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奇趣后备箱! 手机访问:我为钱狂_我为钱狂

休闲八卦

我为钱狂_我为钱狂

石啸天来自:美国 南达科他州.South Dakota 苏族瀑布学院(Sioux Falls College) 时间:2019-01-27 06:55 坐标: 299992°

我们找到第364篇与我为钱狂_我为钱狂有关的信息,分别包括:

以下是的一些我们精选的我为钱狂_我为钱狂

我为钱狂
有人曾说过:“钱,虽然不是万能的,但是没有钱,却是万万不能的。”这话说的多精辟啊,在这个发展迅速的时代里,没有钱,恰是一天也活不下去的。
现在物价也真是高的吓人。但老妈的工资又不涨,所以她天天都在抱怨我们的生活质量下降了。说的也真是,十几年前一百块钱都算大款了,现在一百块钱进超市连菜都买不到几斤。
说实在的,这样的生活对我来说也不是好事。因为经济状况我由原先的一周二十块零花钱一下子降到一个月二十块钱,前提是还要表现好,不然就变成我给老妈付“奖金”了。
以前一周二十块钱,就靠着这些,我买点东西省着点花,过的还算舒服,有时候还能剩下来十块钱左右。现在可好,一个月二十块钱,我省吃俭用也得超标。
有钱多好啊,看到自己喜欢的东西怎么办?没关系,挥挥手,买!可现在呢,我还得挑一挑,哪些东西价廉物美值得买,哪些东西徒有虚名不值得我光顾。当然,省钱的同时,我的时间也随之大把大把的消耗掉了。
没穷过的人真的是一点也不知道穷的痛苦。穷啊,是一种精神上的折磨。看着自己极其喜欢的东西就在眼前,但又隔着一层薄玻璃,触摸不到的距离,是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天天如此,人真的是要被折磨成神经病的。而且有时候因为没钱不能请同学吃饭之类的,会被看成小气鬼,到时候,可真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啊。
当然,我也不是没想过用一些方法来使自己“富有”起来。我曾试过表现好以换得奖金。不过这貌似对天生好动的我来说是个永远也无法实现的愿望。不过也怪老妈总找不同的罪状扣我分,在她那里我有千千万万罪该万死的事情······
好吧。既然明取不得,那我就暗拿。虽然这是件不光彩的事情,但我是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啊。中午我悄悄地爬起来,打开柜子,从我妈的包里拿出了20块钱。这可是我一周的零花钱啊,我瞬间突然有种泪奔的感觉。真是辛苦我了。
结果还是被老妈发现了。钱我是还回去了,不但没赚到还赔了一笔,外加一封检讨书,真是不划算啊。我发誓我从今往后一定要好好做人,不做亏心事!
钱让我学会了做人不能马虎,要仔细。也不能抱有侥幸心理。更不能为了钱去做背叛良心的事情,那就失去了钱的意义。但同样的,钱也让我损失了很多。反正,一半一半吧。
为了钱,我也是蛮拼的。

最新我为钱狂_我为钱狂可以看看这篇名叫张咸宁:我为什么支持张雅各?的文章,可能你会获得更多我为钱狂_我为钱狂

我们找到第1篇与张咸宁:我为什么支持张雅各?有关的信息,分别包括:

以下是的一些我们精选的张咸宁:我为什么支持张雅各?

(注:本文作者系浙江大学医学院博士生导师张咸宁教授,上届宁波市基督教两会委员)
张咸宁:我为什么支持张雅各?(2009/05/24)
声明:创造天地万物的耶和华天父、三位一体的神是我的救主,是世界的光、道路和真理。我是天父的儿女,人生应当首先以天父的事业为念,尽全力服侍神。这就是我写本文的唯一目的。因为我觉得张雅各弟兄是一个以敬畏上帝为人生的头等大事的人,所以我理所当然地支持他——虽然他也是神眼中的罪人,与你、我和天下所有的人一样,肯定有这样那样、或多或少的缺点和错误——如果张雅各某一天成为离弃神、悖逆神的仆人,我照样反对他,断绝与他的来往!这是本人的性格和神的恩赐。我认为,他在百年堂的遭遇是卑鄙者的无耻闹剧!鉴查人心肺腑的神必将审判、报应一切!因此,本文不怕得罪任何人,也不受任何人(包括张雅各)的操纵,文责自负!文章是本人自愿撰写并要求张雅各弟兄放在其博客上的,以明视听,荣耀主的名。别无他意。特此声明。
1999年12月底,我举家由原工作单位复旦大学遗传所迁到宁波大学医学院,开始一段新的人生路程。我是1998年5月31日在上海国际礼拜堂受洗归主的,到了宁波,自然首先寻找敬拜神的场所——教堂。就这样,几乎以后在宁波生活的日子里,我和全家都在著名的百年堂参加崇拜聚会等各类活动,直至2004年9月离开宁波大学调往浙江大学医学院工作。在甬期间,我曾作为百年堂的信徒,被宁波市基督教“两会”选为委员(我至今都认为自己根本不配!因为我为工作和生活压力所累,服侍主的时间和精力很少,至今也没有成功传过一次福音,没有感动过一位失散的羔羊受洗成为基督徒,根本算不上一个好基督徒;我在工作、家庭和生活中也远远未能为主做最美好的见证,成为一个重生新造的人。故自感罪大恶极!!!),并与包括张雅各同工在内的多个百年堂专职牧师相熟,故对某些人和事情还是了解一点的,眼见为实,有发言权。
在主的安排下,我与张雅各弟兄有缘相识,并成为相互尊重和喜欢的朋友。所以,我这个直爽的北方汉子能多少清楚地感觉到他是否真爱主,还是像“假”基督徒一样行尸走肉地糊弄主。我开始并不知道张雅各,只是在某个礼拜天的百年堂聚会中,听讲道的高建伟牧师当众传道时讲,百年堂刚刚送一位弟兄就读华东神学院,希望大家多多为他祷告。我当时对、教堂的了解不多,信主时间不长,灵性极弱,只期盼圣灵大大工作,感 动更多的人心归向天父,好使这个世界变得更加美好、和谐,荣耀主的名!我以为13亿中国人中基督徒少得可怜,福音没有兴旺,原因主要是缺乏牧者以及牧者们的经济状况艰难,故心里有感动,在聚会后把200元钱交给初次面对的高建伟牧师,请他转交给这位年轻的立志为主终身奉献者,以表自己微薄的心意和支持。
过了约2周,在礼拜天聚会结束后,高牧师找到我,退回了钱,说是张雅各弟兄感谢我的好意,但他坚拒收钱,他说主给他的已经很多。当下,我心里不是很开心,觉得不是滋味。因为我的家庭经济状况不过一般——到现在还是如此,微薄的支持真是一片真心,我也是为了主的福音兴旺着想啊!这位弟兄如此拒绝我,让我实在有点“尴尬”和拉不下面子。但另一方面,我却看清了这位从未谋面的张雅各弟兄的那颗谦卑的爱主之心,让我更加敬佩他的人格!后来,按照高牧师的建议,我把这200元钱投进了宁波江北堂的奉献箱,以支持该堂的大修(重建)。自此,我慢慢与高建伟牧师等百年堂和其他教堂的牧师、同工相熟、相知。
再后来,张雅各弟兄于寒暑假回到宁波家中。在百年堂礼拜时,经高牧师介绍,我终于见到了这位总是微笑待人、和气可亲、架着眼镜的斯斯文文的英俊小生,我俩立刻便成为主内的知音,感觉很谈得来。但我们平时联系并不多,只通过几封信,到后来他毕业回到百年堂专职服侍主,灵里的交通也不是经常。一个重要的原因是虽然我在众人面前从不避讳自己是基督徒,但实际工作、生活中亏欠主实在太多太多,做主合用的器皿的时间少之又少,根本没有为主在这个世俗的世界上做好光和盐!众所周知,现在的高校与“大跃进”时代有过之而无不及,压力重重,整日忙碌的工作永远没有尽头,加上我所从事的生物医学研究要比别的学科付出几倍、十几倍的更多辛劳,而我这个弱肢尽管也天天祷告、读经,但几乎没有在实际行动中彻底万事依靠主。主郑重地劝告我们,“不要为生命忧虑吃什么,喝什么;为身体忧虑穿什么。生命不胜于饮食吗?身体不胜于衣裳吗?你们看那天上的飞鸟,也不种,也不收,也不积蓄在仓里,你们的天父尚且养活它。你们不比飞鸟贵重得多吗?你们哪一个能用思虑使寿数多加一刻呢?”(太6:25-27)但我总是摆脱不了魔鬼撒旦的诱惑,总是做肉体和世俗的俘虏,整天为工作取得更大的“成就”忧愁,为争取上上下下更多的研究经费忧愁,为研究生能顺利发表高水平的SCI研究论文忧愁,为家庭何时能过上中产阶级水平的生活忧愁,为女儿日后能否考上重点高中、名牌大学忧愁,为繁乱的人事关系忧愁......。我常常“天真地”对雅各抱怨,真羡慕你们,你们直接服侍主,即使遇到再多的困难和烦恼,无论何种与人(包括牧师)打交道的委屈和矛盾也能想得通,因为都是为主做工,心中最终坦然;我若是从小认识主,肯定早就读ThD(神学博士),而不是今天的这个PhD(理学博士),做直接侍奉主的仆人,哪有现在这么多的工作烦恼和压力云云。雅各(还有其他的牧师)为此开导了我不止一次:主在哪个位置上拣选了我们,我们就该尽心尽力乐意服侍主,爱人如己,不同的工作岗位是主的需要和安排。
我也曾不止一次在参加百年堂相关会议上发表意见和建议,呼吁百年堂和“两会”尽快采取措施,努力改进工作,使信主得救的人数年年有较大幅度的增长,荣耀主的名。我想不通,都到了21世纪了,国家及各个单位都有“三年(或五年)国民经济发展计划”和各种前进规划,为什么我们的教堂死气沉沉,得过且过,连个认真发展信徒的计划也没有?!——聚集、牧羊失散的羔羊是传道人的首要、基本本职工作责任啊!!!我想不通,为什么教堂的卫生间不能保持洁净得像五星级宾馆标准,让一切初信或好奇来教堂看看的人们第一印象就产生无比的心灵震撼:上帝的圣殿仅就外表而言便与世俗的世界截然两样!我想不通,为什么三番五次提了意见和建议,崇拜聚会时照样手机铃声不断,不懂事的小孩子到处乱跑,总有人在牧师讲道时旁若无人地交头接耳而无人制止,教堂里做招待任务的弟兄姐妹究竟负什么责——这可是神的圣殿啊!!!但百年堂的领袖及堂委们总是显得“无可奈何”,以没有办法或信徒素质低之类的托词解释给我听,让我更加郁闷和失望。时间一年一年过去,堂里的一切情形照旧。而从雅各告诉我他所知道的一些中国的现实情况或广为人知的内幕,从我逐渐阅读了一些中国“三自”的历史资料以及中国的旗帜、主忠心的仆人王明道等人的传记,从我在公开发行的《人民日报(海外版)》上亲自读到“无比尊敬的”“德高望重的”主教大人理直气壮地在居所摆设观音菩萨像而自诩为“博爱”,从我亲眼目睹某些牧师、同工的日常言行举动(包括肆无忌惮地公开呼吁“《圣经》也该与时俱进”,“因信得救”应该改为“因爱得救”等无耻的蛊惑人心的言论,到在教堂的讲台上主持聚会时或讲台下听道时不耐烦地不停摆腿等细节),我慢慢看清楚了一个事实:许多打着信主旗号的人,其实是心里根本不信主,不客气地讲,是“披着羊皮的狼”!他们才是中国最可怕的蛀虫和拦路石,他们甚至比那些故意敌视、迫害基督徒的人更为阴险、可怕!我这才明白,为什么十字架不能无处竖立在中国的大地上,为什么像温吞水一样不冷不热,为什么我的一些基督徒大执意去家庭,而不肯如我所劝,“堂堂正正地”去政府批准和保护的“三自”参加聚会——我原来经常不同意他们的观点,和现今许多糊涂的弟兄姐妹一样认为:“去教堂是去听神的话(讲道),崇拜神,又不是去听某个牧师的话,那么偏激、固执干什么!”我也明白了,为什么主耶稣基督当日怒火燃胸,赶出殿里做买卖的人,推倒兑换银钱之人的桌子和卖鸽子之人的凳子!因为“我的殿必称为万国祷告的殿,你们倒使它成为贼窝了。”(可11:17)
自全家迁到杭州后,更难得见雅各的面了。惟有每期他必寄给我的《恩言》报纸,让我们的爱心仍然彼此相通。2007年7月2日(礼拜一),我收到了第10期《恩言》报,当读了他勇敢撰写的“论《基督教百年堂堂务委员会章程》”一文后,深深感动!这是一个赤子对主的杜鹃啼血,他为了维护主圣殿的圣洁,不顾一切据理力争!同时我也感到,“捅了马蜂窝”的他,必将要为捍卫真理付出大代价!我也深知,聪慧的雅各弟兄、已经成家的雅各弟兄,在毅然做出这件惊天动地的大事前,肯定已深思熟虑,肯定已虔心祷告了主,所以他已不在乎自己的所有得失,要给一步一步继续走向歧路的百年堂注射一支强心针,盼望堂里糊涂的领袖、堂委们和不明就里的弟兄姐妹们猛醒,回到主所指引的正路上来!然而,以我多年的了解和接触,我心里明白:百年堂绝对不可能接受他的爱堂、爱教赤子之心,反而会唾弃他!因为“光来到世间,世人因自己的行为是恶的,不爱光倒爱黑暗,定他们的罪就是在此。凡作恶的便恨光,并不来就光,恐怕他的行为受责备;但行真理的必来就光,要显明他所行的是靠神而行。”(约3:19-21)因此,我马上发了一封手机给雅各,大意是你的文章我读到了,很振奋,我完全理解你这是为了主才这样写,但恐怕有麻烦,无论如何我都支持你!雅各的旋即回信非常平静:“谢谢你的关心!但昨天(即礼拜日)上午的聚会上,百年堂已当众宣布开除我。”我的大脑当时便是一片空白!疯狂的逼迫就这样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开始了?!百年堂啊,我真真佩服你的高效率和杀人不见血!!!仅我本人在宁波几年,苦谏多次,希望你为主更热心热情,不要像老底嘉那样,你何曾有过改变?!现在,你倒是世界一流的效率对待持不同意见的“异类”了,I服了You!!!
我立刻跪在地上,求主加给我力量,使我为张雅各弟兄做当做的事,说当说的话,荣耀主的圣名!祷告完毕,我便直接打电话给高建伟牧师,劝他收回成命,不要铸成大错。自然,高牧师是绝对听不进我的话,因为他所信的主不是我的耶和华天父。本口拙舌的我实感无奈,于是质问我一直尊敬的高牧师,作为百年堂的主任牧师,在处理张雅各这么重大的足以毁了他人生的事情上,祷告了没有?!——天父的意念高过人的意念,天父的安排都尽善尽美,如果高牧师坦然诚实地回答:“是!”我便再无话可说,因为这是天父赋予神的大祭司高牧师的权力,给高牧师的启示,高牧师绝对应当“坚持真理”,按主的意思行动。——但在我的意料之中,身为主的仆人几十年时间的“德高望重的”高牧师大人,竟被我的这个逼问六神无主,避而不谈,只是再三在电话中耐心兜圈子:“张弟兄啊,张雅各做的许多事情你都不知道......”。至此,我终于绝望了!我愤怒地一字一句说道:“好啊,高牧师!我指着永生的神发誓,在这件事情上,如果你按照神的意思做了,我刚才为张雅各所辩解的全是混话,我愿全能的神把所有的惩罚和报应都加在我和我的子子孙孙身上!但是,如果你只是按照你的意思和私欲做了这件事情,现在又绝不肯承认和改正错误,则我愿全能的神把所有的惩罚和报应都加在你和你的子子孙孙身上!!!你敢发这样的起誓吗?!”我无心再和他纠缠,随挂断了电话。我彻底深知,他和他的百年堂心中根本没有神,他们根本不会在乎我这样一个小老百姓(我耻于与他们互称弟兄!)的抗议和心声。求主怜悯!
惭愧的是,整整一年以后,直到2008年8月的一个夜晚,趁着出差开学术会议的机会,我才去了宁波张雅各弟兄的家里拜访他。杭州离宁波不过2个小时的车程,我的薄弱的意志竟阻拦了我一年时间没有去安慰、支持这位主的忠心耿耿的仆人!在他那简陋的家里,我看到雅各弟兄的面孔依然是一贯的毫无颓丧的坚毅,精神不垮,听他讲述在新禾场为主传扬福音的事,看到他令人敬佩的文弱温柔的不久将临产的妻子小乐姊妹。我很欣慰,我坚信主的仆人张雅各不会被撒旦打倒!
是的,张雅各弟兄也不是义人,但你、我更不是义人!你可能会挑出他许许多多的“毛病”:他讲道并不多么出色,他性情孤傲,他许多事情偏激,他有“门”事件,他很自以为是,他不知深浅......。但我绝对相信,他是真心爱主的,他在尽力按着主的教导做完全人、昼夜思想天父的律法和训导,他愿意“我以我血荐轩辕”来报答主在十字架上的救恩,这已经足够了。所以,在主的眼里,张雅各弟兄肯定是一个“又忠心又良善的仆人”,主必定会大大赐福给他、他的全家以及他的子子孙孙!
我在此为张雅各弟兄在主面前献上不配的祷告:
“亲爱的天父,创造天地万物的唯一真神、宇宙的主宰、万王之王、配得赞美配得荣耀的神、无处不在的神、无所不能的神、三位一体的神,我们这些不配的儿女要子子孙孙以心灵和诚实尊父名为大,高唱哈里路亚赞美父神!因为我们都是罪人,我们常常不仅大大得罪天父,偏离神的道,我们也得罪人。父为了拯救我们这些不配的迷途的羔羊,不惜赐给我们天父唯一的独生子、我们的救主耶稣基督的宝血,洗净和涂抹了我们这些罪人身上的一切罪孽和过犯,父的大爱是何等长阔高深!求父常常恩赐孩子们我主耶稣基督的心,求父更恩赐孩子们我主耶稣基督的行,求父使我们常常为主在这个世界上做盐做光,荣耀天父的圣名!求父恩待天下每一位以心灵和诚实尊父名为大的儿女,尤其是像张雅各弟兄这样的千千万万的为主的福音传播四处流血、流汗、流泪的每一位同工、牧师、弟兄和姐妹,求父使他们为我父做最美好的见证!天父啊,同时求父严惩假牧师、假信徒和一切故意敌视逼迫基督徒的人,求父使他们看见又真又活的天父的存在,惧怕天父,回心转意,像失散迷途的羔羊一样回到天父的怀里!求父使我们国家的花花、我们的民族尽快认识天父,以敬畏天父为人生的头等大事,好使中华民族得到真正的复兴和平安!愿我们的救主耶稣基督深入每一位世人的心,好使这个世界成为天父眼中洁净的圣殿,得着天父所赐的大平安,荣耀天父的圣名!愿救主耶稣基督亲手坚立天父亲手建立的每一座教堂、、家庭聚会点和团契!求父加添我们每一位儿女的心力,求父增强我们每一位儿女的信心,求父使我们时刻依靠主,战胜罪恶的引诱,既悔又改,甘愿背负自己的十字架,跟随我们的救主耶稣基督,向着天父指引的标杆直跑,好教我们怀着一颗坦然无惧的心,到时得见天父的荣面!求父垂听卑微软弱无能的孩子诚心实意的感恩、赞美、祈求和祷告,都是奉靠救主耶稣基督的圣名。阿门!”
——识于张雅各弟兄的百年堂事件2周年之际
图片链接: 《恩言》第十期1,4版面; 《恩言》第十期2,3版面
我为钱狂_我为钱狂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