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目前的体系里,所有辩位中,在短期内最容易有大的提高,但从长期上最难有大的提高的辩位,大约就是一辩。

长期上最难有大的提高,是因为一辩在常规赛制中的任务相对简单。这个简单是与复杂相对,不是与困难相对。相对简单,就决定了个人能力的发挥空间更小,所以除非更长期的积累和更明显的进步,否则其提高在比赛中很难反映出来。而如果积累和进步无法反映在比赛中,那么天赋方面的要素(音色、表达、气质等)就会占更大比重。同时,因为重要比赛的立论往往是教练决定的,连辩稿也可能是教练捉刀,所以这个辩位的辩手自身刻意练习的机会就更少了。

而短期内容易有大的提高,是因为后国辩时期的比赛,从技术理念和赛制方面,都对一辩存在一定的忽视,所以从普遍情况来看做得比较糟糕。也就是说,因为在多数比赛中一辩的平均水平低于全队或全场平均水平(与之相对的,现在的结辩往往是高于这个平均水平的),所以一旦一个辩手可以达到或者超过这个平均水平,他/她就能显著地胜过对手。于此同时,上述这种“比较糟糕”的情况,是可以有一些立竿见影的调整方法的。

先说我见到的主要问题。

无论是作为评委还是教练,在一辩的陈词环节最容易遇到的问题就是论证逻辑混乱。
大部分担任一辩的辩手,对于辩论的基本理论知识掌握很差。其他辩位的辩手虽然也会存在这个问题,但因为比赛中的任务不同,所以很少会像一辩这样非常直接和明显地表现出这种不足。这种不足往往体现在以下两个方面:

1、整个陈词环节缺乏条理。具体表现为:论点关系混乱,论点之间缺乏逻辑联系、论点与立场间缺乏逻辑联系,常常碰到凑论点还凑出重复论点的;讲述不清,对辩题的讨论背景、本方立场、需讨论的核心议题连“清晰表述”都做不到,对于具体论点阐述时重点不清、语言缺乏节奏,常常出现评委被迫归纳论点都归纳不出来的情况;对于论证义务把握不准确,不知道要话要说到什么程度、需设定什么样的保留。

2、陈词中缺少必要的论证。并不是给三个小标题,然后拼凑三段看似相关的文字出来就叫做有三个论点,这么简单的道理很多一辩打了多年辩论都不明白。一段完整的论证,要包括给出论点、解释论证逻辑(机制)、给出论据、设定保留/解释疑惑、重申论点(说明辩论价值)。而在相当数量的比赛里,一辩们在对具体论点的阐述中或者堆砌着不知所以的断言,或者习惯性地用煽情来替代论证,或者执著于通过把己方“逻辑”的复杂程度展现出来而完全不留篇幅在提供论据等其他工作上。

除此之外,最常见的问题就是一辩忙着自己读稿,完全不注意自己是在把立论讲述给听众。无论评委还是普通观众,大家并不是来听学术论文的,往往也并不清楚这个辩题的选题背景、常见观点和主要的论据类型。因此相比于一上来就向听众提供过大的信息量(虽然话说回来很多比赛的陈词也没有多少有效信息——基于前述论证方面的问题),更重要的是帮助听众建立有关整场比赛、整个己方论证的基本认识和概念。这项工作是如此之重要,以至于为了做好这一点可以在相当程度上牺牲具体论点的呈现。

讲真的,一位一辩能够把以上几个方面的问题基本解决,剩下来基本躺着就能超过八成和你同辩位的辩手。而这些方面,只要肯用心练习(当然最好有更高水平的辩手指点),一两个学期以内就能让你在场上的表现脱胎换骨。

我也知道,这几方面的道理可能不少辩手都知道,但没有意识到,他们比其他问题重要得多

回来说说立论的问题。
立论并不是一辩的任务,而是全队甚至是教练的任务。把这个重要的责任推给队里的某一位辩手,除了说明这个队伍懒且无能外,不能说明其他问题。一辩要做的事,是分配好自己的陈词时间,想明白到底哪些东西对全场比赛最重要,必须在一开始就清晰地传达给听众——以及怎么传达效果最好。
当然,在这个问题上,会受到辩论理念的影响。比如过去大家总觉得定义很重要,必须放在一辩说清楚,现在渐渐不这么认为了。一个辩手就算再优秀,也不太能够超越自己所处的时代,所以不用太在意自己在这方面的看法是否“过时”,随着比赛经验的积累和对辩论认识的不断丰富,你会有机会来调整自己的。
当然,在任何时候,你都可以选择“完整呈现己方论证框架”,目前来看,无论在哪个时代,这都是最稳妥的陈词结构。

至于答质询的技巧,与辩位基本无关,这里就不提了。而且在这一点上,多数比赛的辩位安排里,大家对一辩的期待相对也较低一些,只要不“崩盘”基本都属于表现合格了。当然,任何一个有追求的辩手,无论打什么辩位,都应该争取做到最好。以一辩的辩位而抢到最佳辩手,也不是特别罕见。
推荐阅读如何可以给辩手一个较为完善的训练体系?

如何可以给辩手一个较为完善的训练体系?

46 赞同 · 8 评论辩论风格是怎样形成的?

辩论风格是怎样形成的?

93 赞同 · 2 评论辩论立论有普遍适用的方法吗,切入点一般怎么找?

辩论立论有普遍适用的方法吗,切入点一般怎么找?

45 赞同 · 12 评论

更多回答

叶秋叶秋马氏金刀门弟子如何打好一辩?

答案很单纯:做好「立论」这个环节
我本来只想谈这个。回家一看题主还特意问到了「被质询,自由辩如何打?前期如何准备和训练?」
一头包。
那有空也讲一讲吧。

0. 写在前面
为什么我认为一辩只要做好立论环节就够了?
说到底,是很多人觉得一辩「立论」没什么用。
而我觉得,是因为大部分人的立论都不够好。
试讲该怎么做。

1. 你正在用什么动词?
你知道为什么,很多一辩写出来的立论,你听到第一句就想睡觉吗?
是因为表达方式的不同。
同样一篇文字,念出来的,演出来的,背出来的,朗诵出来的,效果都不一样。
而观众只管听。
那么,难道我的意思是,念好立论稿,是做好「立论」的关键吗?
……
不,我的意思是,「立论」这东西,本来就不该用文字写成逐字稿!
没错,「立论」是不该有「稿」的。

为什么?
因为文字和声音,本来就是两种截然不同的表达方式。
只要想一下人类从口语文明过渡到书面文明花费了多少光阴,你就会明白,在竞技的场合,试图去「用语音展现文字来获取胜利」有多么可笑。
比如
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你打算怎么去念这8个字?
是狂放不羁的沙哑深沉,还是像花痴一样的甜美清新?
大海里也能开花,看起来好厉害!怎么办,要不要配一个握拳的手势和坚定的表情?
又或者,你试着用文字来模拟一下语音?
换一个角度,这威力太大了。喔~换个角度这威力就大了对不对?
&
杨过他肯定要问!他问什么?爽不爽~~~~
这两句话,你用看的,看完之后会有哪怕一丁点想要撸的感觉吗?
而如果你曾在现场或视频里听过这两句话,便不妨试试,脱离了少爷的重复和周帅的口音,要用多长篇幅的文字稿,才能模拟出相同的力度。

所以懂吗?
一篇文字稿,背出来太死,念出来太平,朗诵起来太拼,直接演又缺前戏。
所以,要当一个「好的一辩」,就不要在意「什么是好的一辩稿」这类问题。所谓「论证详实,逻辑严密,毫无废话」也绝不是以文字为标的(少爷的重复是不是废话?周帅的语气词是不是废话?)。
记住,想看稿件可以去买杂志,而坐在这里的人——他们都是来听你说话的。
所以,一辩,恰好你是全场第一个有机会站起来说话的人。
恰好你和你的伙伴确实有一个道理想要告诉给大家听。
你就站起来,说就好了。

然而,「说」之一词太隔,显得生硬。
所以我们喜欢用「讲」的。
亲切,温厚,不动声色。
像是手轻轻地掀开画布,像是风温柔地拂过窗棂,像是一片树叶不经意地落在听者心头。

而这,就是我想讲的第一点:

好的「立论」,都是「讲」出来的。

之所以很多人觉得立论无用(无用指的是没法形成差别、构成优势),就是因为他们只见过一辩们背、念、朗诵。而遗憾的是,这种一辩目前依然占据主流。至于为什么,之后会讲到。
现在的问题是,你自己正在用的,是哪一个动词?

为免言之无物,这里放2个示范。
2011中山大学表演赛,反方立论张哲耀,逆境更有利于人的成长。
视频封面黄执中、马薇薇中山大学表演赛—在线播放—优酷网,视频高清在线观看视频 2012鑫茂杯诸神之战表演赛,反方立论周玄毅,相比郭靖,杨过更是侠之大者。
视频封面鑫茂杯第二届两岸四地辩论邀请赛“诸神之战”明星表演赛—在线播放—优酷网,视频高清在线观看视频

2. 架构的支点(剑宗?
上面的两篇立论,应该能很好地示范怎样叫做「很好地把立论讲给大家听」。
当然,做不做得到,可以再说。
接着,我们来分析一下立论的「内容」。以张哲耀那篇为例:

0:00 – 0:20 长高、学历、漂亮都不是社会肯定的成长。

0:20 – 0:45 成长是充分社会化的过程

0:45 – 1:55 婴儿从极端幼稚到成熟的变化——懂得“有些事情是不可以”——成长[s1]

1:55 – 2:30 “老顽童”周伯通与生活中所谓“小大人”的对比——什么叫成长。再次强调其社会性,并强调与近物质型进步的无关[s2]

2:30 – 3:00 顺境中,越满足,越不懂节制与委屈。所以成熟的社会化只有在挫折阻拦中才会出现[s3]


[s1]正面举例


[s2]规避反例


[s3]突出相对的比较而非绝对的肯定或否定

你会发现2件事:
3min立论,前2min30s都是在说,「什么是成长」。最后30s才讲了「逆境」和「更」。

现在国内赛场上的立论,有相当大一部分(不确定是否超过50%),开篇第一句「开宗明义」、「正本清源」、「没有清晰定义的论证只会是无源之水、无本之木」,然后把整个辩题每个词都定义一遍....
2个问题:
1)这些词,真的都重要到需要在开头定义一遍吗?
2)一个很重要的概念,靠你开头一句话定义一下,就解决了吗?

关于(1),答案是否定的。想必大家都懂,这只是一个很无聊的风气而已,此处不表。
关于(2),则又引申出了两个问题:

1>什么样的概念才叫重要(到需要开篇去讲)?
——2种情况。其一,你的对手很可能会以此入手来攻击你或论证他(对方可用);其二,你方观点建立在对此概念的诠释之上。
还是以哲耀哥的立论为例。因为他们整篇架构的推论(逆境产生适应)、语境(自我切磋的悲壮感)都来自于对「成长」这个概念的诠释,因此他花大部分时间来阐释「成长」在他们看来应该是什么。
在另一个辩题「出世容易入世难/入世容易出世难」中,打出世难的那一方往往需要花些时间来将「真正的出世」与「消极避世」区分开,只因为对面很可能会以此进行论证/攻击。尽管这与反方主论点很多时候关联可能不大。

2>对于这样的概念,要讲些什么?
——粗略一想,至少2个要求。
A.让大家有现实感。比如说「成长」,为什么要用小孩子渐渐懂事的例子?因为「社会化」这个词太硬,很难让大家有联想。而一旦提到「小孩子」,无数鲜活的例子就会自主在观众脑中复苏,帮助理解并加深印象。
就好比,如果说「民主」好,仅仅是因为「这是一种高贵的品质,象征着人类终于脱离了古代野蛮而残酷的传统,发展出了一种文明而有序的决策机制」,是很难让普通人有太深的共鸣的。可是如果说「民主」的普及意味着,「当你和你妈妈都想看我是歌手的时候,你爸爸很难再坚持每次都必须看他的中超联赛」,这样的说法(尽管并不准确)则更容易让人理解。
此之谓「现实感」。因为一个不切实落地的东西,论证力度往往有限。
B.与相近/易混淆概念区别。为什么哲耀哥要提到长高长大变聪明?因为这些东西,与他们的观点「成长是唯有逆境才能带来的东西(社会化)」不符,但是在日常语境中也可以用「成长」来囊括,所以一定要用日常语境再切出去。
显而易见,这还有一半是为了攻防。



又累了。加之已经忘了本来要写什么。
下次再写。看书去。


3. 立与结的区别
突然发现有几个人对这篇死了很久的答案点赞,猜测是看撕逼看累了,翻出了这个技术性问题。
那我也顺便收个尾。

最近没怎么下功夫研究怎么「讲立论」,毕竟本职是结辩。而带队的时候更注重的是立论的内容,用在教一辩申论上的时间并不多。
不过前阵子星辩4.0帮电道馆守擂的时候交替打了几场一四,感觉对这个之前就在思考的问题想法清晰了一点,这里简单说一下。

将立论和结辩混淆,是初窥堂奥者常犯的错误。甚至很多时候说不上是错误(原来的立论讲法更烂),或犯了也不容易发现(单以即时效果论,结辩式的陈词可以是很精彩的)。

所以,差别在哪里呢?
差别在于,「立论」的立,是一个舒展的过程,「结辩」的结,是一个收缩的过程。
立论由于要照顾到之后的攻防,并且原有架构中,针对己方的观点,一定有一系列关键的设定,是必须在一开始就「抛」出来的。
以上面周帅的郭靖立论为例。整个陈词讲了2个观点:「使命感」+「感召力」。主讲的「使命感」的表现是「不追问」,而「不追问」的背后是「天道」。至于为什么要有「天道」?因为辩题讲的是「大侠」——即「人」+「天道」→「大」
大家注意我叙述的顺序,会发现支撑着最终观点的推论线,沿途至少有5个核心概念。而在立论中把这些都讲清楚有2个好处:
1)最直接的效果是,当对方之后攻击这篇立论,问你「为什么XX」「为什么YY」的时候,你可以逆着由这些概念组成的逻辑链轻松予以回答。并在一次次回溯中不断强化己方论证线在评委心中的印象;
2)立论中设置的这些概念本身一定都是可以在同一层次被诠释的,例如郭靖的「不追问」可以有无数的例子,「天道」让侠显得更像「大侠」也非常有画面感。之后的辩次可以直接撷取发生交锋的那个层次加以阐释。

换言之,一辩的立论,可以巡视战场,画出我方路线,并在重要节点标下了记号。一辩很难拿最佳的原因也在于,他刚说完的时候己方和对方(如果够强)虽然心中雪亮,但场下评委观众却都是似懂非懂,必须要在之后辩次的不断诠释中才会恍然大悟。
所以,一辩立论好坏,利弊不在己,而在战场攻防。

说到这里,大家应该也知道把结辩当立论讲的坑爹之处了......
因为结辩的要义,不在「全」,而在「痛」。比赛的最后,你要讲的每一句话,都是刺进观众心里,要有人沉默,或哭或笑,不然就没有人听。讲完之后,一地狼藉,但仰望星空,还是你赢。
然而你拿这个来当立论...「一地狼藉」就只能后面的队友来收拾了。

说得具体一点,就是分不清「立」和「结」的话,容易像张艺谋那样只突出观点的「印象」,看似力透纸背,但是没有能让队友和观众拿来处理之后比赛的「记忆点」。只讲观点核心部分,稍一展开就升华,初听很犀利,但是会导致之后整场,己方都只有这1个支点,面对对方的攻击没有腾挪的空间。
更何况,再漂亮的「一个」观点,说多了也嫌不够包容通透呢。

困了,这答案就这样了吧...
最后,硬着头皮举个例子......问题很简单:

反方少爷的陈词,作为「立论」来说,是否合适?若有不妥之处,不妥在哪里?
而我个人的观点,都写在上面了。

顺便一提,僵尸队从2014.11-2015.8期间的立论,大都有N个点,而且细究还会有点小矛盾。
然而在下推测这并非出于「舒展」,而是「省事」:把一个论域内有趣有利的观点都罗列出来,而你敢打哪个,我就在哪个上赢你咯。
自己试过一次,真的很省事...