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奇趣后备箱! 手机访问:水浒中的官职探考

文化杂谈

水浒中的官职探考

吕正平来自:河北省 承德市 围场满族蒙古族自治县 时间:2019-06-05 17:40 坐标: 332038°

我们找到第8篇与水浒中的官职探考有关的信息,分别包括:

以下是的一些我们精选的水浒中的官职探考

水浒是四大名著,但很多人对水浒中人物的官职家世难以理解,乃至混肴!这种原因一是北宋官制军制变化比较混乱,二是作者为明代人,可能对北宋官制不清楚,另外水浒成子民间话本,保留了很多民间传奇,因而显得更为复杂混乱!
下面就北宋末年军制官制简单探考一下,以助网友能较为准确的理解水浒人物!


先从行政区划来讲,宋代地方实行州县二级制!后在州之上又设路,形成路州县三级。

a县有知县,下有县丞主簿县尉等佐官。

b州有知州,通判(州监)。宋代与州平级的还有府军监三种。宋代以府、州、军、监并称。大体说,凡政治、经济、军事三者兼重的地方设府,有驻重兵的军事地区设军,工业区如煮盐、冶铁等重要地区设监。府的地位比州略高一些,因此,稍大的州,则多升为府,升府的州,一部分是沿袭唐五代旧名,一部分是因为皇帝未即位时所封或曾是任官之地。派往知府者一般都是比较重要的官员。

c路,宋将全国分为24路。类似于唐的道,元的行省。大体上说,路的官僚机构,主要有四个监司,称为帅、漕、宪、仓。帅也称为安抚使,是一路高级军政长官,照例由文臣充任,但往往带都总管衔,统辖军队,掌管兵民、军事、兵工工程诸事。漕是转运使,其本职是经管一路财赋,保障上供及地方经费的足额。提点刑狱公事及提举常平司,前者管司法,称为宪;后者管赈荒救济事宜,称为仓。此外,又在安抚司中设走马承受1员,有事可直接向皇帝报告,不经安抚使之手,事实上与唐代的监军相似。所以每路有四个系统的长官,职权互相不同,而又不能认真负责。

最新水浒中的官职探考可以看看这篇名叫水浒结局:《水浒传》中的女性为何都结局悲惨?的文章,可能你会获得更多水浒中的官职探考

我们找到第1篇与水浒结局:《水浒传》中的女性为何都结局悲惨?有关的信息,分别包括:

以下是的一些我们精选的水浒结局:《水浒传》中的女性为何都结局悲惨?

经公众号 " 时拾史事 "(微信 ID:historytalking)授权转载。

最近,电视剧《北京女子图鉴》正在热播,与原版日剧《东京女子图鉴》相比,很多人称少了些许真实感。其实,说起 " 东京 " 的女性世界,日本还不算 " 正版 "。比如四大名著中的《水浒传》,虽然以各路好汉的故事为主,但其中出现过的女性也有 76 位,那才是妥妥的一部 " 东京女子图鉴 "。施耐庵在小说里打造或者说顺手打造的女性形象主要有四类:

1." 女汉子 ",以扈三娘、顾大嫂、孙二娘为代表;

2." 恶女 ",潘金莲、潘巧云、阎婆惜等 " 淫妇 " 和妓女白秀英、李巧奴、李瑞兰;

3." 弱女 ",林娘子、金翠莲、王进母亲、李逵母亲、雷横母亲、公孙胜母亲等;

4." 奇女 ",李师师。

今天,我们不妨以《水浒传》为入口,走进宋代东京的女子世界,看看她们的生活如何。

王进母子 电视剧《新水浒》截图

公元 1112 年的正月,东京的一位老妇人和她的儿子——八十万禁军教头王进从东京逃亡。母子二人的目的地是延安。那时候的延安是军事要地,老种经略相公在那里镇守边疆。只要有一身好本领,便能安身立命。

正月的风很冷,王进牵缰绳的手冻得通红,年过六旬的母亲坐在马上面,回望此生再也回不去的东京——这是《水浒传》开头最动人的一幕。李卓吾在评点这一幕时,说:情景如画。

在她的身后,东京漫天的烟火,绚烂的如同一个梦 …

没有逃出东京的娘子

公元 1114 年六月底,林冲刺配沧州前,给林娘子写了一封休书:

东京八十万禁军教头林冲,为因身犯重罪,断配沧州,去后存亡不保。有妻氏年少,情愿立此休书,任从改嫁,永无争执。委是自行情愿,即非相逼。恐后无凭,立此文约为照。(《水浒传》第七回)

这封休书是否符合大宋律法呢?

根据《宋刑统 · 户婚律》" 和娶人妻 " 条:" 诸妻无七出及义绝之状,而出之者,徒一年半。虽犯七出,有三不去,而出之者,杖一百,追还合。若犯恶疾及者,不用此律。"

所谓 " 七出 ",即无子,淫佚,不事公婆,口舌,盗窃,妒忌,恶疾。" 三不去 ",即 " 有所娶无所归 "(妻子的家族散亡,无家可归);" 有更三年丧 "(妻子曾为丈夫的父母服丧);" 先贫贱后富贵 "(丈夫娶妻时贫贱,但后来富贵的)。所谓 " 义绝 ",指夫妻间或夫妻双方亲属间或夫妻一方对他方亲属若有殴、骂、杀、伤、等行为,就视为夫妻恩断义绝,不论双方是否同意,均须强制离异。

大宋的法律规定,只有在七出、义绝的情况下,男子才可以休妻,女子存在 " 三不去 " 的情形,即便存在 " 七出 " 的事由,也不能休妻(但是,若女子存在 " 七出 " 中的 " 恶疾 "、" 淫佚 ",即便同时存在 " 三不去 " 的情形,男子也可以休妻)。

林冲只是因为要被流配,就提出休妻,且林娘子并不同意,从法律角度来说,林冲的休书根本就不具有法律效力,达不到解除婚姻关系的法律效果,他的做法本身明显违法,按照 " 诸妻无七出及义绝之状,而出之者,徒一年半 ",林冲写这封休书应该被处以 " 徒一年半 " 的罪责。

面对这封休书,林娘子 " 心中哽咽,又见了这封书,一时哭倒,声绝在地。" 显然,林冲休妻的决定对林娘子的伤害是巨大的。即使是林娘子被高衙内玷污,失去了贞操,也不能构成休妻的理由。

其实,最合法的选择是林冲带上林娘子一起去沧州:

《宋刑统》 " 诸犯流应配者,三流俱役一年,妻妾从之,父祖子孙欲随者,听之 …… 若流移人身丧,家口虽经附籍,三年内愿还者放还。

这一条里明确地说了,犯罪人配发外地,家属愿意跟随前往的,是准许的。而且根本不用担心会因此失去 " 东京户口 " ——宋代的户籍三年一造,各州府申送尚书省备查。流放之人及其家属到达配所,已经在流配之地落户的,期满后愿意回原籍的,予以准许,不愿意回原籍,而是选择继续居住于配所地的,也予以准许。还有就是途中的费用,按照宋代的制度,囚犯(包括他们的随行者)在迁移时,沿途驿站和粮仓应为他们提供一定的供给,林娘子愿意跟随林冲去,期间的费用均由当时的公共财政予以支付的。

当然,我们是知道林冲发配途中已经埋下了杀机,如果没有鲁智深,他早就在野猪林被杀了,假如林娘子跟着林冲去沧州,看起来是暂时逃离了东京高衙内的魔爪,但是路上还是有很大被强和杀害的可能性,那么问题来了:留在东京的林娘子会过上幸福安稳的日子吗?

电影《水浒传之英雄本色》剧照

拿到休书后的林娘子终日幻想着:我的意中人是一位盖世英雄,有一天他会提着丈八蛇矛来接我。她没有等来他的盖世英雄,却一次次等来了高衙内。上上次高衙内来,告诉她林冲在野猪林被野猪吃了,她不信;上次高衙内又告诉她,林冲在沧州草料场被火烧死了,她还是不信。

当这次高衙内过来时,她终于明白,她越是不信,林冲就越得死。她从枕下取出一条林冲的腰带,搭到房梁上,系了个死结," 官人,我等不了你了!"

公元 1114 年的冬天特别冷,一个残雪初晴的早晨,林冲藏在梁山东山路边的一片林子里,他和他已经舔舐过仇人鲜血的解腕尖刀,静静等待着投名状的到来。林冲自己也不知道,在等待投名状的生死关头,他为什么会忽然想起和娘子一起在东京勾栏里看戏时的场景:台上的人吱吱呀呀地唱着,娘子一会微笑,一会热泪盈眶。

他模仿勾栏里唱戏的人,轻轻哼了两句,用带着点河南口音的官话含混地吐字,调也不知道走到哪里去了:" 世事看透,江湖上潮起潮落,什么恩怨过错,在多年以后还是让人难过,心伤透 …… 娘子还在等我,泪不休,语沉默。娘子,娘子,娘子依旧每日折一支杨柳 ……"

林冲没有拿到投名状,他坐立不安,他的解腕尖刀时不时想从刀鞘里跳出来,去舔舐那个书呆子王伦的脖子,可每每想起娘子,他就把刀狠狠地按到自己的肋骨缝里。

第二年秋天,林冲终于杀了王伦。他等来的是,林娘子已不在人世。

离开东京的歌妓

金翠莲、阎婆惜、白秀英都是曾经的 " 东京好声音 "。

阎婆惜

水浒结局中的女性为何悲惨:《都?传》■

阎婆惜 电视剧《新水浒》剧照

闫婆惜 " 年方一十八岁,颇有些颜色 ",和父母从东京来到 " 山东投奔一个官人不着,流落在这郓城县。" 本来有声乐专长的闫婆惜来了郓城后," 不想这里的人不喜风流宴乐,因此不能过活 ",加上父亲 " 害时疫死了 ",家里没钱办丧事,喜欢学雷锋的宋江就资助了几两银子给她。闫婆惜她妈见宋江出手阔绰,在郓城有权有势,又发现 " 他下处没娘子 ",便托王婆做媒。

宋江初时不肯,怎当这婆子撮合山的嘴撺掇,宋江依允了,就在县西巷内讨了一所楼房,置办些家火什物,安顿了阎婆惜娘儿两个在那里居住。

那时候虽然没有诸如 " 公务员严禁包养情妇 " 这样的明文条例,但宋江养个妾难免被人背后非议,再加上他又是黑白两道通吃的人,喜好女色一向是被江湖上的人看不起的,所以他新鲜过后,就开始疏远闫婆惜。

疏远,不能表现太明显。于是,他就带张文远来闫婆惜这里喝酒。张文远是宋江的同事," 生得眉清目秀,齿白唇红;平昔只爱去三瓦两舍,飘蓬浮荡,学得一身风流俊俏 ",闫婆惜怎能不喜欢。

所以宋江这顶绿帽子是自己故意给自己带的,论智商,宋江肯定在武大郎之上,但是武大郎绝不会请西门庆到家里做客。

在宋江知道闫婆惜和张文远有一腿之后,心想:" 又不是我父母匹配妻室。他若无心恋我,我没来由惹气做甚么?我只不便了。" 如果没有 " 招文袋事件 ",再过些日子,闫婆惜和张文远的感情再发展发展,很有可能就能成正果,这正好也圆了宋江的心思。

由于闫婆惜刚满十八就稀里糊涂做了妾,刚遇上一个能疼她爱她的人,就死在了这名官吏手里,她这辈子也没能举办一场正儿八经的婚礼。

《水浒故事》连环画 " 宋江杀惜 "

当时的婚礼可不是像宋江那样," 在县西巷内讨了一楼房,置办些家伙什物,安顿了阎婆惜娘儿两个在那里居住 " 就可以的,按照《东京梦华录》的记载,光订亲就有一套复杂的程序:

凡娶媳妇,先起草帖子,两家允许,然后起细帖子,序三代名讳,议亲人有服亲田产官职之类。次檐许口酒,以络盛酒瓶,装以大花八朵、罗绢生色或银胜八枚,又以花红缴檐上,谓之缴檐红,与女家。女家以淡水二瓶,活鱼三五个,筯一双,悉送在元酒瓶内,谓之 " 回鱼筯 "。

《东京梦华录》卷第五

在东京长大的闫婆惜自然见识过别人的娶亲场面,她肯定跟张文远讲过。

" 我们东京那里的婚礼,新郎家的花檐子大轿要抬到新娘家门口,新娘家把准备好的彩色绸缎放到轿子里,乐队吹吹打打好半天,化好妆的新娘才能上轿。新郎家要给轿夫准备红包,轿夫拿到红包,才起轿 " 阎婆惜说," 新郎家要找一个阴阳先生,拿个斗子在门口等着,斗子里盛着谷啊、豆啊、铜钱啊、果啊什么的,都是象征着幸福吉祥的东西,等新娘一下轿,这个先生把斗子往门前一撒,让看热闹的小孩去抢,这叫‘撒谷豆’。"

" 你小时候抢过吗?" 张文远笑嘻嘻地问。

" 怎么没抢过?" 闫婆惜陷入了美好童年的记忆中:" 我每次都准备一块手帕,专抢好吃的,抢来就放到手帕里包着,不舍得一下子吃完。"

" 东京的规矩真多!" 张文远感慨," 倘若宋押司肯把你送给我,我也照东京的规格娶你!"

闫婆惜笑了起来,这一晚,郓城县月色满街,乌龙院春色无限,闫婆惜唱了她在东京时最喜欢的一首曲子,这是闫婆惜生命最后的绝唱:

妈妈看好我的我的红嫁衣

不要让我太早太早死去

---(幸福大街《嫁衣》)

白秀英

白秀英 电视剧《新水浒》剧照

公元 1118 年,农历戊戌,狗年。让雷横感到迷惘和恐惧的是,如今的臣个个都是宋徽宗赵佶的宠臣。" 六月乙卯,加蔡京恩,官其一子 "," 八月甲寅,以童贯为太保 "…… 这些人就是后来导致亡国的 " 六贼 "。

在这样的朝廷下,雷横注定不能在事业上有所作为。对他来说,做个孝子也许是他最后能够坚守的纯洁之地,只是他没有预料到他的坚守带来的却是灭顶之灾。

在《水浒传》里,这一年的二月下旬,山东济州郓城知县的情妇 ---- 歌女白秀英,被正在繁华地段勾栏门首处带枷示众的步兵都头雷横打死了!多位目击者口述,事发前,白秀英正辱骂殴打雷横的老母亲:" 只一掌,把那婆婆打个踉跄,那婆婆待挣扎,白秀英再赶入去,老大耳光子只顾打 " (《水浒传》第 50 回)

白秀英为追随新任知县,来到郓城开勾栏演出一炮而红,街头巷尾都夸其 " 端的是个好粉头!"

郓城县的都头雷横被人拉去观看她的演出,还坐的是前排位置。

白秀英托著盘子,先到雷横面前。雷横便去身边袋里摸时,不想并无一文。雷横道:" 今日忘了,不曾带得些出来,明日一发赏你。" 白秀英笑道:" ‘头醋不酽二醋薄。’官人坐当其位,可出个标首。" 雷横通红了面皮,道:" 我一时不曾带得出来,非是我舍不得。" 白秀英道:" 官人既是来听唱,如何不记得带钱出来?" 雷横道:" 我赏你三五两银子,也不打紧,却恨今日忘记带来。"(《水浒传》第 50 回)

按道理,看戏买票,该多少钱给多少钱。一向看 " 霸王戏 " 惯了的雷横平日吃喝玩乐需要自己买单的时候也不多;就算是带了,也觉得没有必要给,他可以用 " 维持治安 " 的理由免费看郓城县所有的演出,他不知道白秀英是郓城县知县的相好,一番撒娇过后,雷横披枷带锁跪在县城最繁华的地段,"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雷横心甘情愿认栽。

可是雷横的老母亲如何懂得这些个利害道理,眼见自己儿子被枷在大街上受苦,百般心疼万般难过 ... 又听闻这一切都因为得罪了县官的相好,她和天底下所有的母亲一样想为自己的儿子 " 讨个公道 "。对于 " 退一步海阔天空 " 的雷横来说,你可以让我披枷带锁跪在大街上肆意侮辱,可是怎能打我老母亲?

最后,这个杀死知县相好的官吏,被判了刑。

东京名妓李师师

央视 98 版《水浒传》李师师

小说《水浒传》中的宣和三年(公元 1121 年)正月,为了招安大计,宋江等人去东京看花灯,宋江想尽办法也要见李师师一面,满大街兴致勃勃地打听李师师和皇上小赵的绯闻 ... 在 98 年央视的电视剧《水浒传》中,李师师去了街上看花灯,剧中热闹的还原了当年的东京城美丽的鳌山,仿佛预示了这绚烂背后虚弱的赵宋王朝即将倾覆的江山 ....

李师师,汴京名妓,张子野为刊新辞,名《师师令》,略云:" 蜀彩衣长胜未起,纵乱云垂地。正值残年和月坠,寄此情千里。" 秦少游亦赠之辞云:" 看偏颍川花,不似师师好。" 这是《词品拾遗》中关于李师师的专条解释。除了《大宋宣和遗事》外,还有无名氏的《李师师外传》和张端义的《贵耳集》等。

李师师在历史上确有其人,但《水浒》中的李师师基本上是虚构。宋徽宗赵佶和李师师究竟是不是 " 有一腿 "?是否像宋江说的那样 " 打得热 "?正史并无确凿记载。

皇帝嫖娼毕竟不是什么光彩的事,为了怕被别人认出来,赵佶以治安保卫为名,围了一条通道,直通李家,叫做 " 潜道 "。从此,赵佶同李师师来往,就从这条 " 潜道 " 走,《水浒传》中也提到了这条 " 潜道 ":

宋江只要等她问其备细,却把心腹衷曲之事告诉,只见奶子来报:" 官家从地道中来至后门。" 李师师忙道:" 不能远送,切乞恕罪。"(《水浒传》第七十二回)

水浒结局中的女性为何悲惨传》:《?都■

宋徽宗挖地道去见李师师的事,可以肯定是假的。原因有三:

以赵佶这样一个皇帝的身份,如果想掩人耳目,用不着用那么笨拙的方法。挖条地道的动静很大,从大内皇宫挖到镇安坊,想不惊动百姓不太可能,如果说不怕惊动百姓,那挖地道的意义何在呢?

赵佶和李师师 " 有一腿 " 的证据是周邦彦的一首词《少年游 · 为道君、李师师作》其中 " 马滑霜浓,不如休去,直是少人行。" 意思是说天晚了,路上结霜了,马蹄滑了,没有行人行走了,不太安全了,不要回去了。如果有地道,何来的 " 马滑霜浓 "," 直是少人行 "。

据考古记载,当时汴京的皇城大内里面确有地道,但是那些地道都是在皇宫与皇宫之间相通的,没发现有哪一条是超越皇城的。假如真有出皇城的地道,也不至于后来当金军把皇城包围之后,皇族成员一个也没逃掉,被金军一锅端。

所以,这条从皇宫到李师师床下的嫖妓专用地道,只是人们为了增加这个故事的传奇色彩而想象出来的。在男权社会里,这样的风流韵事受伤害的往往都是女人。" 红颜祸水 " 这顶帽子一旦扣过来,她就成了祸国殃民的根源。

《水浒传》没有写李师师的最终下落。随着北宋的灭亡,宋徽宗后宫佳丽们没有一个有好下场,在兵荒马乱国破家亡之时,李师师的下场可想而知,当然种种结局也只是人们的猜测,李师师究竟下落何方,又是因何而死,随着时光的流淌早已泯灭在历史的长河里。

备注小贴士:

鲁达是老种经略相公账前的提辖官,老种就是种师道,他是皇帝任命的加官检校少保(虚职、荣誉而已)、静难军节度使(即节制调度,从二品,相当于大军区司令级别)、京畿河北制置使(宋代的制置使是比安抚使更高的封疆大吏)--- 相当于现在的大军区总司令员。老种不仅是节度使,还是节度使里的 VIP--- 经略使,掌一路兵民大政。凡遇重大军事行动,则特设经略使,权任极重,地位高于总督。

参考资料:

《宋史》 《水浒传》 《水浒十一年》山东画报出版社

《汴京遗迹志》 《大宋宣和遗事》 《宋刑统 · 户婚律》

《宋史通俗演义》蔡东藩 《宋官十八朝演义》李逸候

《林冲休妻的法学分析》作者张未然 -《人民法院报》2017-04-21

  • 水浒中的官职探考:水浒传结局:《水浒传》中的女性为何都结局悲惨?

  • 水浒传中的好词好句

    我们找到第360篇与水浒传中的好词好句有关的信息,分别包括:

    以下是的一些我们精选的水浒传中的好词好句

    副标题#e# 1、钟声杳霭,幡影招摇。炉中焚百和名香,盘内贮诸般素食。僧持金杵,诵真言荐拔幽魂;人列银钱,挂孝服超升滞魄。合堂功德,画阴司八难三涂;绕寺庄严,列地狱四生六道。杨柳枝头分净水,莲花池内放明灯。

    2、宋江见山寨又添了许多人马,如何不喜,便叫汤隆做铁匠总管,提督打造诸般军器,并铁叶连环等甲;侯健管做旌旗袍服总管,添造三才、九曜、四斗、五方、二十八宿等旗,飞龙、飞虎、飞熊、飞豹旗,黄钺白旄,朱缨皂盖。山边四面筑起墩台。重造西路南路二处酒店,招接往来上山好汉,一就探听飞报军情。山西路酒店,今令张青、孙二娘夫妻二人,原是酒家,前去看守;山南路酒店,仍令孙新、顾大嫂夫妻看守;山东路酒店,依旧朱贵、乐和;山北路酒店,还是李立、时迁。三关上添造寨栅,分调头领看守。部领已定,各各遵依,不在话下。

    3、宋江见活捉得天目将彭心中甚喜,且来阵前看孙立与呼延灼交战。孙立也把带住,手腕上绰起那条竹节钢鞭,来迎呼延灼。
    ......
  • 《水浒传》中的女性为何都结局悲惨?

  • 刘筱筱在水浒传中的胸

  • 水浒潘金莲:98版《水浒传》中的潘金莲饰演者 如今44岁的她近照

  • 水浒传潘金莲:98版《水浒传》中的潘金莲饰演者 如今44岁的她近

  • 潘金莲扮演者:98版《水浒传》中的潘金莲饰演者 如今44岁的她近

  • 水浒中的官职探考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