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奇趣后备箱! 手机访问:刘索拉语录_刘索拉说洪晃

休闲八卦

刘索拉语录_刘索拉说洪晃

Emelia来自:美国 华盛顿州.Washington 斯卡格特学院 Skagit Valley College 时间:2019-01-27 06:33 坐标: 299822°

我们找到第2篇与刘索拉语录_刘索拉说洪晃有关的信息,分别包括:

以下是的一些我们精选的刘索拉语录_刘索拉说洪晃

刚到美国时我曾听说过洪晃,但是一直不认识。在一个杂志上见到她的照片,笑得特开心,过得挺得意,是培养的红色留美。对于我这种自认姥姥不疼舅舅不爱的破落户来说,一看到她那得意模样我就翻页,内容不要读。
  后来回国后通过点点才见到洪晃,一见面,被她的大笑大骂声吸引:笑骂中缠着自嘲和嘲讽,中、英、法文齐上的独角戏表演,笑起来眼睛和嘴巴都齐向脸部中央的那个大鼻头聚去,难怪她在任何照片上都止不住不笑。北京胡同里的粗话她能连串地往外喷,正喷着一个北京大妞的爱情故事,突然主人公用伦敦英文说起话来,故事一下就转出去半个地球,登时显得矜持保守,还带了些英国的冷幽默;正听得出神,她又换成了法文,马上主人公变成了一个狐媚子。一个故事她能讲出几国的花儿来。怎能不使听者动情。她怎么没去演喜剧?!幕布拉开,台中央放一把椅子,让她就坐在椅子上,大说特说,台下的观众全能被吸引住,比那些毫无语言游戏的庸俗喜剧好看得多。我马上开始煽动她去演喜剧,说一部有文化的喜剧是提高观众文明教养的教科书!
  后来我见到宁瀛,又开始煽动她,鼓吹洪晃表演才能,乃致宁瀛举机,这是后话。我甚至于曾希望能煽动出一个电视频道来由洪晃主持。能陶醉于女人的才能中,赛观花赏月。聪明的女人真正是世间的尤物!
  洪晃喜欢拿她的私生活当笑料。我刚认识她的时候,她正忙着处理两个关系的交叉,不可开交,但并不隐讳,每次见到朋友,都笑着自我介绍说自己是个不轨无德之人。我周围的朋友各色都有,对爱情关系的处理也各有千秋。人们习惯了面对隐晦,而不习惯于迎面的坦诚。对于洪晃的开诚布公,很多人都需要至少一秒钟的愣神儿,然后或称道或谴责或沉默或羡慕。
  她其实是一个喜欢挑战和挑逗的人,所以在她的杂志里常会有一些挑战和挑逗性的文章或照片。但那些杂志毕竟要顺从市场,所以她的“二挑”才能不能完全发挥在工作里。我记得有一次她把她的那种挑逗性放在一些时装和化装照片里,马上被杂志社的编辑们给否决了。现在市场还是喜欢无挑战式的挑逗,或无挑逗的挑战,二者不能共存。洪晃只好把她那种“二挑”兼备的才能肆无忌惮发挥到私生活里去。经商和演奏古典音乐倒有共同之处,就是每个人要在一个集体中担任小螺丝钉,与集体一起转动,否则乐曲就散架。这使古典音乐家处理私生活和摇滚音乐家很不一样。音乐会下面的古典音乐家常更不拘小节和反叛,更喜欢放浪不羁, 主要是因为在台上没得发挥够,顾忌太多,又要看谱子又要看指挥,还不能越位。而摇滚音乐家在台上狂轰滥炸,下了台后筋疲力尽,私生活倒简单朴素,一个老婆两个孩儿,图个安稳。洪晃的过剩精力似乎不能只在商业场中发挥完,她需要刺激性的浪漫生活来使她睡觉安稳。
  我们只有过一次工作合作,就是为卡迪亚举办情人节演唱会。为了使这个音乐会合乎一般情人们的胃口,洪晃和我每天在曼哈顿与北京之间沟通。我的音乐大多数都不够通俗,现在的音乐更是弯弯绕儿。我们决定把我以前的那些老歌拿出来唱。为了转录那些老磁带来听,我把两个磁带录放机都搞坏了,可见那些磁带已经老得长牙了。我回到北京前,洪晃已经基本把前期的工作都做完了。我到了北京就开始排练,洪晃来“审查”节目,每听一首就在旁边作揖,说千万口下留情,别太复杂。我只要一张嘴要加花变奏,她就作揖。她生怕观众听不懂我的音乐,卡迪亚那边也给了她压力,怕我是个没人缘儿的怪物。可怜的洪晃夹在我和卡迪亚的中间,希望大家都高兴。我必须说,在组织这场音乐会的时候,她显示出一个出色的演出制作人的本能,有专业代理人那种精确和敬业精神。据说在演出前的一天,她还和主办者抗争了一夜,才争得我的舞台不被广告遮盖住。除了敬业,我想这还有哥们儿义气在里面,否则她不值得这么为我争执。到了关键时刻,她的北京胡同大院的大妞作风就占了主位,白在美国学了这么多年功利主义。
  临了,我终于上台,发现台后墙壁的铁板把声音反弹回来,音响师因此不能调高麦克风,台上的乐手们全都听不见互相的演奏,我必须在台上来回走动才能听见他们都在干什么。音乐会后记者朋友们来向我祝贺,天生的悲观性格使我想起的第一件事就是抱怨音响,说他妈的这种音响真是要了我的命!过了很久以后,和洪晃聊天,她开玩笑地说曾为了我说的那句话大哭了一场!我到现在也不知道这是笑话还是真话。我知道我出口伤人,但不知道她那么“痞”的人也会被我伤害!
  其实洪晃的外表和她内心几乎是南北东西之差。我们看到的洪晃是整天在全世界各地飞来飞去,拉广告谈生意。去年上海那边的办公室出了事,她一个人赶过去挽救僵局。似乎她干的都是需要体力和胆力的事。拉钱拉出来了惯性,她说话喜欢摆出经商架势,动辄谈市场价值观,加之爱嚷嚷,谁都不能想像她其实不是一个算计之人。与其说她是商业脑袋,不如说她是专业脑袋。她是“专业”的奴隶,只要她答应下来的事情,就敬业,无论商还是文。这是我同她一起做宁瀛电影得出来的印象。一但答应的事情,绝不反悔,也不在乎自己的形象和角色,这种素质是任何事业的最佳搭档。这是一种没有目的性只有专业性的人格,当她走出商业场回家后,就专心一致地做饭,谈情说爱。也是敬业。
  洪晃似乎没有什么明确的目的性,而重感情。人们看到她追求某种成功时不过是敬业而已,她必须百分之百忠实于她的搭档。她的家庭背景和经历用不着我写,这种背景和经历不仅使她一生下来就已经拥有许多人要奋斗一生也得不到的东西,但也使她比很多人更早地经历了人生的大起大落,使她会感到人生最重要的不是那些虚浮的功名,而是真正的感情。她不会像艺术家那样去宣泄情感,而是很固执地去寻找,很固执地去保护它。她是独生子,在得到所有的宠爱之余还有对长辈的义务。而长辈们已经被社会给予的各种评价而变成了社会公众形象,的社会形象会使孩子产生很多问号。在得宠和尽孝之余,怎么才能从那些问号中寻找和保护那些最基本的家庭感情?这些都会使洪晃对感情,对人,有着一种特殊的敏感。加之从小就学会应付社交场合使她不会轻易地喜怒形于色,但心底对感情的重视会使她毅然抛弃或选择一种感情方式或一个感情对象,毫不以社会意义为标准,比很多人要固执得多。

最新刘索拉语录_刘索拉说洪晃可以看看这篇名叫刘索拉你别无选择_刘索拉索拉别无选择的文章,可能你会获得更多刘索拉语录_刘索拉说洪晃

我们找到第1篇与刘索拉你别无选择_刘索拉索拉别无选择有关的信息,分别包括:

以下是的一些我们精选的刘索拉你别无选择_刘索拉索拉别无选择

《你别无选择》原载于《人民文学》1985年第3期。当时发表后在全国引起轰动,曾被香港媒体称为“刘索拉旋风”。作者也凭借该中篇小说获全国中篇小说奖。

【小说赏析】
让世界知道他们——读刘索拉的《你别无选择》
可能要过很长一段时间,人们才会充分地意识到刘索拉的中篇小说《你别无选择》在艺术思想和审美观念上给人们带来的影响。最为触目的是它艺术形式上的大胆。但这远不是最重要的。冲破陈旧的观念直截了当地向艺术法则中的常规和正统发起挑战,这才是小说的灵魂。
  小说描写的生活领域是特殊而又狭小的:这似乎只是音乐学院作曲系一群和教师的一段狂放、幽默,甚至有点滑稽和胡闹的生活。有日常的学习,也有突来的考试,罕遇的国际比赛;有对艺术事业的执着追求与厌倦,也有对艺术法则的泥守与背叛;有婚姻的悲剧,友谊的真挚和深沉;……这一切,按说也没有什么大不寻常。在相当多的当代青年题材的小说中,它们不是已经千遍百遍地被写腻了吗?
  然而刘索拉却自有她的新意。作为一个艺术叛徒,她的思路的猛锐、大胆,她在艺术处理上表现出的独特的选择力,自能使读者注目。
  我说刘索拉是艺术叛徒,是因为她笔下处处闪露着对我们的文学艺术教育和文学评论中的陈规旧范的批判锋芒。她的批判是毫不妥协、毫无回旋余地的。她借着对贾教授的形象和作曲系整个学院氛围的辛辣讽刺,把我们艺术教育中某些陈旧的内容与僵化的形式,把青年的心理,用最无讳饰的方式表现出来。
  贾教授的形象是相当漫画化的。但这是准确、简练、深刻的漫画化。我们惯于把漫画化视为文学中性格描绘的粗陋形式。其实,对于象贾教授和他的风纪问题、方向问题这一类在现实生活中本来就相当漫画化的现象,难道庄重严谨的笔调能够得其风神吗?从执拗地召开文艺方向问题的讨论会,到主持累死人的刻板而又莫名其妙的考试,一直到选拔参加国际比赛前后的表演,贾教授一切活动的目的就是防范二十世纪现代派作曲技法的渗入,固守他那些据说是万世不变的艺术法则绝 不松手。他一生平庸,所以就特别恨别人创新;他自视神圣,所以毫不怀疑任何与他不同的研究都是堕落;象套中人一样刻板和拘谨的外形,包裹着一颗小器、敏感的心。虽说有些学究气,但却也不乏政治适应性。假手石白,把孟野的创新之作上纲为“法西斯音乐”这一手,就不是一介书生做得出来的。至于那种“不仅担心自己的金字塔,而且担心全国、全世界都必堕落无疑”的真诚和义愤,那种“一匡天下,舍我其谁”的幻觉,更是活画出了一副闭目塞听者的面孔。
  使我们为艺术创新者的命运深感悲哀的是,贾教授阻遏创新的能量并不全是他的个性或品质带来的,更多地是借助弥漫于全社会的因循守旧的习惯和惰性。对于贾教授来说,无个性即是他唯一引人注目的个性。所以作者并不过多地在没有个性的地方寻找个性,她注意的是这个人物的社会思想和艺术观念在周围造成的氛围。她几乎是把这个人物当作无所不在的幽灵来写,几乎是从其他一切人的行为和心理中来发掘他的存在:作为一种顽固而狡猾的历史惰性力的存在。刘索拉用贾教授这个人物的塑造,使我多少有些相信现代小说的写法有时是不必倾注全力于人物的个性描绘而能使人物获得某种典型性的。
  你可以看到贾教授的阴影怎样遮住了石白生命中一切创造活力的亮点的闪动。在不可企及的巴哈面前,石白把创新的无效性看得透透的,于是弄得他只好背诵和模仿巴哈,甚至被利用去做对创新者进行方向性抨击的手。这是信守贾氏规范者的悲剧。
  你还可以看到贾教授的阴影怎样隔断了孟野走向成功的创造之路。嫉恨和干预别人私生活的习惯和一听到“法西斯音乐”的恶谥便“不可不信也不可全信”的政治警惕性,都以一种无法抵御的行政力量出现,终于把孟野逐出了校门。这是反叛贾式规范者的悲剧。
  甚至在终于成功的艺术叛徒森森的灵魂中,你也可以看到他的创新冲动与贾教授的阴影的痛苦而又紧张的搏斗。在形形色色的贾教授们的造说和设计下,无法超越的贝多芬,“他的力度征服了世界,在地球上竖起了一座可怕的大峰,靠着顽固与年岁,罩住了所有后来者的光彩”。这是想寻找自己民族灵魂的森森最感悲哀的。贝多芬令人肃然起敬,但他不应该使后来者束手无为。贝多芬之所以对创新者产生精神压力,其罪不在贝多芬,而在那些骸骨之迷恋者与贩卖者。
  在这种紧张的内心搏斗中,森森冲破贾氏规范奋然前进了。尽管贝多芬矗立在那儿,他“更觉得有许多事情得做”。终于毅然到异域去别寻艺术创造的新途的小个子对森森说的“去找找看”,成了森森的箴言,激动着他去寻找自己的音响,自己的力度。终于,他以自己的声音被世界所知了。这是一个艺术叛徒庄严而悲壮的求索过程。
  展开一群年轻活泼的生命怎样投入这一场冲破艺术藩篱而走上真正的创造之路的求索,使得刘索拉的夸张的描绘中充满了率真,嬉闹的场面中充满了基情,跳跃的叙述节奏中充满了活力,荒诞的生活氛围中充满了庄严,流动着不羁的野气的语言中搏跳着青春的旋律。在尽情地嘲弄了贾教授和他的规范之后,刘索拉也尽情地宣泄了艺术创新者灵魂中渴望未来的追求,走向世界的信念。
  在这一群年轻的艺术探索者的形象中,除了森森和孟野这两个“音乐世界的大破坏者”被置于革新与守旧的漩涡中心之外,最发人深思的就是李鸣的形象了。李鸣是被老师认为是有才能,有气质,富于乐感的,但是他在小说中一出现,就“不止一次想过退学这件事了”。退学这个念头一直粘附在李鸣头脑中,他也似乎一直呆在被窝里消极地观望着学院的生活。一直到森森在国际比赛中获奖,才使他从被窝中钻出来,并且再也不打算钻进去了。可以说,李鸣内心的思想矛盾及其解决,是贯穿小说始终的一条主线。王教授在李鸣准备打报告要求退学时对他说的话:“你别无选择”,被作者用来作为小说的标题,这也足见李鸣这一形象在小说中的特殊位置。初读这篇小说,我曾觉得刘索拉这个新手在文坛上的别具一格的出场主要地表现在:她和那些在作品中强烈地留下自我形影的女作家不同,似乎一开始就打算把自我深藏起来,以一种冷静客观的笔调来叙述。但是,细细品味李鸣这一形象,我发现作者是以李鸣的视角为自己的叙事角度的。她把自己对生活的思索放到李鸣身上去了。——尽管很隐蔽、巧妙。
  事实上,真正对贾教授的那一套,对我们艺术教育中(当然,聪明的读者会从艺术教育联想到更广泛、更普遍的生活)现存的使人无可奈何的格局进行了批判性的思考的,不是敢于与贾教授公开争执的森森,也不是受到压制、打击最沉重的孟野,而是这个似乎要消极遁世的李鸣。他以躺在被窝里这个奇特反常的举动,来表示他对这样的学习生活的厌倦和失望。为了抗议贾教授呼吁进行的“对从生活到学习的一切正统教育”,他撕毁了作业本;而在累死人的考试中,他在一瞬间看透了“根本无所谓对错,反正你永远也无法让贾教授说对”,从而在感觉上完全泯灭了受教者的求知欲;最后,他对自己“身体太健康、神经太健全”的症状的绝妙分析和对小个子抄的“准则”的绝妙思考,以一种冷嘲的调子宣示了他与贾教授式的教学内容的完全诀别。在他看来,贾教授奉为神圣的那些准则“从第一次出现时就已经走了样,反复出现后已经面目全非”,有什么必要去背诵和实行呢?“所以他想永远这么躺着,那怕躺到毕业,躺到老,躺到死。”
  由此看来,躺在床上的李鸣在外观上和躺在床上的俯懒、空想、生命力已经蚀空了的奥勃洛摩夫(《奥勃洛摩夫》是十九世纪批判现实主义作家伊万·亚历山德罗维奇·冈察洛夫的代表作之一。小说讲述地主知识分子奥勃洛摩夫养尊处优,视劳动与公职为不堪忍受的重负。尽管他设想了庞大的行动计划,却无力完成任何事情,最后只能躺在沙发上混日子,成为一个彻头彻尾的懒汉和废物。)相似,而在精神上却相反。他对事业的厌倦是他追求真正的艺术创造事业的消极形式。他的生命力的沉寂是他等待真正的人生升华的过渡形式。他的苦闷是由于他太清醒、太富有悟性。小个子悲哀地说出的“我在这儿什么也找不到”,又何尝不是李鸣的心声呢!李鸣,他不是一个人,他几乎是青年中一种情绪的概括。这种消极冷漠的情绪,最准确无误地测出了贾教授们的准则和做法的荒谬性。在小说中,真正与贾教授遇遥成为对峙的两极的,就是李鸣。真正显示着小说的思想深度的形象,就是李鸣。
  那些着墨不多,但精妙传神的女性形象也是值得一提的:单纯而热情,爱哭又爱叫,优雅而俏皮的“猫”;在漫不经心中自有关切和深情,在突发的大哭中泄露了内心的痛苦的“懵懂”;刻板、认真但也不乏随和、温柔,有时也会爆出义愤的火星的“时间”;忠实而执拗的莉莉;——这些年轻活泼的女性形象也各各参与着献身艺术探索的生活进程。活跃在这个进程中的还有戴齐、马力、小个子、聂风……除了那个用莫名其艰深的晦涩来掩盖自私的董客之外,这年轻的一群是那样富有朝气和活力,他们敢说敢做敢怒敢骂敢歌敢哭,他们有血有肉有灵有性有声有色。在这生命群体的映照下,贾教授的枯瘠抽象的存在,如果没有社会因袭的行政力量的支撑,那还剩下什么呢?
  现代的美学潮流,不管人们的主观意愿如何,总要在生活中开辟自己的前进道路的。“你别无选择”,这是历史老人对把生命供奉在艺术祭坛上的一代年轻的探索者发出的威严的声音。这声音穿透刘索拉奏出的这部不协和的、狂热而怪诞的交响乐,撞击着人们的心灵。
   他们正在别无选择地朝艺术创新的荆棘之路闯去。
   让我们象胸怀开阔、视野高远的金教授那样呼吁:
“让世界知道他们吧!”
                  一九八五年四月十日
                 (原载《读书》1985年第6期)
编辑整理:姜一柔
评析作者: 作者:曾镇南
评析来源:摘自中国作家网
小说来源:《中国现代文学作品选(第二版)》(朱栋霖主编·第三卷)
(完)
  • 刘索拉语录:袁莉与前夫赵岭 刘索拉和袁莉的八卦

    我们找到第1篇与袁莉与前夫赵岭 刘索拉和袁莉的八卦有关的信息,分别包括:

    以下是的一些我们精选的袁莉与前夫赵岭 刘索拉和袁莉的八卦

    说到袁莉,大家自然会想到电视剧《铁齿铜牙纪晓岚》中的杜小月,她也凭借这个角色走红的,其实袁莉早在1994年的时候就出道了,当时她是一个学生,后来是赵宝刚导演的《永不瞑目》让她和陆毅被观众所熟悉,2011年袁莉和加拿大人林博文结婚,婚后似乎就淡出了娱乐圈,这几年都没有作品出来,那么赵岭是袁莉的前夫吗,刘索拉和袁莉的八卦又是怎么回事。

    袁莉与前夫赵岭 刘索拉和袁莉的八卦

    袁莉与前夫赵岭 刘索拉和袁莉的八卦

    袁莉

    ......
  • 刘索拉语录_刘索拉说洪晃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