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奇趣后备箱! 手机访问:程代展院士的博士:我为什么逃离科研

休闲八卦

程代展院士的博士:我为什么逃离科研

澄观来自:美国 马萨诸塞州.Massachusetts 贝德福德(Bedford) 时间:2018-10-26 01:36 坐标: 96618°

我们找到第1篇与程代展院士的博士:我为什么逃离科研有关的信息,分别包括:

以下是的一些我们精选的程代展院士的博士:我为什么逃离科研

作为回应程代展老师的《昨夜无眠,为了一个》,现贴出程代展院士的博士写的一篇文章:我为什么逃离科研。
在来美国的前一天晚上和程老师吃饭的时候,师兄告诉我们程老师下午发的博客已经上科学网首页了,但当时也只有40多个回复而已,我们也没有在意,毕竟程老师的博文经常上科学网首页。当晚我们并没有继续讨论我工作选择的事情,而是像往常一样随便侃了侃,甚至还讨论了点学术问题。回宿舍以后我还跟几个好友开玩笑的说“哥出名了,上科学网首页了”。但没想到的是,我真的出名了,第二天我下飞机开了手机以后,不断。这几天很多朋友、同学、实验室老师、甚至毕业后就一直没有联系过的本科辅导员都纷纷对我表示关心,或支持我的决定,或劝我重回科研道路,不管怎样,我都很感动,在这里先向他们的关心表示感谢。当然也还有几位记者发邮件过来要采访。我本来不想回应,想继续沉默下去的,但是程老师说他认为这个事情的讨论对许多年轻博士生是有好处的。仔细想一想,这也许是我这个科研逃兵在离开前能对科研界做的最后的,其实也是唯一的贡献了。反正也已经出名了,程老师把书名、奖项都列出来了,想肉我的早就肉到了,死猪不怕开水烫了,就发在人人吧。
前面两部分我要先帮程老师和我家里人说几句话,对这些不感兴趣的可以直接从第三部分开始看。
一、关于程老师
首先要帮程老师说几句话,因为很多支持我的都说程老师太push了。其实我一直觉得程老师是国内科研界少有的非常nice的导师之一,不但不push,还经常告诫我要多休息,多出去玩玩儿。另外程老师也给我们之间创造很多学术之外的沟通机会,会隔三差五的带我们出去吃饭,和我们几乎是无所不谈。我研一的时候在程老师面前还是非常拘谨的,但没多久就能畅所欲言了。实验室秘书都说程老师的都跟他“没大没小”的。只是在和他的交流中我一直不敢说自己以后不想搞科研了,因为我深知程老师对我寄予厚望,我说出来他肯定非常失望的,而又因为这几年和程老师培养出的感情,我不想让他失望。我甚至一直在想就这样坚持搞科研搞下去,但真正到了该抉择的时候,我还是选择了自私的按自己的意愿。
二、关于家里的意见
还好我父母都不上科学网、水木这样的网站,不然看到那些说我是因为他们给的压力而放弃科研的猜测后,不知他们会不会鸭梨山大。我父母确实是没钱没权也没啥本事的,不过因为有单位分的房住,他 们靠自己不高的工资在北京也是生活无忧的,所以他们也从来没有要求过我赚大钱养活他们,只要我过得开心就好,他们甚至还认为家里如果能出个科学家是件光宗耀祖的事情。我年轻的时候也是向往过赚大钱的,不过渐渐的觉得自己其实更喜欢稳定安逸的生活,钱够花就成,当然能保证稳定安逸的话钱还是多多益善哈。所以如果不是我彻底厌恶了科研的话,我觉得科研这工作挺符合我的要求的,社会地位不低,待遇也足够过比较体面的生活了,关键是极度自由。我光棍节那天回姥姥家(程老师听成了老家,差了个lao,不过这无所谓了)算是开了个会,并不是他们劝我赶紧去挣钱,而是我想问问他们对我选择中学这样一个地位不高,挣钱也不多(不算自己外面接活的话,挣钱真的多不到哪去,被it民工们秒杀,更别提金融界的温拿了。而以我的性格,除非真的缺钱,不然应该不会去接活的),还挺累的职业有没有什么意见。最后大家一致认为我真的厌恶科研的话,坚持干一辈子科研一定不会幸福的,而他们并不在意我的名利地位什么的,中学老师也挺好。
三、我为什么逃离科研
其实很简单,唯一的原因就是没兴趣了。没兴趣还算个比较中性的词的话,我其实可以说我已经厌恶科研了,主要原因有两个:
1.累。但再次强调这不是程老师强迫的,程老师给我安排的大多数任务都没有给定deadline,只是因为我从小被教育成听话的“好”孩子,只要别人给了我任务并且应该是我做的任务,不管我喜不喜欢,都会尽力去完成,不只是科研问题,甚至是帮实验室干杂活,都是完成的既快又好。这样的结果就是导致了程老师以为我喜欢做科研,所以就忍不住不停的给我安排任务。如此恶性循环了下去。后来实验室秘书也说,如果当时我能更加变通的面对程老师安排的任务,给三件就做一件,程老师也不会批评我什么的,而我也不会被自己给自己的压力压垮了。当然比体力累更重要的是心累,体力其实有时候根本就谈不上累,我甚至可以好几天在实验室坐着无所事事的着微博逛着人人,甚至干脆出去跟朋友打牌爬山什么的去了,但这时脑子里还一直装着那些想不出来的问题,还有一些该做但实在是很烦,不想去做的任务(比如审一些很水很水很水的文章...),半刻也不得安宁。当我决定退出科研的时候,心里是久违的无比的轻松,而这样的轻松,更加坚定了我的决心;
2.没能力。这真不是装13。我虽然是有几篇控制界顶级期刊的文章,但顶级期刊的文章不等于是顶级文章。说实话,我还真是觉得我这几篇大文章无论理论上还是应用上都不算真的有用,甚至技术难度上也没啥挑战性,只是相比当今大批的水文,这些算是矬子里拔将军,我也没有为这些文章以及由这些文章而带来的荣誉真正的兴奋过。然后发的那么多其他文章中还有一半以上是程老师被一些国内期刊、会议邀稿而又不好不给面子,临时凑的没啥营养的综述类文章,而且真的是程老师自己主笔的,我只是帮帮忙而已。反正我是觉得这些只能证明我比较勤奋,根本不能说明我有天赋有能力。如果我继续搞科研的话,我能想象出的结果只有两个,要么迫于学校要求发文章的压力沦为灌水机器,虽然还能混得不错,不过天天自己鄙视自己,要么就是坚持不发水文,但又因为能力不足以做出真正有价值的工作而混得很惨。我觉得程老师的博文下面有一条回复对于我的看法是相当正确的:“[682]kanhaoxi 2012-11-17 04:42Fromwhat you described, especially '听话出活,对我的要求,从来不说:“No”', this studentis clearly not a top student. If he is not even a top student, hewill definitely not be a top researcher. In this case, it is betterto advise him to get into some other things. Unfortunately, manyChinese professors' definition of top students are different fromother people. They usually promote those students similar to thisstudent of yours. This is unfair to truly top students.”
当然也有一些对现在科研界风气的不满,不过这个我了解不深,就不胡说了,说多了被人笑话,还有推卸责任之嫌。
四、我为什么选择中学
1.我觉得我有足够能力应对中学数学的知识。这与我觉得我完全没能力做有价值的科研工作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不过除了知识能力,教中学更重要的是授课能力。我很清楚我现在的授课能力和优秀教师还有很大差距,但通过了学校的试讲,也在试讲中pk掉了不少北师清华北大的硕士博士们,至少说明了我还是具备基本的授课能力,我也相信授课能力是通过我自己的努力可以提高的。当然除了授课以外,优秀的中学教师还需要很多其他素质,比如基本的师德,对孩子的关心,亲和力等等,但这些我觉得我都还是不错的。
2.我也很喜欢别人知识的那种成就感。我也做过家教,我觉得当几个小时的家教比搞几个小时的科研舒服多了。我今年寒假还帮一个微积分挂了的大一孩子补了两天的微积分,当她告诉我她补考得了90多分的时候,那成就感啊,杠杠的。
3.生活比较稳定。以后生活中比较麻烦的事情,比如住房、子女入学等都可以解决了(房子不给产权,只是在职就可以住),但是中学老师的工资对一个博士毕业生来说确实不算多。
4.我真的是没时间找其他工作,找工作的黄金时间我在美国啊。其实我之前真的都准备听程老师话,毕业去做博后了,因为我本来是要10月底就来美国访问的。但签证意外的被check了,于是要晚走半个月。然后没事干,就投了投简历,其实我也只投了4所高中,没有投其他行业,甚至我投的时候我也觉得我一定是赶不上试讲了,其中我在投给人大附的简历中还写道“因为本人11月至3月在美国,如果有幸能有资格通过初选参加试讲,是否可能将试讲安排在3月?”。但没想到有两所学校很快就通知试讲了,其中某个学校的效率意外的高,上午试讲下午群面第二天终面,终面后不让走,等都面完了直接出结果,于是赶上了我能在出国前签约,要不我觉得他们也不会把职位给我留到回国后。这种种意外也算是一种缘分吧,再加上该学校也是所很好的学校,他们的教育改革理念(至少是宣传片上的)我也很欣赏,并且他们的待遇在高中也是很好的,跟家里商量后我就同意了。另外我真的没有考CPA啊,程老师记错了,我怎么会有时间准备CPA.....
当然我也知道当高中老师并不是很轻松的事。比如说很累,不过这点搞过科研的表示呵呵。比如遇到实在不听话的孩子和无理取闹的,这种事情比较棘手,我有心理准备,但现在还不知道要怎么处理,以后会从同事那里得到经验的吧。再比如我虽然觉得我通过努力能提高自己的授课能力,但万一再怎么努力也真的不行呢?这个....到时再说吧。
写了这么多废话,总之就是我确定我对搞科研没兴趣了,而我觉得我对教中学是有兴趣的。我也觉得中学需要引进优秀博士,前提是得保证他们的教学质量,他们会给带来更广阔的视野。当然科研界更是亟需人才的,其实哪里都需要优秀的人才的(这是一句废话)。只是我自己肯定不是科研界需要的人才,对科研没有兴趣的人是不可能做出真正有意义的成果的,我希望自己可以是教育界需要的人才吧。就说这么多了。
程代展:年轻人为何“逃离科研”
博士生当中学老师是否浪费?如何让青年人重拾对科研的信心和兴趣?中国科研的问题究竟出在哪……“天之骄子”放弃出国深造,选择去中学当老师,引来社会各界对科研现状的大讨论。
人物
程代展,1946年生,中国科学院数学与系统科学研究院研究员,博士生导师,中国自动化学会控制理论专业委员会大大。于2011年摘得Automatica最佳论文奖桂冠,成为内地学者获此殊荣的第一人。1970年毕业于清华大学冶金系焊接专业,1981年获中国科学院研究生院硕士学位,1985年获美国华盛顿大学博士学位。1990年获中国科学院自然科学二等奖,2004年获教育部科学技术进步一等奖。
赵寅,26岁,程代展的博士生。本科毕业于清华大学数学系,保送中科院数学与系统科学研究院硕博连读,将于2013年6月获得博士学位。
故事
26岁的赵寅是旁人眼中的“天之骄子”,不仅一路“名校科班”,获得各类嘉奖,在中科院硕博连读期间更被导师程代展看做是“几乎无可挑剔的好”——基础扎实、敏感性好,有着一份令人羡慕的科研成绩单,发表论文十余篇,其中包括在专业领域内国际最权威的英文期刊上发表长文。
为了让赵寅与世界学术最前沿同步,程代展每年至少带他出国一次参加国际学术交流。
就在赵寅攻读博士的最后半年,这位被程代展悉心栽培的“数学界明日之星”却做出了个令人惊异的决定——不做科研,毕业后去中学当数学教师。
为什么做了科研的逃兵
按程代展的规划,赵寅毕业后要到美国南加州大学圣巴巴拉分校读两年博士后,加入该领域国际顶尖博导的研究团队。而且赵寅原定于2012年11月赴美国参加国际学术会议,进行3个月的学术访问。程代展认为,这都是在为赵寅的博士后阶段做铺垫。
本应在2012年11月初就下来的访问学者签证晚了十多天,就在等签证的半个月间,赵寅向北京四所重点中学投出简历,刚应聘了一所学校就被相中。赵寅决定与这所中学签约。
程代展“急了”。为了不让爱徒放弃科研,程代展“好话坏话都说尽了”。比如,“你这样做,中国,甚至世界可能会失去一位优秀的科学家”;再比如,“年轻人要有理想,有抱负,怎么可以只向往‘老婆孩子热炕头’的生活?”
但无论怎么说,赵寅只重复一条理由:“做研究太累,没兴趣,不想做了。”
多次“规劝”都是不欢而散。程代展在科学网写下一篇博客《昨夜无眠》,公开了赵寅放弃科研生涯、选择当中学老师的经过。
11月底,在赵寅赴美的饯行宴上,同学们说程老师的那篇博客已经被顶到科学网首页。第二天,赵寅飞往美国。而这件事激起的波澜,才刚刚开始。
半年前,程代展就发现了赵寅有放弃科研的想法,但他以为这只是年轻人一时冲动。
“你天生就是做科研的料,不要自暴自弃。最起码先做两年博士后,两年后进可攻退可守,因为有了两年南加州大学博士后的经验,去任何大学都是没问题的。”他曾这样劝说。没想到爱徒却是去意已决。
程代展的博客引起广泛关注,高校教授、青年教师、在读博士纷纷留言、评论,赵寅的个人选择触动了人们对“中国科研界为什么留不住人才”的讨论。
博士生当中学老师是否浪费?中国科研的问题究竟出在哪?中国的科研环境和前景如何?问题层层推进。
不久,赵寅在美国通过人人网发文《我为什么逃离科研》,说原因很简单——厌恶科研,一是因为累,二是觉得自己没能力,没有成就感。
12月18日,赵寅告诉记者,他已全部推掉了在欧美读博士后的机会,也谢绝了国内数所“985”高校的聘请。
“我不做科研的原因真的就这么简单,主观上对自己已有的工作不满意,也认为自己没有能力做出满意的工作,没成就感的同时又很累,兴趣慢慢就没了,直到厌恶。”赵寅说,“我承认不知道自己真正想要什么,我能做到的只能是抛弃我真正不想要的。”
他说,自己本科时没想过要就业,是因为数学系本科很少有就业的。2010年硕转博时想过要不要继续读博,觉得程老师对他太好了,如果不转,程老师会很伤心,而那时还没有很厌恶科研。
“不过我现在并不后悔读完博士,说实话,硕士要找工作更难。”赵寅说。
登珠峰还是止步百望山
博士当中学教师并不算新鲜事。很多一线城市重点中学,任职要求和待遇都不比大学教师低。北大附中、人大附中、清华附中在2013年的教师招聘启事中,对应届毕业生的要求均是硕士研究生以上。
赵寅在网文中写道,他喜欢别人知识的那种成就感,也具备做一名中学教师的素质;另一方面,该中学能为他一份稳定的生活,月薪尚可,未来的住房、子女就学等繁琐问题都解决了。
有网友评论,他选择中学是冲着“房子”和“票子”去的。
程代展不同意:“赵寅去外国当博士后的待遇绝不比在中学当教师差。一所很好的985学校,说你来我给你副教授,给你房子。他不去嘛。所以他有他的特殊性,不完全是经济考虑。”
一个可能攀上珠峰的人,止步百望山,对学术领域作出贡献的可能性不就完全消失了吗?
面对这样的质疑,赵寅说:“一个人可能有攀珠峰的身体素质,但却没兴趣,硬去攀珠峰,一定能攀得上去吗?就算上去了,对他来说得到了什么?去百望山溜达一圈,也算是人生的经历。每个人对幸福的定义不同,有的人一定要轰轰烈烈才能自我满足,我只想安安稳稳。”
北京大学微电子学研究院教授张海霞,曾作为科学网的特邀嘉宾,参与了此事的专题讨论,她认为类似赵寅的选择在中国当下的博士生中并不少见:“整件事里最让人不能忍受的就是没有志向没有追求。这不是一个孩子的选择,如果是个别人没有志向,燕雀之志,那就算了。可是现在这不是个别现象。”
“功利化的社会风气和‘学而优则仕’的思想,让‘钱学森之问’有些无解。”张海霞说。
“青椒”与科研的困惑
按一般学制,博士毕业平均年龄为27、28岁,高校教师在40岁以下的都算青年教师,网称“青椒”。
一个不争的事实是,“青椒”的普遍待遇并不高,无论是收入水平还是研究环境都远不及企业。他们肩负教学、科研、公共服务(如当班主任、带实习等)三重工作,还要面对评职称、申请科研经费等诸多挑战。
而教学压力、职称压力,所有压力加起来,都没有房子的压力大。
对于进入“而立之年”的“青椒”来说,房子关系着家庭、婚姻以及父母的养老问题。一线城市房价居高不下,家乡在外地的“青椒”想靠自己的收入买房几乎不可能。
如何给予一线青年学者一个安定的保障,成为防止中国科研人才流失的关键因素之一。
“国家对科研的投入很大,但这个投入很难到‘底层’的年轻人身上,你给再多钱,都给滤掉了,下不去。”程代展说。
程代展感慨,“为什么中国有这么多聪明的,却培养不出杰出的人才?我们究竟哪里出了问题?”
《瞭望东方周刊》丁舟洋/文
程代展:再反思——兼评我的博客
孔子曰:“三人行,必有我师焉。”由一篇《昨日无眠》,以及随后张海霞老师的《过分务实和名利化的环境让我们无法回答钱学森之问》等引发的激辩还在继续,潮水般的支持、反对、批评……都振聋发聩,有教于我。我还在反思,为了自己的良知,为了我同行的老师们和我们的们,也为了祖国科学技术发展的未来。
我们渴望中国的科学技术能像经济一样迅速走向国际前列,我们希望中国人早日得到科学技术方面的诺贝尔奖,老师们在忙忙碌碌,们在刻苦攻读,可是,即使张老师看到的“一丝的希望和淡淡的曙光”我似乎都还没看清楚。钱学森之问:“为什么我们的学校总培养不出杰出的人才?”问得好,问得及时。自己也算老海龟了,当年攻博时信心满满:“中国决不比外国笨。”再看看许多海外华人同行好友(他们这几天也通过E-mail和我互动),他们都站在国际学科前沿,做着很出色的工作。我们真的应该好好停下来思考一下:“为什么中国有这么多聪明的好,却培养不出杰出的人才来?我们究竟那儿出了问题?”
刚看到我的那位(简称“Z”)的文章,有许多想法,多半是由他的文章联想到的。我尊重他的选择,但基本不同意他的观点,心里盼的还是他的回归。问题由他引起,但却关乎中国科教中的许多重要问题。我等待大家拍砖,但期盼能引出真玉,得到共识。
一、科学研究要有献身精神
科学研究,特别是基础理论研究,是一项艰苦的工作。它的准备是一个艰辛的学习过程,要掌握前人所知道的相关知识,使自己有可能爬到和前人一样高的位置。它更是一个痛苦的攀登过程,这样才有可能踩上伟大的肩膀。要想在科学上有作为,要有一种献身精神。
真正重大科学突破最典型的两个例子是费马大定理和庞加莱猜想的证明。谷山—志村关于椭圆曲线的猜想大概是Wiles之前费马大定理研究的最前沿,Wiles正是从这里出发,苦干八年,终于修成正果。Perelman证明庞加莱猜想。当Hamilton关于Ricci流奇点的工作发表时,若干高手,包括Perelman以及丘成桐等,都意识到它是通往庞加莱猜想之路。最后,Perelman在艰难的生活条件下完成了这个证明。
我同意兴趣对做好科研至关重要,兴趣可以使你忍受科研中的痛苦和寂寞。但这决不是说,你喜欢做科研,那么科研路上就是一路笑语欢歌,掌声鲜花。在西蒙写的《费尔马大定理》里有这么一段,写Wiles在首先发表的证明发现错误后的纠错过程,说:“这最后的十四个月是他数涯中充满了痛苦、羞辱和沮丧的一段时光……”。所以我不能同意Z的“没能力”之说。一个能留在历史上的、有价值的工作,都是多年奋斗的结果,没有什么“天才”可以不费吹灰之力而得到。轻言放弃是不负责任的表现。
二、如何评价科研成果和学术水平
“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金字塔是一块一块石头垒成的,“不积跬步,无以至千里;不积小流,无以成江河”,真正有价值的工作是不可能一蹴而就的。希望一夜就解决世界难题,这是不现实的。Z同学确实与众不同,一般一位同学发一篇好杂志的文章会很高兴,可他对“好文章”的定义也许太高了。回想起来,他开始帮我审过一些文章,后来国际杂志直接邀他审的稿也多了起来。印象中从没有一篇文章入过他的法眼,如果没有我的坚持,他会将所有的稿件都毙掉。我相信这是另一种形式的急功近利——以为一篇文章就解决一个世界难题。
他对我的工作否定最多,由于Shapley得了今年经济学奖,我对其主要贡献之一“Shapley值”产生了兴趣。前不久,用矩阵半张量积的方法给了计算Shapley值的一个简单公式。自己很满意,但在讨论班上,他上去当场计算了复杂度,认为对原公式改进不大,结论是:“没什么用。”我们的后继研究发现,它对联系“对抗博弈”与“合作博弈”可能很有用。我既喜欢他的“自负”,也讨厌他的“轻狂”。
其实,许多重要问题都是许多人一步一步往前走,最后才得到解决的。每篇论文只要方法上有一点新意、结论上有一步进展,就是有价值的。这样的文章就不能称为灌水。他对自己工作的评价其实是不客观的。举个例子:博二时我曾帮他联系公派出国。不知何故,直到通知“两天后是最后期限”时我才得知这事。我向三位海外教授发函,告诉他们如果愿意接受他,我必须24小时内收到电子版邀请信。一位是意大利教授,国际自动化联合会旗舰期刊Automatica主编(IEEE Fellow,IFAC Fellow),第二位是Texas Tech的教授(IEEEFellow),第三位是华裔美国教授(IEEE Fellow,IFACFellow)。虽然第三位教授也非常优秀,但为了强迫Z讲英语,我倾向于让他找纯老外。我只对第三位教授有把握,因为他是我的好友。第二天上午打开电脑,我收到三封带有学校抬头、个人签字的正式邀请函。特别是第二位教授,提出他可以每月另给一千美元,外加一次国际会议的费用。这说明外国教授对他也十分认可。当然,英国和瑞典大学主动邀请他去做博士后,这是一种很高的荣誉和对他学术水平的肯定。
三、学术环境的负面影响
学术环境对的影响是不可忽视的。我们的某些宣传和做法加剧了学术浮燥。例如,中南大学将大三刘路提为研究员,并奖励100万元,个人以为这是典型的拔苗助长和行政炒作。刘路无疑是一个非常优秀的,但打死我也不相信他解决的是“世界难题”。我看过详细报导,他是一天晚上想到西塔潘猜想和某道习题的联系,一夜就将论文写出来了。这“世界难题”也太容易了吧?当今中国,“免费世界难题”已经成了想用就可以随手拎来的塑料袋。
数学是一个艰辛而深刻的学科,一个优秀的数学工作者要有必要的数学基础知识。可以做个简单试验:将美国学校博士资格考试题给他做做,看看他能否过关。我不相信他能过,不是怀疑他的智力,只是没有看到关于他自学研究生课程,如拓扑学、微分流形、抽象代数、泛函分析、代数拓扑、随机过程,甚至代数几何等近代数学课程。这种炒作会让一些以为:一个晚上、一篇论文,就可以造就一位数学家。从而轻视一步一个脚印的踏踏实实的钻研和虽然不轰动但却是实实在在的科研进展。
环境的公正性对的影响也很大。例如,上面提到的公费出国申请。Z的申请没被批准。据说数学院十几个申请,只有他一人被拒了。那次,他表示得非常沮丧。我也百思不得其解,他那时的工作已经很突出了。类似的事情很多,但我不想过度评述。
四、再谈博士当中学教师
我坚持认为:博士当中学教师是一种浪费,特别是像Z这样的有天分的理工科博士。我决不怀疑中学教师的重要性,我的数学兴趣也是被几位中学教师培养起来的。特别是我高中的一位数学老师,她是当时福建省唯一的一位数学一级教师,她还是全国人大代表。她对我的偏爱众所周知。六五年她到北京开人大会,到清华看望我们。当时福州一中在清华的毕业生有四五十个,都比我年级高,专业好。她却直接到我的宿舍来,却让别的到这里见面……
但是,理工科博士生从大学开始,近十年学的知识全部与中学教育无关。特别是研究生的五年,国家的投入、导师的心血、个人的努力,全部变成无用功。而当教师应有的训练,如心理学、教学法,包括对中学课程的研究,通通都没学到。至于许多人谈到的眼界,我实在想不通。有一点微积分或线性代数的知识,或许对中学教育有点帮助。但即使你对伽洛华理论再熟悉,你也绝无可能告诉中,为什么三等分任意角不可能。据说美国现在将原教材改革时在中学课本中介绍的集合论、线性代数、群等数学概念重新删去,个人认为是对的。数学教育,它是一个循序渐近的修行过程,欲速则不达。
至于像Z这样的,他有相当坚实的数学基础,对科研的悟性很高。作为导师,我费尽心力,将他带到学科前沿。我对他的要求确实几近苛刻,他那一年讲《随机过程》,从头到尾都用英语讲,每道习题都要讲清楚(不过那本书有全部习题的解答,否则这是不可能的)。他接受了残酷的训练,开始能在国际前沿工作,并有能力进行国际学术交流,也得到国际同行一定程度的肯定。我相信只有少数博士生能走到这一步。现在他要抛弃这一切,去做他不熟悉,而又不是他所长的工作。在我和许多室里老师看来,这简直是年轻人任性胡闹。但他是成年人,有权选择他的人生路,我们只能将这种权力还给他。我的期盼是:他能后悔得早一点。
五、对人生的态度
我同意,每个人都有选择自己人生道路的权利。我也承认,我对封建式的安排和强迫命令是错的。我真的很后悔,也许是我“快马更用重鞭”式的高强度要求让他失去了对科研的兴趣。但我对有人把Z的选择说成是“给我们上了一堂人生课”不敢苟同。
也许像刘庆生老师说的:“我们当年受得教育不同”罢,或者是社会的多样化所带来的诱惑改变了人们的传统理念?总之,如果只是为了舒适的生活而放弃对理想、事业的追求,我无论如何不能赞同。每个人都只有一辈子,在这一点上上帝是公平的。但每个人却以不同的方式在书写自己的历史——每一时,每一刻。我们这一代人每个人都会背保尔·柯察金的那句话:“人最宝贵的是生命,生命属于人只有一次。人的一生应当这样渡过:当他临死时回首往事,他不因虚度年华而懊悔,也不因碌碌无为而羞耻……”年轻人,应当去追求最艰苦,然而却能让你的生命最闪光、最灿烂的那种事业。每个人的能力有大小,但只要有这种追求“做我所能达到的最好,能挑一百斤,就决不挑九十斤”的精神就无愧人生了。不要以“当中学教师也能对社会做贡献”当借口。如果姚明当年害怕出国竞争激烈,不去NBA,而去少年体校训练小孩,如果刘翔当年怕训练艰苦,不去破世界记录而去当中学体育老师,相信他们也会对国家做出贡献,但是,难道那不是一种痛彻人心的浪费吗?
我们的国家,曾经受尽屈辱,我们的民族,对世界科技的近代文明贡献太少了。打开教科书,有多少结果是中国人的?看着一个个外国人的名字,我们都应该脸红。如果想到日本有19个诺贝尔奖,而我们一个科技奖都没有,有能力参与国际学术竞争的年轻人,难道不应该奋不顾身地投入拼搏吗?这是一个更加艰苦的战场,中华民族需要你们,祖国人民在看着你们。
也许,我们教育的最大缺失,是没有培养起年轻人对理想的追求和为科学献身的精神!

  • 程代展院士的博士:我为什么逃离科研:一个协和医学博士自白:我为什么没当医生


      文/高鹏shiowey     17岁那年,出于对某种生活的模糊憧憬,我报考了中国最好的医学院。直到交志愿表的前一个月,我还没想到自己有朝一日会成为医学生。就在这时,朋友向我说起她看过的一个纪录片,说的是协和医院妇产科名医林巧稚,说她如何医术高超,做人一品,说那灰砖绿瓦的医学院如何着名,如何培养一流的医学生。几句话勾勒的图画,在一刹那击中了我的某根神经。因为17岁的我,一直希望自己能走一条不同于别人的路。我一边觉得这8年医学生活会充满艰辛,一边又觉得它将不同寻常、不落俗套。     同级的30个新同学见面后,便开始交换理想,大部分女生都是受了林巧稚的鼓舞进了协和医院,并立志要做当代名医。只是很快,这些辉煌与欣喜便被稀释,接下来是真实生活一波接一波的长久考验:我们宣誓过希波克拉底誓言,硬着头皮解剖了半年的尸体,早上睡眼朦胧地给全病区的病人扎针抽血,抢着给阑尾炎病人做手术,每晚自习到深夜12点以后。
    ......
  • 负氧离子:我们为什么对负氧离子情有独钟

    我们找到第1篇与负氧离子:我们为什么对负氧离子情有独钟有关的信息,分别包括:

    以下是的一些我们精选的负氧离子:我们为什么对负氧离子情有独钟

    今天九量美负氧离子要为大家科普养生知识,带大家认识有着“空气维生素”之称的空气负氧离子,了解它对人体的作用,为大家的养生保健做点微薄贡献。好了先让我们来认识认识什么是空气负氧离子吧。

    远红外线超长波会产生负氧离子,空气负离子也叫负氧离子,它是空气中的氧分子结合了自由电子而形成的。自然界的放电(闪电)现象、光电效应、喷泉、瀑布等都能使周围空气电离,形成负氧离子。负氧离子在医学界享有“维他氧”、“空气维生素”、“长寿素”、“空气维他命”等美称。有人甚至认为空气负氧离子与长寿有关,称它为“长寿素”。空气负氧离子在社会上赞誉这么多,那它究竟对人体有哪些具体的好处呢,请让我聪明智慧的裂谷君为大家揭秘吧。

    负氧离子可使脑组织的氧化过程力度加强,使脑组织获得更多的氧。据学者观察,负氧离子有明显扩张血管的作用,可解除动脉血管痉挛,达到降低血压的目的。
    ......
  • 文艺青年唯美带字男生头像:我们明明很相爱啊,为什么爱我却要离

  • 埃雷拉为什么叫埃指导?埃雷拉女友性感比基尼照片

  • 贺函和罗子君:我的前半生陈俊生为什么后悔和罗子君离婚 贺函喜

  • 程代展院士的博士:我为什么逃离科研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