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奇趣后备箱! 手机访问:林森浩二审结果

休闲八卦

林森浩二审结果

花双霜来自:江西省 宜春市 樟树市 时间:2018-10-13 20:59 坐标: 76995°

我们找到第1篇与林森浩二审结果有关的信息,分别包括:

以下是的一些我们精选的林森浩二审结果

 第一部分:白天辩论部分
2014年12月08日上午_1。 第0-15:45分钟
  审判长: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于2014年二月18日对被告人林森浩做出2013沪二中刑初字第110号刑事判决。原审被告人林森浩,这封判决书收到没有?
  林森浩:收到了。
  审判长:收到以后是否提出上诉?
  林森浩:对。
  审判长: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的有关规定,公开开庭审理被告人林森浩故意杀人上诉一案。现在宣布合议庭组成人员,书记员,出庭履行职务的检察员及其他诉讼参与人的名单。本合议庭由审判员孟猛,suoxue qin, luo jing组成。
  由孟猛担任审判长。书记员 chen yan nan担任法庭记录。今天出庭履行职务的是,上海市人民检察院检察员wangwei,代理检察员an ning,liu daqing。今天出庭为上诉人林森浩辩护的是其家属为其委托的,上海大邦律师事务所律师斯伟江,上海徐伟奇律师事务所律师唐志坚。今天出庭的还有被害人亲属委托的诉讼代理人,上海刘春雷律师事务所律师刘春雷,叶萍。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的规定,上诉人,辩护人,诉讼代理人,在二审庭审中享受下列诉讼权益:
  一,可以申请合议庭组成人员,书记员,检察员回避;
  二,可以提出证据,申请提出新的证人到庭,调取新的证据,要求重新鉴定,或者勘验;
  三,被告人可以自行辩护,也可以委托辩护人辩护;
  四,被告人可以在法庭辩论终结后做最后陈述。上诉人林森浩,法庭宣布的各项诉讼权益, 是否挺清楚了?
  林森浩:听清楚了。
  审判长:两名辩护人是否听清楚了?
  听清楚了。
  审判长; 两名诉讼代理人是否听清楚了?
  听清楚了
  审判长:上诉人林森浩你是否申请回避?
  林森浩: 不申请。
  审判长:林森浩的两名辩护人是否申请回避?
  不申请。
  审判长:两名诉讼代理人是否申请回避?
  不申请。
  审判长:现在进行法庭调查,首先由法庭宣读2013沪二中刑初字第11 0号刑事判决书的主要内容。
  书记员:
  上海市中级人民法院经审理查明,被告人林森浩和被害人黄洋均是复旦大学上海医学院2010级硕士研究生,分属不同的医学专业,2010年8月起,林森浩与葛俊琦等同学同住于复旦大学枫林校区西20宿舍楼421室,2011年8月黄洋调入421室与林森浩,葛俊琦三人同住,事后林森浩因琐事对黄洋不满,逐渐对黄洋怀恨在心,决意采用投毒的方式加害黄洋。
  2013年3月31日下午,被告人林森浩以取物为名,通过同学吕鹏进入中山医院11号楼二楼医学影像实验室204室,趁室内无人取出其于2011年参与动物实验时剩余的装有剧毒化学品N二甲基亚硝胺的试剂瓶和注射器,并装入一只医疗废弃物袋中,随身带离。当日下午5时50分许,林森浩将前述物品带至421室,趁无人之际,将上述的二甲基亚硝胺投入该室的饮水机之内,而后将试剂瓶等物,连同医疗废弃物袋带出宿舍楼外丢弃。
  同年4月1日上午,黄洋从421室饮水机接取并喝下已被林森浩投入二甲亚硝胺的饮用水。之后黄洋发生呕吐,于当日至中山医院就诊,次日下午黄洋再次至中山医院就诊被发现肝功能受损严重,遂留院观察。4月3日下午,黄洋因病情严重被转至,外科重症监护室治疗。
  在黄洋就医期间,林森浩还故意隐瞒黄洋的病因。4月11日林森浩在两次接受公安人员询问时均未供述投毒事实,直至次日凌晨,经公安机关依法予以刑事传唤后,才如实供述了上述投毒事实。
  被害人黄洋经抢救无效于4月16日死亡。经鉴定,被害人黄洋符合二甲基亚硝胺中毒至急性肝坏死,引起急性肝功能衰竭继发多器官功能衰竭死亡。认定上述事实的证据有,查获了饮水机,饮水桶,水杯等物证及照片,相关监控视频,公安机关出具的调取证据清单,接受证据清单,侦查实验笔录,现场勘验检查笔录,案发情况及到案经过,检验报告,法医学尸体检验书,关于检验报告中的N二甲基亚硝胺名称的说明鉴定书。上海市司法鉴定中心出具的法医病理司法鉴定意见书。司法鉴定科学技术研究所司法鉴定中心出具的检验报告书及关于检验报告书中化学试剂二甲基亚硝胺品名的说明,上海市人民检察院的电子数据检验报告,上海市精神卫生中心的鉴定意见书,国家安全生产监督管理总局化学品登记中心出具的关于对二甲基亚硝胺化学品名的特性说明的复函,复旦大学西苑学生生活园区管理委员会出具的关于黄洋林森浩宿舍入住说明,林森浩所写的相关论文等,黄洋体检和病历资料,鉴定人陈忆久鉴定意见和证人张良勇,王欢,孙希才,葛俊琦,罗荣奎,沈钰新,于华鹏,潘美巧,钟鸣,黄俊峰,马源,顾黎婷,吕鹏,吕薇薇,付令元,吴鑫铭,马庆,向平,黄国强,张卫,杨宏伟,张淑珍,丁红,薛立云,赵先哲等人的证言和相关辨认笔录,被告人林森浩的供述和辨认笔录等。
  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认为,被告人林森浩为泄愤采用投放毒物的方法故意杀人,致被害人黄洋死亡,其行为已构成故意杀人罪依法应予惩处。
  被告人林森浩是医学专业的研究生,有曾参与用二甲基亚硝胺进行的有关动物实验和研究,明知二甲基亚硝胺是剧毒物品,仍故意将超过致死量的该毒物投入饮水机中,致使黄洋饮用后中毒,在黄洋就医期间,林森浩有故意隐瞒黄洋的病因,最终导致黄洋因二甲基亚硝胺中毒而死亡。上述事实足以证明林森浩主观上具有希望被害人黄洋死亡结果发生的目的。被告人林森浩因琐事而采用投毒方法杀人,手段残忍后果严重社会危害极大,林森浩犯案后虽能如实描述罪行,但善不足以从轻处罚,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232条第57条第一款之规定,以故意杀人罪判处被告人林森浩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审判长:上诉人林森浩你现在可以向法庭陈述你的上述理由。
  林森浩:我上诉理由有几点,第一点是我认为我没有杀人的动机,第二点是我对我犯罪的事实做一些更正。其他的没有。
  审判长:你的上诉理由主要有两点,第一你认为你没有杀人的动机,是不是?
  林森浩:对。
  审判长:那么对原判认定你犯故意杀人罪,有什么意见?你认为你的行为构不构成故意杀人罪?
  林森浩:我不知道故意杀人罪法律定义是怎么定的,我知道行为是错的,不过我觉得我没有杀人的动机。
  审判长:没有杀人的动机是吧?你对原判的定罪提出异议是吧?
  林森浩:嗯。
  审判长:那么对于你对一些相关事实进行澄清,那么你向法庭简要概述下要点。你有哪些事实要澄清?
  林森浩:比如说,当时投毒的时候,注射器的液体没有倒进去,还有我对里面的液体做了一定的稀释。
  审判长:对投毒之后的液体进行了一定程度的稀释,是不是?简要的向法庭陈述下做了怎样的稀释。
  林森浩:我做完这个事之后,后来因为,就去把这个饮水机凹槽的盖子揭开,看到水比较油黄,我就用刷牙的水杯从里面舀掉。
  审判长:舀掉了多少?
  林森浩:这个动作大概是两到三次。
  审判长:进行了两至三次,也就是在你投毒之后,用你自己的刷牙杯,先后两至三次将投毒之后的水舀出,是不是?
  林森浩:是
  审判长:还有没有注入其它的什么?
  林森浩:舀掉之后又从水龙头那边接了…。。
  审判长:从什么地方?
  林森浩:宿舍4楼盥洗室。
  审判长:从你4楼盥洗室的自来水水龙头接了水再注入你宿舍的饮水机中,是不是?
  林森浩:是
  审判长:这个动作重复了几次?
  林森浩:大概两次。
  审判长:这是你对相关事实的一个澄清。 还有没有其他的上诉。
  林森浩:其他的上诉跟律师的一致。
  审判长:上诉人林森浩你其他需要为自己辩护的具体意见,或者其相关理由,可以在法庭辩论阶段展开进行。你听清楚了没有?
  林森浩:我听清楚了。
  上午_1。 15:46-30:04
  审判长:林森浩的辩护人,就本案的是否需要向林森浩发问?
  斯伟江:需要。
  斯伟江: 林森浩
  林森浩: 到。
  斯伟江: 稍微放松点, 辩护人问你的问题,你就实事求是的回答,不需要夸大也不需要缩小, 好吧?
  林森浩:好。
  斯伟江:你刚才回答法庭的时候, 你说背后杀人的动机,没有杀害黄洋的动机,是吧?
  林森浩: 是
  斯伟江:那么你在黄洋的饮水机里投这个化学试剂,你这个动机是什么?
  林森浩: 起因就是听到黄洋说愚人节要整人的这个话之后。
  斯伟江:黄洋说这个话是什么时候说的?
  林森浩:是在3月30晚上, 是在我们宿舍对面的那个宿舍。
  斯伟江:他这个具体是怎么说的。
  林森浩:他当时回来之后就像平时一样,到我们那边找我们聊天,就说到愚人节要到了,他想到一个整人的方法,大家就问他什么方法。
  斯伟江:他讲了一个什么方法?
  林森浩: 他就说等人睡着的时候把他的脚泡在热水里,会让人尿裤子。然后同在的付某就回了他一句无聊,就没有再跟他聊下去。
  斯伟江:就他说等人们睡着的时候将脚放在热水里就会尿床。然后等到这个笑话的时候还有别人,对吧?
  林森浩: 对
  斯伟江:那你听到这个的时候为什么会有对他进行恶作剧的动机?
  林森浩:因为我跟黄洋平时之间的关系就是这样,弄弄他,弄弄我,我们之间开玩笑的挺多的。
  斯伟江:你弄弄他,他弄弄你是什么意思?你能讲的简单点吗,是互相开玩笑吗?
  林森浩:对,比如说有时我拍拍他,他拍拍我,或者有时吓唬吓唬他,他吓唬吓唬我。
  斯伟江: 怎么个吓唬法?你能举个例子吗?
  林森浩:比如说走到他后面,趁他不注意的时候,拍了他一下。
  斯伟江:他的反应是什么?
  林森浩:他的反应就是比较惊讶。
  斯伟江:那他怎样对你开玩笑?
  林森浩:差不多。
  斯伟江:那么你有了这个念头之后,接下来你是怎么做的呢?
  林森浩:有了这个念头之后, 其实这个念头是一闪而过。
斯伟江:一闪而过?
  林森浩:因为当时,我在3月29号就是被这个我的一个同学吕某约我31号去当他的一个志愿者,也就是30号晚上的第二天我就要去当他的志愿者,当时这个药物是两年前,而且最终放处也不是我放的,这个实验室也不是我们所有,是放射科那边所有,然后当时实验的是放射科的一个吕博士,她在当时第二年毕业的时候离开了,那么当时她毕业的时候,这个东西有没有收管其实我也不清楚。其实当时就是抱着去那里看看这东西还在不在,其实这种念头一闪而过。
  斯伟江:一闪而过。那你刚讲到两年前你做过一个实验,跟吕薇薇,你就直接说名字,好吧?那么这个实验是怎么个过程,怎么个经过,实验的起头是怎样的。
  林森浩:这个实验当时是我科的一个师姐跟我说放射科那边有个女博士需要建立一批大鼠肝纤维化的模型,我也需要这个模型,她就让我找她,我找她之后,就发现这个博士已经把这个药物药品都已经买好了,那么我们这边就是共用老鼠。实验的时候是分成两部分,预实验做的是十只大鼠。
  斯伟江:你做这个实验的目的是什么?
  林森浩:实验的目的是评价超声的一个诊断价值。
  斯伟江:你能再简单解释下吗,这个超声的诊断价值这个论文的,目的,方法和价值何在?
  林森浩:目的就是评价超声诊断的弹性技术诊断肝纤维化的准确性,方法就是造出一批肝纤维化的大鼠模型之后,用这种超声的弹性技术对其进行检查。
  斯伟江:这个弹性技术怎么个理解法呢?
  林森浩:弹性就是相当于你压一个东西,会发生形变,只不过形变的大小而已。像超声仪里面的机械波发射之后,大鼠的肝脏可能会有些变,通过这个技术就能将这个微小的形变检测出来。如果肝纤维化,肝脏会稍微硬一点。
  斯伟江:那这个与传统有什么区别?
  林森浩:这个是无创的。
  斯伟江:那你的专业是什么?
  林森浩:超声**
  斯伟江:你本科的专业是什么?
  林森浩:医学影像学。
  斯伟江:医学影像学。简单比喻的话,你去当医生的话,你会是什么科的医生。
  林森浩:影像科的医生。
  斯伟江:就是看片子的,看B超片的医生,这样说对吗?
  林森浩:对。
  斯伟江:那么你论文的目的是这样 ,然后你发现吕薇薇也要做这样的实验,所以你去找她,是不是这样?
  林森浩:对。
  斯伟江:那么你找她之后,对于用什么样的化学试剂,你们沟通过吗?
  林森浩:当时她的化学试剂已经买好了。实际上在找她之前,我去找过学校动物房实验室的一个老师,他当时推荐我用四氯化碳,然后这个决定还没有变成行动的时候,
  我找到了吕薇薇,那么就跟着她一起做这个实验。
  斯伟江:那么吕薇薇买这个药剂是哪里买的,她有没有跟你说?
  林森浩:我记得她跟我讲过是从天津的一家,倒闭了的一家库存货,我也没有详细问。
  斯伟江:那么她有没有告诉你这种药物是剧毒的?
  林森浩:忘记了。
  斯伟江:那么你们实验的时候,像这样的药物带到实验房做实验的时候,要不要登记的?
  林森浩:要登记。
  斯伟江:那登记了没有?
  林森浩:没有。
  斯伟江:那么动物房的老师有没有问过你们这是什么样的化学试剂?
  林森浩:动物房的老师当时是不让我们做这个实验的。
  斯伟江:不让你们做这个实验,为什么?
  林森浩:我记得他跟我讲过,是这个试剂需要有特殊的实验室。
  斯伟江:那为什么不让你们做,最后还做成了呢?
  林森浩:这个跟我们那个意识,,,跟我们这个意识,,,
  斯伟江:那这个实验的过程大概是怎样?
  林森浩:这个实验的过程, 跟这个试剂有关的就两次。一次呢就是10只大鼠,一次就是70只大鼠。然后注射完之后,后面就是跟我们的影像技术有关。
  斯伟江:你们直接从天津买来的这个瓶当中抽出原液来注入到大鼠里面吗?
  林森浩:哦,不是,是稀释。
  斯伟江:那么稀释的过程,你能讲一下吗, 谁稀释的?
  林森浩:稀释是吕薇薇当时稀释的,我没有参与。
  斯伟江:那么稀释的过程,第一次就成功了吗?
  林森浩:我记不得了,当时我印象中,预实验的时候,第一只大鼠死掉了,当时动物房赵先哲就跟我们讲过,可能稀释的不对.那后来是不是重新稀释过,我忘记了。
  斯伟江:那后来注射有没有大鼠死亡?
  林森浩:后来有死亡.
  斯伟江:什么原因死亡?
  林森浩:那是我的主观判断,因为解剖的时候两只老鼠腹腔里面出血,那么我就估计是我做的时候粗糙,刺到了老鼠腹腔的大动脉.另外的没有看到腹腔里有血,那么我估计那是一种肝功能衰竭,因为没有抽血化验,,,
  斯伟江:那么你们注射的这个剂量,半数致死量是多少?配比的时候,你知道吗?
  林森浩:我不知道。我们用的是50mg/kg, 是根据日本一个学者的研究论文,
  斯伟江:那么注射了总共多少只大鼠?
  林森浩:80只, 70只,
  斯伟江:70只, 还是80只。
  林森浩: 10只是注射了生理盐水,
  斯伟江:10只注射了生理盐水,然后70只注射了化学试剂。那么这70只存活了多少?
  林森浩:好像是57吧,
  斯伟江:存活了57是吧。那么你这个实验,是后面要解剖这些大鼠,解剖的目的是什么?
  林森浩:解剖的目的主要是对它的肝脏进行取样,因为我们要送到病理科去化验
斯伟江:存活了57是吧。那么你这个实验,是后面要解剖这些大鼠,解剖的目的是什么?
  林森浩:解剖的目的主要是对它的肝脏进行取样,因为我们要送到病理科去化验。
  斯伟江:目的是什么?
  林森浩:观察它的肝脏这个肝纤维化的情况。
  斯伟江:这有什么意义吗?
  林森浩:我们这个影像的技术最终就是要跟这个病理肝纤维化结合进行比较。
  斯伟江:那么注射生理盐水的老鼠什么意义?
  林森浩:做一个对照。
  斯伟江:这个实验大概过程是多长?
  林森浩:这个实验持续了一个月。
  斯伟江;那么你实验的重点是什么?
  林森浩:评价超声弹性技术的诊断价值。
  斯伟江:在整个实验的过程当中有没有人告诉你,说这个二甲基亚硝胺是剧毒物?
  林森浩:应该没有。
  斯伟江:你自己在整个过程当中, 你查询过二甲基亚硝胺吗?
  林森浩:我记不得。
  斯伟江:我记得一审的时候有一份证据是,网页查询是三月初的。你有没有到专业的化学品网站,或者化学品的大辞典去查询过这个二甲基亚硝胺的这个性质。
  林森浩:没查过。
  斯伟江:那么再回过头,这个实验做完后这些实验的化学试剂的剩余物是谁处理的?
  林森浩:剩余物应该是吕薇薇处理的.
  上午_1。 30:05-
  斯伟江:那你怎么知道她放在那个地方呢?
  林森浩: 我印象中就很模糊, 我记得她跟我讲过实验的物品就放在这个柜里。
  斯伟江:吕薇薇的论文写完了吗,根据这实验?
  林森浩: 我不知道。
  斯伟江:你的论文写完了吗, 根据这个实验。
  林森浩:写完了。
  斯伟江: 发表了没有?
  林森浩:发表了。
  斯伟江: 发表在哪里?
  林森浩:中华肝脏病杂志。
  斯伟江:最后回过头来,回到前面,你说你要这个恶作剧,你要找这个化学试剂,那么说你刚前面说的,31号吕鹏叫你去帮忙,帮什么忙?
  林森浩:他的磁共振有了新的序列,然后他要评估下这个序列的价值。被他检查下。
  斯伟江:那么假设31号吕鹏没有叫你去帮忙,你能拿到这个化学试剂吗?
  林森浩:拿不到。
  斯伟江:这个放试剂的实验的钥匙是保管在谁手里?
  林森浩:他们应该, 放射科的许多人都有。 我当时是通过吕鹏拿到钥匙的。
  斯伟江:你跟吕鹏怎么说的?
  林森浩:我跟他说,我要去实验室看下两年前实验的一些器具还在不在。
  斯伟江:那你拿到钥匙之后,你进去之后,发现原来用过的试剂放在哪里?
  林森浩:放在进门靠近窗台的左手边的柜子里,一个纸箱里。
  斯伟江:这个实验室有没有空调呀?或者就是恒温的,还是没有恒温?
  林森浩:没有恒温。
  斯伟江:这个试剂是什么颜色的, 你看到的是什么颜色?
  林森浩:油状,。
  斯伟江:那么你拿到这个试剂之后怎么样呢?
  林森浩:我拿到试剂之后,因为那天还约了一位老师,我就把它带到超声科里。
  斯伟江:带到超声科去了, 然后呢?
  林森浩:然后事情做完之后,就回到学校宿舍,就把这东西带到宿舍。
  斯伟江:带到学校宿舍的时候是几点?
  林森浩:下午5点多。
  斯伟江:那当时黄洋在吗?
  林森浩:当时黄洋不在.
  斯伟江:接下来你有什么样的动作呢?
  林森浩:我就把这个原液瓶的盖子揭开来,倒在饮水机里面,
  斯伟江:这时候这个原液是什么颜色的?
  林森浩:我当时倒了没注意看,
  斯伟江:没注意看,倒进去了。这里面原液瓶里大概有多少溶液,你有注意到吗?
  林森浩:我只注意到当时的一个高度。
  斯伟江: 大概到瓶的多少?
  林森浩:五分之一到四分之一,从瓶底往上。
  斯伟江:全部倒进去了吗?
  林森浩:全部倒进去了。
  斯伟江:那么注射器里面有没有倒进去?
  林森浩:没有倒。
  斯伟江:倒进去后怎样呢?接下来,
  林森浩:倒进去之后我就把这些东西拿好准备扔在***的垃圾桶。
  斯伟江:然后呢?
  林森浩:当时我只扔注射器和装注射器的一个透明袋子,把医疗废弃物袋子扔到教学楼门口的一个垃圾桶。
  斯伟江:接下来你又到哪里?
  林森浩:我就回去了。
  斯伟江:回到宿舍之后有什么动作呢?
  林森浩:回去之后对这个事情突然间有点后怕,就把饮水机凹槽的盖子打开。
  斯伟江:打开来之后,你看到什么呢?
  林森浩:看到里面的水油黄状,虽然当时阴天, 但是有点反光。
  斯伟江:有味道吗?
  林森浩:味道是在倒的时候,有刺鼻样,有氨气样的刺鼻气味.
  斯伟江:你倒这个的时候,或者揭开看的时候,你自己有没有带口罩,带手套?防护措施有没有做?
  林森浩:没有.
  斯伟江:为什么没做?
  林森浩:对这个药物意识不够。
  斯伟江:接下来呢?
  林森浩:我发现很明显,就拿刷牙口杯把里面的水舀出来,倒在盥洗室,然后就接了盥洗室水龙头的水倒进去,发现起泡沫,然后我就这个动作重复了两三遍,不是很明显了,我就将盖子盖上去。
  斯伟江:我记得原来在侦察机关的交代里面,后在一审里面就讲到过,你用过农夫山泉的液体,这个是在什么时候?
  林森浩:我倒的时候从这个柱芯倒进去,然后当时有一些液体就留在凹槽的边缘,然后当时我就拿起一瓶农夫山泉冲进去。
  斯伟江:这个农夫山泉是满瓶的还是半瓶的,还是?
  林森浩:满瓶的
斯伟江:是多少毫升的?
  林森浩:后来经承办员证实应该是500毫升。
  斯伟江:然后你后面就在凹槽里又舀了两次倒进盥洗室,又舀了水进去, 之后呢?
  林森浩:之后我就把它给放回原位。
  斯伟江:接下来你有什么动作呢?
  林森浩:因为对这件事没有底,`就开始在网上查这个二甲基亚硝胺的性状,特性。
  斯伟江:你查了多久?
  林森浩:查了应该有几十分钟,
  斯伟江:那你看到了什么呢?
  林森浩:我当时是带着一个目的, 这个目的也不是很清楚,当时就是想寻找一种心里安慰。
  斯伟江:寻找一种心理安慰?
  林森浩:做了之后,就是查一下,告诉自己这个药物确实是没有问题的。
  斯伟江:那你网上查到看到这个药有问题吗?
  林森浩:看到的是注重那个字对肝有没有损伤?
  斯伟江:那对肝有损伤吗?
  林森浩:嗯。
  斯伟江:那这个时候既然知道对肝有损伤,你为什么不终止呢?
  林森浩:我觉得当时应该是一种好奇的心理。感觉一个人的好奇心起来,就能把一个人的思维意识压制,当时我就是更加好奇黄洋对这个事情怎样一个应对态度,他是怎么反应。
  斯伟江:你能否讲得响一点,因为我耳朵不好。
  林森浩:当时我更加注重黄洋对这个事情的应对态度,比如说平时拍了他一下,他叫起来。这个好奇心一旦起来,另外当时对这个事情的危害性后果没有考虑到。
  斯伟江:你设想黄洋喝了这东西有什么反应吗?你设想过吗?
  林森浩:其实没有想过。
  斯伟江:你平时跟他有什么怨有什么仇吗?
  林森浩:无冤无仇。
  斯伟江:一审判决当中刚刚有念过,法院认为你因为琐事怀恨在心,你们直接打过架吗?
  林森浩:没有。
  斯伟江: 吵过架吗?
  林森浩:没有。
  斯伟江:你妒忌黄洋吗?
  林森浩:不妒忌。
  斯伟江:你们两个平心而论的话,学习成绩谁好。。
  林森浩:不知道哦。
  斯伟江:你拿过多少次奖学金。
  林森浩:`奖学金应该双方都有拿过。
  斯伟江:你拿过国家奖学金吗?
  林森浩:对。
  斯伟江:他拿过吗?
  林森浩:我不知道。
  斯伟江:你发表过多少篇论文。
  林森浩:我忘了。
  斯伟江:你在国外有没有发表过论文。
  林森浩:有。
  斯伟江:你妒忌他考博吗?
  林森浩:考博没有妒忌。
  斯伟江:你为什么不考博?
  林森浩:考博, 在我找到工作之前就已经放弃了。一方面是考虑到家里的原因。
  斯伟江:家里什么原因呢?
  林森浩:经济条件的原因。考博当时应该是16号截止报名。
  斯伟江:你没报名,那如果根据你的成绩,你考博能考上吗?
  林森浩:因为复旦大学考博只考一门英语。 不知道, 我也没有报过名, 也没有参加过。
  斯伟江:那按照你的说法,你和黄洋之间确实是没有大的冲突。
  林森浩:但是因为这件事情后果这么严重,大家都是自然而然地,包括丁老师、付令元、盛磊都会去寻找以前发生过的一些事情,看看是否杀人的原因。
  斯伟江:你们老师在证言中也提到,是不是因为追一个女孩的原因,有没有这种原因呢?
  林森浩:没有。
  斯伟江:那接下来你查了之后也没有终止,当天晚上还有什么动作吗? 黄洋几点钟回来?
  林森浩:他应该是十点钟左右,九点四十分,差不多快十点钟。
  斯伟江:那么他平时都是这么晚回来吗?还是有的时候很早,有的时候很晚。
  林森浩:有时候很早就回来, 有时候晚点。
  斯伟江:那他回来之后有没有喝这个水,当天晚上。
  林森浩:我当时也不敢去注意,但后来证实应该是没有。
  斯伟江:那第二天早上呢?
  林森浩:第二天早上起床之后呢,黄洋就喝了下这水,当时他第一反应就是,吐,就像我们喝到一口怪味的水,这样吐。吐出来之后,就像我们喉咙卡住了,想把它拿出来那种感觉。
  斯伟江:呕吐吗?
  林森浩:呕吐没有。
  斯伟江:那你是看到呢,还是听到呢?
  林森浩:听到。
  斯伟江:接下来呢。
  林森浩:接下来,黄洋就把这个饮水机搬到盥洗室去。然后他走出门之后,我就看了下,饮水机搬出去了。我又睡了,因为当时不敢起来。
  斯伟江:为什么不敢起来。
  林森浩: 心虚吧。***他就回来了,回来了之后,他就把这个水桶应该放在地上,饮水机就放在桌上,发出呯呯碰碰的声音。我就起来。
  斯伟江:起来之后,你们有没有对话吗?
  林森浩:没有对话。当时马上就跑出去了。 我就怕他问我什么话,拿着刷牙杯就往盥洗室跑。
  斯伟江:接下来呢?
  林森浩:我就在那里刷牙,等到他走过了。
  斯伟江:那你有没有对这个饮水机的水桶,饮水机再去清洗一遍?
  林森浩:没有。当时黄洋走了之后,刷完牙回来,马上回***
  斯伟江:赶紧走了是吧。
  林森浩:对。
  斯伟江:那你不怕饮水机里面的,还有其他人,万一你的另外一个室友回来以后喝上一口。
  林森浩:不会的。因为当时的水桶已经是放在地上了。饮水机放在桌上。
  上午_1 45:34-60:00
  斯伟江:饮水机黄洋有没有洗过呢?
  林森浩:对
  斯伟江:你怎么知道是洗过呢?
  林森浩:我当时看了,外面还有水渍。`另外第二天他跟我对话也有讲过。
  斯伟江:后来你什么时候听说黄洋身体不舒服了?
  林森浩:在4月2号中午,我就决定回去看看黄洋对这件事是什么态度.回去之后他也没有怀疑我,他只是跟我讲了他肚子不太舒服,希望我下午为他检查下。既然他没有怀疑我,我也没有说。
  斯伟江:你下午为他检查下?
  林森浩:对
  斯伟江:那他下午来检查了吗?
  林森浩:他下午15:04左右过来找我,当时精神样貌一切都很好。知道他出事是当天晚上大概十一点,一个同学给我打电话,他很惊讶,问我黄洋怎么住院了。
  斯伟江:你替他检查的时候,他的肝有没有损伤?
  林森浩:看不出来。
斯伟江:然后当天晚上你听到他住院了,你心里是怎么想的?
  林森浩:跟我讲黄洋住院的时候,第一反应是,黄洋的肝是不是坏了,因为下午的时候我去看了,我觉得这个事情,,我当时也没有想到后来会这么严重,我以为这个事情就已经是过去了。
  斯伟江:你以为就过去了?
  林森浩:所以4月2号晚上我是一反常态没有像平常那样在那里查这个药,因为当时我觉得这个事情已经过去了。
  斯伟江:那你听到他住院了的时候,你还会觉得已经过去了吗?
  林森浩:第二天我就有点慌张了。就在那里等待他们来谴责我。 然后第二天他们就把饮水机送去化验了。
  斯伟江:这是四月几号的事情?
  林森浩:应该是四月三号。送去化验了, 就更加有这种想法,等待他们来谴责我,所以没有敢去医院看望他。
  斯伟江:那么4月3号,化验结果当天送来吗?
  林森浩:化验结果应该是当天或者第二天,我忘了, 是黄洋父亲告诉我的。
  斯伟江:你什么时候接触黄洋父亲的?
  林森浩:4月3号的晚上。
  斯伟江:你见到他是什么心情?
  林森浩:看到他的样子,觉得很愧疚。
  斯伟江:很愧疚。那你为什么不说出来呢?
  林森浩:这个跟一个人的勇气有关系。
  斯伟江:那之后你有没有去看过黄洋?
  林森浩: (哽咽)。。对不起,,, 之后我去看过黄洋。
  斯伟江:你看过黄洋的时候, 他是什么状态?
  林森浩:他就躺在那个床上,微笑着, 透过玻璃窗。
  斯伟江:你有没有跟他说话?
  林森浩:我当时没敢跟他说话。
  斯伟江:那你当时看到的状况, 黄洋是什么样一个状况,就是你觉得他的这个病严重吗?
  林森浩:当时他就躺在床上,脸上面带这微笑,我当时不敢跟他说话,盛磊跟他说话。我当时因为心虚。
  斯伟江:回去的时候,你有跟盛磊表达过什么吗?
  林森浩:回去的时候,我就跟盛磊说黄洋两个星期左右就可以出来。
  斯伟江:两个星期左右就可以出来,你是根据什么判断出来的,当时?
  林森浩:我觉得当时是一种模糊的,对这个试剂,当时实验的一个印象。
  斯伟江:为什么实验当中两个星期就能出来呢?
  林森浩:因为实验当中,肝损伤,损伤之后就剩下肝脏本身的修复,就不会再有损伤进去了,当时就,实验之后的大鼠长得很大个,厉害。
  斯伟江:怎么说很厉害呢?
  林森浩:它虽然长得大,但还是很敏捷。
  斯伟江:然后你解剖之后,大鼠的肝脏呢?
  林森浩:就光滑。
  斯伟江:光滑是意味着好呢,还是不好?
  林森浩:就是好。
  斯伟江:就是原来又肝损伤的,但是过了几个星期之后,它恢复成光滑了,是不是这样说呢?
  林森浩:对。
  斯伟江:然后你根据这个印象,你对盛磊模模糊糊说两个星期就会好。
  林森浩:对。
  斯伟江:当时是你心里真的这样判断吗?
  林森浩:是的。这个印象我记得我把它写在我的一个论文里。过去我跟律师也讲过,我把个印象也写在复旦杂志的一个论文上面。说过这个药损伤肝脏之后,进行修复。
  斯伟江:那你这次去看过黄洋之后, 之后还去看过吗?
  林森浩:虽然当时跟盛磊那么讲,但是我心里没有底,结果第二天我就自己一个人跑过去了,然后当时就遇见黄洋的父亲。
  斯伟江:第二天你跑过看黄洋,遇到他的父亲,你当时是什么心情。
  林森浩:遇到他父亲之后,心虚,,然后刚好一位医生就出来,我就问,主诊医生怎么考虑这个事情,他就跟我讲,考虑肝脏。听他这么讲,我就说,应该是肝中毒。
  斯伟江:你当时说应该是中毒?
  林森浩:对。当时我说这句可能太隐蔽了,或者心虚,就扯回去说,会不会是重金属中毒,然后没多久我就跑掉了。
  斯伟江:之后就有没有再见到黄洋?
  林森浩:之后就应该是清明过后。医院重新恢复营业之后,我在有一天的中午,还没有吃饭就跑过去看,然后当时因为过道人太多了,我找一下找不到黄洋他爸,我就走掉了。
  斯伟江:这个时候你觉得黄洋这个病情严重吗? 还是觉得两个星期左右会好呢?
  林森浩:当时就是觉得怪,记得黄洋的血小板一直升不上去,当时就是觉得怪,所以在黄洋住院期间,我一直在那里查二甲基亚硝胺的特性。然后后来实在我在被学校的保卫处传唤了之后,带到了保卫处去了,葛俊琦就跟我讲黄洋他已经黄疸,后来我就没再出来过。后来就直接带到派出所。
  斯伟江:那学校保卫处派出所第一次问你的时候,你有没有承认?
  林森浩:我一直都没有承认。
  斯伟江:那到几号你开始承认了呢?
  林森浩:当时询问这边的人就跟我讲,他说你现在说了算你自首,当时我就没承认。然后他就把我带到讯问室,大概隔了三四秒我就承认了。
  斯伟江:带到讯问室之后,所谓犯罪嫌疑人讯问室之后,你就承认了?
  林森浩:对。当时应该是避重就轻的一种心理,然后我就只说了注射器里的,然后我就把它给颠倒了,说成了把注射器里面的注进去。
  斯伟江:为什么要这样说呢?
  林森浩:当时是一种避重就轻的心理。
  斯伟江:大概隔了多久才说了这个,,,?
  林森浩:隔了大概十几个小时。也就是第二天的晚上,当时因为,三十几个小时没有睡觉,头脑一片混乱,,,
  斯伟江:说了把原液瓶里面的东西倒进去了是吧?
  林森浩:当时我也说了把注射器的倒进去,
  斯伟江:那为什么没有更正过来呢。
  林森浩:后来在侦查阶段其实有一次我想更正,当时承办员就在那里摇头,我就觉得他这是一种善意的提醒,所以当时我就终止了。
  斯伟江:那么4月12号你交代的时候,你交代完了你觉得你能出的去吗?
  林森浩:对,当时想得太简单了。我当时想这个事情能不能调解下。
  斯伟江:你能说得响一点吗?
  林森浩:我当时甚至还想这个事情能否帮我调解出去。
  斯伟江:怎么个调解出去?
  林森浩:就是双方过来谈。当时也没有想到黄洋后来竟然会那么严重。
  斯伟江:你当时没想到?
  林森浩:对。
  斯伟江:那你一直到什么时候才知道黄洋去世了呢?
  林森浩:在4月21号的下午,一审的两位律师进来的时候。他们跟我讲的我才知道。
  斯伟江:你当时心里是什么想法。
  林森浩:当时就头脑一片空白。
 斯伟江:在整个黄洋的治疗当中,你也去看过他,你刚刚说的两三次,你为什么不向黄洋自首呢,或者向学校自首呢?就是你投的毒,然后让医院来对症治疗。
  林森浩:我觉得这个跟一个人的性格有关。像当时遇到这种出乎意外的事情,可能有些人就像你说的这样敢站出来承认。那像我这种就是逃避心理。
  斯伟江:你有没有考虑过可以跟你父亲,家人商量下这种事情。事情搞这么大了,你当时有没有跟人商量过?
  林森浩:这个事情至始至终我都没敢跟人讲过,跟我的父亲,我也没有跟他说过。当我被带到保卫处,可以打个电话,当时我也没有。没有碰到过这种事情。
  斯伟江:你平时在学校里有好朋友吗?
  林森浩:我不知道。
  斯伟江:你跟你的同学,除了黄洋之外的其他一些室友,或者对面寝室的人相处的怎样?
  林森浩:他们对我的评价,说这个人比较随和。
  斯伟江:你做过学生会的干部吗?
  林森浩:对。
  斯伟江:那你再整个大学的教育当中,有没有学过一些人文的东西,以及学到一些对人的健康生命的尊重, 有没有学过?
  林森浩:学过应该是有, 不过我觉得我欠缺的是这些。欠缺是人文方面的一些阅读.
  上午2
  斯伟江:怎么见你都是很聪明的人,你的专业也是排名前面,很优秀,你还(听不清楚)医生,,说明你是一个可控制的人。
  林森浩:就是属于那种没有什么价值观
  斯伟江师:那现在一审宣判过去这么多天,你有什么觉得要对黄洋或者黄洋的父母所说的
  审判长:上诉人林森浩你控制你的情绪,想好你所要表达的一切
  律师:只要把你的真实想法说出来就行
  林森浩哽咽中--
  林森浩:对不起,我说不了。
  斯伟江:等你情绪稳定了再说。
  审判长:辩护人是否还有其他问题?
  唐志坚:林森浩,我还有几个问题要问一下。刚才斯伟江师问的时候,化学的实验(听不清)即使重复的次数是57次,但是一审文本当中是58次,到底是57次还是58次
  林森浩:离现在这么久,很多事情已经忘记
  唐志坚:第二个就是考博的事,因为你说你能考博,从一审材料反映出来,你曾经联系过孟志强教授参考他的博士,,,
  审判长:辩护人请等上诉人情绪稳定再发问,上诉人林森浩请控制好你的情绪,配合法庭的庭审。辩护人可以继续发言
  唐志坚:林森浩,你在考博当中曾经联系过孟志强教授,(听不清)
  林森浩:联系过
  唐志坚:孟志强教授他对你考上博士生这块怎么给你做指导
  林森浩:当时他好像跟我讲过毕业以后能够过去,(听不清)
  唐志坚:你是在黄洋住院期间去见过一次黄洋,具体的时间能否讲清楚
  林森浩:4月5号
  唐志坚:大概下午具体几点
  林森浩:应该是三点多
  唐志坚:在一审的庭审当中,在饮水机桶放上去的时候,你说水桶有点
  林森浩:当时其实是我的一个推测,因为(听不清)
  唐志坚:其它的没有
  审判长:检察员就本案林森浩的上诉理由是否需要向上诉人林森浩进行询问?
  检察员:上诉人林森浩,现在检察员对你进行询问,请你听清楚问题,如实向法院陈述。检察员注意到你在今天呈诉上诉理由的时候,主要是两点,第一个就是你没有杀人动机,第二个就是你对原先的一些控诉做了一些变化,或者像你说的澄清。检察员注意在你的上诉状当中,你还提出了另外个上诉理由,被害人饮入的二甲基亚硝胺的剂量是否属实,能否直接导致被害人死亡的事实不清,没有采取合理的怀疑。检察员想确认下,关于这个上诉理由,你在今天的上诉当中是不是继续做出确认还是改变了原先的上诉理由
  林森浩:这个以辩护人为准,我把这点交给辩护人,决定权交给律师。
  检察员:刚才你在对供述做澄清,检察员听到你讲作案当日3月31号,你没有将针筒二甲基亚硝胺注射饮水机内,这个是第一个变化,第二个是你将试剂瓶内二甲基亚硝胺倒入饮水机之后,然后曾经打开饮水机,用水杯把里面的油黄物舀出来,跑到宿舍盥洗楼,再盛了干净的自来水再倒入到饮水机,这个过程2到3次。
  林森浩:对
  检察员:检察员还注意到,你在上诉过程中,在检察员提审你的过程中,你还讲到了你对侦查实验当中试管的数量认为说多了,当时你确认是50毫升,你认为当时多说,这一上诉你今天是否还坚持?
  林森浩:这个属于对事实的更正。
  检察员:是不是也是需要今天澄清的?
  检查员:你在公安机关侦查阶段,包括检察机关的审查批准起诉,这个过程询问人员是否对你进行过刑讯逼供,
  林森浩:没有
  检察员:根据最高法院对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95条规定,使用gouxing 或者变相 gouxing或者采用其他手段使被告人在肉体上,精神上遭受疼痛或 迫使被告人违背意愿供述,这个是指刑讯逼供,检察员再问你
  林森浩:没有
  检察员:你在公安机关的侦查阶段或者检察机关的审查,这些供述是否是自愿?
  林森浩:如果你去看录像就会发现供述和笔录之间存在出入,这点应该律师他们应该会出示一些证据。
  检察员:你在上诉机关签字是否自愿?
  林森浩:签字都是自愿?
  检察员:你向法庭说明下,你今天对二甲基亚硝胺的过程和数量做出澄清,是什么时候开始有这种变化?
  林森浩:这个澄清在一审结束后就向二中院写了一封信。
  检察员:是不是指在庭审之后你书面写了一封对这个过程和数量做出变化的信给一审的审判长,从这个时候开始?
  林森浩:是,对。
  检察员:检察员注意到你对于饮水机当中投入二甲基亚硝胺这个过程和数量,其实你是有不同的说法,之前在公安机关询问你的时候,你是没有做供述,然后到了就是到了被传讯时13年4月12号0时至5时这个过程,讲了你将注射器的2毫升包含有福尔马林的液体(现在否认),注入了饮水机之内,然后到了当天下午17点-23点将原液瓶你才说了除了将剩余的原液一起倒入到饮水机中,你当时供述的情况是不是这样?
林森浩:是
  检察员:检察员注意到在长达七个月,以及起诉,包括一审当庭,你对这样的供述没有做出变化,那为什么一审庭审结束后出现变化,你能不能向法庭解释下?
  林森浩:我第一次变化其实在侦查阶段的时候,当时跟承办人赵成方讲过,侦查人员但我当时认为是对我善意的提醒,所以我就没再讲(听不清)
  检察员:在侦查时你曾经对侦查人员说过,还是你在回答辩护人时候,你是想要说,但看到侦查人员摇头?
  林森浩:当时应该是说一半,其实没有把注射器注进去,赵成方摇了摇头,我就没有继续讲下去。
  检察员:就是他在做记录的时候你就没讲,检察员问你,侦查人员当时是否明确跟你不要讲?
  林森浩:没有
  检察员:你是根据做笔录侦查人员摇头来判断的,
  林森浩:是
  检察员:你为什么到案的时候,公安机关找你询问的时候为什么没有讲作案的事实?
  林森浩:这个可以解释为个人的习惯。
  检察员:你之前解释为懦弱。
  林森浩:对,我对自己的认识处在一个认识中,(听不清)
  (录音15:19)
  检察员:你为什么供述的时候只讲注射器的2毫升,没有讲原液瓶里的量。
  林森浩:这个像辩护人说的,第一次还是想避重就轻。
  检察员:后来你讲到把原液瓶倒入,那个时候你为什么不把量做更正?
  林森浩:当时几十个小时没睡觉,然后,没说清(听不清)
  检察员:按照当时侦查人员也没有明确要求你做这样那样的改变,这样做出的供述都是你自主决定?
  林森浩:是
  检察员:有两份你的亲笔供词,供词当中你对投毒的过程以及数量,就是你今天所说的澄清,也没有改变,跟你当时的供述也是一样,难道也是不真实的?
  林森浩:有时候第一次就是那样的,并不是那样子。
  检察员:亲笔供词确认了你将注射器的二甲基亚硝胺,原液瓶投入饮水机当中,没有讲到或者原液瓶倒入后,把油黄物用水杯舀出来,然后到盥洗室把自来水舀到饮水机当中,亲笔供词没有提到?
  林森浩:没有
  检察员:检察员还注意到在七个多月稳定的供述当中,有这样一个情节,反复跟侦查人员说投毒的一个细节,你当时害怕寝室的对面同学或者被害人黄洋突然回来,在作案过程当中将房门反锁,这是不是一个事实。
  林森浩:是。
  检察员:按照你今天澄清或者辩护的一个问题,你既然害怕对面同学或者黄洋突然回来,那你这样用水杯去舀已经倒下去的二甲基亚硝胺的水,然后到自来水盥洗室,这样来回两到三次,你就不怕被同学或者黄洋发现么?
  林森浩:当时楼道里电灯没开,是阴暗的,然后对面的门也是关着的。我要说明一点,人的许多行为并不一定需要思维的参与,有时候只是一种下意识。
  检察员:也就是说你认为你当时这样用水,开始是考虑好不要被看见或者撞见,后来你的行为都是下意识的?
  林森浩:我不敢肯定,我就是想告诉你,不是每个行为都是有思维的参与。
  检察员:你今天的供述,这个辩护你认为有可信性或者合理性么?
  林森浩:其实变供理由我在上诉状反复讲过,在你的角度来看,你们都是以为我是为了更好,但实际上变了供也不见得对我最有利,因为我再怎么变供,始终饮水机的量,按照动物大鼠的支持量来算的话,都是超过黄洋的支持量,我只不过到今天这一步,想把情况讲清楚,你能理解么?
  检察员:你刚才对法庭说的,侦查人员侦查实验当中的50g认为说多了,是不是?
  林森浩:对,因为当时在做这个侦查实验的时候,张某在旁边说了一句话,林森浩,吕巍巍,上次我们算的那个数算了,****(听不清)或者你可以问下赵。
  检察员:当时一个警官跟你讲,吕巍巍说原液瓶75毫升,你原来供述是30毫升,然后让你自己看着办,是不是这个意思?
  林森浩:是
  检察员:当时警官有没有明确跟你说,让你说比如正好到50毫升,侦查实验最后的量,是不是你自己确定的,有意的多确定点?
  林森浩:没有,是的。
  检察员:那你是有意多确定的,照你这个讲法,你是有意的,故意的多确定,那么我想到的是,你有意的多确定点,你的意义在哪里?
  林森浩:我当时就是想着不想让他们麻烦。
  检察员:不想让某某麻烦,你不说以后反而麻烦了。
  林森浩:
  检察员:你能不能解释清楚这个问题?
  林森浩:解释不清。
  检察员:在侦查实验当中你演示了作案过程当中的哪些情况?
  林森浩:(理解成掩饰)没有掩饰,按照笔录的去做
  检察员:你按照口供的做了一遍怎么样去投毒,同时确认了原液瓶的数量?
  林森浩:
  检察员:我们看到本案侦查实验的录像,确认的投毒过程数量,以及二甲基亚硝胺在原液瓶里的容量,这些东西是不是你亲自演示并确认的?
  林森浩:是我确认的,
  检察员:你在演示过程中,没有你讲的澄清的过程,你还是将二甲基亚硝胺
  林森浩:对
  检察员:没有已经注入二甲基亚硝胺将饮水机的水舀出来,跑到盥洗室的过程我们也没看到。
  林森浩:是
  检察员:但是我们注意到你当时在做实验你是确认了投毒以后水的颜色是没有颜色的,这点你还记得么?
  林森浩:这个他们没有学过医,应该看不出来, 我忘记了,
  检察员:本案的原液瓶里原液的确认,是由侦查人员拿着农夫山泉,倒入原液瓶,然后你认为侦查人员倒多了,还反而倒出来两次,那也说明最终的数量是你确认的?
  林森浩:应该是
  检察员:我们在录像过程看到,75毫升,30毫升让你看着办的过程,
  林森浩:
  检察员:最终的瓶内的剂量也是你最终确认的。
  林森浩:对,
  检察员:你对今天的数量辩解也好,澄清也好,你怎么来解释?
  林森浩:我觉得就是按照事实说话。
  林森浩:你可以不相信,但我就是按事实说话
  检察员:这不是我相不相信,是我希望你按照事实求是,客观事实来说。
  林森浩:
  检察员:你有没跟一审辩护人说过你今天澄清的内容?
  林森浩:我记得跟一审辩护人提过,我们三个人交流不大好,***
  检察员:我们没有阻止你说清楚事实,辩护很突兀,不能为常人所理解,你是否有其他证据来?
  林森浩:作案的东西都不见了,证据也没有,我这边的出发点就是把事实讲清楚。
  检察员:第一次讲注射器没有讲原液是为了避重就轻,想减轻,态度好,第二次就是为了坦白从宽?
  林森浩:
  检察员:这次你的讲出来的动机是什么?
  林森浩:真实情况讲出来对各方面都是负责的态度。
  检察员:你对他的浓度也是做了稀释,这个难道不是避重就轻?
  林森浩:我刚才也说过了,最终的量如果按照个人体重来算,还是超过了黄洋的支持量。
  检察员:你是不是一审结束后感觉会对你人造成威胁
  林森浩:
  辩方律师:我认为这样的提问是一种恶意揣测,也不合适,猜测性的提问不合适。
  审判长:庭审换个方式提问
  林森浩:(不清晰)
  检察员:所以检察员需要你再次向法庭确认,就是说到底什么原因促使你想法,就是你现在讲的这个情况讲出来,你跟法庭再次确认下。
  林森浩:我就是出于一种****各方面一种态度,所以把事实讲出来。
  检察员:仅仅是这个原因?
  林森浩:是
  检察员:上诉人林森浩,刚才你在回答辩护人问题的时候,你说你跟黄洋平时关系没有怀恨的态度是不是?
  林森浩:是
  检察员:就是一些生活上的琐事?你看下是不是还有?那么你跟同寝室的葛俊琦?
 林森浩:****(不清晰)
  检察员:****(不清晰)
  林森浩:比我跟黄洋的关系要差一点。
  检察员:比黄洋的关系要差一点。检察员注意到,你到案以后,你一直强调,你在饮水机里面投入二甲基亚硝胺是出于愚人节就是开玩笑这样的一个动机是不是?
  林森浩:是。
  检察员:就是你到了今天的二审庭审你还是这样坚持,没有变化是不是?
  林森浩:(不清晰)
  检察员:那么你刚才讲到这个你在3月30日也就是黄洋在寝室里讲愚人节这个整人的玩笑,你是一闪而过产生这个报复他先,是不是?
  林森浩:不是说报复。
  检察员:不是报复,开玩笑?你当时就是听到他这个愚人节整人恶作剧以后你也产生了跟他开玩笑,是不是?
  林森浩:差不多。
  检察员:那么**方黄洋就是仅仅讲了一个热水泡脚然后会尿床这么一个恶作剧,你就觉得要二甲基亚硝胺对他进行恶作剧?
  林森浩:第一点就是说****(不清晰),第二点可能就是我个人对玩笑一个认识。到了现在,到现在我觉得,玩笑应该怎么说呢?
  检察员:你觉得玩笑应该怎么认识?
  林森浩:实际上到现在我还说不清楚。因为****(不清晰)
  检察员:那么是不是说,黄洋说的这个恶作剧是不是你这次投毒的起因?
  林森浩:是一个直接原因
  检察员:是一个什么啊?
  林森浩:直接原因
  检察员:是一个直接原因。那么如果说,其他人,其他同学讲这个玩笑,你会不会对其他人***(不清晰)
  林森浩:当时想到这个东西一方面是说,已经是提前订好,***29号订好,31号去到另一个地方去****另外一个就是****(不清晰)
  检察员:检察员的问题是这样的,你现在是说因为黄洋这个恶作剧的玩笑是这个案件的直接原因,那么我现在问题是,其他同学讲这个恶作剧,你会不会投二甲基亚硝胺?
  林森浩:那如果说你跟一个人平时之间都不开玩笑,那怎么会有这种想法呢?答案当然是否定的。
  检察员:那我是不是可以理解,这个玩笑虽然是个直接原因,但是你投二甲基亚硝胺还有其他原因?
  林森浩:我觉得就是平时两个人之间——
  检察员:就是平时积累起来的一些不愉快。
  林森浩:也不是积累起来的不愉快,就是这种习惯,大家都这样子,弄来弄去的。
  检察员:那么按照你这个说法的话,你投二甲基亚硝胺你不是想杀害黄洋是不是啊?
  林森浩:这个当然不是。
  检察员:那么也就是说,黄洋最后死亡,也不是说你所希望的,是不是?
  林森浩:这个当然不是。
  检察员:那么我们认为,这个作弄人也好,包括恶作剧,开玩笑,这个方式可以有很多种,对吧?你为什么偏偏选择二甲基亚硝胺这样一个剧毒化合物?
  林森浩:刚刚第一个就是说去到这个地方已经是之前订好的,第二点原因呢就是,我不知道你有没有这个经历,就是你已经计划了,去到一个地方,可能谈了一句话,或者见到了一个场面,会让你勾引你以前有关这个地方的回忆,这种回忆我记得你们来第一次提审我的时候已经说了。
  检察员:不是,关键的问题是,黄洋他这样一个说恶作剧的玩笑,你怎么马上联系到要放二甲基亚硝胺这个,东西这个地方?你怎么联想起来的?我觉得可以联想起来的很多啊?
  林森浩:我跟他聊的问题是说不清楚的,我的答案,第一个就是,你这个地方已经订好了去,第二个
  检察员:你订好到哪里去?
  林森浩:到中山院放这个***(不清晰)
  检察员:就是你准备做那个检查是不是啊?
  检察员:那你去检查跟这个毒放在那边有什么关联?
  林森浩:就在一个地方。
  检察员:是在一个地点。但是这个关联性,你投毒这个关联在哪里?你要去被人家检查跟你要去拿点毒物来投入饮水机这个之间的关系在哪里?
  林森浩:我打个比方,比如说你计划明天去**(不清晰),***讲了一句话,就会让你勾引以前你说出有关的回忆,但这种想法当然是,这种回忆勾引的。
  检察员:那么包括就是说,你作为医科大学硕士的一个实习生,你其实平时接触的药物涉及到很多,你为什么单单去想到一个放置了时间很长的二甲基亚硝胺,你为什么不拿点别的药物或别的化合物呢?你为什么就单单就想到放置在那边很长时间的二甲基亚硝胺呢?
  林森浩:我记得你们第一次来***(不清晰)的时候,******
  检察员:想什么原因?
  林森浩:就是你说为什么会想到这个东西,我觉得是很微妙的一些记忆*****(不清晰)
  检察员:没有什么不可以讲。这里是法庭,没什么不可以讲。
  林森浩:因为我觉得我讲的可能涉及到其他
  检察员:涉及到其他?
  审判长:上诉人林森浩,你带过或直接的向法庭陈诉你的理解,回答刚刚检察员的问题,为什么会想到使用这个N-二甲基亚硝胺?
  林森浩:就比如说有人可能愿意讲人家好话,你会不会拿出来*****(不清晰)
  审判长:******
  检察员:你是不是因为这个药或者说本案这个二甲基亚硝胺比较罕见或者说使用比较难以发现才使用这个药?你能不能明确回答
  林森浩:实际上我做完这个事之后,黄洋住院,我就觉得这个事肯定是会查出来的。当时我记得****我也讲过,为什么会查出来呢。因为当时我记得我在网上查,检验这个化合物的方法带有
  检察员:本案当中的这个二甲基亚硝胺情况,除了吕薇微知道,还有其他人知道吗?
  林森浩:不知道。我不知道其他人知不知道。因为实验室很多,很多人也有钥匙,然后***(不清晰)
  检察员:****你就在案发的时候,公安机关把你领到枫林保卫处的时候,你是不是遇到葛俊琦?
  林森浩:我们两个人都是同时被叫上去的。
  检察员:葛俊琦当时有没有问你,是不是使用了二甲基亚硝胺?
  林森浩:没有问我
  检察员:没有问你?
  林森浩:对
  检察员:你有没有对葛俊琦说过,就是,现在这个厂已经停产了,这下麻烦了,因为没有**(不清晰)就没办法检查,我要成为怀疑对象了,有没有跟葛俊琦讲过?
  林森浩:这话没有****
  检察员:没有说过?
  林森浩:绝对没有说过
  检察员:那么刚才你在回答辩护律师的时候,就是说你用这二甲基亚硝胺做实验,是不是为了使实验的对象大鼠这个肝发生变化,纤维化,便于观察?是不是?
  林森浩:是
  检察员:那么也就是说,你写论文,用这个二甲基亚硝胺对大鼠,给它注射二甲基亚硝胺,就是为了使它肝发生变化,你的目的是不是使肝发生纤维化,是不是?这个用途你明确吗?
林森浩:明确
  检察员:你知道吧?
  林森浩:我知道。
  检察员:而检察员也注意到,在你的应用当中,出现过实验的大鼠给你注射后也发生过死亡想象,这个你也应该知道吧?
  林森浩:知道
  检察员:你刚才也回答这个是对大鼠的一次性损伤,然后就是可以,到了一定时候可以恢复是不是?
  林森浩:是
  检察员:那你为什么在投入二甲基亚硝胺之后你想到会使黄洋的肝损伤,甚至是纤维化?你想过吗?
  林森浩:不知道
  检察员:不知道?我刚才问题是,你用这个二甲基亚硝胺就是为了使老鼠的肝发生纤维化,那么我现在问你的是,你使二甲基亚硝胺这个毒物会不会使黄洋的肝也纤维化?你没有想过?你投毒的时候没有想过?
  林森浩:刚刚回答我也讲过,那时候更多是一种好奇。
  检察员:好奇什么?
  林森浩:好奇黄洋对这个事情的应变态度。
  检察员:你不是好奇黄洋会变成什么?
  林森浩:对
  检察员:好,黄洋因为你的注射二甲基亚硝胺会造成什么伤害,你好奇吗?
  林森浩:我好奇的是一种他的应对,实际上他怎么伤害,然后伤害到什么程度,我都没有想过。
  检察员:你强调的是这个肝会发生好转,但是实验的结果表明,你注射了之后,大鼠发生了死亡,那么你就没有想过,因为你的投入,黄洋他饮入会造成黄洋死亡吗,你不去想这个问题,你没有想过?
  林森浩:没有想过。
  检察员:我想请你再向法庭确认下,你作为一名将要毕业的医科大学的硕士者,实习者,你曾经使用二甲基亚硝胺对大鼠进行的实验并写出了,甚至在国际上发表了论文,实验过程中出现大鼠死亡现象,你用二甲基亚硝胺投入到黄洋的饮用水当中,你就没有想过会导致黄洋死亡的结果,或者至少是可能会死亡的结果,你没有预见吗?
  林森浩:没有预见。我可以解释下吗?
  检察员:你解释。
  林森浩:我觉得就是没有预见所以才导致说,他吃了药,黄洋确实损伤,我感到慌乱,所以才会当天查这个药的特性。我觉得一个人如果想到这个结果,那么这个东西根本就不用查。
  检察员:那为什么不能理解你为了确认会不会死亡呢?
  林森浩:你如果是为了确认会不会死亡那你不可能几天几天的在那里反反复复查那个东西。
  检察员:那么检察员问你下一个问题,除了实验的这个,你当时对大鼠实验的结果,各个老鼠可能是一个个体,对吧?相同的剂量,可能使肝纤维化致死的程度,这个过程,比如说你刚刚讲到是70***(不清晰)你能控制大鼠的死亡吗?你这个针剂注射进去,你能控制大鼠的死亡吗?你控制得了吗?或者说实时的?
  林森浩:控制不住
  检察员:你控制不住,是不是?你刚才讲,你给黄洋喝这个投入的二甲基亚硝胺,你当时就是为了损伤他的肝脏,你这个问题想过吗?仅仅损伤他的肝脏?
  林森浩:有些事如果你想到你就****
  检察员:你觉得你投入后,黄洋喝了你投入二甲基亚硝胺的水,你能控制住它就损伤肝脏,他不死亡?你控制得住啊?
  林森浩:控制不住
  检察员:根据你目前的辩解,除了这个针管里面的二甲基亚硝胺投入,你是不是还将原液瓶内里面的二甲基亚硝胺都倒入饮水机内?
  林森浩:是
  检察员:那么如果是按照你的说法,这个是一个恶作剧,开玩笑,那你为什么这样不加即止的,不计后果的全部都倒进去了?难道你投入的这个二甲基亚硝胺,你有能力控制这个损伤的程度啊?或者说你恶作剧的程度,你能控制得住啊?
  林森浩:控制不住
  检察员:刚才你也讲到,投入以后,你多次以二甲基亚硝胺作为关键词,你在网上进行了搜索,是不是?
  林森浩:是
  检察员:这个搜索,我们现在查到的是,黄洋没有饮入之前,你投入之后这个过程当中你也进行搜索。黄洋饮入之后你也进行搜索,是不是?你为什么反复的这样搜索?
  林森浩:没有饮入之前的这种搜索是说,寻找一种安慰。*****饮入之后的这个搜索,我记得我查过一个检测,********(不清晰)
  检察员:检察员注意到,在案中的相关鉴定中显示,你曾经在投入后,黄洋饮用前,你查到这样一个网页,这个网页题目是二甲基亚硝胺吸入或者经皮肤吸入可能致死这样一个网页,你查过吗?
  林森浩:应该有
  检察员:有。你看了这个东西以后,黄洋当时还没喝,你已经投入了,你有什么进一步行为?
  林森浩:没有进一步行为
  检察员:为什么? (停顿)网页上明确讲这个东西,假设你之前,像你讲的都不知道,那一定是恶作剧。那么你看到网页上这个东西可能致死的啊。你完全可以有时间采取措施的啊。你能解释吗?
  林森浩:就是说,你在很慌张的时候,你回到你桌子上找钥匙,那么你把钥匙放在哪里你可能都回忆不起来,但是你过后让你再来回忆这个过程,****我觉得我当时就是这么个过程
  检察员:你现在的辩解就是你当时没有注意到?
  林森浩:就是当时在看的时候没有注意到,但后来,在一审侦查提审阶段,他们问我,我再回忆起来
  检察员:我们还注意到,在黄洋喝了之后,你还浏览过这样,就是“二甲基亚硝胺致人死亡两例报告”这样一个网页,你看到过吧?
  林森浩:这个标题我就记得,但是内容我就不记得
  检察员:那标题已经说明这样的东西要中毒死亡的,你不关心?那么刚才你在回答辩方问题的时候,你把这个二甲基亚硝胺投入到饮水机里面,你在这个时候,你说你浏览了几十分钟,你浏览了什么?你到底要浏览什么?
  林森浩:就是需要一种安慰
  检察员:安慰什么?这里面的内容他不会*****(不清晰)
  林森浩:*****
  检察员:那么检察员想请你再向法庭确认下,就是说,你到案以后,你始终否认你有杀人理由,包括你今天的这个当庭,那么检察员刚才讲到,这个网页,你投入后,黄洋饮入前以及黄洋饮入后,你看到这个一个网页,难道还不足以让你对这个二甲基亚硝胺会造成他死亡,或者说至少可能是会造成他死亡,你还说你是不知道的,或者说你是不明智的?
  林森浩:有时候,我们人的思维,就有一种逃避的
  检察员:你逃避什么?你想要逃避什么?
  林森浩:不敢面对这样子的
  检察员:不敢面对。你投入了,黄洋还没有喝,你就不敢,你就要逃避,你可以阻止啊。
  林森浩:*****(不清晰)
  检察员:检察员下一个问题,你对黄洋喝下你这个,投入二甲基亚硝胺的水,这个你确认吗?他喝下去你确认吗?
  林森浩:我确认。
  检察员:具体是在4月1号的上午是不是?
  林森浩:是
  检察员:你是看到还是听到他喝下去的?
  林森浩:我听到的。
  检察员:你有没有阻止他喝?
  林森浩:没有。
  检察员:***黄洋去中山医院就诊这个事你知道吗?
  林森浩:这个事我是下午知道的。
  检察员:下午知道的。你知道什么东西?
  林森浩:我就记得我就是很慌张的去医科房里面查一下这个二甲基亚硝胺中毒以后怎么办,就查这个
  检察员:你当时有没有想过告诉他?
  林森浩:*****(不清晰)我没告诉他,我当时是等他来问我。
  检察员:黄洋第二天,4月2号又到医院去,这个事你知道吗?
  林森浩:来找我做B超
  检察员:找你做B超。或者是不是为了便于观察?
  林森浩:*****
  检察员:这个住院观察是不是表明他的病情开始已经恶化?
  林森浩:****
  检察员:嗯?
  林森浩:应该是的
  检察员:应该是的。你知道的东西?
  林森浩:我刚刚也说了,我第一次知道他住院的时候****(不清晰)
检察员:****
  林森浩:****
  检察员:你当时有没有想到告诉他?这个事情你做了以后
  林森浩:没有。
  检察员:4月3号下午因为病情严重,黄洋被转到外科重症监控室,也就是俗称ICU,这个你知道吧?你什么时候知道的?
  林森浩:在4月3号的晚上。
  检察员:你作为一名医科专业的硕士生,你知道什么叫重症监护室吗?
  林森浩:病情比较严重,有生命危险
  检察员:是不是医院为了危重病人的抢救中心,是不是?
  林森浩:是
  检察员:你明白病人进入这样一个监控室的意义,知道吧?
  林森浩:知道
  检察员:你知道这样的意义。是不是表示病人,也就是本案的被害人黄洋,当时的病情已经有生命危险?
  林森浩:是
  检察员:你当时怎么想的?
  林森浩:就是害怕与逃避这样的
  检察员:你就是不断的害怕,不断的逃避?
  林森浩:恩
  检察员:你有没有在这个过程当中,把这个情况,你投毒的情况告诉他的家属啊,医生啊,同学啊,有没有告诉?
  林森浩:当时就是一直很慌张,***(不清晰)担心一方面影响到自己的人际关系。
  检察员:那你可以采用匿名啊,这个方法有很多啊,不一定要面对的去告诉。因为当时我觉得黄洋的身体是最重要的。你为什么不采取其他的方法?如果像你这样说的你不敢面对,那你可以采用匿名啊,或者网上啊,等等现代技术方式很多啊,你为什么不采取措施呢?
  林森浩:实际上这个事情我认为****(不清晰)
  检察员:****
  林森浩:我觉得就是,面对一些突发事情的
  检察员:你当时是说你去看望过黄洋几次?两次还是三次?
  林森浩:两三次
  检察员:两三次,每次都看到黄洋?
  林森浩:第一次***
  检察员:你最后一次是哪一天?
  林森浩:4月7号还是8号。
  检察员:当时黄洋什么状况你知道吗?
  林森浩:当时我见到他父母,没有见到黄洋
  检察员:当时他的状况你是从其他人口中知道的?
  林森浩:我不知道
  检察员:他当时神志清楚吗?
  林森浩:我不知道
  检察员:你都不知道?其他同学也没跟你说过?
  林森浩:我是在4月11号在学校保卫处***,跟我说的,说黄洋已经是黄疸,然后呢,我就在**
  检察员:你知道在这个过程中,黄洋很痛苦你知道吗?
  林森浩:不清楚
  检察员:知道吧?这个是不是你刚才所说的,你——
  上午3
  上午_3 0:00- 15:04
  王威:这是不是你想要达到的初衷?
  林森浩:不是。
  王威:那你这个期间为什么不将真实情况说出来呢?
  林森浩:这个问题我也在问我自己。
  王威:你说你自己的答案是什么?
  林森浩:这是一种,,,一种处事的方法, 逃避成为习惯了, ,
  王威:按照你的说法,你开玩笑,你把黄洋开到重症监护室,你觉得要把这样的玩笑继续开下去,做成恶作剧?
  林森浩:当然没有。
  王威:那为什么没措施? 不敢面对?是不是?
  林森浩:嗯。
  王威:那是不是可以这样理解,你开玩笑,恶作剧的程度可以不顾别人生死?
  林森浩:当然不是。
  王威:拿到这种程度,你还开玩笑继续下去,不采取措施? 你要黄洋最后死,你也在所不惜?
  林森浩:那不是。我记得我在被带到看守所之后,我还一直以为黄洋会出来,,
  王威:我注意到你在上诉的时候,你对对黄洋怀恨在心表示疑, 是不是?
  林森浩:是。
  王威:你认为这个疑是什么, 就是一个问题在开玩笑?还是坚持你在开玩笑。
  林森浩:对。
  王威:你觉得你这样说,一直坚持在开玩笑,但是你之后,你投毒的行为,包括你在本案当中的一些情节,你觉得经过开玩笑,恶作剧这样就能搪塞过去吗?
  林森浩:我不是搪塞,我就是把真实情况讲出来。
  王威:你说你投毒,你没有怀恨在心, 你说你投毒是什么心? 善心?你投毒以后,你是不是在看过一部台湾的电影叫<牯岭街杀人事件>, 看过没有?
  林森浩:看过。
  王威:什么时候看的?
  林森浩:应该是4月2号左右开始,
  王威:一直看到完,什么时候
  林森浩:清明节期间。
  王威:在哪里看的
  林森浩:在宿舍里面
  王威:作案现场,在看这个电影
  林森浩:对面的宿舍
  王威:在哪个对面的宿舍?盛磊的宿舍?
  林森浩:对。
  王威:你作案做完以后,看这样的电影,,,
  审判长:检察员, 关于这个电影的情况,法庭已经看过了,继续问与本案相关的问题。
  王威:我觉得这个问与本案有点关系,
  审判长:简要地问。
  王威:这部电影与你作案有什么关联?
  林森浩:没有关联。
  王威:没有任何关联?
  林森浩:我看之前那会知道里面是讲什么内容的?
  王威:你不是说你看过影评吗?
  林森浩:对。。。不清楚。。。
  王威:我们注意到你看这个电影, 然后在新浪一个叫大汉漠北,这个微博是你的吧?
  林森浩:是
  王威:你对这个影评发表评论,你有一句话说是,带种的就来真的,出来混就不要怕死。
  林森浩:这个话在一审的时候我已经回答过诉讼代理人,我觉得这是当时的一种心理激励,因为当时自己很害怕,然后这两句话应该是电影里的台词,我记得微博的主要意思也不是这个,应该是呼吁要勇敢。
  王威:要勇敢。
  林森浩:应该是。
  王威:你认为自己要勇敢
  林森浩:对。
  王威:这个时候你觉得自己要勇敢
  林森浩:因为当时很害怕
  王威:但是你没有勇敢, 你没有把你所做的事讲出来。最后检察员有一个问题, 关于这个你在上申诉书中提到,你当时知道黄洋喝了几口
  林森浩:他是一个动作然后就吐出来。
  王威:喝了以后马上吐出来,喝多少你知道吧?
  林森浩:他后来第二天有跟我讲过,咽下去一点。相当于我喝口水,把它吐掉,咽下去一点。
  王威:你觉得同一个人喝水,数量上会不会不一样?
  林森浩:`我估计应该是差不多。
  王威:不同的人喝一口水呢?
  林森浩:我估计应该是差不多。
  王威:喝水有大口和小口。
  林森浩:喝水再大口,有这么一个吐出来动作的话,咽下去估计差不多。
  王威:你现在讲的是咽下去的,你觉得这个数量能确认多少,确认的了吗?
  林森浩:`这个应该统计上有个范围。
  王威:你讲的就是范围。检察员注意到你上诉状上讲到,被害人饮入二甲基亚硝胺的剂量是多少,你是有个问题在里面,你觉得这个查的清楚,一口水喝下去这个剂量能不能查清楚。
  林森浩:这个问题与律师的观点一致。
  王威:你在实验的时候是将稀释的二甲基亚硝胺注射到老鼠的腹腔里面是不是?
  林森浩:腹膜腔。
  王威:这个稀释的比例你知道吧?
  林森浩:不知道。
  王威:你刚才回答辩护人问题说你是引用了哪里?
  林森浩:一个日本学者的文章。
  王威:那当时是不是按照这个比例?
  林森浩:对。但我们关注的是最终注入大鼠体内的***
  王威:但是按照这个比例你能不能保证注入进去,老鼠就不会死。
  林森浩:不能保证。
  王威:你从常识上讲,口服与注射是不是一样的?
  林森浩:不一样。
  王威:你知不知道老鼠口服的致死量,就是二甲基亚硝胺的致死量?
林森浩:我是一审判决完,查到判决书才知道。
  王威:那么你认为人的致死量,就是二甲基亚硝胺的致死量,与老鼠的致死量能不能直接换算。
  林森浩:人的致死量比老鼠的致死量稍高,我是后来在判决完之后才知道的。
  王威:你有这个依据吗?唔
  林森浩:这个问题我交给律师回答。
  王威:那你知不知道人类口服二甲基亚硝胺的致死量?
  林森浩:不知道。
  王威:有文献资料,你查过吗?
  林森浩:没查过
  王威:你对黄洋死亡的二甲基亚硝胺的鉴定意见, 有什么意见?
  林森浩:与律师一致。
  王威:你有异议?
  林森浩:其实在一审庭审的时候我就有一丝异议。
  王威:什么异议?
  林森浩:就是像黄洋咽下去那么一小口,怎么会造成他的死亡?
  王威:你认为他咽下去一小口当做一个疑是吧? 那么你对本案这2份鉴定意见,你认可吗?
  林森浩:我没有看过。
  王威:有没有跟你讲过检验**
  林森浩:有。
  王威:那么检察员注意到你在侦查一审当庭都没有对这个鉴定表示过疑,为什么在二审之后就突然表示异议?
  林森浩:其实当时庭审的时候有异议,但是我以为辩护人会发问,因为庭前辩护人也没有就这个庭审过程进行告知。
  王威:我们注意到一审庭审的时候也让你发问,也让你向鉴定人发问。
  林森浩:当时发问的顺序是我,然后辩护人,,,
  王威:那你为什么不问,你既然有异议?侦察机关告知你鉴定结论的时候,你也说没异议,你当时也可以说有异议。审判长,检察员的讯问暂时到此。
  检察员要提请法庭注意的是,今天上诉人林森浩当庭对其投毒的过程以及数量做了变供,我们认为不具有合理性,可信性,因为有些情况,诸如他讲到的当时,害怕被同学或者黄洋撞见,关门这样的情节,以及侦查实验当中包括他的亲笔供词,以及长达七个多月的稳定供述,和面对一审的辩护人,侦查人员,批捕人员,起诉人员,一审的法官,他所做的当时的这些供述是稳定的,而林森浩对于他自己的变供我们认为也不能自圆其说,所以提醒法庭在审理时予以充分的注意。检察员的讯问到时到此。
  审判长:诉讼代理人需要向林森浩发问吗?
  刘春雷:第一个你们发表了一个关于超声诊断大鼠肝纤维化的论文,我们注意到这篇论文的署名作者有几位,真正的撰稿人是谁?
  林森浩:是我。
  刘春雷:那其他人参与了什么?
  林森浩:有些人参与实验,有些没有。
  刘春雷:你们做大鼠实验的时候当初为什么要选择二甲基亚硝胺?
  林森浩:这个问题刚才已经回到过辩护人,是放射科的吕薇薇博士已经买好了,然后我就顺水推舟使用这种试剂。
  刘春雷:那换句话你们这个实验选择其他试剂是可以的,是不是?
  林森浩:像四氯化碳***都可以。
  刘春雷:那你的毕业论文,题目能说一下吗?
  林森浩:超声弹性技术诊断肝纤维化的价值
  刘春雷:那么就这个毕业论文对你前面几篇论文应该大体差不多吧。
  林森浩:就一个***
  刘春雷:换句话说这几篇论文包括毕业论文与二甲基亚硝胺关系大不大?
  林森浩:其实不大。
  刘春雷:那你说你当初投毒是源于黄洋2013年3月31号的一句玩笑话,是不是这样的?
  林森浩:是。
  刘春雷:那你说你如果没有黄洋这么一句玩笑话,你可能还没有任何的动作, 对不对?
  林森浩:对。
  刘春雷:而我们注意到,侦察机关在调查证据的时候,发现你在2013年3月初,以及下旬,都在上网查二甲基亚硝胺的情况,你为什么去查?
  林森浩:这个事情我原来都不知道,是后来律师给我看了这个,,我猜测那个时候是在写论文,而且是在上午十点多,那个时候都是我们的工作时间,感觉是写论文的时候想在这方面增加一些内容,就去查。
  上午_3 15:05-30:00
  刘春雷:我注意到刚才你已经说了,你这个论文跟二甲基亚硝胺其实没多大关系,因为它只是个试剂,换另一个试剂也是可以的。辩护人,检察官问了你这个问题你也是回答了。那么你现在能够解释清楚点吗,为什么当初你要去查这个二甲基亚硝胺?因为这是在黄洋所谓的一个玩笑话之前。
  林森浩:写论文就是说,,,需要一个厚度,那么我写的时候,就是想在各个方面都去扩充下,内容稍微丰富点。
  刘春雷:你是说写论文想把各个方面都扩充一点,那么我们注意到除了差二甲基亚硝胺意外,与论文有关系的问题你没有查,你怎么解释?
  林森浩:其他的我本身电脑里有很多,包括超声的,包括弹性的,包括肝纤维化,这种本身电脑里就有很多PDF文档。
  刘春雷:那你们当初做实验的那些数据是怎么保留的呢?
  林森浩:存在电脑里。
  刘春雷:那这数据帮你写论文够吗?
  林森浩:不知道。
  刘春雷:黄洋生前的话身体怎样?
  林森浩:他身体应该没什么问题。
  刘春雷:没什么问题?能不能准确一点,健康,良好,强壮?
  林森浩:外表看起来是健康的。
  刘春雷:那平时他生不生病,感冒呢
  林森浩:感冒大概就有。
  刘春雷:发生次数多不多?
  林森浩:属于正常吧,
  刘春雷:那其他有什么毛病,就身体方面的。
  林森浩:不知道。
  刘春雷:我们注意到最近网上有一篇关于你写给黄洋父母亲笔的致歉信,那这封信是你写的么?
  林森浩:是。
  刘春雷:那你最初是用什么信笺纸写的?
  林森浩:我记得是在一审判决以后不久*******写的一封信,然后交给律师,律师说我的字太小,就说打印吧。
  刘春雷:你直接交给律师的吗?
  林森浩:给看守所的管教审核过,在他同意下交给律师。
  刘春雷:那么你在信里面我们也注意到你还是坚持这是个玩笑,那么网友质疑,你说这个是玩笑,你的笑点在哪里?
  林森浩:说不清楚。
  叶萍:诉讼代理人再补充几个问题。第一个问题,接着刚才诉讼代理人的问题,我想追问你一句,你在三月初,以及三月二十几号的时候,上午搜索二甲基亚硝胺,你刚才的解释是,为了扩充论文,为了增加厚度,也就是你是为了对二甲基亚硝胺这个试剂做更全面的了解,是吗?
  林森浩:是。
  叶萍:那你说你增加厚度增加在哪里?
林森浩:*********
  叶萍:那么我再问你一句。二甲基亚硝胺作为导致肝细胞纤维化的一个试剂,这个才是你做实验的基点,`而你这个时候去搜索的却是二甲基亚硝胺的味道。
  林森浩:那个是在实施了这个行为之后查的,,,,
  叶萍:不是不是,因为这个公安鉴定报告中是有明确的什么时间搜索了什么样的内容,这个味道,你当时为什么去搜味道,是不是想了解二甲基亚硝胺这种是不是容易被人发现吗?
  林森浩:不是。
  叶萍:这点请法庭注意。那么林森浩在他发表的在全国学术刊论上发表的三篇论文,和辩护人提交的一篇在国外发表的论文,以及他的硕士毕业论文当中,都是通过二甲基亚硝胺致大鼠的肝脏纤维化,那么我想问一下,在这论文当中你对二甲基亚硝胺又怎么样的一个表述?也就是说你在四五篇论文当中都谈到二甲基亚硝胺的剂量?
  林森浩:对。
  叶萍:是不是非常明确的,也就是说实验用的二甲基亚硝胺的剂量就是50毫克/千克?
  林森浩:是的。
  叶萍:那么你对这个剂量应该是非常清楚,是吗?
  林森浩:实际上我后来忘了。
  叶萍:那么为什么论文上反复出现这个剂量?
  林森浩:`写论文不是一个字一个字打出来的,
  叶萍:第二个我想请教林森浩,在你的毕业论文当中,因为刚才我也注意到你在回答某一辩护人的问题的时候,是说二甲基亚硝胺注入鼠的体内以后,可能会发生一个肝脏修复的功能,我也确认到经过警察官,和辩护人的提问,你也确认在这个实验中有12只大鼠是死亡的,确认吗?
  林森浩:对
  叶萍:那么我想问一下,剩下的58只大鼠,那么对鼠肝脏的纤维化进行了一个分级,有这样实验的一个部分吗?
  林森浩:有。
  叶萍:那么S1 S2 S3 S4 分别代表什么?
  林森浩:肝纤维化的1,2,3,4级
  叶萍:一级到四级,那么肝纤维化是更轻,还是越来越严重
  林森浩:严重。
  叶萍:那么你能够回忆起剩下的58只大鼠当中,肝纤维化严重的多,还是少,也就是S3,S4 这两级的数量和S1,S2哪一个多?
  林森浩:记不起来了。
  叶萍:那么其实这个实验的结论并不是你刚才回答辩护人的,就是对大鼠最后的还有这样一个分级,当中还有一个G1,G2,G3,G4,那么这个是什么含义?
  林森浩:炎症的程度。
  叶萍:那么按照你毕业论文中GS这样一个统计表,其实标明,不同的鼠,最后反应是不一样的
  林森浩:不同阶段,当时我对不同阶段肝脏损伤的关系作一个统计,因为我最终只是需要这个病理结构出来,
  叶萍:因为医科学院的一个学生嘛,在做实验的过程的当中,就是选用什么试剂,以及试剂的剂量是否对一个实验至关重要?
  林森浩:像我这个实验,这个试剂对这个实验不重要。
  叶萍:若果按照你的理论,任何一个损伤可能修复,那么它修复的前提是什么?是任何一个损害都能修复吗?
  林森浩:以肝脏损伤自己本身就会修复,另外这种损伤不要再加进去,******
  叶萍:因为刚才也听到你对法庭的解释,是一个一闪而过的玩笑,你刚才也讲到与黄洋平时就是打打拍拍这样的一个玩笑,那么为什么这一次这个玩笑,而且从你供述的取得二甲基亚硝胺这样一个过程,并不是十分容易的过程,那么你觉得你这个解释,一闪而过成立吗?
  林森浩:不知道你有没有注意到,我查询这个药,做了之后查,但实际上我在拿到这个药之后,做之前,我也有一段时间上网,*****另外第二天就31号那一天,我除了去放射科这个地方之外,我还有一件,丁老师去叫我做一件事情,两个事情都是在下午,时间上有所冲突,但我也没有把这个拿来,吕鹏的证言里面讲了,我是在31号的中午才给他发了一条短信说,下午还有点事去办,,如果当时我这个念头很强烈就会避免被他看。
  叶萍:今天你向法庭陈述了,在你投二甲基亚硝胺以后,有了这样一个就是把水从这个饮水机上舀出来在用自来水去稀释这个样一个过程,那么我想问一下,你把这个这个水舀出来的水杯的大小?
  林森浩:水杯大小就是跟我们普通,跟黄洋水杯差不多大小。
  叶萍:那么那个柱芯,饮水机的结构,这东西舀得出来吗?
  林森浩:这个要拿掉的,你可以去看下证物,饮水机的凹槽拿掉,里面一个四方形的,,
  叶萍:那么你是反复舀了两次还是三次?
  林森浩:****
  审判长:法庭注意到,辩护人,检察员,诉讼代理人围绕着本案的事实向被告人进行了详细的发问,那么鉴于辩论各方还要求补充发问,那么法庭强调几点,第一已经重复的问题不要再向上诉人发问,第二与本案有直接关系的事实向上诉人直接发问,上诉人林森浩直接回答,每一方补充发问的时间不得超过十分钟。辩护人是否需要补充发问?
  斯伟江:可以,谢谢。林森浩,你们做实验注射到大鼠里面,用的是你刚说成50毫克/千克,这什么数字,这些有什么概念,是不是半数致死量?
  林森浩:不是,这个数字是根据日本学者的一篇论文,他说这个量可以造成大鼠肝纤维化,那么我们就把这个量拿去用。
  斯伟江:那么一审的时候,国家质监局出的半数致死量是多少?
  林森浩:我记得是37
  斯伟江:37毫克/千克,体重, 是吧。那么如果按照这样,你做实验的数量是超过半数致死量的,是不是。
  林森浩:是。
  上午_3 30:01-44:00
  斯伟江:那么照理来说,半数致死量应该是一半大鼠死亡。
  林森浩:是
  斯伟江:有没有一半大鼠死亡。
  林森浩:没有
  斯伟江:那么你在投这个毒的时候,你有没有算过,所有投进去的东西,黄洋全部喝干净,包括饮水桶的水,你想过吗?
  林森浩:我这个没想过.
  斯伟江:你算过吗,你投进去的东西,他喝完, 假设喝一口会有多少,到半数致死量,你算过吗?
  林森浩:没有。
  斯伟江:你有没有用量杯来算一下,你里面有多少水,然后你投进去有多少药, 你算过吗?
  林森浩:没有。
  斯伟江:假设你,,刚刚检察官说到,你注射大鼠,你要控制它的,假设你到半数致死量,假设你注射到大鼠里10毫克/千克,大鼠会死吗?
  林森浩:不一定。
  斯伟江:那我假设最低呢, 1毫克,它会死吗?
  林森浩:这个应该不会。
  斯伟江:那么意味着如果你控制注射量你是可以控制后果的,是不是?
  林森浩:是。
  斯伟江:那么我倒过来,再问你检察官的问题,你既然没有量过,既然没有测算过,你怎么能说你控制不了这个致死后果?
  林森浩:
  斯伟江:就假设你要控制, 你能控制吗?假设你用量杯投了少量的毒,你能控制它不死吗?
  林森浩:如果很少量的话,我觉得应该可以。
  斯伟江:那你没想过这个问题,是吧?
  林森浩:没想过。
  斯伟江:注射或口服, 哪一个对人体或动物的伤害更大?
  林森浩:应该是注射,因为注射是直接进入静脉,口服还要经过胃肠道的吸收。
  斯伟江:那么刚刚检察官也问你,说你在闻到这是有毒,你都查出来了,那么你有没有闻到这个二甲基亚硝胺的味道?
  林森浩:氨气样的刺激性气味。
  斯伟江:对呀,你闻到了,也查到了这个网页,你有没有担心自己会致死呢,你有没有做过检查呢?
  林森浩:没有。
  斯伟江:假设你对这个二甲基亚硝胺很清楚,你也要杀黄洋的话, 你为什么时候不去清洗这个水桶呢?
  林森浩:因为我根本都没有想到黄洋竟然会住院。
  斯伟江:就是你没有预见过这个结果,是吧?
  林森浩:是。
  斯伟江:刚刚检察官也问过,问你为什么不匿名去告诉,你想过这个方法吗?匿名告诉别人这是二甲基亚硝胺,对你会有什么后果吗?
  林森浩:我的手机里面没有匿名的功能,我也不知道怎么匿名发短信这个东西。
  斯伟江:当时假设你去自首,你觉得自己会有什么后果吗,你心里能想到什么后果吗
  林森浩:那么可能对我自己,这关书就白念了,对我自己什么都毁掉了。
  斯伟江:刚刚检察官在问你,讲到你改变口供的问题,我辩护人注意到7月17号你在录像当中,你跟侦察机关讲到你4月12号,13号讲反了,有没有这个情节?
  林森浩:有。
  斯伟江:你当时讲到,你的注射器我没有实际注射进去,现在推翻给你们造成太大的麻烦,所以一直有点抗拒只讲了注射器,现在我在看守所平静了,也接受了这个事要承担,当时侦查员怎么回答你的?
  林森浩:当时他摇头,我就说,那就不记了,然后他说了一句什么话,我就忘记了,录像里应该都有的。
  斯伟江:你是不是想过,这样就不要写了,算了,要不然我给你造太多麻烦,侦查员告诉说你说了我怎么会当没听见呢
  林森浩:哦,是是是。
  斯伟江:你的回答说, 我刚刚不应该说,不要我连个认罪态度好都没有了, 对不对? 这句是不是你在审讯过程中说过的?
  林森浩:是的。
  斯伟江:那么后来就没有再坚持自己的说法, 是不是?
  林森浩:对。
  唐志坚:我来补充发问下。林森浩, 你对法律知识的了解情况是怎样的?
  林森浩:不清楚。
  唐志坚:在投毒之前对相关的法律知识这一块有没有学习和查询。
  林森浩:没有过查询
  唐志坚:你和黄洋平时之间都是喜欢玩笑,动手动脚的是吧?
  林森浩:对。
  唐志坚:你们动手动脚之间有没有产生矛盾和冲突?
  林森浩:彼此都不会翻脸。
  唐志坚:也就是发生玩笑动手动脚之后,还是和之前一样,
  林森浩:是。
  唐志坚:在你的印象中, 你做实验,对大鼠死亡多少这个概念是不是很清楚?70只老鼠,除了2只动脉注射死亡外,还有10只死,58只存活,在你的心目老鼠的死亡率是高还是低?
  林森浩:低。
唐志坚:在你想象投进这个化学品到饮水机后,你想象到黄洋会不会把整个饮水机的水全部喝下去
  林森浩:这点我估计是不会。
  唐志坚:在你潜意识当中,他会不会喝?
  林森浩:其实我当时更加注重他对这个事情应对的态度,就是说可能他没喝就把水,,,因为毕竟它是油的,这个杯子可能稍微注意下就会知道。
  唐志坚:也就是说他可能会有发现的可能。你在陈述当中, 刚才说了4月5号下午3点左右去看了黄洋,你见到黄洋当时在神智情况,,,
  审判长:辩护人,此相关问题辩论方已经问过了, 你再补充最后一个问题,好吧?
  唐志坚:在黄洋住院期间,你当时的心态,是希望他死亡, 还是随他去吧,还是想象他不会死亡?
  林森浩:想像他不会死亡。
  审判长:检察员就本案事实部分是否需要向上诉人林森浩补充?
  王威:林森浩,你再跟法庭确认下,就是说,你做实验是50毫克/千克, 是不是?
  林森浩:是。
  王威:你刚才回到辩护人的时候,这个是注射是吧?
  林森浩:是,腹膜腔注射。
  王威:那么刚才辩护人引用了这个国家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局,这个死是大鼠经口半数致死量,这个经口和注射是不是同一个概念?
  林森浩:经口比注射要轻一点。
  王威:按照这个标准来讲,这个37毫克/千克,一个50毫克/千克,是哪一个更厉害?你现在70个大鼠,死掉了10个,是50毫克/千克,是腹腔,对吧?现在说37毫克/千克,是一半死的,你凭什么说这个经口就比注射要差,你是一般意义上的推理,还是说不通的试剂,不通的毒是不一样的?
  林森浩:我是一种一般的推理。
  王威:那你这个一般的推理是不是正确的呢?
  林森浩:不知道.
  王威:第二个问题, 就刚才你讲到的,你曾经就减少这个注射器的量,包括稀释的这个量,你跟相关的承办人员说过, 是不是?
  林森浩:是.
  王威:承办人员明确跟你讲,你不要说,我不给你记,有没有这样跟你讲过?
  林森浩:没有
  王威:那么你欲言又止,是什么促使你最后不讲的?
  林森浩:主要还是,就是要保住坦白这个情节
  王威:也就是你认为你这样讲了,你坦白这个情节就没有了?
  林森浩:对
  王威:是不是,你咨询过相关的人员,或者说问问一审的辩护人?
  林森浩:没有.
  王威:你是想当然的,认为我这样改变了以后就没有坦白情节?
  林森浩:也不想给承办人员造成麻烦,*****
  王威:是因为不想给承办人员造成麻烦,,?
  林森浩:这也是个因素。
  王威:检察机关也好,侦察机关也好,每一次在对你讯问的时候,是否告知了你,让你如实供述?有没有告知过你?
  林森浩:有。
  王威:那么你每一份笔录是不是你自愿签署的,是不是知道笔录是可以补充修改的,知不知道。
  林森浩:我不知道。
  王威:告知书里有没有详细跟你告知过,你对侦查人员,或者检察人员记录,你认为不对的,可以修正修改,你这个不知道?
  林森浩:忘记了,当时没有特别深的这种意识。
  审判长:诉讼代理人是否需要向上诉人林森浩补充发问?
  刘春雷:第一个,林森浩你去试验室拿二甲基亚硝胺,去了几次拿到的?
  林森浩:拿到就一次。之前去看了一下。
  刘春雷:之前去看到的时候,拿没拿到?
  林森浩:看的时候,我没拿,是因为当时看到它在,我就确认了。就想做完实验再过来拿。
  刘春雷:那这个时间***
  林森浩:这个是时间应该是31号下午1点钟左右。
  刘春雷:你第一次去也是1点钟左右?421室带不带盥洗室?
  林森浩:盥洗室是一层楼共用一个。
  刘春雷:就是说你们的房间里面是没有盥洗室,是吧?
  林森浩:没有。
  刘春雷:你投毒之后,你怎么避免葛俊琦等其他人来喝水?
  林森浩:这个应该可以避免的。
  刘春雷:如何避免?
  林森浩:当时宿舍只有我和黄洋两个人在,另外原来来我们宿舍喝水的,后来这个宿舍自己也有买了一个水,
  刘春雷:就是说从你内心讲,只希望黄洋来喝,对不对?
  林森浩:当时更加注重的其实是一种,好奇他对这个事情怎么应对。
  刘春雷:其他没有。
  斯伟江: 辩护人再补充发问下。
  审判长:辩护人不需要补充, 在质证阶段你可以把相关一些想法向法庭陈述,好吧?
  斯伟江:就是两个小的问题。
  审判长:法庭不允许。今天上午的庭审暂时到此。下午13:45分本法庭继续庭审。
第二部分:法医辩论部分
 法官:辩护人,法庭注意到,在开庭之前,你曾经向法庭提交了由北京云智科鉴中心的《法医学书证审查意见书》,那么你现在向法庭说明,是否申请法医胡志强作为有专门知识的人出庭?
  法官:辩护人现在是否申请有专门知识的人到庭?
  斯:申请
  法官:法庭准许,请法警传胡志强法医到庭。
  斯律:请问胡志强法医从事法医工作多少年?
  胡:31年
  斯:你自己做过的法医鉴定大概有多少起?
  胡:那就多了,我在公安做法医10多年
  斯:你的结论和观点论证理由是什么?
  胡:我们提出四点认定:一、分析认定黄洋的死亡原因是暴发性乙型病毒性肝炎。二、N二甲基亚硝胺的检验,认为根据目前的检验鉴定报告,认为黄洋是因N二甲基亚硝胺致死,缺乏依据。三、关于病理组织学检验,我们意见是,肝衰竭可以由多种病因引起,不同病因均可引起肝脏组织的坏死性改变,其病理组织学的改变并没有绝对的特异性,并不能进行病因学诊断,试图通过病理组织学检查确定死亡性质是中毒,并且是特定的N二甲基亚硝胺中毒,能够排除其它各种原因,我们认为是不客观不科学的。四、关于鉴定程序问题,由于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司法鉴定及司法鉴定人员的管理的事决定》第8条规定,鉴定人应该在同一个鉴定机构中从事司法鉴定,司法部《司法鉴定通则》第29条规定,接受重新鉴定司法委托的机构一般应高于原委托的司法鉴定机构。本案的上海公安局物证鉴定中心和上海司法鉴定研究所均是国家级司法鉴定机构,而上海司法鉴定中心不是国家级司法鉴定机构,在上海市公安物证鉴定中心第140号《法医尸检检验鉴定书》并未进入法庭质证程序,并未证明存在瑕疵的情况下,上海市人民检察院第二中院委托上海市司法鉴定中心进行重新鉴定,其委托程序及上海市司法鉴定中心的受理程序均违反了《司法鉴定通则》第29条的规定。如果有启动重新鉴定的必要,应该委托公安部物证鉴定中心,或最高检察院司法鉴定中心进行,在上海市司法鉴定中心2013年第1号《法医病理学尸检意见书》上签名的陈忆九、赵子琴等五位专家分别属于上海司鉴所、复旦大学法医司法鉴定中心等等司法鉴定机构的专业人员,其在上海司鉴中心进行鉴定的行为是违反人大常委会《关于司法鉴定和司法鉴定人员管理决定》第9条的规定的。我们最后的审查意见是,被审查人黄洋系暴发性乙型病毒性肝炎致急性肝坏死、最终致多器官功能衰竭死亡。
  斯:请详细说明为什么黄洋是暴发性乙肝致死。
 胡:有个PPT,可能放不出来。最关键的是在黄洋的病历中有过这样几次检查,分别在四月三号、四月六号、四月八号、四月十二号,做了四次针对乙肝的两对半检查,在报告中,四月三号只表现为乙肝表面抗体阳性,它的滴度是161.8,参考值是小于10,但e抗体和核心抗体都是阴性的,但是到了四月六号的时候,三个抗体都变为阳性,以后一直到四月八号、四月十二号,这三次检查均为三项抗体阳性。那么这种三个抗体阳性,我们在分析意见中阐明,其它原因不可能造成,唯一的解释就是黄洋感染了乙型病毒性肝炎,这个检查是针对乙肝的特异性检查,与其它病因,比如说中毒,比如说其它的肝炎,其它的中毒,如甲肝、丙肝、戊肝都没有任何的联系。换言之,如果是N二甲基亚硝胺,就不会出现黄洋表现的乙肝病毒抗体阳性的现象。因此我们通过整体分析,通过分析黄洋的病程经过和实验室检查,可以确定黄洋是暴发性乙肝致肝坏死。
  斯:按照您的说法,我是不是可以得出黄洋死于暴发性乙肝,和N二甲基亚硝胺没有关系?
  胡:应当说没有关系。因为是两个不同的事件。偶然巧合在一起。因为暴发性乙肝完全可以表达出黄洋的一系列症状,不需要N二甲基亚硝胺的介入。
  斯:按照您的这种说法,是否可以消除一种怀疑,黄洋早上喝了含有这个化学试剂N二甲基亚硝胺的水,下午就不适,第二天就住院,十几天后就去世,这中间和这个毒药没有关系,还是疾病引起的死亡?
  胡:从本例的表现来看,他是因暴发性乙型病毒性肝炎,从目前的证据来看,没有黄洋是由于N二甲基亚硝胺中毒的这种证据支持。
  斯:这个中间会否是一种诱发的因素,N二甲基亚硝胺诱发了暴发性乙肝?
  胡:人体是非常复杂的,除了三项抗体阳性之外,我们还注意到黄洋使用了复方氨基比林,这个药,当然我们在分这个案例的时候,必竟我们要查明的是法律事实,并不是说我们在研究黄洋方方面面的问题,做全面分析,我们必须对法庭对本案做一个明晰的定义,这个究竟是一个刑事案件,还是一个自然的疾病死亡。
  斯:你的意见目前来说是一个巧合?
  胡:对,在我看来,这是个巧合。我们检查了大邦律师事务所提供的所有材料,到目前为止没有证据支持贡氽产因N二甲基亚硝胺致死。
 斯:我注意到你在审查意见中引用了中山医院消化科的张顺财教授的会诊意见,张教授在病历中的会诊意见。
  胡:我们在审查报告中也有阐述,在中山医院所有的治疗其间,2013年4月7号,消化科张顺财教授和血液科王志梅教授的会诊意见,他的会诊意见见我们的审查报告的17页,“不排斥暴发性乙肝引起急生肝衰竭”,非常遗憾,他的这个会诊意见没有得到后来任何医务人员的重视,没有做进一步的检查,没有找传染科的医生,特别是肝炎科的医生进行会诊,因此,从这个诊断和治疗来看,是一种失误。
  斯:我注意到,在你的审查意见中,能否检出N二甲基亚硝胺,在正常情况下,N二甲基亚硝胺是存在于大自然中的,能否检出与检测系统的检出限有关,关键是在定量分析,要看检材中有没有达到中毒量和致死量,这个怎样理解呢?如果说我们的检验报告中没有质谱图,没有定量检测的话,那这个检测报告有没有法律意义?
  胡:没有,我认为等于没有。毫无法律意义。没有任何意义。一个实验室的检查报告,不仅仅是要看它得出什么结论,还要看它支持这个结论的一系列原始数据化证明,也就是说这个毒化,两个国家级鉴定机构,都是做了毒化,都做了质谱检验,就应该有支撑这个质谱检验的质谱图提交法庭,那么就本例来讲,有一个重大问题就是,将大水桶里的饮用水,在上海市公安局物证鉴定中心的毒化检验报告中,误认为是饮水机里的水,大桶里的水,也包括大自然里面都有可能存在的…
  法官:有专门知识的人,胡志强法医,你发表适应于你专业知识以内的,也就是本案相关病理方面的问题同,经过本庭审查,你的鉴定方向是法医病理学鉴定和法医临床鉴定。
  胡:第二个问题没有超出我的…
  法官:第二个问题请辩护人发表意见。
  斯:你对病理学组织学检验认为,没法确定这个是属于中毒或N二甲基亚硝胺中毒,能跟我们详细说明一下吗?为什么?
  胡:病理学检查,主要是从细胞形态来检查,那么作为暴发性肝炎、肝衰竭、肝坏死,它可以是多种一因,最终都可以表现为肝坏死,暴发性乙肝坏死的表现,我们列举了8种形态学改变,也就是单个细胞坏死、点灶状坏死、融合性坏死、界面性肝炎、单小叶及多小叶坏死
  桥接坏死、大块坏死、亚大块坏死等等特征。因此,医学上的肝坏死,它只是一个形态学改变,它并没有特异性,而我们说的乙肝两对半,是有特异性的,它可以唯一地指向一个病理,但是病理学检查,只能做一般的形态学有没有改变,病因学一定要通过其它的手段去解决,比如中毒,那就一定要做毒化分析去解决,而不能靠病理组织学去检验,病理组织学解决不了病因问题,当然这个话不是我说的,是我们国家的《肝衰竭诊治指南》2012版明确规定,肝衰竭是多种因素引起的严重肝损害,目前肝衰竭的病因分类和分斯,与组织学的关联性尚未取得共识,病理学组织学切片上,是无法做也病因学结论的,因此,试图通过病理学检查来确定他的死亡性质究竟是中毒,甚至是N二甲基亚硝胺中毒,这是不科学的不客观的。
  斯:那么按您的结论,他是暴发性乙肝,那么像这种暴发性乙肝会是什么样的原因引起的呢?就是说,什么样的情况会引起这个暴发性乙肝?
  胡:你是指诱发因素,
下午_4 第0:00-15:00
  胡志强:肝衰竭诊治指南2012版明确规定:肝衰竭是多种因素引起的严重肝脏损害,目前肝衰竭的病因,分类和分期,与组织学***关联性善未取得共识。你们在这病理学的组织切片上是无法做出病因学诊断的。因此这个问题试图通过病因学检查来确定他的死亡性质究竟是中毒甚至二甲基亚硝胺中毒,这是不科学的,也是不客观的。
  斯伟江:那么按照您的解释说是,暴发性乙型肝炎,那么像这种暴发性乙型肝炎会是什么情况引起的呢,就是说什么样的情况会引起暴发性乙型肝炎?
  胡志强:你是指暴发性乙型肝炎是吧?
  斯伟江:是。
  胡志强:暴发性乙型肝炎首先要有乙肝病毒的大量侵入,同时机体可能要有一下几个条件,比如说人体疲劳,喝酒,*****还有呢,免疫应答过强,免疫应答**这种情况呢也容易发生乙型暴发性肝炎.还有病毒的变异,它可能在某一位点上,比如说C1879等等发生了变异,也容易发生乙型暴发性肝炎.
  斯伟江:我们注意到黄洋从体检上和正常的人际交往上,身体蛮健康, 怎么会突然出现这种乙型暴发性肝炎?
  胡志强: 这就是乙型暴发性肝炎的,因为从原来的慢性乙肝,通过某一个事件,或者身体体抗力下降,突然发生.也可以是以前貌似健康,从来没有感染过一般病毒,他就突然发病,它就具备这种特点.
  斯伟江:就是跟身体健康不健康是没关系的?
  胡志强:跟它基本上没有关系.
  斯伟江:最后一个问题,我们注意到在原来的鉴定当中,没有排除一种药物性肝损伤,药物性引起的急性肝衰竭.本案当中,您看了这么多的病例资料,你有没有觉得本案符不符合药物性肝损伤?
  胡志强:基本上不符合.因为药物性肝损伤,比如说,氨基比林,还有***,有特定的因素,****就这个案例,首先是斯律师找到我,征求我的意见,我拿到这个案子以后,觉得责任重大,我是首先请教了解放军302医院的传染科专家,他们一看,在电话里和我沟通了说这就是乙型暴发性肝炎,后来我查阅大批资料,因此作出此结论.
  斯伟江:最后想问下这个,**法医曾经任最高人民检察院科学技术研究所主任法医师?
  胡志强:对,庄主任退休前是最高人民检察院主任法医师。
  斯伟江:谢谢。
  审判长:检察员是否需要向有专门知识的人发问?
  检察员:需要。胡法医,首先感谢您作为本案有专门知识的人出席今天的庭审。请您先听清楚检察员的问题然后进行一个回应,可以吧?
  胡志强:可以
  检察员:辩护人提供的这个云志科研中心2014**第十三号法医jue书的审查意见书,是不是您跟庄洪胜法医共同一致的?
  胡志强:是
  检察员:您与庄法医在这个书证审查意见书中是不是取得一致意见的?
  胡志强:是.
  检察员:在您出具的法医学书证审查意见书中,我归纳下,您是从黄洋的死亡原因,是暴发性乙型肝炎,和N二甲基亚硝胺检验中所谓存在的一些问题,两大方面对原审的尸体鉴定,毒物鉴定,提出了异议,是不是可以这样理解?
  胡志强:可以.
  检察员:那么检察员归纳一下,你质疑原审尸检报告,提出黄洋死亡原因是暴发性乙型病毒性肝炎这个意见依据,主要方面在于这个两对半指标的检测;那么你对这个毒物鉴定,提出的主要质疑,包括三个方面,第一方面是两份毒物鉴定采用相同,或者类似的方法,在二甲基亚硝胺检出方面存在着差异.第二,对二甲基亚硝胺只做定性检测,没有做定量检测;第三个,70小时后,取得的尿样,仍能检出二甲基亚硝胺的合理性.你是从这三个方面对这种毒物鉴定,就是这种鉴定意见的客观性,合理性进行质疑的,这样理解是不是正确的?
  胡志强:是.
下午_4 第0:00-15:00
  胡志强:肝衰竭诊治指南2012版明确规定:肝衰竭是多种因素引起的严重肝脏损害,目前肝衰竭的病因,分类和分期,与组织学***关联性善未取得共识。你们在这病理学的组织切片上是无法做出病因学诊断的。因此这个问题试图通过病因学检查来确定他的死亡性质究竟是中毒甚至二甲基亚硝胺中毒,这是不科学的,也是不客观的。
  斯伟江:那么按照您的解释说是,暴发性乙型肝炎,那么像这种暴发性乙型肝炎会是什么情况引起的呢,就是说什么样的情况会引起暴发性乙型肝炎?
  胡志强:你是指暴发性乙型肝炎是吧?
  斯伟江:是。
  胡志强:暴发性乙型肝炎首先要有乙肝病毒的大量侵入,同时机体可能要有一下几个条件,比如说人体疲劳,喝酒,*****还有呢,免疫应答过强,免疫应答**这种情况呢也容易发生乙型暴发性肝炎.还有病毒的变异,它可能在某一位点上,比如说C1879等等发生了变异,也容易发生乙型暴发性肝炎.
  斯伟江:我们注意到黄洋从体检上和正常的人际交往上,身体蛮健康, 怎么会突然出现这种乙型暴发性肝炎?
  胡志强: 这就是乙型暴发性肝炎的,因为从原来的慢性乙肝,通过某一个事件,或者身体体抗力下降,突然发生.也可以是以前貌似健康,从来没有感染过一般病毒,他就突然发病,它就具备这种特点.
  斯伟江:就是跟身体健康不健康是没关系的?
  胡志强:跟它基本上没有关系.
  斯伟江:最后一个问题,我们注意到在原来的鉴定当中,没有排除一种药物性肝损伤,药物性引起的急性肝衰竭.本案当中,您看了这么多的病例资料,你有没有觉得本案符不符合药物性肝损伤?
  胡志强:基本上不符合.因为药物性肝损伤,比如说,氨基比林,还有***,有特定的因素,****就这个案例,首先是斯律师找到我,征求我的意见,我拿到这个案子以后,觉得责任重大,我是首先请教了解放军302医院的传染科专家,他们一看,在电话里和我沟通了说这就是乙型暴发性肝炎,后来我查阅大批资料,因此作出此结论.
  斯伟江:最后想问下这个,**法医曾经任最高人民检察院科学技术研究所主任法医师?
  胡志强:对,庄主任退休前是最高人民检察院主任法医师。
  斯伟江:谢谢。
  审判长:检察员是否需要向有专门知识的人发问?
  检察员:需要。胡法医,首先感谢您作为本案有专门知识的人出席今天的庭审。请您先听清楚检察员的问题然后进行一个回应,可以吧?
  胡志强:可以
  检察员:辩护人提供的这个云志科研中心2014**第十三号法医jue书的审查意见书,是不是您跟庄洪胜法医共同一致的?
  胡志强:是
  检察员:您与庄法医在这个书证审查意见书中是不是取得一致意见的?
  胡志强:是.
  检察员:在您出具的法医学书证审查意见书中,我归纳下,您是从黄洋的死亡原因,是暴发性乙型肝炎,和N二甲基亚硝胺检验中所谓存在的一些问题,两大方面对原审的尸体鉴定,毒物鉴定,提出了异议,是不是可以这样理解?
  胡志强:可以.
  检察员:那么检察员归纳一下,你质疑原审尸检报告,提出黄洋死亡原因是暴发性乙型病毒性肝炎这个意见依据,主要方面在于这个两对半指标的检测;那么你对这个毒物鉴定,提出的主要质疑,包括三个方面,第一方面是两份毒物鉴定采用相同,或者类似的方法,在二甲基亚硝胺检出方面存在着差异.第二,对二甲基亚硝胺只做定性检测,没有做定量检测;第三个,70小时后,取得的尿样,仍能检出二甲基亚硝胺的合理性.你是从这三个方面对这种毒物鉴定,就是这种鉴定意见的客观性,合理性进行质疑的,这样理解是不是正确的?
  胡志强:是.
下午_4 第0:00-15:00
  胡志强:肝衰竭诊治指南2012版明确规定:肝衰竭是多种因素引起的严重肝脏损害,目前肝衰竭的病因,分类和分期,与组织学***关联性善未取得共识。你们在这病理学的组织切片上是无法做出病因学诊断的。因此这个问题试图通过病因学检查来确定他的死亡性质究竟是中毒甚至二甲基亚硝胺中毒,这是不科学的,也是不客观的。
  斯伟江:那么按照您的解释说是,暴发性乙型肝炎,那么像这种暴发性乙型肝炎会是什么情况引起的呢,就是说什么样的情况会引起暴发性乙型肝炎?
  胡志强:你是指暴发性乙型肝炎是吧?
  斯伟江:是。
  胡志强:暴发性乙型肝炎首先要有乙肝病毒的大量侵入,同时机体可能要有一下几个条件,比如说人体疲劳,喝酒,*****还有呢,免疫应答过强,免疫应答**这种情况呢也容易发生乙型暴发性肝炎.还有病毒的变异,它可能在某一位点上,比如说C1879等等发生了变异,也容易发生乙型暴发性肝炎.
  斯伟江:我们注意到黄洋从体检上和正常的人际交往上,身体蛮健康, 怎么会突然出现这种乙型暴发性肝炎?
  胡志强: 这就是乙型暴发性肝炎的,因为从原来的慢性乙肝,通过某一个事件,或者身体体抗力下降,突然发生.也可以是以前貌似健康,从来没有感染过一般病毒,他就突然发病,它就具备这种特点.
  斯伟江:就是跟身体健康不健康是没关系的?
  胡志强:跟它基本上没有关系.
  斯伟江:最后一个问题,我们注意到在原来的鉴定当中,没有排除一种药物性肝损伤,药物性引起的急性肝衰竭.本案当中,您看了这么多的病例资料,你有没有觉得本案符不符合药物性肝损伤?
  胡志强:基本上不符合.因为药物性肝损伤,比如说,氨基比林,还有***,有特定的因素,****就这个案例,首先是斯律师找到我,征求我的意见,我拿到这个案子以后,觉得责任重大,我是首先请教了解放军302医院的传染科专家,他们一看,在电话里和我沟通了说这就是乙型暴发性肝炎,后来我查阅大批资料,因此作出此结论.
  斯伟江:最后想问下这个,**法医曾经任最高人民检察院科学技术研究所主任法医师?
  胡志强:对,庄主任退休前是最高人民检察院主任法医师。
  斯伟江:谢谢。
  审判长:检察员是否需要向有专门知识的人发问?
  检察员:需要。胡法医,首先感谢您作为本案有专门知识的人出席今天的庭审。请您先听清楚检察员的问题然后进行一个回应,可以吧?
  胡志强:可以
  检察员:辩护人提供的这个云志科研中心2014**第十三号法医jue书的审查意见书,是不是您跟庄洪胜法医共同一致的?
  胡志强:是
  检察员:您与庄法医在这个书证审查意见书中是不是取得一致意见的?
  胡志强:是.
  检察员:在您出具的法医学书证审查意见书中,我归纳下,您是从黄洋的死亡原因,是暴发性乙型肝炎,和N二甲基亚硝胺检验中所谓存在的一些问题,两大方面对原审的尸体鉴定,毒物鉴定,提出了异议,是不是可以这样理解?
  胡志强:可以.
  检察员:那么检察员归纳一下,你质疑原审尸检报告,提出黄洋死亡原因是暴发性乙型病毒性肝炎这个意见依据,主要方面在于这个两对半指标的检测;那么你对这个毒物鉴定,提出的主要质疑,包括三个方面,第一方面是两份毒物鉴定采用相同,或者类似的方法,在二甲基亚硝胺检出方面存在着差异.第二,对二甲基亚硝胺只做定性检测,没有做定量检测;第三个,70小时后,取得的尿样,仍能检出二甲基亚硝胺的合理性.你是从这三个方面对这种毒物鉴定,就是这种鉴定意见的客观性,合理性进行质疑的,这样理解是不是正确的?
  胡志强:是.
检察员:那么你与庄法医是不是有新的意见,对原来的观点要不要进行改动或者补充?
  胡志强:我临来上海前有跟他做了交流, 目前没有.
  检察员:那么首先请教您一下,您具有哪一类的鉴定资质?
  胡志强:我主要是法医, 法医病理学
  检察员:那么我们也是了解到, 关于这个法医鉴定,有法医临床, 法医病理, 法医毒物,等等.那么您向法庭明确下,您是否具有这个毒物方面的鉴定资质?
  胡志强:我不具备毒物方面的鉴定资质.
  检察员:那么庄洪胜,庄法医?
  胡志强:他也不具备.
  检察员:那么是不是可以这样理解,您在毒物鉴定方面的专业知识相较你的临床跟病理是存在一定局限性的,因为这个检察员检索到,不知道是否准确,向您求证下,您是具有临床跟病理这2方面的鉴定资质.
  胡志强:你要这样看,法医临床,法医病理,尤其法医病理,它是一个综合性的判断,其它的包括DNA鉴定,毒物分析鉴定,它都是单向的,某一个实验室检查,它的检查指标是为一个综合性鉴定作出,,,
  检察员:那么检察员再重新组织下我这个问题,检察员的问题是,您关于这个临床病理是有一个认可的,关于毒物是没有一个认可的,那是不是就意味着,你在毒物鉴定的专业知识相较于您临床检查方面稍微存在一点差别?
  胡志强:不能这么理解,我刚才跟你解释的就是这意思.因为法医是一个综合性的,综合性的跟某一个做具体检验报告的是不一样的.我们法医对于法医物证,法医毒物也要做出具体的分析.但不是毒物鉴定这方面实际操作的专家.
  检察员:那您是不是意味着可以这样讲,如果您这个法医临床,法医病理的知识足够的话,那么关于毒物鉴定您自然而然就不是专家?
  胡志强:我不是说我是法医毒物检验方面的专家,但是作为我,来一个毒物鉴定报告给一个法医鉴定人的话,他要能够去研究分析,去甄别,不光简单的那来就用,而是要通过一个法医的综合分析,它是为法医鉴定服务的.
  检察员:好的,那我们进入下一个问题.我们注意到,你在法医学书证检查意见书中认为,司法所鉴定中心跟市公安局物证鉴定中心,根据黄洋尿液这一检材,采用的时相同或者类似的技术手法, 是不是这样?
  胡志强:从你的书面表述来看是这样,都用的是质朴技术.
  检察员:那我们注意到司法所鉴定中心对于黄洋尿液这一检材,采用的是, 我原文读一下:将送检尿液和饮用水经处理后,运用顶空气相测谱法和气质联用仪的方法进行分析. 而市局鉴定中心的是:取适量检材采用气相测谱质谱联用仪,是不是这样, 我表述的没有问题的吧?
  胡志强:没问题.
  检察员:那么这里我想向您求教一下, 但是从文字表述的角度,这两者有较明显的区别,那么你认为这两种方法是相同还是类似的?那么你具体再明确下,这两种方法是相同,还是相类似的.
  胡志强: 我就这个问题,我请教了我们中心的以为专家,他认为都是用质朴技术, 基本上差不多.
  检察员:那么这里涉及到一个问题, 我们需要明确一下,您是向其他人请教得来的这个结论是不是?
  胡志强:是.
 检察员:因为您的身份是今天有专门知识的人,您出席法庭的一个意义是,以您的学识跟判断,向法庭作证,不是由您当一个传声筒一样的工具来转述其他人的意见.这个你能清楚是吧?
  胡志强:不是你这个意思,我不是别人的传声筒,我不明白的地方我请教有这门知识的人,再变为我的知识来写到我的书证审查意见.
  检察员:也就是说你出局了这个书证审查意见书以后,依然认为您这个方面的相关知识是不充分的, 还是需要补充的, 是不是?
  胡志强:请注意,我在书证检查意见书第17页的这个表述,我并没有冒充是我毒物分析方面的专家,我只是提出来,对这样一个不同要做出一个合理的解释,这个合理解释并不是我书证检查意见的事,而是由原来提供鉴定的两个鉴定机构的鉴定(被检察员的话打断),,,,
  检察员:我听清楚了您的回答了.那下一个问题是,这个司法所鉴定中心的检验报告,还出现了一个叫作顶空气相测谱法,那么据你了解,是据鉴定中在进行鉴定的时候有没有运用该方法?
  胡志强:文字上没有看到.
  检察员:那么事实上有没有运用该方法你也是无从得知,是不是?
  胡志强:因为不提供质谱图我是猜不出来的.
  检察员:那么我想我们应该有一个共识,你在作出一个结论的情况下,意味着你的前提跟依据是充分的,那么我们来总结下,一方面,两家鉴定机构单从文字表述的角度而言是存在一定差别的,你讲的是基本相同,是存在一些差别的,那么另外就是说涉及到这个顶空气相测谱法一家机构是明确表述了,另一家机构也没有.那么在这种情况下,你还认为这两家机构所采用的方法是相同或者类似的吗?
  胡志强:或者这样说吧,不管你所采用的方法是什么,作为我法医,检验的时候所要看的是结果,为什么相同的检材,我刚才说了类似的方法,都是质谱的方法吧,不管是顶空还是其他技术,为什么得出不一样的结果,这不一样的结果难道不需要我们去思考一下,去甄别一下吗?
  检察员:也就是说,,
  审判长:检察员,关于毒物检测这一方面,法庭认为无需向有专门知识的人发问,还是针对本案的病理学方面发问,这个两个不同的检验报告为什么有差别,那么再举证阶段,检察院可以向法庭举证.
  检察员:首先你讲在这个法医学书证审查意见书中,这个有专门知识的人采用了大量篇幅来论证原毒物鉴定中的不合理性,我想在今天的庭审明确这一点很有必要.
  审判长:再简单进行一至两个问题的发问.
  检察员:那么你在法医学书证审查意见书中,于18页第一行中有这样一句话,有法律诉讼意义的不在于二甲基亚硝胺的定性检验,关键在于定量检验,要看检材是否达到了中毒量和致死量,是不是这样?
  胡志强:对
  检察员:那么请教你一下,所谓的中毒量和致死量是什么含义?
  胡志强:每种物质它根据,对人体,生物体的表现不同,各有一个相应的中毒量,比如说,
  检察员:举个简单的例子,假如说某一个体分别摄入了1单位,2单位,3单位,4单位的某一种毒物,那么再摄入1单位的时候,它没有出现中毒的症状,摄入2,3,4,5单位的时候都出现了中毒症状,那在我们这个例子中,中毒量大概是哪一个数据?大概的
 检察员:因为您的身份是今天有专门知识的人,您出席法庭的一个意义是,以您的学识跟判断,向法庭作证,不是由您当一个传声筒一样的工具来转述其他人的意见.这个你能清楚是吧?
  胡志强:不是你这个意思,我不是别人的传声筒,我不明白的地方我请教有这门知识的人,再变为我的知识来写到我的书证审查意见.
  检察员:也就是说你出局了这个书证审查意见书以后,依然认为您这个方面的相关知识是不充分的, 还是需要补充的, 是不是?
  胡志强:请注意,我在书证检查意见书第17页的这个表述,我并没有冒充是我毒物分析方面的专家,我只是提出来,对这样一个不同要做出一个合理的解释,这个合理解释并不是我书证检查意见的事,而是由原来提供鉴定的两个鉴定机构的鉴定(被检察员的话打断),,,,
  检察员:我听清楚了您的回答了.那下一个问题是,这个司法所鉴定中心的检验报告,还出现了一个叫作顶空气相测谱法,那么据你了解,是据鉴定中在进行鉴定的时候有没有运用该方法?
  胡志强:文字上没有看到.
  检察员:那么事实上有没有运用该方法你也是无从得知,是不是?
  胡志强:因为不提供质谱图我是猜不出来的.
  检察员:那么我想我们应该有一个共识,你在作出一个结论的情况下,意味着你的前提跟依据是充分的,那么我们来总结下,一方面,两家鉴定机构单从文字表述的角度而言是存在一定差别的,你讲的是基本相同,是存在一些差别的,那么另外就是说涉及到这个顶空气相测谱法一家机构是明确表述了,另一家机构也没有.那么在这种情况下,你还认为这两家机构所采用的方法是相同或者类似的吗?
  胡志强:或者这样说吧,不管你所采用的方法是什么,作为我法医,检验的时候所要看的是结果,为什么相同的检材,我刚才说了类似的方法,都是质谱的方法吧,不管是顶空还是其他技术,为什么得出不一样的结果,这不一样的结果难道不需要我们去思考一下,去甄别一下吗?
  检察员:也就是说,,
  审判长:检察员,关于毒物检测这一方面,法庭认为无需向有专门知识的人发问,还是针对本案的病理学方面发问,这个两个不同的检验报告为什么有差别,那么再举证阶段,检察院可以向法庭举证.
  检察员:首先你讲在这个法医学书证审查意见书中,这个有专门知识的人采用了大量篇幅来论证原毒物鉴定中的不合理性,我想在今天的庭审明确这一点很有必要.
  审判长:再简单进行一至两个问题的发问.
  检察员:那么你在法医学书证审查意见书中,于18页第一行中有这样一句话,有法律诉讼意义的不在于二甲基亚硝胺的定性检验,关键在于定量检验,要看检材是否达到了中毒量和致死量,是不是这样?
  胡志强:对
  检察员:那么请教你一下,所谓的中毒量和致死量是什么含义?
  胡志强:每种物质它根据,对人体,生物体的表现不同,各有一个相应的中毒量,比如说,
  检察员:举个简单的例子,假如说某一个体分别摄入了1单位,2单位,3单位,4单位的某一种毒物,那么再摄入1单位的时候,它没有出现中毒的症状,摄入2,3,4,5单位的时候都出现了中毒症状,那在我们这个例子中,中毒量大概是哪一个数据?大概的
下午_4 15:05-30:00
  胡志强:那出现中毒症状的那个剂量就是中毒量.
  检察员:是不是可以理解为是2单位.
  胡志强:可以这样理解.
  检察员:那为什么不是3,4,5单位?
  胡志强:3,4,5肯定也是中毒量,它比2还要高,症状还要严重,最小的剂量就是中毒量.
  检察员:是使个体表现出中毒症状的最小剂量,那么相应的这个致死量就是使个体中毒死亡的最小剂量,是不是?
  胡志强:致死量,它有个半数致死量和绝对致死量.这里面它对每一种药都是不一样的.
  检察员:检察员想向您请教一下,那么关于二甲基亚硝胺这种毒药对于人的致死量大概是多少, 数据时从哪来的?
  胡志强:现在对人的数据应该还没有,应当是对大鼠的致死量,每公斤体重37毫克,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有一些**的报道,说二甲基亚硝胺的中毒量在(1.5克左右,
  也就是说1.5克,甚至两到三克.) Ps括号内的听的不是很清楚.
  检察员:也就是说对人的明确的致死量是没有的?
  胡志强:我们不可能有这样的质量模型,只能通过大白鼠来做这样的模型.
  检察员:那么大白鼠的具体情况跟人会不会存在不同?
  胡志强:当然存在不同, 但是不可能有人体来做这样的实验.
  检察员:就是说一般的毒物,常规的毒物对人的中毒量,致死量是不同的?
  胡志强:对.
  检察员:我们抛开二甲基亚硝胺,,,
  审判长:检察员,关于这个毒物和人的致死量,*****, 法庭还是建议就病理方面简要的讯问具有专门知识的人.
  检察员:好的.那么有专门知识的人也是肯定二甲基亚硝胺不存在公认的对人的中毒量,致死量的一种标准,所有现存的可能性的标准,仅仅是通过大鼠进行的一个测算.那么在这里检察员想问的问题是,既然没有公认的中毒量和致死量的标准,那么有专门知识的人在书证审查意见书中,这一句话,关键在于定量检验,要看检材是否达到中毒量和致死量.那么这两项不是矛盾了吗,一方面对人的中毒量和致死量,另一方面要求去看这个检材是否达到人的中毒量和致死量,这不是成一个空中楼阁了吗?
  胡志强:这不是空中楼阁.我是说没有人的具体数据,并不是说在科技上对这个问题没有认知,我们的认知,都是通过动物实验来进行的,动物实验它也是生物体,大白鼠也是生物体,它可以折算成每公斤体重的中毒量,就是说可以用大白鼠的量,来推测人体的剂量.
  检察员:关于大白鼠和人之间的区别和联系,我在下一个问题中还会继续向您请教,在您提供的法医学书证审查意见书第18页表中认为,本例服毒70小时后,尿液中还能检出二甲基亚硝胺成分,同时在血液中未检出, 不符合医学原理,是不是?
  胡志强:是.
  检察员:那你所谓的不符合医学原理, 这个依据是不是这个论断前面这句引文,24小时后在血中未能检出.
  胡志强:是
  检察员:这一句引文是来自朱圣陶的二甲基亚硝胺的体内代谢,是不是?
  胡志强:是.
  检察员:那么想请问下,该引文讲的是一种普遍规律, 还是对个案的一个陈述?
  胡志强:它讲的是普遍规律.
  检察员:那么为了慎重起见,检察员也找到了这篇文章,这篇文章根据检察员读下来的是,山羊给予30毫克/千克NDMA后一小时,等等,24小时后在血中未能检出.实际上这篇文章讲的一个山羊的实验,那为什么是一个普遍规律呢?而这个山羊实验前面还讲了一个大鼠的实验,那么这两者,到底哪一个代表普遍规律呢?
  胡志强:都代表,大鼠也代表,山羊也代表.它因为都是动物体,对于这种实验,中毒实验不可能那人来做实验,我们医学上面好多实验都是通过动物实验来做的.
  检察员:那么直观上你可以感觉到大鼠,山羊跟人的区别,包括体重,代谢器官的大小,代谢器官占体重的这个比值,可以这样进行一个类比吗?
  胡志强:没有办法,目前世界上的科学研究只能这样,不能拿人来做实验.
  检察员:您对于朱圣陶这篇文章, 这句引文有没有引述完整?
  胡志强:意思基本上有,当然不可能把这一段,这篇文章全部放到我这里面,这篇已经二十多页了,,
  检察员:我们检索这篇文章的时候注意到,这个奶中检出微量,前面是个逗号,就是你是讲,24小时后血液中未能检出,奶中检出微量,那么你为什么在引用的时候
  恰恰把逗号之后的部分, 奶中检出微量给去掉
  胡志强:因为奶这个东西,可能太特殊了,因为作为人这个个体来讲,只有妇女才有,那么我们黄洋呢,不存在这个问题,而且也就仅仅是24小时,没有说72小时在奶中可以发现,如果说72小时之后再奶中也可以发现的话,我可能就会引用.
  检察员:根据这个标点符号的用法,一般的逗号,意味着一个引义还未表达完整,你这样只引中间停顿的前半部分,不引后半部分,这是不是一种断章取义呢?
  胡志强:那也不是, 我已经完整的理解了这个意思,反过来讲把奶中存在微量的话,更可能给大家带来一个误导.
  检察员:也就是说,你展现在大家面前的,包括引文这个东西,都是经过你的精心筛选过的是不是?
  胡志强:可以这样理解.因为本案的检材就是血和尿,我当然要引取了,没有乳汁的问题,
  检察员:一般来说,这个学术规范,在进行引文的时候,要进行一个完整的引述,特别是注意那些跟自己的观点相冲突的,是不是有这么个规范?
  胡志强:这是一般的规范, 我们本案是一个刑事案件,不一定按照我制作一个科研论文,,(检察员打断)
  检察员:也就是说本案是一个刑事案件,还达不到一般的规范?
  胡志强:也不是这个意思,你曲解了我的意思,我是说我为了既能说明这个问题,有防止给人家造成一种误解,黄洋不是一个哺乳期的妇女,而且他不是24小时之内
  检察员:那你在出具这个书证审查意见书的,还有没有这个意识呢,为了防止大家的误解,进行了省略,筛选,加工.
  胡志强:我认为是没有,我是客观地引用了我所能搜到的文献,当然了,如果你认为我这个书证审查意见书里面有瑕疵,欢迎你指正.
  检察员:那么本案是从那里检出的二甲基亚硝胺?
  胡志强:本案从黄洋72小时以后的小便里
  审判长:检察员,鉴于胡志强法医作为有专门知识的人出庭,不需要对全案的相关问题,逐句逐句地发问.诉讼代理人是否有问题向有专门知识的人发问?
  检察员:我们还有问题.
  审判长:检察员,第一发问简明扼要,第二直接发问,已经掌握的情况可以在庭后书面呈献给法庭.另外针对有专门知识的人专业范围发问,有专门知识的人直接回答检察员的问题.检察员现在可以发问.
  检察员:你讲到是从黄洋的尿液里面检查出来的,那么你用山羊经口摄入一定量的二甲基亚硝胺以后,血中未检出,而奶中检出微量这个个案作为根据,能不能否定本案黄洋血中检出,尿液中未检出的这种合理性?
  斯伟江:法庭,我觉得有专门知识的人,,(检察员打断)
  审判长:辩护人先把话说完.
  斯伟江:法庭也多次跟检察员说,你多问一些病理学的东西,因为他是一个病理学临床学方面的法医,你现在所有东西全是针对他,你自己也认为他没有毒物专家方面,你到现在还是,,法庭已经警告多次,你还是在问这个东西,我希望检察机关有的放矢.
  王威:检察员需要解释一下,关于这个引用的问题,这个是第一个,第二个讲到这个山羊的奶,这其实是一个动物的排泄物,它跟这个尿液应该是有一定的共同性的,我认为他故意地没有引用,这是存在问题的.
  审判长:有关的情况可以在辩论阶段.在这一定的时间,希望你呢相对集中地准确发问.现在检察员继续发问.
  检察员:胡法医,您为得出被诊查人黄洋系死于暴发性乙型病毒性肝炎,病毒性肝坏死,最终因多器官衰竭死亡这个审查意见书,你做过哪些工作?
  胡志强:我刚才好像在法庭已经说过了.
  检察员:那么我们理解,你是主要依赖的是文书,卷宗,病例等书面材料.
  胡志强:对, 我只能依据这些.
  检察员:前两次都是进行这个实际的尸体解剖的,而你没有进行这个尸体解剖,这会不会关系到你结论的准确性?
  胡志强:当然我的角度不一样,因为我不是鉴定人,其实诉讼法设置有专门知识的人质疑,它不是说有专门知识的人参与鉴定,而是说对原来的鉴定的意见发表意见.
  检察员:那是不是可以这样理解,你对原来尸检报告本身所进行的工作获取的证据是认可的,所不认可的是他们的结论?
  胡志强:我也不能说对他们尸检的过程完全认可,但是对他的结论我是不认可的.
  检察员:你既然对他们的过程,获取的的证据不认可的话,你没有亲身地进行这样一个过程,却得出一个确定性的结论,你感觉不到这其中的矛盾吗?
  胡志强:我觉得这正是新刑事诉讼法设置这种制度的意义所在.
  检察员:好的.在你提供的这个法医学书证审查意见书中,多次引用了周伯平,崇雨田<病毒性肝炎>这本书中的观点,是不是你对他的观点是比较认可的?
  胡志强:因为这本书是2011年出版的,而且这本书集中了国内比较多的专家,它应当是集体智慧的结晶.我们认为这本书的一些观点,我们在浩文烟海的文献中找到这本书,我们觉得这本书的观点可以用来解释黄洋的问题.
  检察员:我们知道这种学术观点存在这种争论,争鸣,那是不是可能存在其他的学术观点与周伯平,崇雨田这本书中的这种学术观点是不一致的.
  胡志强:完全可能.
检察员:那么你为什么单单引用这本书中的观点?
  胡志强:这个就是看我们书证审查员一个主管选择了,我不可能将肝炎的所有观点都在这样一篇东西里展示.
  检察员:也就是说就个人而言, 你比较倾向这本书中的观点.
  胡志强:不是这本书,这本书也代表了其他一些专著的基本观点.
  检察员:那么周伯平崇雨田这本<病毒性肝炎>中,存不存在其他的不支持你们这种结论的观点?
  胡志强:到目前为止, 我所能检索到的文献,我还没发现不支持我观点的东西.
  检察员:那么黄洋的血清免疫学标志物中,这个表面抗体,e抗体,核心抗体为阳性,这是你在法医学书证审查意见书中得出黄洋系死于暴发性乙型肝炎的主要依据是不是?
  胡志强:对.因为这张化验单就足够我本案将它诊治出来.在网上一个叫大宁河的网友,,(检察员发问打断)
  检察员:这个表面抗体,e抗体,核心抗体为阳性,准确的解读应该是什么,它代表一种什么样的意义?

  • 林森浩二审结果:林森浩二审结果_林森二审结果

    我们找到第1篇与林森浩二审结果_林森二审结果有关的信息,分别包括:

    以下是的一些我们精选的林森浩二审结果_林森二审结果

    复旦林森浩
    复旦林森浩母亲 其母亲没有,听到宣判结果后,林森浩依然是低垂着头,并未有明显的情绪变化,直至被法警带离还押。林森浩的父亲情绪有些激动,他对记者表示,自己心里很乱,但“一定会上诉”,“我到死都不相信林森浩会故意杀人。”在返回宾馆的途中,林森浩的父亲又遭遇另一打击—广东老家的人打来电话说,林森浩的母亲得知判决结果后突发心脏病,被送往了医院。

      据报道,昨日上午,备受关注的复旦投案在市二中院一审宣判,被告人林森浩因故意杀人罪被判处死刑。判决结果公布后,林森浩的父亲称会上诉,而黄洋的父亲则表示将考虑民事诉讼的相关事宜。

      宣读判决书全程中林森浩神态平静

    ......
  • 高云翔案第七审结果是什么 案件审理详细介绍

    我们找到第1篇与高云翔案第七审结果是什么 案件审理详细介绍有关的信息,分别包括:

    以下是的一些我们精选的高云翔案第七审结果是什么 案件审理详细介绍

    高云翔性侵案件自从被爆出就闹得沸沸扬扬,近日,第七审也开始了,那么,高云翔案第七审结果是什么?我们一起来看看详细的介绍。

    高云翔案第七审结果是什么

    案子正式的进入到审理,有可能在一场审理之后就会出现转机,所以高云翔此案发展到了第7审之后就可能会开始出现最重要的转变。最重要的是双方将在后面有一个确认证据的过程,一旦证据确定,那受害人或将会有更多的陈述与证词出现。双方将在进入法庭正式程序前,确认呈堂证供。

    唐林律师表示在7审前的一切过堂可以说是比不上后面一次的正式审理,而且审理的时间将会是在2小时左右,而高云翔案的最终结果也是由后面的审理决定了。案子慢慢的进入到了正式的审判,这也难怪高云翔越来越不轻松;到底高云翔的罪行该如何来确定,目前来说只有等法院的判决了。

    据了解,该案将于10月18日、11月9日再进行两次审理。另外,11月9日的听证高云翔会出现在法院,而另一位嫌疑人王晶则会在视频上出现。

    ......
  • 林森浩二审结果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