的学术资料。

内乡县衙呼唤章氏后人

当然,这里面还有更多的的曲折必须介绍清楚——

复原一只破碎的花瓶需要能工巧匠,还原一段残缺的历史则需要毅力、智慧、时间和秉直的“史官”。眼下,内乡县衙博物馆正在进行一场还原内乡县和厚重的衙署文化、悠久历史的人文寻根工程。

刘鹏九呼唤、寻找章氏后代已经20多年了,早年的书信联系大多没有下文。2006年年底,刘鹏九在河南省图书馆找到了章炳焘的档案,与其祖籍绍兴取得了联系。2007年4月18日,刘鹏九首次在网上发布呼唤章炳焘后人的文章。2011年3月17日,因得到章培余的信息,他再次在网上发出呼唤文章。今年(2012年)1月20日,因发现章炳焘修建内乡县衙的最新佐证资料,刘鹏九又一次呼唤章氏后代。

为什么要执著地寻找章氏后人呢?作为内乡县衙的普通工作人员,刘鹏九对章炳焘的感激之情代表了很多内乡百姓的朴素情感。他说,对县衙文化了解越多,越发体会到内乡县衙有多重要,也就越发感激当年的设计建造者。内乡县衙是国内第一座衙门博物馆、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也是我国衙署文化研究的发祥地,被誉为“神州大地绝无仅有的历史标本”。内乡县衙1986年9月对外接待游客,现为国家4A级旅游景区,已经成为内乡对外开放的窗口,每年仅门票收入就是600多万元,带动其他相关行业收入四五千万元,对内乡县的社会经济发展起到了举足轻重的作用。内乡县衙提升了内乡县的知名度,招来了客商,吸引了投资,县衙博物馆一位普通的讲解员就吸引投资1.2亿元。目前,这个民办教育项目已经开始招生。

内乡县衙在呼唤章家后人;章家后人也在苦苦寻找自己的根,也就是先人之一的章炳焘和他的的政绩之一,内乡县衙署。

辛亥革命100周年,辛亥“二次革命”烈士章培余的外孙女、天津大学退休教授袁剑平在报纸杂志上发表了一些纪念外公的文章。浙江省上虞市道墟镇的章建兴先生联系到她,说内乡县衙博物馆的刘鹏九先生在找她。道墟镇隶属原绍兴府,是章家的祖籍地,章建兴在当地从事地方志的编撰工作。章家和绍兴有渊源,袁剑平并不奇怪,她疑惑的是,不知道自己及章氏祖上和内乡会有怎样的交集。一联系,刘鹏九像是为她打开了另一扇窗,让她知道了尘封百年的章家往事。作为内乡县衙博物馆的早期工作人员,刘鹏九多年来一直致力于研究衙门文化、寻找章氏后人。他的研究专著《内乡县衙与衙门文化》先后再版印刷14次,既是内乡县衙的旅游宣传名片,又是衙署文化研究的代表作。他收藏的章氏档案清晰地表明,辛亥烈士章培余是光绪年间内乡知县章炳焘的侄子。于是,他通过章建兴联系上了袁剑平。

两位同龄人在电话里都很激动,袁剑平则哽噎泣语,她深知来自内乡县衙这一声声、充满人性温暖的呼唤来得多么不易……数十年来,她只是隐隐约约知道一些外公的事情,她从来都没想到,章家的先辈和内乡县衙还有这么深的渊源。刘鹏九提供的章氏家世档案,让袁剑平对自己的家族有了更多的了解。

心有灵犀一点通。借助于现代科技,特别是互联网,呼唤的和寻求的终于一起走进了县衙文化代表作之一的内乡县衙。

2012年5月21日,内乡县衙现存建筑的主建者章炳焘其弟张炳仁的后裔走进了内乡县衙,这标志着这项人文寻根工程取得重大进展。

这天,章炳焘次女章培贞之孙、抗战名将赵家骧长兄赵家骐之长子、现中华黄浦后代联谊会副会长、南京民间抗日战争博物馆副馆长赵汧,章炳焘次女章培贞之孙、抗战名将赵家骧之弟赵家骥之子、现任北京铸通液压机电有限公司董事长赵遐农,章炳焘之弟章炳仁之长子、辛亥二次革命烈士章培余之外孙女、天津大学退休教授袁剑平,以及她的家人袁肇平、靳守拙、袁正平一行,来到内乡县衙。在县委书记全新明的陪同下,游览了内乡县衙并向县衙博物馆赠送了匾额和《清明上河图》的汴绣。在随后召开的座谈会上,县政协副主席朱学灵发表了热情洋溢的讲话,他高度称赞了章炳焘在内乡任职时期对内乡人民所做出的杰出贡献,对来宾的到来表示热烈的欢迎。

赵汧一行先后发言,介绍了章家后代的有关情况,对县委、县府在保护和开发县衙方面所做出的努力表示赞赏,对县衙博物馆的盛情接待表示感谢,对县衙的开发和保护提出了意见和建议。(资料来源:内乡亲民网作者:张中立 日期:2012-05-22)





张炳仁之子章培余之外甥女袁剑平在县衙内室的章培余少年蜡像前留影

最新内乡县衙:章培余——内乡县衙的深远意义可以看看这篇名叫趣谈古代县衙的建制与分工的文章,可能你会获得更多内乡县衙:章培余——内乡县衙的深远意义

我们找到第1篇与趣谈古代县衙的建制与分工有关的信息,分别包括:

以下是的一些我们精选的趣谈古代县衙的建制与分工

“县”,产生于战国时代;今河南省息县就号称“天下第一县”。

不过,更有名的是秦始皇统一中国后,在全国实行“郡县制”,把全国分为三十六个郡,郡下辖县,于是县长或者叫县令叫知县办公的地方就叫做“县衙”了。

以山东省即墨为例,说一说古代县衙的建制与分工。

由于县级政权在封建统治中具有举足轻重的位置,因而对县衙门的机构设置和人员编制也逐步走向规范化。清代朝廷除在《清会典》、《吏部处分则例》中对县署制定了有关法规条令外,还特别编修了《钦颁州县事宜》,使县衙门行政有法可依,有章可循,达到封建社会基层行政组织较完备阶级。现就清代同治年间即墨县衙的机构设置及人员编制情况作如下介绍:
知县 是县衙的最高行政长官。其职责是掌管全县赋税征收、决断刑狱、劝农稼穑、赈灾济贫、除奸除霸、兴善之教、贡士、读法、祭神祭孔等无所不包。其秩为正七品,多由进士、举人、贡生等经吏部铨选授职。年俸银29两2钱5分9厘,清乾隆三年始,年给养廉银1400两,公银160两。
县丞 是知县的辅佐官(相当于副县长),其秩为正八品,也是朝廷命官。其职责是主管全县的文书档案、仓库、粮马、征税等,下设攥典1人协助其处理公务。清康熙三十八年,即墨县衙之县丞被裁缺,后再未设。
主簿 是知县的佐贰官,别称“书记”。其秩为正九品,主管全县户籍、文书办理等事物。下设攒点1人协助其办公。明崇正年间即墨县衙尚设此职,清初即裁缺。
典史 此职始于元朝,明清因之。是知县的佐杂官,未入流。掌管缉捕、稽查狱囚、治安等事宜。清康熙三十八年即墨县裁缺县丞后,县丞、主簿的职责均由典史兼管,形成县衙的二把手,无所不管。因此清代称其为杂职首领官。即墨县典史年俸银31两5钱2分,养廉银80两。其属下有攒点1人协助其办理公务,公家不付俸资。有门子1名,年工食银5两5钱5分9厘。马夫1名,工食银5两5钱5分9厘。
以上知县、县丞、主簿、典史均由吏部铨选,皇帝任命。故称“朝廷命官”。
六房 县衙日常办公的有吏、户、礼、兵、刑、工六房。六房是县属的组织机构,附于县公堂之左右,每房设典吏1人,其工作人员称“攒点”、“书吏”、“书办”、“书役”、“胥吏”等。六房的办事人员均没有俸禄和工食银,只能靠微薄的纸笔费、抄写费、饭食费等维生,因而他们只能靠谋取各种私利,以补其收入之低微。这些人大都读过书,科举无望,但又“文理明通,熟于律例,工于写算。”(《大清会典事例》),因而便通过各种手段,进入县衙门当一名胥吏。五年役满后,即由知县给予一定赏赐开缺。清代即墨县衙设十房,其职责分别为:
吏房,设典吏1名(亦称“吏书”)攒点1名,管理本县所属吏员的升迁调补,下委任状,以及登记本县进士、举人等在外地做官的情况。吏房是管官吏的,有权有势,在知县直接领导下进行工作。
户房,设典吏1名(亦称“户书”),攒点1名,主管全县征收税银,交粮纳税,并把所收皇粮折成银两,然后签点银匠将碎散银两入炉融化铸成元宝(50两)、中锭(10两)、锞子(5两)等型号,上解朝廷国库。另外,户房还掌管“鱼鳞图册”、钱粮地清册等。如遇灾荒三年,户房还具体经办赈灾放粮等事宜。
礼房,设典吏1名(亦称“礼书”),攒点1名。该房主管祭神、祭孔、庆典等事。科举考试时协助知县、教谕等考官组织考生应试、监场、发放和收缴考卷等。还主管知县出巡时的仪卫、鼓乐和祭孔时的佾生,生员参加乡试时,礼房组织“送学”、“宾学”等礼节仪式。礼房下设柬房,设柬书1名,掌管知县的信件、名片和帖子,以及出示县谕,办理请柬等。
兵房,设典吏1名(亦称“兵书”),攒点1名,主管全县征集兵丁、马匹、训练丁壮。另如驿站、铺兵、城防、剿匪等事宜亦属兵房管辖。
刑房,设典吏一名(亦称刑书),攒点1人,其职责是主管全县民事、刑事案件。其下有仵作4名,年工食银22两2钱3分6厘,看监禁卒8名,年工食银88两9钱1分3厘。
工房,设典吏1人(亦称“工书”),攒典1人,主管全县蚕桑、织造、修筑署衙庙堂、兴修水利、铸造银两、销毁制钱等。
此外,尚设有负责登记收发文件、誊写状榜等事宜的收发房;负责管理县属银钱出入的库房,又称账房;有专司知县审官司时原、被告应填之表格及口供笔录事宜的招房;又负责管理粮仓的仓房,仓房下属库子4名,年工食银22两2钱3分6厘,斗级4名,年工食银22两2钱3分6厘。
清代县级衙门法定编制简略,实行知县负责制,虽有典史协助处理公务,但由于人少事繁很难胜任。因此,其正式办事的是六房胥吏,他们实际上承揽了衙门的全部事物和权力,虽然其人员编制没有法律规定,亦不从国库中支付俸银,但事实上成为县衙内固定的办事机构,并为最高政权所认可。这些人员由于他们没有薪俸,然握有实权,因而便千方百计利用手中权力,横征暴敛,索贿受贿,中饱私囊。特别到清朝中叶以后,书吏擅权以成为积重难返之弊病。清代曾流行一句话曰:“任你官清似水,难免吏滑如油。”这是对县衙胥吏的真实写照。
三班 清代即墨县衙设三班:即皂班、壮班和快班。他们和禁卒、门子、仵作、稳婆等统称为衙役,他们服务于县衙,担负站堂、行刑、拘捕、查脏、催科、征比、解囚等差事。虽享有国家规定的低微工食银,但常凭借手中的实权,鱼肉百姓。因而《大清律例》将他们贬为贱籍,其子孙三代不得入仕为官。
皂班,负责知县升堂问案时站班、行刑等事宜。即墨县衙共设皂隶20名。其中为知县听差的16名,年工食银66两7钱8厘。为典史听差的4名,年工食银22两2钱3分6厘。
壮班,又称民壮,承担力差、催科、征比等。即墨县衙设40名,年工食银320两。
快班,又称捕快。负责缉奸捕盗、破案、解囚等事。工食银124两5钱3分5厘。
此外,为知县听差的尚有门子2名,年工食银11两1钱1分8厘。轿伞扇夫7名,工食银38两9钱1分3厘。为典史听差的门子1名,工食银5两5钱5分9厘。马夫1名,工食银5两5银5分9厘。
县属各官
教谕,为儒学署首席学官,秩正八品,由举人或贡生除授。掌管训迪学校生徒,考察学校课艺业之勤惰,组织考试生员、祭孔等事宜,直接听命于省学政。其年俸40两。
训导,为儒学署副学官,秩从八品,其职责主要是协助教谕处理有关事宜,年俸40两。
巡检,是巡检司的首领官。清雍正十二年裁撤鳌山卫及雄崖所、浮山所后,即墨境内设浮山、鳌山、栲栳岛及雄崖四巡检司,后浮山及雄崖两巡检司移驻外县,县内只有鳌山、栲栳岛两处巡检司,而栲栳岛巡检司亦移驻雄崖。
鳌山司巡检,秩从九品,年俸银31两5钱2分,养廉银80两。下属有皂隶2名,年工食银12两4钱。初有马步兵50名,至同治年间削减为20名,年工食银62两。
栲栳司巡检,秩从九品,年俸银31两5钱2分,养廉银80两。下属皂隶2名,年工食银钱12两4钱。马步兵初为30名,清同治年间削减为20名,年工食银62两。
巡检的主要职责是掌管辖区内缉捕盗贼、盘诘奸究、维护社会治安等,虽是县衙的派出机构,但在其辖区内权力很大。
驿丞,是递铺司的首领官,掌管邮传、递送等事宜。清初,县内设总递司,东北路铺司4,西路铺司5,西北路铺司7,计有司兵71人。至同治年间裁减后,全县有司兵29名,年工食银158两4钱8分,里甲马夫2.7名,工食银34两,白夫6名,工食银47两5钱3分3厘。
另外,县衙属官中尚有住于医学署中主管全县人医和兽医的医官1人;住于庆城寺内的僧会司僧会1人,掌管全县僧人;住于城隍庙内道会司道会1人,掌管全县道人。这些都不是正印官,亦不给予俸银,故称“杂职官”。
县衙除设有上述机构和人员外,还有知县私人聘任的幕僚。这些人或擅长刑律,或能写会算,或谙练官场事物,具有一定的聪明才智。知县聘请他们作为心腹为自己出谋划策,处理公务。他们泛称师爷,再按其专长分为书启师爷、刑名师爷、钱谷师爷。师爷们无俸禄和工食银,年终知县给予束脩。他们往往左右知县施政之明暗,为官之清廉。他们和知县是宾朋关系,来去自由。

  • 内乡县衙:章培余——内乡县衙的深远意义:临晋掠影:文庙大成殿与元代县衙的前世今生

  • 叶县县衙: 闲来半天,从平顶山到叶县县衙转一圈

  • 网剧奇葩县衙分集剧情介绍(持续更新中)

  • 内乡县衙:章培余——内乡县衙的深远意义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