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奇趣后备箱! 手机访问:幽冥仙途吧最难释怀。《幽冥仙途》

休闲八卦

幽冥仙途吧最难释怀。《幽冥仙途》

须藤理彩来自:广东省 梅州市 蕉岭县 时间:2019-01-10 20:24 影响: 281206人

我们找到第2篇与幽冥仙途吧最难释怀。《幽冥仙途》有关的信息,分别包括:

以下是的一些我们精选的幽冥仙途吧最难释怀。《幽冥仙途》

重读《幽冥仙途》算是颇为仔细,犹如一根骨头非但左右啃咬,而且劈开吸吮,非但不放过一根肉丝,汁水也不放过大嚼一番。把书放下,却发觉那种茫然依旧,暴饮暴食终究不能解馋吗?
这个书最令我动心的人物算是青鸾。总觉得青鸾妖凤哪里管什么十三宗门所不容。联袂而出,任谁都会皱眉,任谁都会胆颤心寒。可是最后便就是在妖风的“眼睁睁”里,死得干干净净。青鸾就像朔风那般吹得人睁不开眼,自然也就看不清她不过就是个跟着姐姐到处杀人的小尾巴。展翅高飞都是为了别人,偃旗息鼓还是为了别人。万年的时光让她自己记得的,也许是姐姐的孩儿没有弄乱头发,也许是别人看着姐姐的时候还会想到记得有个更吓人的妹妹撑腰。但自己呢,什么都看不见。姐姐终于也没有办法把妹妹拽回生天,死便死吧,之后孤独得则只有姐姐了。
  
    妖凤是个母亲。所以再怎么写她赤焰千里跋扈冲天,她不过就是个母亲。男人稀里糊涂地无所谓,但对于自己的小孩如果说青鸾还只是拼死维护,对她就是生死本身。书里借着其他人调侃道“何必如此云云。”但如果没有些看不穿的事情裹着拖着,千秋万代地这么自由下去,孤独还算轻的,心如死灰才是真的。火光冲天。杀他个痛快的同时不过就是一句酸溜溜的自嘲:同样是女儿,别人的为何如此不同。
  
    这个书讲什么?在我而言便是“看穿”和“看不穿”的交替。自以为山水了然于胸便是“看穿”,苦于天地不仁而孜孜以求便是“看不穿”。境界越高,看穿的“代价”也就越大,好在“看不穿”的诱惑相应也浓得可以。宇内七妖三散,十山七海三洞天,九真四异六绝地,通玄三十三宗门,这些地方,这些人,“看穿”和“看不穿”的事情到处都是,穿梭其间,用飞的用遁的,但是谁爬得出自己的眼睛。
  
    很喜欢看主角在书里闲下来,书的开头是不得不,渐渐的便是自我醒觉,然后则是享受。跟着主角在千山万水里乘风破浪自然快意,但随着他在无言的山里日落日暮更有一番滋味。所得慢慢涵养,所失慢慢陶铸,然后便是再来得失,人从被动的“闲”到如手使臂地掌握自己的节奏,多么惬意,多么孤独,为自己活着真得很好吗。
  
    小说是一种解决矛盾的过程,所谓“正入万山圈子里,一山放过一山拦”,于是在各种“空喜欢”之间逐渐和人物投契起来:劈开苍穹的钟隐,大智若愚的清溟,虽死犹荣的幽冥二老,当然 还有那些女人们。这个世界男人都喜欢看女人,各种角度,各种熟度,各种深度,偷偷地看,光明正大地看,咬牙切齿地看,看到后来,才知道她们其实也是我们,大家面对的世界既然一样,问题也就差不多。于是轻松起来,欢乐起来,无奈起来,哪里来那么多废话起来。她们和我们一起拥有这个世界,矛盾自然也就分去一半,承担者如是,肇事者如是。主角解决矛盾我们也许不耐烦,解决女人,不耐烦总来得慢一些。其中想提一下一个叫做颜如月的小姑娘。
  
    相比其他人,她哭丧着脸大骂主角的身份爆棚实在可爱。她大概会慢慢明白真相总是被不情愿地撞破的,否则何来造物弄人一说。水镜里可以看到天机,但天机的时机难道也贪心到可以掌握吗?于是在所有的女人里面,她的未来最为被人期待,因为别的女人都早已经是遍体鳞伤,哪怕是明矶这样每个毛孔都浸泡着阳光的利器,里面不还藏着挥之不去的阴影。小女孩痛痛快快地哭吧,可以真的只是为了伤心而哭,你马上就会老过这样的青葱岁月。
  
    主角出场有个功夫是每天把所有经历默上一遍,这个办法我在渥伦斯基身上见过一次,在曾国藩身上见过一次,可见是个古今中外通吃的好办法,三省其身对于一个有觊觎的人是远远不够的,每一刻都在盘算得失,每一刻都在瞻前顾后,人便被这时间揉搓着,今日之我何来今日之说,因为我同时看着过去和未来。所以主角所会的各种神功都是虚幻,倒是这个默默想曾经发生过什么的本领乃是安身立命居家必备。纵然千岁,纵然一秋,明白多少便活过多少。太上纵然忘情,可哪里来那么多太上。
  
    好书不在于让你看到什么,而在于促使你开始思索什么,看到什么总是有限,思索则是细细绵绵。
  
    
  
  
    人生父母养
  
    这个书的一大特点便从题目上来:幽冥阴晦,仙途浩荡。主人公游走其间,非但袍子的质地都是两种,心性、习惯、面目无不迥异,唯一不变的就是那双被批为'血瞳厉魄'的眼睛。那眼睛里有灵竹的步步为营,有百鬼的桀骜不驯,有李珣费尽心思让别人'无意'看到的各种信息,但看得久了,总还是那个古老的话题:我从何处来。要解答这种从来没有答案的问题,只能弱化这个问题的力度,也就是在不断求索的过程中,李珣都遇见了什么人有了那些际遇,也就是说哪怕不知道来自何方也至少知道在幽谷奔走的路上究竟谁伸出了指路的指头。
  
    翻开履历表,大致可以梳理如下:幽冥一路是鬼先生、血散人韦不凡、阴散人阴重华,还有那个挂名的师傅阎鸳;而仙途之上则是钟隐、青吟、明玑乃至挂名的林阁。李珣有太多的'第一位老师'。或者可以这么说,如此精彩繁复的'破处',李珣就是哪吒转世,金童复生,也给煎熬到老无可老,破无可破了。当然说起来这些第一次都比不上名义上天赐的第一个老师:人间界的父亲福王李信。
    李信对他的栽培很模糊,但明写的至少还有一处:'他平日去宫中伴读,都是一副天真烂漫的模样,回到家中,却要写一篇入宫感想札记,将入宫所见所感,描绘剖析,评点对策,再由父亲最终审核。'胆大不知,心细可察。这种类似搜魂复读的训练办法枯燥而刻,对于一个小孩而言简直就是把一些并不属于自己的器官嫁接到身体里去。但也就是这种功夫奠定了之后他所有的功法基础:所得再微也要细细咀嚼消化,经过再繁也要慢慢回溯涵养。否则在眼花缭乱的求道过程中,李珣面对的首先不是累死而是撑死。或者说李信他的另外一个重要信息就是哪怕亲同骨肉,也是路人仇敌,不要去相信什么美好的东西,从亲情这最初的一环就开始把自己从这个世界里剥离出来。李珣一生可谓颠沛流离,可是忿忿不平之余只要想到:'你老子都对你如此,遑论其他。'天下还有什么可以愤懑的,一如还有什么可以期许的。当然,如果只有坏人,老天爷折磨人的游戏怎么能玩得尽心呢?
    首先第一个老师血散人就颇有强卖强买的架势,面对自以为已经可以讲道理摆事实的小娃娃,血散人面对一个本来可以上北大清华的娃娃强逼入了自己明显没有办学执照的夜校甚至只不过是个补习班。他主人公的不是后来什么血神子劳什子,而是'我可以把你其他的老师都干掉,你不和我学学个毛啊?',也就是就在不辨是非的年龄硬生生告诉对方'拳头大就是道理,辩得过就是是非'。在强权上坚持那是一厢情愿的笑话,在强权下忍辱偷生算是'上苍有好生之德'的造化。
    血散人另外一个功劳就是迫使主人公上山求道。吾未见好色如好德者,那么就在还不知道什么叫做好色之前硬生生逼他往好德这条路上走,走不通是活该,走得通那叫做意外。由于作者故作神秘的原因,要踏上这个求道的路之前他得先去爬一座山,非常寂寞近乎地爬一座据说很久很久没有人爬过的山。这里暗示两点:很多事情做不到不过就是没人去作罢了,很多事情做不到就是该一个人孤独地去做。前者在于人都是懒惰的,后者在于人总是花心的,于是主人公鬼使神差般地在这座灵山上开始了自助游。再发生一件很重要的事情之前,他遇见了鬼先生。
    鬼先生应该是那种很想不开的家伙。纵然被钟隐劈到不知下落(至少目前情节如此)还对很多事情放不下看不透,那句百年之后必须到化阴池里'质本洁来还洁去'的做法与其说是谋财害命不如说站好最后一班岗。都这样了还想着把重要情报送回总部,他简直可以称之为一个幽冥仙途上的突击手。要劳动勋章吗?要荣誉证书吗?他挥之不去的骨灰裹在主角身上似乎让人看到执着是多么的粘皮带骨。于是主人公做得重要的事情来了,他要去温泉洗澡。
    如果一个男孩在一个没有人的温泉洗澡也许是件舒服的事情,但总称不上大事,但如果遇见一个女人也在洗澡呢?而且这个女人很快就要变成他名义上又一个老师,一个让他可以踏上正途的老师。这就有大事的意思了,而且这个老师是那么的波澜不惊。自然,这个老师便是青吟。如果说鬼先生是第一个让他知道这个世界上也许真的有不劳而获,那么青吟他的就该是这个世界上真的没有白吃的午餐。对于李珣而言,他将从这个女人身上得到点点滴滴的关怀,无微不至的眷顾,直到他与这种温存如胶似漆相思刻骨,然后他就在他已经完全无法失去这种恩爱的时候,他会被告知:他所有的幸福感都是错觉。这种教训的确是一个足够称职的老师才能给予的,虽然一般人就崩溃了。
    然后便是延缓这种崩溃(也即为了最后时刻的感觉更剧烈深邃),主人公自然还需要很多别的老师,于是他遇见了第一个从气质上非常接近他的老师林阁。林阁最可贵的地方是告诉他哪怕修道百年,哪怕功力超群,像此刻一样惫懒倦怠的人依然存在,因为很多大家难以启齿的原因,因为很多大家习以为常的原因,对于主角而言,这个老师的重要性就在于一种自信的建立:不就是不入流吗,不入流也可以傲然在很多人面前存活很久,只要够久,就会发生连自己都难以控制的变化。想来林阁被暴露的难堪地摇摇晃晃之时,主角知道的该不仅仅是落后就要挨打,而该是挨打就挨打好了,大家都在挨打。
    然后他遇见的是明玑。如果说青吟的悉心指引更多的是一种引君入瓮,那么明玑则应该算是第一个真心实意被李珣的坚韧、天赋甚至是稚嫩所打动的老师。在李珣七十多年的少年生涯里(修真类基本都是活个四五百岁,所以这种年龄还是不要多去揣摩,否则就会出现亲吻一个几百岁的少女之类的明悟),每次他要怒海覆舟幽谷迷途的时候,明玑总会如同她的名字那样坚定地出现,坚定地把他狂躁喧嚣的气质澄净起来,坚定地告诉他:没有人会责怪你。无论李珣腹诽这不过是明玑被自己蒙骗后的滥情,但他其实特别渴望这种温暖和关怀,那是一种难得纯粹的眷顾,在各种欺骗和计算之间,他首先排斥的就是对明玑的表里不一,因为他自己也得承认纵然钟隐青吟负他,而明心剑宗绝不负他,而这个所谓的明心剑宗其实也就是明玑之人。偏偏明玑发出不斩某人誓不飞升的誓言,我却只看作是作者对李珣的偏心:飞升做甚,有李珣作陪,明玑的剑鞘就时不时拍拍他的肩膀吧,闺房之内除了眉笔自然也可以有让'通玄三十三宗门,百万修士'都不免默诵的闪灵剑鞘。
    然后便是钟隐,书里狠狠着墨淡淡撇开的钟隐。关于钟隐最好的定型照恐怕不是画竹时的故作镇定,而是垂钓云海时的百无聊赖。钟隐是谁,钟隐本领大不大,全是废话。钟隐基本已经到了无所不能连天都可以劈开的修为,可是钟隐实际上不过是条可怜虫。全书最为惊心动魄的情节目前依然还是青吟所说:'他看着玉散人从我的身体上爬起来,他毕竟晚来一步。'钟隐曾经对李珣说青吟最不喜欢的就是软骨头,自然不需要再做猜测,这个最不喜欢的软骨头其实便是这个让通玄界闻风丧胆定海神针般的钟隐。不怕散修,不怕妖魔,连天劫都不怕的钟隐只敢看着小师妹的背影,五百年啊,就为了淡淡的这道背影还要强作镇定地对李珣表示感谢。如果看到青吟洗澡呢?五百年啊,淡淡的背影和美人入浴还有什么分别。李珣曾恶意揣测钟隐是否真的心口如一的从未看过青吟,是否在远处偷小师妹梳头抚琴?何须揣测,日日夜夜,她知道他在看,他知道她知道他在看,两个人都不过是装着不知道罢了。钟隐教了李珣很多,如果说其他人把李珣变得厉害,那么钟隐就是把李珣变到知道什么叫做厉害。可是他教李珣最多的恐怕还是:天可以斗,斗得过心中那挥之不去的背影吗?
  
    之外还有一个挂名的师傅阎鸳和真正让李珣学到本领的师傅阴重华,但她们都和青吟、明玑那样有另外一个身份,而后者不同的是,她们出场之初便裹着一份暧昧的气氛,师长是用来爱的,那么自然不止一种爱。
  
    很黄很暴力
  
    最近有传说天大的好事出现了天大的屏障可以过滤到大部分的有害信息,于是可以肯定地预见网络将如卫生纸那样洁白无菌。不过在此之前,看这样的消遣读物大概也就图那曾经被广为传诵的五字真言:'很黄很暴力。'据说有很多好事者还加上了'很深很舒服','很好很强大'等各种补注版本,其实不需要,我们穿梭于黄和暴力之中,已经没有力气再去想什么其他。
  
    者见
    在纵览李珣的花丛战绩之前,有必要提一部很久之前的香港武侠电影《新仙鹤神针》。其中有个情节是描写两大仙女蓝彩蝶(关之琳)和白云飞(梅艳芳)大战即将来临,一时间飞沙走石乌云蔽日。老百姓都奔走嚎啕:不得了啊,蓝彩蝶和白云飞要打起来了啊。天要塌了啊。事实自然没有那么恐怖,可是如果设想一下如果本书得以美满结局,类似金庸著作《鹿鼎记》里那样一男七女大被同眠,一旦老婆之间打起来的话会是如何一番景象呢?简单讲,差不多就是一次天劫吧?
  
    按照古老的闺阁体制分类大致如下(标注'*'者就是已经'那个'了):
    妻:宇内七妖水蝶兰
    妾:宇内三散里的阴散人*和侄女大徒弟秦婉如*(阴阳宗宗主,前王妃(苏瑜))、小徒弟婴宁(天赋异禀);天行健宗的疑似掌门顾颦儿*;幽魂噬影宗弟子阎采儿;
    婢:幽魂噬影宗弟子叶如;
    偷:幽魂噬影宗宗主阎鸳;
    :销魂仙子二徒吞阳*、奼阴*
    暧昧:明心剑宗大师兄嫂子祈碧;水镜宗的疑似掌门颜水月;三皇剑宗的疑似掌门洛玉姬;
    :明心剑宗青吟*(这个不知道算是师母还是师傅);七杀琴古音(疑似人母);
    偷不到:宇内七妖里的栖霞元君和女儿林无忧;'闪灵剑'明玑、不夜城城主天芷上人;
  
    这个世界男人都喜欢看女人,各种角度,各种熟度,各种深度,偷偷地看,光明正大地看,咬牙切齿地看,看到后来,才知道她们其实也是我们,大家面对的世界既然一样,问题也就差不多。她们和我们一起拥有这个世界,矛盾自然也就分去一半,承担者如是,肇事者如是。主角解决矛盾我们也许不耐烦,解决女人,不耐烦总来得慢一些。据说男人的梦想是'功成名就,三妻四妾',女人的梦想是'男人功成名就,三妻四妾偏不',除了所谓的新派武侠小说严格履行一夫一妻制的合理文明婚姻制度,消遣读物的原则基本是女人'只有看不到,没有泡不到'。说势如破竹那都是客气的,基本是可以说是无坚不摧,摧毁不了的大概只是因为摧不过来。
    '要狠你就劫皇杠,要狠你就干娘娘。'这是广大劳动人民的美好愿望,朴素而又直率。给主人公破处开苞的便是这样一位角色,哪怕日后贵为通玄界一宗宗主,主人公在占有这貌似柔弱的女子的时候想得最多的还是:老子让皇帝老子做了乌龟。虽然很快就变成了:老子和最怕的那个家伙同穿了一条裤子。凡此种种,都说明什么'江南春秋的一蓑烟雨'都是虚幻,真实的只是他只有通过这种方式才可以证明自己是主宰是强者是……什么都不是的一个屁。人如果总是靠欺软怕硬来证明自己的强大,这样的后果自然是把自己不断地归集到食物链的更下一层。李珣在秦婉如身上得到的正是这种'自知之明'而不是什么'精关松动',但也恰恰是知道了对方其实可以杀死自己千万次勾起了另外一个瘾头:驱使强者为奴。如果说欺软怕硬为卑劣下流,那么欺硬为软也算是一种逆天争功的精进不已,从秦婉如开始,颐指气使的师姐顾颦儿、阅人无数的逍遥妃子爱徒奼阴、趾高气昂的宗门先辈阎采儿、乃至玩弄李珣于股掌之间的恩师青吟,一个个被摁低了头摁到了泥土里,而这种征服的巅峰便是'通玄三十三宗门,百万修士'都不免不寒而栗的阴散人阴重华。
    如果要选一个对李珣最重要的人无疑就该是阴散人,在大部分时间里李珣甚至不敢去思考她的名字是什么,非但是尊敬甚至是害怕都不敢自作主张。这个以'莲花八密'让铁汉变成娃娃的阴散人非但要夺取人的生命精血魂魄灵性,她更中意地还是剥夺一个人的尊严节操,往往把人的负面情绪挤压得涓滴不剩才舔一舔嘴角:有些意思,不过也只是有些。而正是这样的强人在没有多久之后变成了最为低贱的弱者被主角踩踏在脚底,这种逆转的诱惑性在于有了如此'内外如一'的辅佐,主人公得到了最为无私的奉献和指导。仔细推敲李珣的各个师长,或为天资所限,或为私心杂念,基本很多连领进门都是虚与委蛇,而只有阴散人这个号称通玄界学识第一的散修可谓身心俱疲地栽培和奉献。有了这碗酒垫底,主人公鱼化蛟龙的本钱才真正变得厚实和扎实。阴散人让他知道可以不把天下放在眼里,但前提是真的把自己看清,她给予的销魂滋味是实实在在的脱胎换骨。而她那种时时刻刻提醒主人公离开真正的强大还有很长距离的压迫也算是一种让李珣既可以享受安乐之逸又不昧于忧患之磨砺,如果说青吟算是主人公内心的最大魔障,而阴重华这个其他人眼里的黑暗梦魇反而算是坚定追随主人公的一米阳光,有这样一碗酒垫底还有什么咽不下去的。
    当然,主人公周围的女人也不尽是唱'爱的奉献'的,幽魂噬影宗一系宗主阎鸳以降就该是这么一批本来想吞了李珣结果反而崩了牙的'苦命'女人。撇开其实属于体育竞赛的吞阳*、奼阴*,纯粹的放纵肉欲李珣基本也就在幽魂噬影宗尝试过,而且还是在阎鸳的默许甚至推动之下,这也是哪怕阎采儿给他搞到'虽说隔了两重屋宇,后进那边传来的呻吟喘息仍时时窜入耳中',她的心里依旧不过是'被狗咬了一口罢了'。这段经历的作用似乎是对秦婉如最初给李珣下的有'自知之明'的一个旁注,他可以无所不为自甘下流,但他没有,并不仅仅是因为他的道德操守,而是他不在乎这些,燕雀安知鸿鹄之志,鸿鹄却往往知道燕雀为何无法振翅高飞。
    除了洛玉姬这种'走过路过不要错过'的小说例牌人物,颜水月还是值得大书特书一笔,如果说在其他女人面前李珣不是太纯情就是太变态,那么在她的面前,李珣找回了一些他这个年龄的纯真甚至是质朴(再次强调一下哪怕是七十多岁在动辄三四百岁的修真界差不多就是少年)。在她哭丧着脸大骂主角的身份爆棚的时候。她也许还没有明白真相总是被不情愿地撞破的,否则何来造物弄人一说。水镜里可以看到天机,但天机的时机难道也贪心到可以掌握吗?于是在所有的女人里面,她的未来最为被人期待,因为别的女人都早已经是遍体鳞伤,哪怕是明矶这样每个毛孔都浸泡着阳光的利器,里面不还藏着挥之不去的阴影。小女孩痛痛快快地哭吧,可以真的只是为了伤心而哭,你马上就会老过这样的青葱岁月。而幸好李珣没有真地杀人面口,要知道哪怕是消遣小说,妇女的权利一般被视若草芥,儿童的权利还是可以得到些伸张的,我们都已经离开儿童很久,更重要的是我们正幸灾乐祸地看着他们长大。
  
    芙蓉帐暖,春宵梦沉,为了欲最重要的自然是先一步得到温饱。而对于某些人而言,他们的温饱高杆到自然不能靠上班打卡,他们得靠战争,足以结束一切战争的战争。
  
    终战之战
  
    小说里比较有看头的大战大致我选出七个,概括起来基本也就是'男女同男女,东西阡陌通西东。'大道从来不平,天地间的纷扰从来也不分大小。
  
    1.妖凤屠山(妖凤、林阁、祈碧、李珣)
    其实这一战里祈碧和李珣的反应都被夸大了,在妖风面前吓到如何都是自然的,那些十三宗门的长辈又能好到哪里,这个和《连城诀》里花铁干的蜕变相比就有些矫情。屡屡把山下的李珣和日后的单智相比,其实李珣不过是求一个苟延残喘,单智要得可是名正言顺地'如胶似漆',一个是最低生活线,一个尽想着锦上添花,人都差不多,人其实只不过做出大部分人都会的反应也就算是不得不失了。
  
    2.嵩京种蛊(阴散人、血散人、青鸾、秦婉如、李珣)
    如果说前面这个还是餐前小点,这次战役的描写对于读者而言就是大鱼大肉了。苍穹大地,群殴单挑;搅局的,坐收渔人之利的;硬碰硬打到形神俱散,再回首已百年身。可以说前期的各种线头在这个回目里终于万流归宗,织出来得已经不仅仅是锦绣而是万里云霞。也就是这一战开始让李珣终于意识到变成一个巨人还是首先踩在他们的脸上比较好,虽然这样的结果就会终于忘记自己本来也可以是这样的巨人。青鸾抵死都不能忍受血散人的胸袭,装死的时候还不惜暴露让灰尘在方圆之处绝迹,那么喜欢干净的青鸾啊,究竟有没有和妖凤一起和玉散人一王二后过呢?在李珣崩断最后一根和人间界的联系投入新生活,谁还记得那些生灵涂炭呢,管杀不管埋从来不是蔑视弱势群体,而是无视。
  
    3.钟隐渡劫(钟隐、青吟、玉散人)
    这里一直没有出场的玉散人似乎轻而易举地把钟隐打到崩溃,青吟终于露出小女儿姿态为师哥加油:
    '这时,李珣眼角的余光,看到青吟唇边荡漾起一波最纯净无瑕的微弧。然后,她在李珣瞠目结舌之下,举起双手,拢在嘴边,再微躬身躯,以这样一个不可思议的姿态,大声喊叫出来--
    '师哥,再加把劲儿啊!''
    钟隐不知道有没有在狂风惊雷之间听到这个呼喊呢,多少年了,多少事情过去了,青吟到底是替他在加油,所以天裂开来了,钟隐回去了。
  
    4.水蝶兰降(水蝶兰、顾颦儿、阴散人、血散人、李珣)
    这场大战从结构上显得比较冗长,似乎只是强调了这个老婆来得多么不容易。不过李珣再次证明了不是水蝶兰看不起的那种男人,可惜女人看不起男人其实很多只是生理需要。百年好合蛊换成了有多久算都久还是有些突兀,水蝶兰作为妖兽的样子比更为性感。这里就看出血散人的开发不够,事实上这个人物塑造的还是不如阴散人多一点,估计作者心里就看不起皮糙肉厚之辈,我也是。
  
    5.单智殒身(单智、祈碧、灵机、李珣、阴散人)
    读单智这个人容易想起《天龙八部》里的游坦之。爱得瑟缩爱得懦弱爱得无助爱得亢奋,但没有本事爱就没有人在乎你的爱是不是真的爱。这个环节里似乎提出这样一种可能,如果这个下春的是李珣呢,甚至如果他想春都可以免掉。而文海这个俨然这一代的清溟如果出问题就不止像《倚天屠龙记》里出个宋青书这么简单,所以如果说伏笔的话,这个还节应该对后续情节还是有一定影响的。
    看着祈碧自苦,其实觉得最有责任得不是害她心颤和心乱的火凤和李珣,而是不能因材施教的明如,说便宜话的明玑我也觉得不怎么样,不过鉴于她是主角最爱的女人自然有免死金牌。
    什么人适合做什么事情,无论是自己知道还是知道别人,真是谈何容易。
  
    6.单挑青鸾(百鬼、青鸾)
    这个可以看做男儿当自强小强版,其实这个时候的百鬼从逻辑上还是干不过青鸾的,不过从来都是有条件要上,没有条件创作条件也要上,根本没有条件还是上这种逻辑才更适宜居家必备,要看合理性不如去买一本电话黄页。
  
    7.鬼门覆灭(妖凤、青鸾,古音、玉散人、祖师咒灵、冥火阎罗、阴瑾、碧水君、阎鸾、幽离、魔罗喉、血吻、李珣)
  
    这个书最令我动心的人物算是青鸾。总觉得青鸾妖凤哪里管什么十三宗门所不容。联袂而出,任谁都会皱眉,任谁都会胆颤心寒。可是最后便就是在妖风的'眼睁睁'里,死得干干净净。青鸾就像朔风那般吹得人睁不开眼,自然也就看不清她不过就是个跟着姐姐到处杀人的小尾巴。展翅高飞都是为了别人,偃旗息鼓还是为了别人。万年的时光让她自己记得的,也许是姐姐的孩儿没有弄乱头发,也许是别人看着姐姐的时候还会想到记得有个更吓人的妹妹撑腰。但自己呢,什么都看不见。姐姐终于也没有办法把妹妹拽回生天,死便死吧,之后孤独得则只有姐姐了。
    这个迄今为止参与人数最多,功法当量最强的大战除了非常好地让人知道老而不死是多么可怕的状态,对于小说的发展目前看来还是停留在:似乎只有李珣自己一点好处都没有。但其中郁郁勃勃的暴戾之气倒是像什么坚强的勃起一样,勃起之后还可以勃起吗,勃起给你看看,但还是有之后的啊?
  
    之后就是漫长的等待。
  
    小说是一种解决矛盾的过程,所谓'正入万山圈子里,一山放过一山拦',于是在各种'空喜欢'之间逐渐和人物投契起来:劈开苍穹的钟隐,大智若愚的清溟,虽死犹荣的幽冥二老,当然还有那些女人们。主角更是,每一刻都在盘算得失,每一刻都在瞻前顾后,人便被这时间揉搓着,今日之我何来今日之说,因为我同时看着过去和未来。所以主角所会的各种神功都是虚幻,倒是这个默默想曾经发生过什么的本领乃是安身立命居家必备。纵然千岁,纵然一秋,明白多少便活过多少。太上纵然忘情,可哪里来那么多太上。
  
    最后引用一句作者减肥专家在一次在线采访中所说的话:'我虽然刻画黑暗,但从不想抹杀真情,纵使有些真情是变态的,可怕的,我也想写出来'。陌生如我这样一个读者最后想看的不过就是这个'我也想写出来',只要写出来的自己真正所想,左右总会有几分看头。
  
    有几分便足够了。

最新幽冥仙途吧最难释怀。《幽冥仙途》可以看看这篇名叫幽冥仙途续集:最难释怀。《幽冥仙途》的文章,可能你会获得更多幽冥仙途吧最难释怀。《幽冥仙途》

我们找到第1篇与幽冥仙途续集:最难释怀。《幽冥仙途》有关的信息,分别包括:

以下是的一些我们精选的幽冥仙途续集:最难释怀。《幽冥仙途》

重读《幽冥仙途》算是颇为仔细,犹如一根骨头非但左右啃咬,而且劈开吸吮,非但不放过一根肉丝,汁水也不放过大嚼一番。把书放下,却发觉那种茫然依旧,暴饮暴食终究不能解馋吗?
这个书最令我动心的人物算是青鸾。总觉得青鸾妖凤哪里管什么十三宗门所不容。联袂而出,任谁都会皱眉,任谁都会胆颤心寒。可是最后便就是在妖风的“眼睁睁”里,死得干干净净。青鸾就像朔风那般吹得人睁不开眼,自然也就看不清她不过就是个跟着姐姐到处杀人的小尾巴。展翅高飞都是为了别人,偃旗息鼓还是为了别人。万年的时光让她自己记得的,也许是姐姐的孩儿没有弄乱头发,也许是别人看着姐姐的时候还会想到记得有个更吓人的妹妹撑腰。但自己呢,什么都看不见。姐姐终于也没有办法把妹妹拽回生天,死便死吧,之后孤独得则只有姐姐了。
  
    妖凤是个母亲。所以再怎么写她赤焰千里跋扈冲天,她不过就是个母亲。男人稀里糊涂地无所谓,但对于自己的小孩如果说青鸾还只是拼死维护,对她就是生死本身。书里借着其他人调侃道“何必如此云云。”但如果没有些看不穿的事情裹着拖着,千秋万代地这么自由下去,孤独还算轻的,心如死灰才是真的。火光冲天。杀他个痛快的同时不过就是一句酸溜溜的自嘲:同样是女儿,别人的为何如此不同。
  
    这个书讲什么?在我而言便是“看穿”和“看不穿”的交替。自以为山水了然于胸便是“看穿”,苦于天地不仁而孜孜以求便是“看不穿”。境界越高,看穿的“代价”也就越大,好在“看不穿”的诱惑相应也浓得可以。宇内七妖三散,十山七海三洞天,九真四异六绝地,通玄三十三宗门,这些地方,这些人,“看穿”和“看不穿”的事情到处都是,穿梭其间,用飞的用遁的,但是谁爬得出自己的眼睛。
  
    很喜欢看主角在书里闲下来,书的开头是不得不,渐渐的便是自我醒觉,然后则是享受。跟着主角在千山万水里乘风破浪自然快意,但随着他在无言的山里日落日暮更有一番滋味。所得慢慢涵养,所失慢慢陶铸,然后便是再来得失,人从被动的“闲”到如手使臂地掌握自己的节奏,多么惬意,多么孤独,为自己活着真得很好吗。
  
    小说是一种解决矛盾的过程,所谓“正入万山圈子里,一山放过一山拦”,于是在各种“空喜欢”之间逐渐和人物投契起来:劈开苍穹的钟隐,大智若愚的清溟,虽死犹荣的幽冥二老,当然 还有那些女人们。这个世界男人都喜欢看女人,各种角度,各种熟度,各种深度,偷偷地看,光明正大地看,咬牙切齿地看,看到后来,才知道她们其实也是我们,大家面对的世界既然一样,问题也就差不多。于是轻松起来,欢乐起来,无奈起来,哪里来那么多废话起来。她们和我们一起拥有这个世界,矛盾自然也就分去一半,承担者如是,肇事者如是。主角解决矛盾我们也许不耐烦,解决女人,不耐烦总来得慢一些。其中想提一下一个叫做颜如月的小姑娘。
  
    相比其他人,她哭丧着脸大骂主角的身份爆棚实在可爱。她大概会慢慢明白真相总是被不情愿地撞破的,否则何来造物弄人一说。水镜里可以看到天机,但天机的时机难道也贪心到可以掌握吗?于是在所有的女人里面,她的未来最为被人期待,因为别的女人都早已经是遍体鳞伤,哪怕是明矶这样每个毛孔都浸泡着阳光的利器,里面不还藏着挥之不去的阴影。小女孩痛痛快快地哭吧,可以真的只是为了伤心而哭,你马上就会老过这样的青葱岁月。
  
    主角出场有个功夫是每天把所有经历默上一遍,这个办法我在渥伦斯基身上见过一次,在曾国藩身上见过一次,可见是个古今中外通吃的好办法,三省其身对于一个有觊觎的人是远远不够的,每一刻都在盘算得失,每一刻都在瞻前顾后,人便被这时间揉搓着,今日之我何来今日之说,因为我同时看着过去和未来。所以主角所会的各种神功都是虚幻,倒是这个默默想曾经发生过什么的本领乃是安身立命居家必备。纵然千岁,纵然一秋,明白多少便活过多少。太上纵然忘情,可哪里来那么多太上。
  
    好书不在于让你看到什么,而在于促使你开始思索什么,看到什么总是有限,思索则是细细绵绵。
  
    
  
  
    人生父母养
  
    这个书的一大特点便从题目上来:幽冥阴晦,仙途浩荡。主人公游走其间,非但袍子的质地都是两种,心性、习惯、面目无不迥异,唯一不变的就是那双被批为'血瞳厉魄'的眼睛。那眼睛里有灵竹的步步为营,有百鬼的桀骜不驯,有李珣费尽心思让别人'无意'看到的各种信息,但看得久了,总还是那个古老的话题:我从何处来。要解答这种从来没有答案的问题,只能弱化这个问题的力度,也就是在不断求索的过程中,李珣都遇见了什么人有了那些际遇,也就是说哪怕不知道来自何方也至少知道在幽谷奔走的路上究竟谁伸出了指路的指头。
  
    翻开履历表,大致可以梳理如下:幽冥一路是鬼先生、血散人韦不凡、阴散人阴重华,还有那个挂名的师傅阎鸳;而仙途之上则是钟隐、青吟、明玑乃至挂名的林阁。李珣有太多的'第一位老师'。或者可以这么说,如此精彩繁复的'破处',李珣就是哪吒转世,金童复生,也给煎熬到老无可老,破无可破了。当然说起来这些第一次都比不上名义上天赐的第一个老师:人间界的父亲福王李信。
    李信对他的栽培很模糊,但明写的至少还有一处:'他平日去宫中伴读,都是一副天真烂漫的模样,回到家中,却要写一篇入宫感想札记,将入宫所见所感,描绘剖析,评点对策,再由父亲最终审核。'胆大不知,心细可察。这种类似搜魂复读的训练办法枯燥而刻,对于一个小孩而言简直就是把一些并不属于自己的器官嫁接到身体里去。但也就是这种功夫奠定了之后他所有的功法基础:所得再微也要细细咀嚼消化,经过再繁也要慢慢回溯涵养。否则在眼花缭乱的求道过程中,李珣面对的首先不是累死而是撑死。或者说李信他的另外一个重要信息就是哪怕亲同骨肉,也是路人仇敌,不要去相信什么美好的东西,从亲情这最初的一环就开始把自己从这个世界里剥离出来。李珣一生可谓颠沛流离,可是忿忿不平之余只要想到:'你老子都对你如此,遑论其他。'天下还有什么可以愤懑的,一如还有什么可以期许的。当然,如果只有坏人,老天爷折磨人的游戏怎么能玩得尽心呢?
    首先第一个老师血散人就颇有强卖强买的架势,面对自以为已经可以讲道理摆事实的小娃娃,血散人面对一个本来可以上北大清华的娃娃强逼入了自己明显没有办学执照的夜校甚至只不过是个补习班。他主人公的不是后来什么血神子劳什子,而是'我可以把你其他的老师都干掉,你不和我学学个毛啊?',也就是就在不辨是非的年龄硬生生告诉对方'拳头大就是道理,辩得过就是是非'。在强权上坚持那是一厢情愿的笑话,在强权下忍辱偷生算是'上苍有好生之德'的造化。
    血散人另外一个功劳就是迫使主人公上山求道。吾未见好色如好德者,那么就在还不知道什么叫做好色之前硬生生逼他往好德这条路上走,走不通是活该,走得通那叫做意外。由于作者故作神秘的原因,要踏上这个求道的路之前他得先去爬一座山,非常寂寞近乎地爬一座据说很久很久没有人爬过的山。这里暗示两点:很多事情做不到不过就是没人去作罢了,很多事情做不到就是该一个人孤独地去做。前者在于人都是懒惰的,后者在于人总是花心的,于是主人公鬼使神差般地在这座灵山上开始了自助游。再发生一件很重要的事情之前,他遇见了鬼先生。
    鬼先生应该是那种很想不开的家伙。纵然被钟隐劈到不知下落(至少目前情节如此)还对很多事情放不下看不透,那句百年之后必须到化阴池里'质本洁来还洁去'的做法与其说是谋财害命不如说站好最后一班岗。都这样了还想着把重要情报送回总部,他简直可以称之为一个幽冥仙途上的突击手。要劳动勋章吗?要荣誉证书吗?他挥之不去的骨灰裹在主角身上似乎让人看到执着是多么的粘皮带骨。于是主人公做得重要的事情来了,他要去温泉洗澡。
    如果一个男孩在一个没有人的温泉洗澡也许是件舒服的事情,但总称不上大事,但如果遇见一个女人也在洗澡呢?而且这个女人很快就要变成他名义上又一个老师,一个让他可以踏上正途的老师。这就有大事的意思了,而且这个老师是那么的波澜不惊。自然,这个老师便是青吟。如果说鬼先生是第一个让他知道这个世界上也许真的有不劳而获,那么青吟他的就该是这个世界上真的没有白吃的午餐。对于李珣而言,他将从这个女人身上得到点点滴滴的关怀,无微不至的眷顾,直到他与这种温存如胶似漆相思刻骨,然后他就在他已经完全无法失去这种恩爱的时候,他会被告知:他所有的幸福感都是错觉。这种教训的确是一个足够称职的老师才能给予的,虽然一般人就崩溃了。
    然后便是延缓这种崩溃(也即为了最后时刻的感觉更剧烈深邃),主人公自然还需要很多别的老师,于是他遇见了第一个从气质上非常接近他的老师林阁。林阁最可贵的地方是告诉他哪怕修道百年,哪怕功力超群,像此刻一样惫懒倦怠的人依然存在,因为很多大家难以启齿的原因,因为很多大家习以为常的原因,对于主角而言,这个老师的重要性就在于一种自信的建立:不就是不入流吗,不入流也可以傲然在很多人面前存活很久,只要够久,就会发生连自己都难以控制的变化。想来林阁被暴露的难堪地摇摇晃晃之时,主角知道的该不仅仅是落后就要挨打,而该是挨打就挨打好了,大家都在挨打。
    然后他遇见的是明玑。如果说青吟的悉心指引更多的是一种引君入瓮,那么明玑则应该算是第一个真心实意被李珣的坚韧、天赋甚至是稚嫩所打动的老师。在李珣七十多年的少年生涯里(修真类基本都是活个四五百岁,所以这种年龄还是不要多去揣摩,否则就会出现亲吻一个几百岁的少女之类的明悟),每次他要怒海覆舟幽谷迷途的时候,明玑总会如同她的名字那样坚定地出现,坚定地把他狂躁喧嚣的气质澄净起来,坚定地告诉他:没有人会责怪你。无论李珣腹诽这不过是明玑被自己蒙骗后的滥情,但他其实特别渴望这种温暖和关怀,那是一种难得纯粹的眷顾,在各种欺骗和计算之间,他首先排斥的就是对明玑的表里不一,因为他自己也得承认纵然钟隐青吟负他,而明心剑宗绝不负他,而这个所谓的明心剑宗其实也就是明玑之人。偏偏明玑发出不斩某人誓不飞升的誓言,我却只看作是作者对李珣的偏心:飞升做甚,有李珣作陪,明玑的剑鞘就时不时拍拍他的肩膀吧,闺房之内除了眉笔自然也可以有让'通玄三十三宗门,百万修士'都不免默诵的闪灵剑鞘。
    然后便是钟隐,书里狠狠着墨淡淡撇开的钟隐。关于钟隐最好的定型照恐怕不是画竹时的故作镇定,而是垂钓云海时的百无聊赖。钟隐是谁,钟隐本领大不大,全是废话。钟隐基本已经到了无所不能连天都可以劈开的修为,可是钟隐实际上不过是条可怜虫。全书最为惊心动魄的情节目前依然还是青吟所说:'他看着玉散人从我的身体上爬起来,他毕竟晚来一步。'钟隐曾经对李珣说青吟最不喜欢的就是软骨头,自然不需要再做猜测,这个最不喜欢的软骨头其实便是这个让通玄界闻风丧胆定海神针般的钟隐。不怕散修,不怕妖魔,连天劫都不怕的钟隐只敢看着小师妹的背影,五百年啊,就为了淡淡的这道背影还要强作镇定地对李珣表示感谢。如果看到青吟洗澡呢?五百年啊,淡淡的背影和美人入浴还有什么分别。李珣曾恶意揣测钟隐是否真的心口如一的从未看过青吟,是否在远处偷小师妹梳头抚琴?何须揣测,日日夜夜,她知道他在看,他知道她知道他在看,两个人都不过是装着不知道罢了。钟隐教了李珣很多,如果说其他人把李珣变得厉害,那么钟隐就是把李珣变到知道什么叫做厉害。可是他教李珣最多的恐怕还是:天可以斗,斗得过心中那挥之不去的背影吗?
  
    之外还有一个挂名的师傅阎鸳和真正让李珣学到本领的师傅阴重华,但她们都和青吟、明玑那样有另外一个身份,而后者不同的是,她们出场之初便裹着一份暧昧的气氛,师长是用来爱的,那么自然不止一种爱。
  
    很黄很暴力
  
    最近有传说天大的好事出现了天大的屏障可以过滤到大部分的有害信息,于是可以肯定地预见网络将如卫生纸那样洁白无菌。不过在此之前,看这样的消遣读物大概也就图那曾经被广为传诵的五字真言:'很黄很暴力。'据说有很多好事者还加上了'很深很舒服','很好很强大'等各种补注版本,其实不需要,我们穿梭于黄和暴力之中,已经没有力气再去想什么其他。
  
    者见
    在纵览李珣的花丛战绩之前,有必要提一部很久之前的香港武侠电影《新仙鹤神针》。其中有个情节是描写两大仙女蓝彩蝶(关之琳)和白云飞(梅艳芳)大战即将来临,一时间飞沙走石乌云蔽日。老百姓都奔走嚎啕:不得了啊,蓝彩蝶和白云飞要打起来了啊。天要塌了啊。事实自然没有那么恐怖,可是如果设想一下如果本书得以美满结局,类似金庸著作《鹿鼎记》里那样一男七女大被同眠,一旦老婆之间打起来的话会是如何一番景象呢?简单讲,差不多就是一次天劫吧?
  
    按照古老的闺阁体制分类大致如下(标注'*'者就是已经'那个'了):
    妻:宇内七妖水蝶兰
    妾:宇内三散里的阴散人*和侄女大徒弟秦婉如*(阴阳宗宗主,前王妃(苏瑜))、小徒弟婴宁(天赋异禀);天行健宗的疑似掌门顾颦儿*;幽魂噬影宗弟子阎采儿;
    婢:幽魂噬影宗弟子叶如;
    偷:幽魂噬影宗宗主阎鸳;
    :销魂仙子二徒吞阳*、奼阴*
    暧昧:明心剑宗大师兄嫂子祈碧;水镜宗的疑似掌门颜水月;三皇剑宗的疑似掌门洛玉姬;
    :明心剑宗青吟*(这个不知道算是师母还是师傅);七杀琴古音(疑似人母);
    偷不到:宇内七妖里的栖霞元君和女儿林无忧;'闪灵剑'明玑、不夜城城主天芷上人;
  
    这个世界男人都喜欢看女人,各种角度,各种熟度,各种深度,偷偷地看,光明正大地看,咬牙切齿地看,看到后来,才知道她们其实也是我们,大家面对的世界既然一样,问题也就差不多。她们和我们一起拥有这个世界,矛盾自然也就分去一半,承担者如是,肇事者如是。主角解决矛盾我们也许不耐烦,解决女人,不耐烦总来得慢一些。据说男人的梦想是'功成名就,三妻四妾',女人的梦想是'男人功成名就,三妻四妾偏不',除了所谓的新派武侠小说严格履行一夫一妻制的合理文明婚姻制度,消遣读物的原则基本是女人'只有看不到,没有泡不到'。说势如破竹那都是客气的,基本是可以说是无坚不摧,摧毁不了的大概只是因为摧不过来。
    '要狠你就劫皇杠,要狠你就干娘娘。'这是广大劳动人民的美好愿望,朴素而又直率。给主人公破处开苞的便是这样一位角色,哪怕日后贵为通玄界一宗宗主,主人公在占有这貌似柔弱的女子的时候想得最多的还是:老子让皇帝老子做了乌龟。虽然很快就变成了:老子和最怕的那个家伙同穿了一条裤子。凡此种种,都说明什么'江南春秋的一蓑烟雨'都是虚幻,真实的只是他只有通过这种方式才可以证明自己是主宰是强者是……什么都不是的一个屁。人如果总是靠欺软怕硬来证明自己的强大,这样的后果自然是把自己不断地归集到食物链的更下一层。李珣在秦婉如身上得到的正是这种'自知之明'而不是什么'精关松动',但也恰恰是知道了对方其实可以杀死自己千万次勾起了另外一个瘾头:驱使强者为奴。如果说欺软怕硬为卑劣下流,那么欺硬为软也算是一种逆天争功的精进不已,从秦婉如开始,颐指气使的师姐顾颦儿、阅人无数的逍遥妃子爱徒奼阴、趾高气昂的宗门先辈阎采儿、乃至玩弄李珣于股掌之间的恩师青吟,一个个被摁低了头摁到了泥土里,而这种征服的巅峰便是'通玄三十三宗门,百万修士'都不免不寒而栗的阴散人阴重华。
    如果要选一个对李珣最重要的人无疑就该是阴散人,在大部分时间里李珣甚至不敢去思考她的名字是什么,非但是尊敬甚至是害怕都不敢自作主张。这个以'莲花八密'让铁汉变成娃娃的阴散人非但要夺取人的生命精血魂魄灵性,她更中意地还是剥夺一个人的尊严节操,往往把人的负面情绪挤压得涓滴不剩才舔一舔嘴角:有些意思,不过也只是有些。而正是这样的强人在没有多久之后变成了最为低贱的弱者被主角踩踏在脚底,这种逆转的诱惑性在于有了如此'内外如一'的辅佐,主人公得到了最为无私的奉献和指导。仔细推敲李珣的各个师长,或为天资所限,或为私心杂念,基本很多连领进门都是虚与委蛇,而只有阴散人这个号称通玄界学识第一的散修可谓身心俱疲地栽培和奉献。有了这碗酒垫底,主人公鱼化蛟龙的本钱才真正变得厚实和扎实。阴散人让他知道可以不把天下放在眼里,但前提是真的把自己看清,她给予的销魂滋味是实实在在的脱胎换骨。而她那种时时刻刻提醒主人公离开真正的强大还有很长距离的压迫也算是一种让李珣既可以享受安乐之逸又不昧于忧患之磨砺,如果说青吟算是主人公内心的最大魔障,而阴重华这个其他人眼里的黑暗梦魇反而算是坚定追随主人公的一米阳光,有这样一碗酒垫底还有什么咽不下去的。
    当然,主人公周围的女人也不尽是唱'爱的奉献'的,幽魂噬影宗一系宗主阎鸳以降就该是这么一批本来想吞了李珣结果反而崩了牙的'苦命'女人。撇开其实属于体育竞赛的吞阳*、奼阴*,纯粹的放纵肉欲李珣基本也就在幽魂噬影宗尝试过,而且还是在阎鸳的默许甚至推动之下,这也是哪怕阎采儿给他搞到'虽说隔了两重屋宇,后进那边传来的呻吟喘息仍时时窜入耳中',她的心里依旧不过是'被狗咬了一口罢了'。这段经历的作用似乎是对秦婉如最初给李珣下的有'自知之明'的一个旁注,他可以无所不为自甘下流,但他没有,并不仅仅是因为他的道德操守,而是他不在乎这些,燕雀安知鸿鹄之志,鸿鹄却往往知道燕雀为何无法振翅高飞。
    除了洛玉姬这种'走过路过不要错过'的小说例牌人物,颜水月还是值得大书特书一笔,如果说在其他女人面前李珣不是太纯情就是太变态,那么在她的面前,李珣找回了一些他这个年龄的纯真甚至是质朴(再次强调一下哪怕是七十多岁在动辄三四百岁的修真界差不多就是少年)。在她哭丧着脸大骂主角的身份爆棚的时候。她也许还没有明白真相总是被不情愿地撞破的,否则何来造物弄人一说。水镜里可以看到天机,但天机的时机难道也贪心到可以掌握吗?于是在所有的女人里面,她的未来最为被人期待,因为别的女人都早已经是遍体鳞伤,哪怕是明矶这样每个毛孔都浸泡着阳光的利器,里面不还藏着挥之不去的阴影。小女孩痛痛快快地哭吧,可以真的只是为了伤心而哭,你马上就会老过这样的青葱岁月。而幸好李珣没有真地杀人面口,要知道哪怕是消遣小说,妇女的权利一般被视若草芥,儿童的权利还是可以得到些伸张的,我们都已经离开儿童很久,更重要的是我们正幸灾乐祸地看着他们长大。
  
    芙蓉帐暖,春宵梦沉,为了欲最重要的自然是先一步得到温饱。而对于某些人而言,他们的温饱高杆到自然不能靠上班打卡,他们得靠战争,足以结束一切战争的战争。
  
    终战之战
  
    小说里比较有看头的大战大致我选出七个,概括起来基本也就是'男女同男女,东西阡陌通西东。'大道从来不平,天地间的纷扰从来也不分大小。
  
    1.妖凤屠山(妖凤、林阁、祈碧、李珣)
    其实这一战里祈碧和李珣的反应都被夸大了,在妖风面前吓到如何都是自然的,那些十三宗门的长辈又能好到哪里,这个和《连城诀》里花铁干的蜕变相比就有些矫情。屡屡把山下的李珣和日后的单智相比,其实李珣不过是求一个苟延残喘,单智要得可是名正言顺地'如胶似漆',一个是最低生活线,一个尽想着锦上添花,人都差不多,人其实只不过做出大部分人都会的反应也就算是不得不失了。
  
    2.嵩京种蛊(阴散人、血散人、青鸾、秦婉如、李珣)
    如果说前面这个还是餐前小点,这次战役的描写对于读者而言就是大鱼大肉了。苍穹大地,群殴单挑;搅局的,坐收渔人之利的;硬碰硬打到形神俱散,再回首已百年身。可以说前期的各种线头在这个回目里终于万流归宗,织出来得已经不仅仅是锦绣而是万里云霞。也就是这一战开始让李珣终于意识到变成一个巨人还是首先踩在他们的脸上比较好,虽然这样的结果就会终于忘记自己本来也可以是这样的巨人。青鸾抵死都不能忍受血散人的胸袭,装死的时候还不惜暴露让灰尘在方圆之处绝迹,那么喜欢干净的青鸾啊,究竟有没有和妖凤一起和玉散人一王二后过呢?在李珣崩断最后一根和人间界的联系投入新生活,谁还记得那些生灵涂炭呢,管杀不管埋从来不是蔑视弱势群体,而是无视。
  
    3.钟隐渡劫(钟隐、青吟、玉散人)
    这里一直没有出场的玉散人似乎轻而易举地把钟隐打到崩溃,青吟终于露出小女儿姿态为师哥加油:
    '这时,李珣眼角的余光,看到青吟唇边荡漾起一波最纯净无瑕的微弧。然后,她在李珣瞠目结舌之下,举起双手,拢在嘴边,再微躬身躯,以这样一个不可思议的姿态,大声喊叫出来--
    '师哥,再加把劲儿啊!''
    钟隐不知道有没有在狂风惊雷之间听到这个呼喊呢,多少年了,多少事情过去了,青吟到底是替他在加油,所以天裂开来了,钟隐回去了。
  
    4.水蝶兰降(水蝶兰、顾颦儿、阴散人、血散人、李珣)
    这场大战从结构上显得比较冗长,似乎只是强调了这个老婆来得多么不容易。不过李珣再次证明了不是水蝶兰看不起的那种男人,可惜女人看不起男人其实很多只是生理需要。百年好合蛊换成了有多久算都久还是有些突兀,水蝶兰作为妖兽的样子比更为性感。这里就看出血散人的开发不够,事实上这个人物塑造的还是不如阴散人多一点,估计作者心里就看不起皮糙肉厚之辈,我也是。
  
    5.单智殒身(单智、祈碧、灵机、李珣、阴散人)
    读单智这个人容易想起《天龙八部》里的游坦之。爱得瑟缩爱得懦弱爱得无助爱得亢奋,但没有本事爱就没有人在乎你的爱是不是真的爱。这个环节里似乎提出这样一种可能,如果这个下春的是李珣呢,甚至如果他想春都可以免掉。而文海这个俨然这一代的清溟如果出问题就不止像《倚天屠龙记》里出个宋青书这么简单,所以如果说伏笔的话,这个还节应该对后续情节还是有一定影响的。
    看着祈碧自苦,其实觉得最有责任得不是害她心颤和心乱的火凤和李珣,而是不能因材施教的明如,说便宜话的明玑我也觉得不怎么样,不过鉴于她是主角最爱的女人自然有免死金牌。
    什么人适合做什么事情,无论是自己知道还是知道别人,真是谈何容易。
  
    6.单挑青鸾(百鬼、青鸾)
    这个可以看做男儿当自强小强版,其实这个时候的百鬼从逻辑上还是干不过青鸾的,不过从来都是有条件要上,没有条件创作条件也要上,根本没有条件还是上这种逻辑才更适宜居家必备,要看合理性不如去买一本电话黄页。
  
    7.鬼门覆灭(妖凤、青鸾,古音、玉散人、祖师咒灵、冥火阎罗、阴瑾、碧水君、阎鸾、幽离、魔罗喉、血吻、李珣)
  
    这个书最令我动心的人物算是青鸾。总觉得青鸾妖凤哪里管什么十三宗门所不容。联袂而出,任谁都会皱眉,任谁都会胆颤心寒。可是最后便就是在妖风的'眼睁睁'里,死得干干净净。青鸾就像朔风那般吹得人睁不开眼,自然也就看不清她不过就是个跟着姐姐到处杀人的小尾巴。展翅高飞都是为了别人,偃旗息鼓还是为了别人。万年的时光让她自己记得的,也许是姐姐的孩儿没有弄乱头发,也许是别人看着姐姐的时候还会想到记得有个更吓人的妹妹撑腰。但自己呢,什么都看不见。姐姐终于也没有办法把妹妹拽回生天,死便死吧,之后孤独得则只有姐姐了。
    这个迄今为止参与人数最多,功法当量最强的大战除了非常好地让人知道老而不死是多么可怕的状态,对于小说的发展目前看来还是停留在:似乎只有李珣自己一点好处都没有。但其中郁郁勃勃的暴戾之气倒是像什么坚强的勃起一样,勃起之后还可以勃起吗,勃起给你看看,但还是有之后的啊?
  
    之后就是漫长的等待。
  
    小说是一种解决矛盾的过程,所谓'正入万山圈子里,一山放过一山拦',于是在各种'空喜欢'之间逐渐和人物投契起来:劈开苍穹的钟隐,大智若愚的清溟,虽死犹荣的幽冥二老,当然还有那些女人们。主角更是,每一刻都在盘算得失,每一刻都在瞻前顾后,人便被这时间揉搓着,今日之我何来今日之说,因为我同时看着过去和未来。所以主角所会的各种神功都是虚幻,倒是这个默默想曾经发生过什么的本领乃是安身立命居家必备。纵然千岁,纵然一秋,明白多少便活过多少。太上纵然忘情,可哪里来那么多太上。
  
    最后引用一句作者减肥专家在一次在线采访中所说的话:'我虽然刻画黑暗,但从不想抹杀真情,纵使有些真情是变态的,可怕的,我也想写出来'。陌生如我这样一个读者最后想看的不过就是这个'我也想写出来',只要写出来的自己真正所想,左右总会有几分看头。
  
    有几分便足够了。
  • 幽冥仙途吧最难释怀。《幽冥仙途》:2013qq昵称大全_幽冥仙途燃文

    qq昵称 — 2013qq昵称大全_幽冥仙途燃文

    2013qq昵称大全,幽冥仙途燃文

    珍惜分秒

    qq穿越火线

    就是爱她呵

    子曾经日过的

    ◆小╮布丁ゞ

    梦の终结ˇ

    看故乡的云

    爆破的心情

    凋零De僫魔

    ......
  • 幽冥仙途吧最难释怀。《幽冥仙途》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