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奇趣后备箱! 手机访问:尹一羽_唱歌是一辈子的事

休闲八卦

尹一羽_唱歌是一辈子的事

小火神来自:美国 新墨西哥州.New Mexico 航天中心 时间:2019-01-26 15:48 坐标: 294184°

我们找到第147篇与尹一羽_唱歌是一辈子的事有关的信息,分别包括:

以下是的一些我们精选的尹一羽_唱歌是一辈子的事

尹一羽 :唱歌是一辈子的事
2013-01-24 来源: 华声在线常德频道 作者: 余惠芳
尹一羽在新年音乐会前接受本报专访——
尹一羽 唱歌是一辈子的事
尹一羽的演唱会将于1月27日在工人文化馆开唱,在这次音乐会上,《春天的故事》的作曲人王佑贵为她量身定做了一首歌颂袁隆平的歌《丰收的人》。尹一羽,常德市汉寿县人,现就读于中国音乐学院声乐歌剧系,是一名大四的。她说她会继续朝着自己的音乐理想前进,因为“唱歌是一辈子的事”。
有天赋又勤奋的孩子
尹一羽从小就热爱音乐,小学六年级就过了中国音乐学院的古筝八级,然而对未来却并没有一个明确的目标。2007年是她人生的一个转折点,那时她高二,遇到了她的恩师曾晓静。
曾晓静是常德市一中的音乐老师,她的一名把一羽介绍给她,发现一羽的音乐天赋还不错,尤其是对作品的理解能力、音准方面,便收她为自己的。每周上一次课,进行一对一的教学,她曾对一羽说:“如果完成不了作业就不要来了。”一羽每次作业完成得极好,并且十分刻苦勤奋。她每周都要从汉寿坐一个小时的车到常德市,有好几次因天气炎热,体力不支晕倒在曾晓静的门口,曾晓静也不知道如何处理,只是让她喝点水,休息一下,继续上课。
2007年9月,曾晓静把尹一羽推荐给中国音乐学院的研究生刘娟(现任中国音乐学院音教系青年教师),后刘娟把她推荐给郭详义教授,而当时郭详义教授的已经安排满了,且认为一羽的程度太浅,来得太迟。所以只能每天去琴房听课,等了一个月左右,终于等到了第一次上课的机会,经过一段时间的学习,一羽在众中脱颖而出。然而因为学习时间不够,在第一年的考试中以因一名之差落榜。“我觉得发挥的还不错,来年再战。”
迈向高等音乐学府的坚定脚步
落选后,虽然她坚持复读,父母却没有那么支持,尤其是父亲,毕竟家里只是工薪阶层,如果再考不上,不仅是经济上的负担,精力上的付出也会加重。有一次无意中听到父母关于她复读的争吵,尹一羽半跪在床上请求父亲同意复读,从事警察工作的父亲大怒之下,一巴掌把尹一羽打翻下床,要强的尹一羽又爬起来和父亲对峙着,父亲又是一巴掌......“父亲后来估计是被我的坚持给打动了吧,他收回了挥出 的第三个巴掌,同意了我复读。”第二年尹一羽独自上京并兑现了自己的承诺,以全国专业第一的优异成绩考上了中国音乐学院民族演唱专业。
妈妈严碧辉在谈到一羽时是满脸骄傲,“我虽然只是高中毕业,但也知道中国音乐学院是属于什么级别的学校,在她落榜后选择复读,我是犹豫的。”如果成绩不能拔尖,复读也没什么用。“看到她逐渐成长,对我高考落败,没有选择复读就有些后悔,努力后不一定成功,但不能让自己后悔。”
“多些挫折,成功就会近些。”曾晓静这样对一羽说。
在复读期间,一羽听了吴碧霞在国家大剧院的演唱会,兴奋不已地给妈妈打电话,“幸亏我来到北京了,不然这么震撼人心的演唱会我是看不到的。”
荣誉,需要更扎实的专业基础
大二的时候尹一羽参加了2011年的快乐女声,一首《玛依拉变奏曲》惊艳全场,评委老师说:“她唱歌是有灵魂的,有镇住全场的气场。”并进入长沙赛区的20强。参加完快女后,“我有了一些粉丝,我从来不知道粉丝可以做到这种地步。但我当时很淡定,选择回去继续学习,增加了舞台经验,也让我坚定了目标及以后的发展方向。”
2011年,一羽参加了第七届国际华人艺术节,获民族唱法金奖;湖南青年歌手大赛获铜奖以及第三届民族声乐敦煌杯铜奖。
在中国音乐学院的学习中也遇到一些困难,如老师教学时注重的方法不同,在唱歌的时候就可能控制不好。声乐分不同的派系,《天路》、《芦花》这类歌要求声音高位置;而《玛依拉变奏曲》、《祝福祖国》这类歌要求腔体打得更开,注重气息的支撑。要想达到声音的最佳状态,需要一羽自己慢慢磨合,调整。
“27日演唱会就要来了,为了它做了很长时间的准备,也训练了很久。”这次演唱会是她首次演出,但她相信一定不会让听众失望。
“音乐会结束后,我会回到学校继续学习,丰富自己的专业知识和专业素养,因为‘唱歌是一辈子的事’。”

最新尹一羽_唱歌是一辈子的事可以看看这篇名叫那些以为可以是一辈子的事情的文章,可能你会获得更多尹一羽_唱歌是一辈子的事

有时候我发现我真的老了,我一直在想念,写着过去的人,写着过去的故事,

看着那些泛黄的旧照片,发呆,安静的。

那时以为可以一辈子,我们都能这样好好的,可是忽然的岁月,我们就变得如此的遥远,陌生。

你不再是我所认识的那个你,而我亦不是你想象中的那个我,于是我们就变淡了。

只是不停的失去,一直在失去,就是如此而以,我再也遇不到和从前一样的风景,你也不会。

孤单的光影,那个季节里的美好和笑容都被定格,然后在许多年后再被翻起。

原来那时候以为可以一辈子的事情,都是幼稚的幸福,天真的美好。

至少我们相信过,至少我们幸福过,所以我们快乐过,拥有过。

我不会再在乎到底能一能一辈子拥有,我只在乎我相信的是一辈子,用那样的心去爱,去珍惜。



文《那些以为可以是一辈子的事情_唯美图片》完。
  • 尹一羽:什么是一辈子的事情

  • 唱歌是一辈子的事:我能想到最浪漫的事就是一辈子和你手牵手

  • 爱你是一辈子的事

  • 把饭吃干净是一件很low的事情吗?

  • 去身上的戾气,是一辈子的修炼

    文|谢可慧 图|Natascha Kwee

    严歌苓《妈阁是座城》 里面有一个“叠码仔”梅晓鸥。这个女人倾尽一生的心血,看着自己的旧爱卢晋桐倒在自己的手下,看着梅吴娘的死敌梅大榕应声倒地,看着一个个如史奇澜的虫们在桌上昼夜厮杀、弹尽粮绝,然后变成她的施舍物,可她的内心却没有得到任何欢愉。一个看起来原本该欢欣鼓舞的结局却换来了绝望的悲凉,因为她的青春光了,爱情光了,连金钱也耗成了金钱的尸体,变得一文不值。

    有人说,这个女人的悲凉,是天底下一万个苦命人的其中一种。可当时我的脑海中只盘旋着两个字“戾气”。 因为最后的最后,她被她浑身的戾气杀害了,是所有充满戾气的人都有的报应——时光里充满了戾气,被自己控制不了的戾气所杀。这样的结局和《金锁记》里的曹七巧、《半生缘》中的顾曼璐是一样的,她们积累了一身的戾气,随意施暴于别人,却把自己施暴成了“人不像人”的疯子。

    ......
  • 幸福是一件很简单的事


      文/刘仪伟
      
      我是幸福的。
    ......
  • 尹一羽_唱歌是一辈子的事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