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来到奇趣后备箱! 手机访问: > 社会娱乐 > 休闲八卦 > 凤于九天27:凤于九天27部第一至十二章网站地图

休闲八卦

凤于九天27:凤于九天27部第一至十二章

Angelique来自:美国 肯塔基州.Kentucky 霍金维尔 时间:2018-10-28 15:35 坐标: 107490°

我们找到第1篇与凤于九天27:凤于九天27部第一至十二章有关的信息,分别包括:

以下是的一些我们精选的凤于九天27:凤于九天27部第一至十二章

《凤于九天 第二十七集》作者:风弄
  
  第一章
   看着身材高大的若言在自己面前的软席上缓缓入座,一直心脏怦怦乱跳,屏息以待的凤鸣,总算暗中舒了一口气。
  若言用可以穿透人心的目光打量了他片刻,哑然失笑,“本王是在做梦吗?鸣王竟然会主动提出和本王一起坐下聊聊。”
  凤鸣心道,恭喜恭喜,你猜对了,这当然是个梦,不然我吃饱了撑着跑到你的离国王宫来干什么?找死吗?
  当然,他是不会这么乖把真实答案告诉若言的。
  凤鸣微笑着问,“依大王之见呢?”
  “本王觉得……”
  “嗯?”
  “本王觉得,当鸣王表示友好的时候,本王就该小心了。”若言淡淡的话语中,暗藏讥讽,“本王记性不差,还没有忘记鸣王在阿曼江边献给本王的那条连环船之计。”
  “呃,这个……”
  凤鸣背上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哪个混蛋提议说什么好好相处的?根本就搞不清离国和西雷的新仇旧恨有多深嘛!看样子,若言还牢牢记得当年阿曼江一站的耻辱。
  这次死定了。
  原本在睡着前,他和容恬制定了很多策略,例如见到若言应该如何表示友好,如何用话题引起若言的兴趣,包括治国良方啦,均恩令啦,同国大战啦。
  甚至只要可以吸引若言的注意力,让若言不对凤鸣作出伤害性的事,甚至把兵法背几条给他听也OK。
  没想到,这个可恨的家伙居然一上来就提起阿曼江之败,一副要报仇雪恨的格局呀……
  “鸣王无话可说了吗?”见到凤鸣愣住,若言唇角勾起一丝危险的笑意,有趣地瞄着他那张依旧藏不住心事的脸。
  多久没见了?个头似乎又长高了。
  当初细细长长,仿佛稍用点力就会被折断的手指,如今优雅地垂在身侧,晶莹洁白,修长而拥有了内敛的力度。
  在惊隼岛上,指挥众人把同国大军砸成飞灰的,就是这双手吧?
  如果,可以一边饮酒,一边慢慢把玩这双珍贵的手,必是一件爽事。
  “咳咳,”发现若言诡异地盯着自己的手,把手悄悄往袖子里缩了一缩,努力用最诚恳的语气说,“难道我们就不能心平气和地谈谈吗?”
  “不能。”
  “为什么?”
  就算恐怖分子也有谈判的可能性呀!
  “因为本王没这个耐性。”若言眸中掠过捕猎的光芒,话音未落,大手毫不客气地朝凤鸣抓来。
  凤鸣惊叫一声,不顾仪态地抱着脑袋,一个倒滚翻。
  幸亏他在体能方面,经过容恬、容虎、洛云等多位名师的专业教导,身手大胜往昔,竟然伶俐地逃过了若言这一次突袭。
  狼狈地从地上一跳而起,发现若言高大魁梧的身躯已经站立在自己面前,脸上带着冷笑,俨然要亲手把他抓到手的样子,顿时心里一震。
  这就是容恬再三叮嘱一定要避免的情况。
  什么猎人见到逃跑的兔子都会忍不住暴戾地追上去,所以千万不要逃避,否则会引发对方更旺盛的侵犯欲。
  可恶啊!
  为什么我不是猎人?为什么每次都是我当兔子?
  不逃,难道我自己往口上撞?!
  “等一下!”在若言移动身形之前,凤鸣突然一声大吼,伸出一掌,虚虚挡在若言面前,“若言,你知道我为什么在你们两人之间,选择了容恬吗?”
   若言见他居然没有继续逃跑,还有胆子向自己发问,也暗暗惊诧。
  今日所见的凤鸣,和他记忆中那个见到他就哆哆嗦嗦,一脸恐惧的凤鸣截然不同,感觉更机灵了,更勇敢了,表情更生动了。
   更,有趣了。
  “因为你在遇见本王之前,先遇见了容恬。如果你从下生长在离国王宫,先遇见的是本王,本王保证,会让你深深地爱上本王,从此不把任何人看在眼里。”
   '我又不是小鸡。”
   “嗯?”凤鸣奇峰突出的这句话,让若言大皱眉头,“这和鸡有什么关系?”
  “小鸡破壳而出的时候,会把第一眼看见的动物视为母亲。”
  若言想了想,点头道,“似乎确有其事,本王也曾经听说过,有的鸡会跟着去水里玩,也许就是错认做母亲了。不过,这和刚刚说的事又有什么关系?你不会是为了什么目的,在浪费本王的时间吧?”
  凤鸣心道,恭喜,又猜对了。
  目的当然是要浪费你的时间。
  凤鸣故意做出一副示弱的样子,向若言请求,“我们可以坐下再说嘛?”
  若言怀疑地上下打量他。
  凤鸣叹了一口气,又耸了耸肩,直接走到若言面前,拿起他腰间垂下的长长地细带,和自己长袍上的细带,绑在一起,打了个蝴蝶结,无奈地看着他,“这样总可以了吧?我已经向你表明我不会逃走。你要是不相信,干脆把我关到牢里好了。但是,你把我关到牢里,对你有什么好处呢?不过帮你多吃点牢饭罢了,你说是不是?”
  若言双目炯然生光,虽然非常狐疑,却终于被凤鸣勾起更为激烈的好奇。
  “好,”若言缓缓点头,“就让本王看看你在玩什么花样。”
  好不容易,让若言再一次坐回精致的软席上。
  可是,接下来……要说什么呢……
  凤鸣轻咳两声,有条不紊地说,“所以说,小鸡一旦破壳……”
  “再说什么小鸡之类的无聊话,本王就不客气了。”若言扫过来的目光,说明他是认真的。
  “那……我们就说说你比不上容恬的地方,总可以了吧?”凤鸣忍不住冲口而出。
  “嗯?”若言眯起眼睛,“鸣王是存心想激怒本王吗?”
  凤鸣顿时缩了缩脖子。
  不能怪他胆怯,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他怕了若言这么久,这次可以挺直腰杆和他面对面地谈判,已经很有进步了。
  问题是,这个对手,实在不是随便说点小故事就哄得过去的。
  不愧是当王的人。
  看来,不管是容恬还是若言,都绝不会上一千零一夜这种拖延时间的小伎俩的当得。
  唯今之计,只有……这样了!
  凤鸣思忖片刻,感叹着说,“我这一次来,本来是诚心诚意和离王示好,希望化解彼此恩怨。可是不管我说什么,离王都会往最糟的地方想。也不能怪离王,谁叫你我第一次见面时就没有留下好印象呢。唉,难道我们就真的不可能有心平气和相处的一天?”
  这番话,除了第一句有点情非得已的虚假外,剩下的大部分倒真的发自肺腑。
  若言也不禁沉思。
  长时间以来,他不惜一切代价想得到凤鸣。
  但得到之后呢?下一步,当然是彻底地收服,让他臣服于自己雄风之下,让他对自己像对容恬那样的全心全意。
  占有一个人的身体非常容易,但要得到一个人心悦诚服的归顺,却难比登天。
  这才是真正的占有。
  现在凤鸣就在他触手可及的地方,而且竟令人难以置信地主动示好,这是千古难逢的机会,如果自己主动放弃这个争取凤鸣的心的机会,岂不是天底下最大的蠢材。
  想到这里,若言心里已经松动,淡淡笑道,“鸣王已经在我离国王宫中,本王随时可以对你做任何事,既然如此,那也不急在一时。既然鸣王这么想和本王聊天,我们就聊聊,就当本王在占有鸣王可爱的身体之前,满足鸣王一个小小的愿望吧。”
  呸呸!
  凤鸣在心里做了一个大大的鬼脸。
  我才不会让你占有我纯洁的身体!
  “那太好了,多谢离王的体贴。”
  “不过本王有言在先。”若言先警告依据,“不要再把本王当傻子,说一些无用的废话浪费本王的时间。”
  “离王放心,”凤鸣举起手,竖着两根手指对天发誓,“这次我使用的方法,包你不会觉得是浪费时间,而且,一定会增进我们彼此之间的了解。”
  “什么方法?”
  “我们玩——真心话大冒险!”
  “真心话大冒险?”若言皱眉,“这事什么?”
  “首先就是猜拳,猜输的人就要选择是说真心话还是大冒险……”凤鸣立即热情洋溢地把游戏规则给若言详细解释了一遍。
  若言听了规则,瞳孔微微一缩,意味深长地问,“赢了猜拳的一方,可以指定输家做任何事情作为惩罚?”
  凤鸣打个冷颤,赶紧解释,“只能是跑跑步,唱唱歌之类的。”绝不包括上床!
  “说真心话的人,不会撒谎吗?”
  “不可以撒谎,一定要说真话。”
  “嗯,”若言沉吟片刻,悠悠道,“既然如此,双方先立下誓言吧。”
  “什么?”
  “按对方的说法,立一个绝不说谎的誓。”
  凤鸣咋舌。
  哇,玩个游戏都要发誓,你也太认真了吧……
  “鸣王不愿意?”
  “哦不,我当然愿意,反正我说的都是真话。”凤鸣赶紧撇清。
  “那就好,那么请鸣王按照我所说的立誓,”不等凤鸣反对,若言已经有条不紊地说道,“我,西雷鸣王,立誓在和离王若言的真心话大冒险中只说真话,绝不撒谎,若违此誓,容恬必死于若言剑下,尸骨无存。”
  凤鸣满脸震惊。
  “这个誓言,呃,是不是太了点?”凤鸣蹙眉。
   若言冰冷的目光,缓缓斜到凤鸣脸上。
  “难不成,鸣王从一开始,就打算撒谎欺骗本王?这个所谓的游戏,其实是鸣王的又一个轨迹吧?”
  “不不,我没有骗你。”
  “那就很简单了。只要鸣王说的确实是真话,又何必担心这个誓有多呢?本王做事一向公道,鸣王按本王所说的立誓,反过来,本王也可以按照鸣王所说的立誓。”
  这种时候,如果说NO,八成会立即被若言撕成八大块吧?
   怕就怕他在把自己撕成八大块之前,先撕衣服,然后上演一出禽兽三级片……
  凤鸣想起前几天噩梦中被若言压在身上凌辱的情景,浑身一阵颤栗。
  咬牙想到,无论如何要坚持到底,抱歉,容恬,借你发个誓,不过我保证,绝对不会违背誓言。
  “我,西雷鸣王,立誓在和离王若言的真心话大冒险中只说真话,绝不撒谎,若违此誓,容恬必……必死于若言剑下,尸骨……无存。”凤鸣纠结着肠子念出若言指定的誓言,表情坚决地迎上若言的目光,沉声道,“离王满意了吧?现在,该轮到离王了。”
   “鸣王要我立什么誓呢?本王照办。”若言一脸轻松。
  “请离王发誓,如果你破坏游戏规则,”凤鸣一字一顿地说,“就永远不能碰触我,一片指甲、一根头发都不许碰。”
  若言双目霍然转厉,死死盯着凤鸣。
  凤鸣全身绷紧,知道自己再次愚蠢地激怒了他,但此时此刻,绝不能继续示弱,唯一的机会就是坚持到底。
  凤鸣昂着头说,“我身在离国王宫,离王要杀要剐,悉听尊便。不过……”他忽然停下。
  若言冷冷问,“不过什么?”
  “不过,离王要是连一个说真话的誓言都不敢立,我……”
  “你就怎样?”
  “我就以后再也不和你说真话了。”凤鸣对他不屑地一瞥。
  虽然只是一瞥,那双黑白分明的眸子光华流溢,宝石一般生动诱人。
  若言微愕。
  他原以为凤鸣要说什么狠的威胁,没想到,却是如此孩子气的一句话。
   天下之大,也只有凤鸣会在他若言面前以不再说真话来要挟。
  “哈哈哈哈!”若言大笑之后,眼神深沉,直盯得凤鸣心里毛毛的,“刀箭斧,本王尚且不怕,还怕和你说几句真话吗?好,本王就陪你玩到底。”
  凤鸣忙道,“你发誓不破坏游戏规则,不能撒谎,也不能玩输了就耍赖滥用武力。”
  “好,本王发誓,绝不破坏游戏规则,否则今生今世,不得碰触鸣王一丝一毫。”
   啪!
  凤鸣双掌一击,发出清脆的声音,大声道,“好,誓言已立,游戏开始!”
  如果放在一个月前,就算打死凤鸣,他也不会相信自己会有和若言坐在一起玩真心话大冒险的一天。
  到底是怎么样诡异的命运,才能知道出目前如此荒诞可笑的一幕?
  堂堂西雷鸣王,和他最惧怕最想躲开的离王若言,哥俩好的坐在同一块软席上撩起袖子猜拳。
  值得幸运的是,凤鸣在猜拳方面,似乎有点天赋。
  “耶!我赢了!”即使是最可怕的若言在面前,但凤鸣得意忘形之中,还是忍不住做了一个胜利的V字手势,看着若言那张波澜不惊的脸,很礼貌地问,“请问离王,你是选择大冒险,还是选择真心话呢?”
  最好是选择大冒险,那我就惩罚他做两千个伏地挺身,这样可以拖延很多时间,说不定没等他做完,这个叫本鸣王焦头烂额的破梦就已经醒了。
  睁开眼,我就可以见到最最亲爱的容恬。
  “本王选择真心话。”若言饶有兴致地看着满脸兴奋地凤鸣。
  虽然第一盘划拳输了,但能见到如此兴高采烈的凤鸣,却也算一份礼物。
  这个小东西,在容恬面前就是这样活蹦乱跳的吗?
  早就打探到不少关于他的消息,他的贪玩,他的爱捣蛋,他的小耍赖,还会逃学,他身边的人,都对他又爱又恨。
  但是,在把他囚禁在身边的半年里,他却惜字如金……
  既想立即把他压在身下,探索那象牙般雪白的可爱的身躯,听他婉转呻吟,但是,又想再继续看着他神采飞扬,说不尽的灵动俊逸。
  “真心话啊?那我要问你问题了。”
  “鸣王请问。”
  “嗯……”这可让凤鸣有点犯难,玩这个游戏,只是为了拖延时间,对若言,他可并没有什么很想知道的问题。
  早知道就和容恬商量一下, 看看要不要问点军事机密了。
  凤鸣想了半天,才问,“我身上的,是你叫人放的吗?”
  问这个好像有点吃亏,明明早就知道答案了。
  果然,若言毫不迟疑地点头,“不错,是我派去的人做。”
  “就是那个叫余浪的人吗?”
  “本王已经回答过一个问题了。”
  “哦,那继续猜拳。”
   凤鸣撩起袖子,又伸出雪白漂亮的手,“幺幺四五六!哇!又赢了!”
   连续好几盘,竟然都是凤鸣猜赢了。
  而若言每次都选择了真心话。
  “那个冒充杜枫的余浪是什么人吗?”
  “离国王族。”
  “是你要他死我吗?”
  “本王怎么会害死你,下是为了得到你。我已经给西雷王去信,只要他肯把你送来,本王就帮你解。”
  凤鸣愕然。
  从来没有听到容恬提起过这件事。
  “我们第一次在繁佳见面,你为什么要在我身上下?”
  凤鸣的问题,让若言不禁想起第一次和凤鸣见面的情景,在繁佳三公主别致的住所里,正式这个天真幼稚的小家伙,破坏他向三公主求亲的大计。
  从此,他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没有再想过迎娶新王后的事。
  “那个时候你是名义上的西雷太子,又博学多才,下害你,主要是为了对付西雷。”
  也许,还有一点当时尚未清晰的,想把你囚禁在掌心里的想法。
  凤鸣皱皱可爱的鼻子,“你知道我为什么喜欢容恬而讨厌你吗?就是因为你老害我。”
  若言已经立誓不破坏游戏规则,也就是说,不会中途动用耍赖动用武力。
  这种前提条件下,凤鸣暂时可以放下心防,畅所欲言。
  “本来嘛,大家没什么私人过节,你离国看西雷不顺眼,可以用国家策略嘛,为什么总针对我这个无辜的人呢?第一次见面,你就在我身上下,发时几乎把我痛到死。”
  “接着,你又打算让夏管骗我出营地,在外面布下伏兵想抓我,幸亏我没有上当。”
   “没想到,你一计不成,又施一计。让妹妹妙光出使西雷,用什么私奔的话来哄我,把我绑架了。”
  “后来,在博间……”
  “又后来,在土月族……”
  “对了,还有,在悬崖上……”
  “…………”
  “你说,换了你是我,你会喜欢一直害你,抓你,折磨你的人吗?”
  面对凤鸣义正词严的指控,若言泰然自若,事先锐利深刻,微微笑道,“只有不听话的骏马才需要用鞭子,如果鸣王乖乖顺从本王,本王又怎么不好好疼惜鸣王呢?一档本王疼惜鸣王,鸣王会比在容恬怀里更加满足。”
  最后两个字故意加重了语气,藏着邪的暗示。
  凤鸣听得头皮发麻,生怕激起若言的“性致”,不敢顺着这个话题往下说,连忙岔开话题,“好啦!好啦!继续猜拳。看来你猜拳不大行啊,一盘都没有赢过……”
   拳头划出去。
  看着自己和若言停在半空的两只手,凤鸣瞠目结舌,恨不得扇自己一个耳光。
  笨蛋!
  被胜利冲昏了头脑,居然大言不惭地说若言一盘都没有赢过,现在好了吧,话音未落就让若言赢了!
  “本王赢了。”
  “是啊……”
  “请问鸣王,你是要真心话,还是要大冒险?”若言那副淡定自若的样子,让凤鸣忐忑不安起来。
  不会想好了什么歹的惩罚吧?
  放心,我死也不会接受大冒险的。
  真心话,最多就是让你问一点私人问题罢了,就算你问我和容恬做的时候用什么姿势,我也不怕!
  男子汉大丈夫,敢作敢当!
  不过,谢天谢地,幸亏我一直不怎么过问容恬的军事机密,如果你问,我也只能老实不客气地说不知道,那可是大大的真话,嘿嘿。
  “我选择真心话。”凤鸣这个输家作出了选择,斗志昂扬地说,“你尽管问吧。”
  若言深如墨潭般的眼睛往凤鸣身上缓缓扫过,露出一丝令人心惊胆颤的浅笑,缓缓开口,“这真的是一个寻常的梦吗?”
  凤鸣骤然僵住,半响,才结结巴巴道,“你……你这是……什么意思?”
  “王宫到处都有守卫,你怎么可能在不惊动守卫的情况下进入本王的寝宫?本王醒来这段时间,为什么一个伺候的人都没有出现?如果说本王在做梦,但人怎么可能梦见从未听过的游戏。这种匪夷所思而有趣的游戏,似乎也只有此刻应该还在博间的鸣王才可以想得出来。”若言的目光,越来越犀利,仿佛要把面前的凤鸣刺穿了,“此情此景,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这……这个……”
  “别忘了你立下的誓,有一字不实,容恬将会有一日死在本王剑下,尸骨不存。”若言不冷不淡地“好心”提醒。
  “……每次只能提一个问题……”凤鸣一头冷汗地搪塞。
  “那好,请鸣王先回答本王的第一个问题。”
  凤鸣扭过头,避开若言好整以暇的审视,想起自己刚才用容恬姓名立下的誓言,挣扎了半天,最终气馁地低声说,“是的,这不是一个寻常的梦。”
  若言一点也不惊讶,胸有成竹地伸出手,“来,继续划拳。”
  “还要划啊?”凤鸣心中大叫不妙。
  “当然,本王开始有点喜欢上这个游戏了呢。而且,本王会让鸣王把本王想知道的答案,一个接一个如实奉上的。”
  
  第二章
  
   佳阳城首府里。
  
  府中最大最华丽的寝室中挤满了人,都没有人发出任何声音,一切仿佛凝固了,静到极点,连一声咳嗽也不闻。
  容恬、容虎、烈儿、秋蓝等侍女,以罗登为首的一大群忧心忡忡的萧家干将,还有最近才被自己的副将打包送给鸣王的佳阳城守孔叶心,此刻,都正围绕在寝室中那张大床旁。
  所有人的视线,都停留在床上沉沉入睡的凤鸣脸上。
  另一个无法触及的梦的世界里,正在发生着什么呢?
  在入梦者尚未醒来之前,没有人能给出答案。
  等待是天底下最难忍受的事。
  容恬从凤鸣入睡后就一直坐在床边,深深地凝视着他,姿势丝毫没有变过,刚毅的脸上平淡无波,看不出他在想什么。
  秋蓝和秋星也在“听”孔叶心说了心的事,知道鸣王这次入睡很可能会见到离王真正的阳魂,想到鸣王这么害怕离王,现在却要孤零零去面对那可怕的男人,既担心又心疼。
  鸣王刚刚入睡,她们就忍不住哭了。
  但她们绝不敢惊扰中的鸣王,都死死捂住小嘴无声地流泪。
  所有人中,脸色最难看的是萧家人。
  萧家是典型的行动派,萧家杀手团可不是说着玩的,这么多年以来,只有人家怕他们的,哪吃过这种无法做声的闷亏。
  
  明明利刃在手,高手成群,却只能眼睁睁看着少主去只身赴战,像那佳阳城守说的,这是阳魂与阳魂的单独较量,旁人无从插手。
  去他的阳魂!
  去他的单独较量!
  真恨不得咔嚓一剑,叫离王那个下黑心的混账阳变阴,人变鬼!
  唉,只能呆站在床边,这感觉真窝囊。
  崔洋站在罗登右边,以杀手特有的犀利眼神紧紧盯着少主精致的脸庞,不放过任何一丝最微不足道的变化,仿佛这样就能推测出这场阳魂之战的内情。
  可恨却什么也瞧不出来。
  少主似乎睡得很香。
  难道我们就什么都不能做吗?
  崔洋忍不住低声道:“如果孔城守的推测没有错,现在少主应该正在和离王碰面。如果少主目前正处于不利情况,我们当机立断把少主叫醒,是不是比较……”
  房中静得掉一根针都能听见,他虽然说得很小声,但相比之下却不啻于大嗓门的嚷嚷。
  说到一半,所有的目光转了方向,齐向他射来。
  崔洋赶紧闭嘴,以为自己贸然开口,打破沉默,惹来众怒,正等着挨骂。
  不料,却听到耳边接连出现松了一口气的声音。
  冉青用不会惊扰到凤鸣的小音量说,“我也正有此意。我的老天,这样没有尽头的等待真要命,我宁愿赤手空拳去和黑熊打一架也比受这种煎熬好啊。”
  身边几个萧家年轻高手虽然没吭声,却纷纷点头。
  他们也憋惨了。
  “不许轻举妄动,”罗登板起老脸,威严地扫了这群年轻人一眼,“如果事情这么简单,西雷王会一直坐着不动吗?大事当前,最忌心浮气躁,乱作主张。你们之中有人比孔城守更了解心是怎么一回事?贸然打断少主和离王的阳魂相遇,如果伤到少主,或者让少主无法醒来,你们负得起这个责任?如果洛云在,他肯定不会……”
  说到下落不明的洛云,萧家人,包括罗登自己的脸色都更为难看。
  罗登不再往下说,只轻轻叹了口气。
  又把目光转回到躺在床上的凤鸣身上。
  罗登虽然不是杀手团主管,但在萧家资历够老,而且萧家又最讲究等级和资格,崔洋等人受到他训斥,都垂下头,不敢再做声。
  孔叶心对于鸣王身边的小团体来说,明显是个新丁,所以他一直很本分地待在床的外围一听崔洋提议弄醒鸣王,这位说话结巴的城守大人就有点着急了。
  赶紧把笔沾了墨,写起来。
  等他写完,罗登已经训斥完毕。
  以防万一,孔叶心还是小心地戳了戳崔洋的后背,等崔洋转过头来,便把手里刚刚写好的字伸过来,请他看一看。
  上面写道——拓照族秘法非常诡异,鸣王阳魂如果是被离王召入梦中,强行惊醒可能会伤害鸣王的阳魂。不可冒险,不可冒险。
  他连写了两个不可冒险,显得很是担心,频频往崔洋脸上看,瞧他是否领会。
  崔洋点点头,低声道:“多谢指点。”
  英气的脸上露出一丝莽撞后的羞愧。
  其实崔洋他们从小被挑入杀手团培养,绝不是心浮气躁的人,但老主人和夫人一起消失,洛云生死不明,少主中危在旦夕,不详之事情一件接着一件出现,难免就沉不住气了。
  “鸣王动了。”忽然容虎沉声道。
  这一声,顿时把大家神经扯到最紧。
  冉青等高手经过常年训练,目光锐利,和容虎同时注意到凤鸣精致的眉脚轻轻纠了纠,仿佛就快醒来。
  情不自禁之下,众人身子都往大床的方向倾前,秋蓝和秋星更是紧张得小手捂在心脏的位置,蒙着泪雾的大眼睛一眨也不眨。容恬更不用说,他是第一个发现凤鸣脸上有变化的人,早就微俯上身,把长着薄茧的温暖手掌轻轻贴在凤鸣鬓角上,令人安心的嗓音低沉地问,“凤鸣,你醒了吗?”
  等了片刻。
  凤鸣的睫毛也若有似无地动了动。
  开始是难以察觉地微颤,渐渐的颤得厉害了,仿佛要从沉睡中醒来,眼睑却有千斤重一样。
  众人不由自主屏住呼吸,都恨不得帮他一把,却又都不敢轻举妄动,捏着心等他独自从困境中挣扎出来。
  揪心的等待中,乌黑浓密的睫毛终于缓缓掀起。
  “唔……”凤鸣鼻子里发出一声懵懵懂懂的呻吟。
  “鸣王醒了。”
  “少主。”
  “鸣王?”
  “哇!”凤鸣睁开眼睛,迷迷糊糊地一瞟,猛然怪叫一声。
  “怎么了?怎么了?”
  “鸣王,怎么了?”
  “你们搞什么鬼啊?吓人吗?”凤鸣一骨碌从床上坐起来。
  一醒来就看见头顶上方这么多双眼睛,吓了他一跳。
  不过,无须众人回答,他立即就意识到这是怎么回事了。
  容恬在床边伸过手来,凤鸣下意识地就挨他身边去了。众人早就等得心焦,见他终于醒来,七嘴八舌问道。
  “少主,你真的梦见离王了吗?”
 
  • 凤于九天27:凤于九天27部第一至十二章:凤于九天28破茧成蝶_凤于九天破茧成

  • 凤于九天24惊隼大捷_凤于九天惊隼大捷

  • 凤于九天29残更不寐

  • 凤于九天27:凤于九天27部第一至十二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