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奇趣后备箱! 手机访问:元大都的记忆——探访金锭桥、万宁桥、玉河遗址……

休闲八卦

元大都的记忆——探访金锭桥、万宁桥、玉河遗址……

孙仲寿来自:安徽省 宣城市 广德县 时间:2018-11-06 05:06 影响: 150111人

我们找到第1篇与元大都的记忆——探访金锭桥、万宁桥、玉河遗址……有关的信息,分别包括:

以下是的一些我们精选的元大都的记忆——探访金锭桥、万宁桥、玉河遗址……

元大都的记忆——探访金锭桥、万宁桥、玉河遗址……
这里是什刹海,元代叫积水潭。
积水潭是东汉之前古永定河(古称水)的河道,东汉以后,水流迁于蓟城以南,故道积存高粱河水,形成湖泊。这片湖泊在金代称白莲潭,元代称海子、积水潭,至明代开始有什刹海之称。清代相沿,清中后期至民国时期又分称什刹西海、什刹后海、什刹前海和西小海。元大都的记忆——探访金锭桥、万宁桥、玉河遗址……
这就是什刹海的前海。
元大都的记忆——探访金锭桥、万宁桥、玉河遗址……
前海东岸有一座汉白玉石桥,叫金锭桥。金锭桥就是我们今天探访的玉河的起点。
元大都的记忆——探访金锭桥、万宁桥、玉河遗址……
金锭桥北侧,一块巨大的卧地石上,刻着“京杭运河积水潭港”。
元大都的记忆——探访金锭桥、万宁桥、玉河遗址……
中国历代封建王朝都要把各地征收的粮食运往京师,供宫廷消费、百官俸禄、军饷支付。这种粮食称漕粮,漕粮的运输称漕运。秦始皇北征匈奴,曾自山东沿海一带运军粮抵于北河 (今内蒙古乌加河一带)。汉建都长安(今陕西西安),每年都将黄河流域所征粮食运往关中。隋初除自东向西调运外,还从长江流域转漕北上。隋炀帝动员大量人力开凿通济渠,联结河、淮、江三大水系,形成沟通南北的新的漕运通道,奠定了后世大运河的基础。
元代为了解决大都城漕运的水源问题,由郭守敬修建了从京北昌平县白浮泉到大都的引水工程。从昌平县的白浮村神仙泉引水,向西流再折向南,一路上汇集了一亩、榆河、玉泉等众泉,再截取沙河、清河的上游,共流入瓮山泊(颐和园昆明湖)。从瓮山泊经长河流入和义门(西直门)的水关到积水潭。从积水潭东的万宁桥(后门桥)经大都城皇城的东墙外流过沙滩、北河沿、南河沿,经御河桥南,出丽正门东水关,再转向东南流入文明门外的金闸河。再从金闸河往东40里流到通州张家湾西的高丽庄,入白河,全长约82公里。
这项巨大的水利工程在元至元二十九年(1292年)动工,转年秋全部完工。从此,京杭大河运畅通,全国各地的漕粮,可以直接上溯通惠河,到达大都城,积水潭就成了京杭大运河的终点码头。
关于积水潭和通惠河的修建,参见我的博文:《闲游汇通祠,缅怀郭守敬》
http://blog.sina.cn/dpool/blog/s/blog_942379fd0101eahb.html?vt=4
元大都的记忆——探访金锭桥、万宁桥、玉河遗址……
这座桥就是金锭桥,位于什刹海东出水口处,是一座桥龄仅十余年的汉白玉三孔石桥,仅为方便过人而建。它的命名完全是对应“银锭桥”而来。
元大都的记忆——探访金锭桥、万宁桥、玉河遗址……
2001年,什刹海东端出水口处修筑石桥遇到了起名的问题。时任北京市副市长的汪光焘就此请教时年已届九十高龄的历史地理学家、北京大学教授侯仁之先生。侯仁之先生在经过了一番考察和思虑之后给汪光焘副市长写了下面这封信:
光焘市长:
后门桥改建一新,深受地方群众赞赏。我虽建议在前,正是有赖鼎力规划施工,终于迎来我们首都在规划设计最初起点的新景象。这实在是很可纪念的一件事。更有出乎个人意料之外的是桥下河渠的上游,又新建一石桥,便于沿什刹海、前海东岸南北通行,从而为来往行人了一个饱览水上风光的好去处。承嘱我为此新桥命名,实出我意料之外。受命之余,筹思再三,考虑到桥名必须便于称道,又应与什刹海上的风物相结合,因而联想到前后海之间有银锭桥,创自明朝中时,立足桥上,西山央望,遂有“银锭观山”之称。1984年重修之后,原形设计已有变化。又后海西岸高楼耸起,遥望西山胜景,自然受到影响,但是银锭桥之名,依然如初,日益增民间向往之情。联想及此,因而建议前海东岸新建石桥即命为金锭桥。这样,什刹海上前后两桥,金银并称,不仅便于记忆,而且与金锭桥隔海相望的西北岸上原有胡同两处,即以大小金丝套为名。我便以金锭桥之命名,征求相会诸位好友之意见,无不欣然同意。敢以奉闻,尚祈裁夺为盼。
专此,顺致敬礼
侯仁之敬上
2001年1月30日
元大都的记忆——探访金锭桥、万宁桥、玉河遗址……
现在镌刻在桥上的“金锭桥”三个大字,则又有另一番来历。请看侯仁之先生同一天的另外一封信:
光焘同志:
嘱我为什刹海上新建石桥命名,我认为这是很重要的一件事。因此经过慎重考虑之后,已将命名经过写了一份正式的报告书,另纸抄写,尚祈定夺。至于写桥名以便刻石一事,我实在感觉力不从心。因为我缺乏书法训练,近来又深感目力衰退,虽曾试写过“金锭桥”三字数次,实难如意,反复考虑,还是另请长于书法的专家执笔为是,我也就安心了。谊在知己,敢以奉闻。
此致敬礼
仁之敬上
2001年1月30日
尽管侯仁之大师婉辞再三,但现在镌记在桥上的“金锭桥”三字,还是从侯仁之大师给汪光焘副市长的信中植下来并放大而成的。
元大都的记忆——探访金锭桥、万宁桥、玉河遗址……
漕运船只从通州逆流而上,到达积水潭,必须靠水闸分段调节水量。为此,郭守敬在河道修建了11处共24座水闸。这里就是11座水闸之一:海子闸,后改名澄清闸。
澄清闸分上、中、下三道闸,上闸就是金锭桥所在的位置;中闸在东不压桥(东不压桥胡同与平安大街交汇处)。下闸在厚载红门(今地安门)东望云桥下,今北河胡同东口。
元大都的记忆——探访金锭桥、万宁桥、玉河遗址……
玉河就是从这里开始,流经万宁桥(步粮桥、后门桥)经大都城皇城的东墙外流过沙滩、北河沿、南河沿,经御河桥南,出丽正门东水关,再转向东南流入文明门外的金闸河。
金锭桥东面几十米地方,就是万宁桥。
元大都的记忆——探访金锭桥、万宁桥、玉河遗址……
元大都的记忆——探访金锭桥、万宁桥、玉河遗址……
万宁桥位于北京鼓楼与景山之间的南北中轴线上,地安门大街的中央,建于元代至元二十二年(公元1292年),亦称海子桥、地安桥。始为木桥,后改建为单孔石桥。又因在地安门前,而地安门与青瓦台相对,应算是皇城后门,故俗称之为后门桥。
元大都的记忆——探访金锭桥、万宁桥、玉河遗址……
20世纪50年代石桥面铺设沥青,河道填平建房。桥身下半部分被掩埋在路基之下,仅存桥两侧的栏板。1984年被公布为划定保护范围及建设控制地带,主要保护其侧墙及望柱栏板,未另划保护范围。2000年北京市对后门桥进行了整治修缮,毁坏的桥栏杆按旧样做了修整,桥洞下和河岸边的水兽被原地保留,并疏通了河道。同时,恢复原来桥名“万宁桥”。
元大都的记忆——探访金锭桥、万宁桥、玉河遗址……
说明牌说一共有六只镇水兽。可是我只看见四只,东侧和西侧南北岸各一只。这些镇水兽长1.77米,宽0.9米,高约0.57米。仔细观看,这四只镇水兽的姿态并不一样——
这是趴在桥东南岸的一只。
元大都的记忆——探访金锭桥、万宁桥、玉河遗址……
据报道:“在玉河北端万宁桥下方,两只镇水兽分别伏卧在桥下堤岸两侧。其中,北侧的镇水兽与其伏卧的大石浑然一体,石上铭刻有至元八年等字样,据考为元代水兽。专家认为,该镇水兽与北海团城上的渎山大玉海石雕,可并称为传世的‘大都双宝’”。
下面就是趴在桥东北岸的那只元代水兽,你看它身上的鳞甲已经被风雨侵蚀得干干净净,水兽现在是“裸奔”状态。现在四只水兽都用栏杆保护起来。
元大都的记忆——探访金锭桥、万宁桥、玉河遗址……
桥东的这两只爬在岸沿上,头伸出岸沿边,形成伏岸望水的姿势,因在下水方,有通过桥孔望水势的寓意。
桥西的两只姿势略有不同。下面这只是趴在桥西侧北岸的。
元大都的记忆——探访金锭桥、万宁桥、玉河遗址……
桥西的这两只镇水兽,是将头外伸,两只有吸盘的爪抓着垂直的岸边墙面,身体的一侧挂在岸沿外,面朝来水的方向,大有了解水势,保一方水运平安之意。
元大都的记忆——探访金锭桥、万宁桥、玉河遗址……
桥西南岸的那只。
元大都的记忆——探访金锭桥、万宁桥、玉河遗址……
经过七百年的岁月沧桑,万宁桥已经老态龙钟,破损的石拱券桥洞上的螭首已经基本看不出模样了。
元大都的记忆——探访金锭桥、万宁桥、玉河遗址……
看见螭首,我好像知道为什么说明牌上说一共六只镇水兽,可能是加上券洞上的两只吧。可是,在桥东的螭首,被钢架和管道遮挡得严严实实,根本看不见。元大都的记忆——探访金锭桥、万宁桥、玉河遗址……
后门桥的修缮改造,完全得力于侯仁之先生的呼吁。1998年11月5日,侯仁之先生在《北京晚报》发表了《保护和力求恢复后门桥的历史风貌》一文,全文如下:
后门桥处于北京城南北中轴线上,是一处非常重要的历史古迹。历史上元朝废弃金中部旧城,另建大都新城,需要重点解决的两个问题:一是大都城的规划设计,二是开凿运河以通漕济运。概括起来讲,首先是以作为漕运起点的海子桥,也就是现在的后门桥,来确定自北而南纵贯全城中轴线的位置。然后在海子桥的正北方,建立起作为全城平面布局的中心标志,叫做“中心之台”(即今鼓楼所在处)。从中心台径直南下,经过海子桥,直达全城设计上的正南门,在这一距离的中间部位上,也就是今日北海和中海(当时还没有南海)的东岸,兴建起“宫城”。官城之外.包括今北海和中海在内.更建“萧墙”从四面加以围护。因此,在元大都城初建的时候,出萧墙北门叫做厚载红门,沿中轴线径直北上,就是海子桥。相继开凿的从大都城南下的大运河,就是从海子桥下,转而东南,然后紧靠萧墙东侧,向南直出大都城,转而东下至通州以接北运河。这正是大都城初建时水上运输的大动脉,也就是日后所谓南北大运河的最后一段。当时海子桥西侧建有澄清闸控制流量,按时启闭。所以在大都城初建时,选择海子桥作为全城规戈划设计的起点,是十分重要的。
明朝继起,改建大都城为北京城,仅从城市的核心部分来说,首先改建元朝的“大内”为“紫禁城”,只是沿中轴线稍向南移。其次又把四面“萧墙”改建为“皇城”,只是皇城的北墙和东墙又稍向外移。于是海子桥以下向东南流的故道,遂被包入皇城以内,从此大运河上北来的船只,再无可能进入北京城中。因此原来的积水潭逐渐淤积和缩小,终于形成现在的什刹海。这在北京城市建设史上,实在是最大的失策。其次,皇城的北门叫做“北安门”,出北安门径直北上的海子桥,名称依旧,没有改变。到了清朝,改北安门为“地安门”,海子桥也就叫地安桥了。其后地安门又俗称“后门”,于是地安桥相沿成习,也就叫做“后门桥”了。新中国成立后,后门被拆除,可是“后门桥”的名字,却流传下来并且作为北京市的文物保护单位,刻石立碑,竖立在桥南侧的石栏南头。可是古桥两侧的石栏,有的已断裂,却一直未得修理。看到在北京城市建设上有如此重要历史渊源的石桥,因为缺乏维修经费竟落得如此残破状态,实在令人痛心。更加刺目的是两旁石栏外侧,横亘在古河道上的大广告牌,竟然成了一种“遮丑”的设置。行人至此,还能设想这里正是北京这座历史文化名城最初规划设计的起点吗?
目前,北京城里正在进行平安大街的建设,必然涉及后门桥下河下游的“东不压桥”(原名东步粮桥)遗址。新中国成立之初.从后门桥到东不压桥尚有河道遗迹可见,现在都已填筑为弯曲狭窄的小胡同。这一段河道有无可能恢复或局部恢复,还是值得认真考虑的问题。至于东不压桥的遗址在平安大街的扩建中必会有所发现,希望能以古运河上的重要遗址之一,做出明显的地表标志。从此溯源而上.就是后门桥。因此又涉及后门桥如何进一步保护及周围环境如何进一步改造的问题。事关首都北京作为世界历史文化名城在城市规划建设上继往开来的大事,这里无暇多讲,有机会再另作讨论。最后我想再补充一点,即上文所说的海子桥一名,早在元朝,也是来自民间的俗称。当时它的正式名称叫做“万宁桥”。希望有朝一日桥梁本身以及周围环境经过改造之后,仍能恢复万宁桥的名称。
原载《北京晚报》1998年11月5日
元大都的记忆——探访金锭桥、万宁桥、玉河遗址……
万宁桥位于北京中轴线地安门大街上,站在万宁桥上北望,元代大都城的建城中心之台——鼓楼,历历在目。
现在这里也是交通要道,各种车辆、行人络绎不绝。
元大都的记忆——探访金锭桥、万宁桥、玉河遗址……
听说整修凿通桥洞后,有人很担心:七百余岁高龄的石拱桥,是否有力气承担现代化的交通?于是做了个实验,让数十辆满载重物的大卡车,密密麻麻地排列在桥身上,发现桥梁的结构与框架并没有变形。这怎么不让我们为祖国古代能工巧匠的高超技术而赞叹,又怎么不为现在某些还未使用便坍塌的“豆腐渣工程”而汗颜!
元大都的记忆——探访金锭桥、万宁桥、玉河遗址……
元大都的记忆——探访金锭桥、万宁桥、玉河遗址……
元大都的记忆——探访金锭桥、万宁桥、玉河遗址……
万宁桥东面,一条新修的引水渠蜿蜒流向东方,这就是玉河遗址。侯仁之大师的建议,如今已经变成现实。
2011年10月,经过9年的研究、勘探、复建,700余岁的玉河重新亮相,北京城再现半世纪前“水穿街巷”的历史景观。复建后的玉河水道,严格沿着古河道走向重新修复,自万宁桥起至东不压桥止,水道全长480米,平均宽18米、水深1米左右。
  据相关报道,玉河规划总设计师林楠介绍,此次规划修复玉河河道西起地安门外大街,向东南经平安大街,再向东至北河沿大街,全长1000米。那么,如今修复的只是玉河北段,是规划的一半。元大都的记忆——探访金锭桥、万宁桥、玉河遗址……
修复的玉河重现那恍若江南的美景——清水蜿蜒前行,河上架曲桥连接两岸,河岸垂柳依依,石道曲径通幽,白玉石栏杆矗立,两岸是明清风格的四合院落……
元大都的记忆——探访金锭桥、万宁桥、玉河遗址……
玉河是北京一条历史悠久的古河,明代之前曾是漕运进京的通道。元代玉河称为通惠河,由郭守敬于至元三十年(1293年)修建完毕,主要用于漕运。据明代史料记载,一般将通惠河由玉泉山至大通桥一段称为玉河;由大通桥至通州的一段称为通惠河,又称大通河。明永乐重建都城,水系改变,通惠河改名为玉河,漕运功能消失。明宣德七年(1432年),玉河被圈入皇城供排水系,正统三年(1438年)又与皇城内外金水河、筒子河等皇家用水合流。清代史料中大多将玉泉山至大通桥的一段称为玉河,亦有称为御河或御沟。从民国七年(1918年)开始至于1956年,玉河逐渐断水被改为暗渠最终填埋。
元大都的记忆——探访金锭桥、万宁桥、玉河遗址……
  2002年《北京历史文化名城保护规划》提出“历史河湖水系的保护”,规划明确玉河作为古代漕运河道,“将玉河上段(什刹海—平安大街)予以恢复”,东城区就如何使掩埋了半个多世纪的玉河重见天日开始研究。2005年,玉河历史文化保护工程作为北京市六片文保试点项目之一,正式获批立项。2007年,在施工过程中发现了元明时期的玉河古河堤遗迹,市文物研究所随即进场勘探发掘。经过相关部门多次研究以及多位专家学者的反复探讨论证,2009年5月,玉河历史文化保护工程正式开工。
元大都的记忆——探访金锭桥、万宁桥、玉河遗址……
  
元大都的记忆——探访金锭桥、万宁桥、玉河遗址……
前面一座新修的汉白玉石桥,沟通了玉河的东西两岸,这就是雨儿桥。按照规划,要在玉河上面将新建3座小桥,供机动车通行。雨儿桥就是其中一座。元大都的记忆——探访金锭桥、万宁桥、玉河遗址……
桥东端正对着雨儿胡同。雨儿胡同因为最近金三胖总书记的来访而声名大噪。
玉河从这里转向东南方向。
元大都的记忆——探访金锭桥、万宁桥、玉河遗址……
  按文物专家意见,保护玉河遗迹最稳妥的方法,是回填埋藏大部分古河堤。因此,古河堤的复建过程中,部分采取了回填的方式进行保护。玉河北区是按古河道原有走向重新修复的,通过铺设膨润防水毯,做好防水、防渗物理隔离处理,新河堤就建在回填的古河堤上方。元大都的记忆——探访金锭桥、万宁桥、玉河遗址……
元大都的记忆——探访金锭桥、万宁桥、玉河遗址……
元大都的记忆——探访金锭桥、万宁桥、玉河遗址……
元大都的记忆——探访金锭桥、万宁桥、玉河遗址……
这座汉白玉石桥是福祥桥,桥东就是福祥胡同。
元大都的记忆——探访金锭桥、万宁桥、玉河遗址……
福祥桥南面就是玉河遗迹展示区,考古发掘出的东不压桥遗址、驳岸遗存等,都按出土原状在这里向公众展示。
元大都的记忆——探访金锭桥、万宁桥、玉河遗址……
元大都的记忆——探访金锭桥、万宁桥、玉河遗址……
我国著名文物考古专家徐苹芳为遗址提名。
元大都的记忆——探访金锭桥、万宁桥、玉河遗址……
元大都的记忆——探访金锭桥、万宁桥、玉河遗址……
元大都的记忆——探访金锭桥、万宁桥、玉河遗址……
遗址南侧有一座石碑。碑额篆文“李公德政之碑”。
元大都的记忆——探访金锭桥、万宁桥、玉河遗址……
碑身上都是人名,估计是为哪位姓李的领导歌功颂德而立的,人名都是建碑捐资者。
元大都的记忆——探访金锭桥、万宁桥、玉河遗址……
元大都的记忆——探访金锭桥、万宁桥、玉河遗址……
碑文应该在另一面,可是不能进入,所以也无法得知这位领导的尊姓大名,有何功德。
元大都的记忆——探访金锭桥、万宁桥、玉河遗址……
遗址展示区东侧有一所新建的古建,就是新修复的始建于乾隆十五年前的玉河庵。
元大都的记忆——探访金锭桥、万宁桥、玉河遗址……
玉河庵是为了专门祭祀旁边的玉河而修建的小庙。因为在玉河庵里修行的均为尼姑,所以又被附近居民称为“姑子庙”。上世纪50年代文物调查时,玉河庵还有山门一间,正殿、后殿和东西配殿。1985年再进行文物调查时,山门已拆除,仅留有正殿和后殿,配殿已改建。这次重修玉河,玉河庵才得到保护。
元大都的记忆——探访金锭桥、万宁桥、玉河遗址……
元大都的记忆——探访金锭桥、万宁桥、玉河遗址……
  2007年,北京市文物研究所对玉河遗址进行了抢救性发掘,在河道中先后发现了玉河庵碑的碑首和碑身,但未发现碑座,该碑后经拼接并配碑座立于玉河庵门前。碑座当然是新配的。
元大都的记忆——探访金锭桥、万宁桥、玉河遗址……
该碑质地位汉白玉,通高2.15米,碑螭首高0.62米,碑身长1.21米,宽0.55米,厚0.20米。碑额篆“玉河庵碑”,清嘉庆十三年(1808)立,碑阴额题“万古留名”,部分碑文因风化侵蚀字迹不清。
元大都的记忆——探访金锭桥、万宁桥、玉河遗址……
这是福祥桥下面的河闸,现在关闭着,所以遗址展示区这边没有水,修好之后应该是蓄满水的。
元大都的记忆——探访金锭桥、万宁桥、玉河遗址……

元大都的记忆——探访金锭桥、万宁桥、玉河遗址……
遗址展示区西侧地面有东西向两道水渠,旁边都有小牌,南面的那道写着“一号排水道”,北面的这条写的是“二号排水道”。
元大都的记忆——探访金锭桥、万宁桥、玉河遗址……
这座新修的小桥就是东不压桥遗址,现在原状展示的是东不压桥北面的燕翅和部分驳岸。
东不压桥位于地安门东大街的北侧,是一座东西走向的单孔石拱桥。因为位于地安门以东,且皇城墙没有从其上跨过,因此得了这么个奇怪的名字——东不压桥。
此次挖掘时,发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东不压桥桥面虽为元代砖石,但桥基却为一水儿的明代城砖。专家推测,应该是明朝时,这座桥梁曾大修,换过基石,才会出现这样明显的混搭特点。据附近老住户说,东不压桥桥孔龙门券上石雕的龙首十分精美,1950年代拆除时,不少老百姓都来围观。这次修缮,也专门增修了券脸。
券洞里有一个圆洞,大概是玉河穿过平安大道的排水管。在网上找到一张老照片:据说是1956年改暗河时埋寸的排水管道。不知是不是东不压桥的这个排水管。
元大都的记忆——探访金锭桥、万宁桥、玉河遗址……
元大都的记忆——探访金锭桥、万宁桥、玉河遗址……
遗址展示区尚未对游人开放,所以只能远远拍几张照片。据报道说,这里要建立“玉河遗址博物馆”,而且还有同学拍的照片的确有竖立的牌子,比如这张照片(从网上扒的哦):
元大都的记忆——探访金锭桥、万宁桥、玉河遗址……
可是我来这里,找了半天也没有看到这个牌子,不知道为什么把它拿掉了,难道改主意了?
还有玉河庵前面的那个“玉河庵碑”,以前有的照片中是放在门西侧的,现在改放到了东侧。可见一切都正在建设中……变化还会有的。等完全修好之后,再和南段一起详细游览吧。
  • 元大都的记忆——探访金锭桥:政和洞宫山:政和杨源乡之坂头花桥、洞宫山风景区(30帧)图文:

    我们找到第1篇与政和洞宫山:政和杨源乡之坂头花桥、洞宫山风景区(30帧)图文:有关的信息,分别包括:

    以下是的一些我们精选的政和洞宫山:政和杨源乡之坂头花桥、洞宫山风景区(30帧)图文:

    政和杨源乡之坂头花桥、洞宫山风景区(30帧)图文:蔡闽建
    洞宫山风景区位于著名的屏南鸳鸯溪上游、政和杨源乡洞宫村境内,2014年11月26日洞宫村入选第三批中国传统村落名录。洞宫风景区为福建省省级风景名胜区,占地约40平方公里,由宝丰岩、麒麟山、香炉山和九层际库区四大景区组成,以“花桥、虹溪、怪圈”三绝称著于世。
    花桥:位于杨源乡革命老区坂头村口,为单孔楼阁式风雨桥。由坂头苏坑人陈桓于明正德六年(1511年)进士及第后衣锦还乡时建造,随后时毁时修,现存建筑为民国三年(1914年)重修。

    万宁桥:川藏高级公路: 中国骄傲!除了港珠澳大桥、京新公路、鹤大公路

  • 玉河遗址……:鹤大公路: 中国骄傲!除了港珠澳大桥、京新公路、鹤大公路、川

  • 黄家湖大道: 江汉七桥、墨水湖立交改造、黄家湖大道三大工程今

    我们找到第1篇与黄家湖大道: 江汉七桥、墨水湖立交改造、黄家湖大道三大工程今有关的信息,分别包括:

    以下是的一些我们精选的黄家湖大道: 江汉七桥、墨水湖立交改造、黄家湖大道三大工程今

    金报讯(记者余宁 通讯员 雷宇 陈斌)记者从武汉市城投集团公司获悉,9 月 29 日日,江汉七桥、墨水湖立交改造、黄家湖大道三大工程同日(9 月 29 日)启动建设。

    武汉市汉江上的第七座过江桥梁

    江汉七桥位于知音桥与古田桥之间,桥址距知音桥 1.2 公里,距古田桥 2.6 公里。工程北起解放大道与古田四路交叉口北侧约 380 米,以新建高架桥形式下穿轻轨 1 号线,向南跨越解放大道、沿河大道后过汉江,过江后通过新建高架桥依次上跨堤顶路(知音大道规划段)、琴台大道后,止于与玉龙路相接点,项目全长 2754 米,其中跨江主桥长 672 米。项目在汉口岸解放大道南侧和汉阳岸知音大道延长线北侧各设一对并行式上下桥匝道与主桥相接。主桥桥型为中承式钢桁系杆拱桥,主跨 408 米,侧看如长虹卧波。项目按照城市次干路双向 6 车道标准建设,主桥预留远期拓宽至双向 8 车道条件。

    ......
  • 元大都的记忆——探访金锭桥、万宁桥、玉河遗址……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